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迷失蔚藍 > 正文 第28章、情深緣淺(二)
    飛行器的生活艙里,陳佳凝已經沐浴更衣過,她坐在床上,雙手捧著那個容器發呆。
    女孩在科研和發明上非常有天分,對未知的事物總會產生濃厚的興趣。容器中的生物她從沒見過,甚至所有看過的書籍中都沒有和這個東西相關的資料。
    “還是去問問蔡吉阿姨吧。”思來想去,她又朝著駕駛艙的方向走去。
    在駕駛艙里沒找到蔡吉,陳佳凝又去了醫療室。
    自動門掃描到有人過來,緩緩的朝墻內收進去。陳佳凝看到蔡吉正站在醫療艙邊,專注地分析著丁修的身體數據。
    如果不是從小就和這位阿姨相熟,陳佳凝絕對不會相信她已經年近五旬了。蔡吉的容貌保養得很好,發間也沒有一根銀絲,即便站在身前,她額間淡淡的皺紋也僅僅只是若隱若現。只有周身散發出來的成熟感,才會讓人覺得她或許已經過了三十歲。
    兩人站在一起,哪像差著一輩的人,說是像對姐妹也一點都不違和。
    “丫頭?”蔡吉朝門口望去,目光中滿是溫柔,“怎么不在生活艙休息?”
    蔡吉和陳家有著很深的淵源,四十年前,是陳佳凝的爺爺在那喪尸橫行的世界里救下了她。
    彼時,她才初入小學的年紀,陳佳凝的爺爺奶奶將她視作女兒一般,照顧著她,讓她平安地度過了那段最艱難的時期。
    陳家于蔡吉有救命之恩,蔡吉也和陳家的人感情深厚,陳佳凝在她心里就和自己的女兒一樣沒有任何區別。
    “丁修……他怎么樣了?”
    “情況好多了。”蔡吉說道:“丁修的體內有一種十分罕見的異能,你知道嗎?”
    “什么異能?”陳佳凝問道。
    “專注。這項異能很少出現在人類身上,它的作用是讓人免疫狂化的負面狀態,比如失去理智、暴走等等。”
    “啊!我就說呢,丁修和那些沙民一樣都喝了瓦倫藥劑,但給我的感覺是,他是清醒的。”陳佳凝驚呼了一聲,恍然大悟。
    “是的,你之前跟我說到他的情況時,我就想過要給他做下基因能力檢測,結果嘛……還不錯。”蔡吉笑了笑,“你突然來找我,肯定還有別的事吧,是你手里那個東西嗎?”
    丁修的身上包滿了醫用繃帶,躺在醫療艙里活像個木乃伊,陳佳凝望了一眼屏幕上的數據,知道他的身體狀況已經趨于穩定。
    女孩放下心來,將手里拿著的容器遞到蔡吉面前。
    “‘普泰勒’是什么生物,你知道嗎?”
    “這個東西你上飛行器的時候我就看過,也查過資料,但沒找到和它相關的信息。”蔡吉說道。
    “可是那些沙民好像很重視它。”
    “是嗎?那等回去之后,你可要好好問問你的兩位師傅了。”蔡吉接過容器,又仔細地打量了里面的生物一眼,她用手指頭彈了彈容器的殼子,準備將它還給陳佳凝。
    突然一種不同尋常的氣場從容器中散發出來,里面的‘普泰勒’像似受到了驚嚇,不停地在紅色液體中亂竄。
    “S級以上的變異生物!?”蔡吉心里猛地一驚,剛要將它帶離陳佳凝的身邊,不過她又馬上停了下來,搖了搖頭道:“不對,這種氣場是假的。”如果不是這個拳頭大小的生物就在面前,蔡吉肯定會對這種‘普泰勒’充滿警惕。但是她看到了散發出這種氣場的本體生物,老道的經驗和豐富的學識讓她馬上就識破了‘普泰勒’的偽裝。
    “呵呵,有點意思。”蔡吉將容器還給陳佳凝。“它的本體很弱,但能夠偽裝出很強大的變異生物的氣場,我想這就是它保護自己的手段。”
    “原來是這樣。”陳佳凝點了點頭,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可是我看到沙民是用人血在喂養它。”
    “這有什么關系,它到了你的手里,讓它吃什么還不是你說了算。”蔡吉說著又補充了一句,“要是改變不了它的口味,那就改變它的基因。”
    “明白了。”陳佳凝的臉上露出了笑容,“我要讓它變成一個乖寶寶。”
    ……
    丁修蘇醒的時候,陳佳凝正守在醫療艙旁。
    “佳凝,我們這是……還活著?”
    “丁修,你醒了!”兩人隔著醫療艙的透明玻璃,但彼此之間的聲音卻聽得非常清晰。
    “我們還活著,你終于醒了!”女孩的眼眶因為欣喜而有些濕潤。
    “蔡吉阿姨,丁修醒了!”她朝醫療室外喊道,不一會,門外便走進來一位身材窈窕健美的女人。
    蔡吉來到醫療艙邊,打量了一下躺在里面的丁修,又看看屏幕上的數據。
    她在屏幕上按了幾下,確認丁修的各項身體數據已經可以出艙之后,便按下了玻璃罩子的開關。
    艙門打開的一瞬間,丁修松了口氣,他待在醫療艙里感覺很壓抑,這玩意就像一個透明棺材。
    蔡吉見陳佳凝主動過去扶他起來,而且兩人之間頗為親昵,心里隱隱有些擔憂。
    她朝丁修叮囑道:“這兩天你還要多注意靜養,不然會影響身體的恢復。”
    丁修點了點頭,目光轉而朝陳佳凝望去。
    “這是蔡吉阿姨。”陳佳凝介紹道。
    “阿姨?”丁修愣了一下,“我以為是你姐姐。”
    “額……阿姨你好,謝謝你救了我。”他趕緊向蔡吉道謝。
    丁修的驚訝讓蔡吉有些莞爾,哪個女人會不喜歡別人夸自己年輕呢?
    不過她對陳佳凝和丁修之間可能會升華的關系卻很是頭疼。
    蔡吉不反感丁修,甚至通過陳佳凝對他的描述,心里反而頗為欣賞。只是欣賞歸欣賞,作為過來人,她想的問題要比這兩個年輕人復雜得多。
    舊世界中崇尚自由戀愛,那是因為社會穩定,世界和平。但現在不同,在這個新的時代當中,門當戶對已經是主流,特別是國家上層的精英階級,他們幾乎無一例外,走的都是強強聯合的路線。
    丁修的身份只是邊防軍中的一名小隊長,縱然他對陳佳凝有救命之恩,但這份恩情也填補不了兩者之間身份的鴻溝。
    陳佳凝的爺爺陳斌是東部軍區的一方大員,父親陳浩然也是軍中翹楚,兩人在東軍中都享有赫赫威名。
    女孩的母族高家也很顯赫,而且跟陳家更是八拜之交,她父母的親事當初就是爺爺陳斌和高家的族長高鵬飛指腹為婚定下來的。
    命中注定無緣的兩人,若生出了不該有的情愫,那只能結出苦澀的果。
    蔡吉突然想現在就帶陳佳凝回去,讓她和丁修分開,這樣不再相見的話,自然就不會相戀了。
    等時間沖淡了感情,陳佳凝還會遇到更適合她的人。
    丁修和陳佳凝還不知道蔡吉的打算,兩人心里都沉浸在對方平安無事的喜悅當中。
    ……
    “我們該走了,丫頭。” 蔡吉原本打算等丁修恢復得差不多之后再走,但陳佳凝每天都過來陪丁修,而且兩人成天膩在一起,她只得狠下心結束這種狀況。
    “啊,可是……丁修他還沒徹底恢復好呢。”她的決定讓陳佳凝有些措手不及,女孩臉上失落的情緒溢于言表。
    “你的家人都在擔心你,還有琳的事情我放心不下。”
    “好吧……”陳佳凝垂下眼瞼,心仿佛被掏空了一般。
    見女孩十分失落,蔡吉也有些心疼。
    陳佳凝是她從小看著長大的,而且女孩在輝煌學院里求學的時候,也是她一路照顧,去把關女孩的學業。
    蔡吉希望女孩在成長中能夠不受一點委屈,但婚姻大事,最終還是得父母做主。陳家到這一代只有一個獨女,怎么可能會考慮下嫁,更別說丁修的出身在陳家面前已經低至塵埃。
    “放心吧,丁修的傷不礙事了,只要不是當場死亡,‘寧靜號’的醫療艙就能把人救回來。而且放入體內的納米機器人會繼續修復他的傷口,直至他的身體痊愈。”蔡吉不想看到陳佳凝難過,便安慰她道:“回去之后,你的父親也會報答他的。”
    蔡吉特意加重了“回去之后”這幾個字的音,在情緒上開始引導女孩的思維。
    丁修還不知道自己馬上就要和陳佳凝分開,直到女孩去找他時他才知曉了這個消息。
    和陳佳凝一樣,他的心里也很失落。
    以前丁修的心里一直住著一個女孩的影子,那個女孩名叫溫雅。在溫家離開營地之后,溫雅的身影便在他心里漸漸淡薄。
    如今再去探尋自己的心底,丁修發現那個人影已經變成了陳佳凝的模樣。
    “祝你早日康復,丁修。”知道改變不了離別的結果,陳佳凝漸漸釋然。
    “你腳上的傷沒事吧?”在廢墟之城中,陳佳凝的腳曾被喪尸抓傷過,雖然她當時說過沒關系,但丁修卻仍不太放心。
    “我們登上‘寧靜號’的時候,阿姨就給我做過治療。現在傷口已經結痂了,之后更不會留下疤痕。”
    “那我就放心了。”丁修點了點頭,開心地笑了起來。
    “回去之后,有什么打算嗎?”陳佳凝問道。
    “我嗎?回去當然還是繼續當兵咯。”丁修想了想,將自己接下來的計劃列了出來:“我的小隊只有自己一個人,先得想辦法招募一些士兵。然后就是蘆墟鎮的事情,那天我就在林中木屋里見到你被黑衣人帶走,追過去時發現他還去了趟鎮政府的大樓,這件事里面有蹊蹺。”
    “丁修!”陳佳凝聽他的意思是還要回去調查蘆墟鎮上的事情,心里不由得有些緊張。“黑衣人的事情,你不要管了,我已經和阿姨說過。這件事的水 很深,你本來已經置身事外了,再鉆進去會很危險。”
3分赛车计划精准 股票行情今天大盘走势今天 祥富金融 红牡丹配资 人与马zozo交 上海快3 平仓价和交割价 篮球比分牌图片 重庆快乐十分 股票涨跌原理是什么 金慧配资 欧美精品视频免在线观看 湖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