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迷失蔚藍 > 正文 第27章、情深緣淺(一)
    剛才一通亂拳讓桑干來不及起身,丁修又撲到了他的身上。
    “赫啊!”丁修爆喝一聲,左手掐住老者的脖子,右手已經握拳朝著他的腦袋揮去,這是本場戰斗中丁修抓住的最好的機會,他已經做好了一擊必殺的準備。
    “你高估了自己,年輕人。”桑干唇齒微動,目光中不見半點驚慌。
    “什么?!”拳頭臨近桑干頭部的時候,突然被他的手給接了下來,而丁修身上的肌肉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萎縮。
    “藥效的時間到了,你也該死了。”桑干話音剛落,另一只手里的匕首朝著丁修的腹部捅去。
    丁修能看見老者刺來的匕首,這要是在剛才,他絕對能輕松地避開。但誰能想到瓦倫藥劑的效果突然消失了,全身的力氣就像被抽空了一樣,疼痛感和脫力感一瞬間將他給包圍住。
    他的傷勢很重,剛才有藥劑支撐著所以感覺不明顯,但藥劑失效后,所有的癥狀都冒出來了。
    還有體力的透支,從昨天在蘆墟鎮救陳佳凝開始,丁修就粒米未進,饒是邊防軍的體魄,能抗到現在也是十分罕見的。
    丁修以為自己抓住了機會,但機會其實是在桑干手里,老者就像一只經驗老道的老狐貍一樣,重新把節奏控制住了。
    胸前紋身中激發出來的能量雖然能讓丁修在大腦反應以及視覺神經上脫胎換骨,但若沒有充沛的體力支持,這些能量能起到的作用就要大打折扣。
    望著沒入自己腹部的匕首,丁修的心里滿是遺憾。
    “再給我幾秒鐘的時間,不,只要一秒鐘,我就能殺了你。”他憤怒的聲音帶著血沫從嘴里噴了出來。
    “這就是命運,它不給你這一秒鐘,你能奈何。”桑干的臉上帶著快意,伸手撥開丁修掐住自己脖子的手。
    “哈哈哈哈。”老者猙獰地笑著,他抽出刀刃后又捅了進去,慢慢地欣賞丁修臉上那痛苦地表情。
    “放開他!”陳佳凝的身影出現在車外,她懷抱著那個容器,朝桑干走了過來,“‘普泰勒’你拿去,不要再傷害丁修了。”
    “佳凝,咳……咳……你快走,別管我。”丁修的聲音無比虛弱,嘴巴每張開一下都會帶出血沫。
    “把東西拿過來,小姑娘。”桑干拔出刀子,朝陳佳凝走了過去。
    丁修倒在地上,倔犟地用最后一絲力氣抱住他的腿。
    “走啊!佳凝!”喉間迸發出最后的希翼,丁修昏死過去。
    桑干接過容器,一腳踢開丁修的身體。他打量著容器里的‘普泰勒’,目光中欣喜不已,“小家伙,你沒事就好。”
    “丁修!”陳佳凝朝丁修撲去,望著他滿身的傷痕,眼淚瞬間模糊了雙眼。
    之前遠遠躲開的沙民們朝這邊圍了過來,‘普泰勒’失而復得了,而且首領也干掉了頑敵。他們大喊大叫地歡呼著,拼命宣泄自己心里亢奮的情緒。
    誰也沒有注意到天空中有一個黑影正朝這邊過來。
    桑干的手朝陳佳凝伸去,掐住她細嫩的脖子將她從丁修身旁提到半空中。
    “唔……唔……”陳佳凝被她捏住脖子,一瞬間便透不過氣來,雙腳脫離了地面,只能無助地掙扎著。
    “你的血一定很美味,可惜只能作為餐后的甜點。”桑干望著女孩,很享受她在自己手里掙扎的過程。
    “他的血,才是正餐。”老者說著又將目光轉到丁修身上。
    陳佳凝掙扎著,力量隨著氧氣一起正在逐漸離開她的身體,就在眼神即將迷離之際,頭頂上方一個人影落了下來。
    感覺到脖子上一松,陳佳凝摔倒在地上,她抬起頭,看見桑干臉上的猙獰仿佛凝固了一般,而老者的身后,正站著一個熟悉的身影。
    “蔡吉阿姨!”女孩的眼淚奪眶而出,壓抑在心里的屈辱讓她放聲大哭起來。
    桑干的身體倒了下去,瞬間裂成幾塊。
    那個身影的手里握著兩把長刃,刃尖懸著的血滴還未落下,她手腕微抖,刀刃上的血就都被甩入沙礫當中。
    收刀,轉身。
    一身戰斗制服的女人走到陳佳凝身旁,俯身將她抱起,一只手環到她身后,輕拂著女孩的后背。
    “沒事了,我的孩子。”
    女人的聲音很溫柔,和她方才的雷霆一擊形成了鮮明的反差,在她頭頂十幾米的上方,正懸停著一架飛行器。
    “蔡吉阿姨,快救救丁修。”陳佳凝眼淚不止,心里卻記掛著丁修的安危。
    “他?”蔡吉的目光落在丁修身上,陳佳凝點了點頭。
    周圍揚起的沙塵是那些作鳥獸散的沙民,蔡吉對他們首領的秒殺在這些人心里留下了深深地陰影。
    誰能想到眨眼之間,營地里最強大的男人便死無全尸。
    蔡吉沒有理會逃跑的那些烏合之眾,她從身上拿出一個微型設備按了一下,頭頂上方的飛行器便緩緩降落下來。
    她按住丁修正在流血的傷口,將他扛在肩上。
    陳佳凝撿起地上那個裝著‘普泰勒’的容器,跟在蔡吉身后,兩人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飛行器旁。
    ……
    “丁修的情況怎么樣了?蔡吉阿姨。”
    “我把他放進了醫療艙,暫時已經脫離了危險,你要去看看他嗎?”
    “嗯,我想去看他,不然我放不下心。”
    “跟我來吧。”
    ……
    丁修的身體經過醫療艙內消毒溶劑的清洗,身上破碎的衣物也都被換過,他的小腹下面裹著白布,將私 處擋住,皮膚上遍布著的裂痕觸目驚心。
    陳佳凝來到醫療艙旁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心疼。
    艙內的機械臂正在有條不紊地縫合著丁修腹部的刀傷,旁邊還有一個設備在掃描他的身體。
    艙外的屏幕上,不斷變化的數值顯示著丁修此刻的身體狀況。
    陳佳凝望著那些閃動的數值,過了好久,她才放下心來。
    “丫頭,他是誰?”見陳佳凝對丁修如此關心,蔡吉忍不住好奇地問道。
    “他叫丁修,是邊防軍W47營地第四小隊的隊長。你趕到之前,是他救了我。”陳佳凝將一路上發生的事情慢慢地講述出來,聽得蔡吉好一陣心驚肉跳。
    “幸好你沒出現什么意外。”蔡吉點了點頭,神情有些凝重,特別是陳佳凝提到在蘆墟鎮上遇到的黑衣人和同伙時,她的眉頭不自覺地皺了皺。
    “我以為來的人會是我爸爸。”陳佳凝低垂著頭,神情突然有些低迷。她和自己父親聚少離多,兩人之間的感情遠不如和爺爺來得親近。
    “你爸爸去了東邊,是他托我過來找你。”蔡吉摸了摸陳佳凝的頭,安慰道:“大家都很擔心你,還有你的兩位師傅。如果我不是剛好在西部區域處理事情,恐怕趕過來的就是他倆。”
    “袁方師傅和趙康師傅?連他們也知道我發出求救信號的事情?”陳佳凝有些愕然,沒想到這么多人都關注著自己的安危。
    “下次可不要招呼都不打就偷跑出來。”蔡吉的語氣中帶著寵溺。
    “知道了,蔡吉阿姨。”陳佳凝點了點頭。“這次從家里偷偷出來,我準備獨立完成一個有難度的研究報告。”
    “沒有什么研究報告是值得冒著生命危險去做的。”蔡吉說道:“你在輝煌城長大,不知道外面世界的兇險,運氣可不會一直幫你啊,我的傻孩子。”
    “其實一路上我都很注意安全,就是在蘆墟鎮那里……有些節外生枝了。”被蔡吉批評時,陳佳凝有些自責,還有一種愧疚是來自對醫療艙中的那名年輕人。
    “下不為例。”
    “好吧,下不為例。”這次的經歷給陳佳凝的教訓很深刻,對她來說仿佛是一場噩夢,夢里只有丁修是溫暖的。
    “蔡吉阿姨,你離開學院來西部這里,是發生了什么事嗎?”陳佳凝突然問道。
    “琳失蹤了。”蔡吉的語氣突然有些沉重,“我得到的消息是,有人曾在古遠城見過她。”
    “綁架?”陳佳凝聽到琳失蹤的消息,突然想到了自己在蘆墟鎮遇到過的事情。
    琳是輝煌學院的學生,和她同一個年級,但不是同班。
    “我不能在這里停留太久,因為琳的線索又斷了。”
    “會不會和埃爾布蘭德帝國有關?”陳佳凝又問道。
    “不無可能。”先前陳佳凝提到在蘆墟鎮上遇到的黑衣人時,蔡吉就開始往這方面考慮了,“如果真是和埃爾布蘭德帝國有關,那事情絕對不會簡單。”
    “丁修怎么辦?他的傷……”同學的失蹤讓陳佳凝牽掛,但丁修的傷同樣讓她放心不下。
    “等他徹底脫離危險,進入恢復階段之后我再走,到時候我會先送他回營地去,再送你回家。”蔡吉對接下來的安排已有打算。
    陳佳凝低頭不語,眼神中滿是不舍。
    “怎么?舍不得?”女孩的模樣讓蔡吉啞然失笑,突然意識到兩個年輕人之間的關系或許不 那么簡單。
    “不是,只是……只是他救了我的命,卻因我而受傷,我們就只給他治療,別的都不管了嗎?”
    “哈哈。”蔡吉笑了起來,她自己就是從情竇初開的年紀過來的,陳佳凝的心思她一眼就看明白了。“這救命之恩你們陳家還會少了他的好處?不過一切都得等你回去再說,你要知道,你媽媽因為擔心你而徹夜未眠。”
    蔡吉提到陳母的情況讓陳佳凝心里一酸,女孩按捺著心里悄然長出的情愫,默默地接受了阿姨的安排。
3分赛车计划精准 白石麻衣 股票配资杠杆 国产sm捆绑 初赔与即时赔率的意义 亿鑫配资 东京热n02 有没有好股票推荐 辽宁11选5 二分彩 吉林快三 福建快3 篮球比分直播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