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迷失蔚藍 > 正文 第36章、荒漠二人組(求月票!)
    感謝 qtek 打賞的10000縱橫幣!今日加更第三章!
    ————————————————————————————
    丁修就是這樣的人,在死亡蠕蟲的嘴撲出來的一瞬間,他就已經察覺并做出躲閃的動作。
    死亡蠕蟲撲了個空,身體上的傷痛也讓它沒有剛開始那么靈活。剛才的時候,這只巨蟲的確是在裝死,它企圖迷惑丁修,等丁修放松警惕之后再發動突然襲擊。
    它的計劃不可謂不妙,蟲獸雖然沒有人類這樣高的智慧,但它們在自然界中生存下來也會形成許多本能,這些本能就是它們安身立命的法寶。
    死亡蠕蟲和丁修的反應力相差了太多,就像蛇對上貓一樣。蛇的攻擊快如閃電,但在貓的眼里仍和慢鏡頭無異。
    丁修欠缺的是力量以及能夠跟反應力匹配的速度,和死亡蠕蟲相比,他的體型也太小,所以在和巨蟲的對決中一直處于被動的境地。
    先前取巧的方式頗為有用,丁修又故技重施。
    他爬回到死亡蠕蟲身上,像一塊牛皮癬似的粘著它不放。
    死亡蠕蟲掙扎了一會,見甩不掉丁修,便一頭扎進沙里,想來個沙遁。
    丁修殺不掉它,繼續纏斗只能僵持不休,天黑之后沙漠就是野獸的主場,他知道進退取舍。
    沙地上沙塵飛揚,死亡蠕蟲頭部的觸角合到一起就像一個巨大的鉆頭一樣,將沙丘鉆出了一個深坑。丁修從它身上跳了下來,差點被這只巨蟲帶進坑里,目送它龐大的身軀消失在洞中,心里頓時松了一口氣。
    沙地上滿是死亡蠕蟲身體留下的痕跡,其間還夾雜了一些腳印,丁修朝自己的車子走去,順路把丟在地上的槍也撿了起來。
    車子爆了一個胎,但問題不大,因為后車廂里還有一個備用輪胎。
    邊防軍長年累月在沙漠里行動,車輪和車胎出現故障是常有的事情,大家都習慣在車里多備一個輪胎以防萬一。
    丁修的心里慶幸著死亡蠕蟲已經逃走,不然他根本沒辦法脫身。
    回到車里剛準備去搬備用輪胎,車身突然傳來微微地震動,丁修目光一凜,似乎想到了什么。
    他顧不上去考慮輪胎的事情,而是猛地推開后車廂門,朝外面撲去。
    對了,從車里躥出來的時候,他還順帶從車廂后掛著的一串手雷中拔掉了一個拉環。
    就在丁修從車里撲出來的瞬間,一只巨獸從車底拔地而起,將車子帶至數米高的空中。
    這還是剛才那只死亡蠕蟲,丁修認出了它身上的傷口。這只巨蟲并沒有逃走,它鉆入沙礫中繞道丁修的車子底下,又發動了一波死亡進攻。
    丁修及時地從車里跳了出來,他的車子已經被死亡蠕蟲叼在嘴里,車身帶起的沙礫落了下來,飄到他的頭上。
    丁修沒命地朝遠離死亡蠕蟲的方向跑去,奔跑中他的手指還有一個亮閃閃的東西在晃。
    那是手雷的拉環。
    死亡蠕蟲咬著丁修車子的底盤拔地而起,丁修如果不是反應夠快的話,已經被它連人帶車叼至空中。
    巨蟲還未發現丁修已經逃出車子,它咬著那輛汽車,上下顎不停地擠壓著金屬車身。顎部的幾個圓孔中噴出紫色的粘液,原來那里面是它分泌和儲藏毒液的腺體。
    紫色的酸腐性溶液附著在車身上,和金屬車身產生的化學反應讓車體表面升騰起一股白煙。
    丁修已經奔至十幾米外,他的身后突然傳來一聲巨響,轉過頭時,只見半空中死亡蠕蟲的嘴里冒出一個巨大的火球。
    接著又是數聲爆炸聲響起,巨蟲的頭部一瞬間就被火焰給包圍住了。丁修的那輛汽車在空中已經解體,鐵片碎屑像雨點般落在周圍的沙地上。
    和這些碎鐵一起落下來的還有死亡蠕蟲的頭部組織,那張巨口碎得很徹底,等爆炸過后,巨蟲的頭部只剩下一個大窟窿了。
    “呼~娘的,老子的車子又報銷了!”丁修心疼他的車子,想到搞不好今晚又要像上次那樣在蟲肚里過夜,他就有些頭疼。
    和變異螻蛄的腹部不一樣,死亡蠕蟲的身子就像一條粗壯的腸子一樣。
    呆在腸子里的是什么?是屎!
    而且丁修也有些害怕死亡蠕蟲體內的紫色毒液。
    等空中不再有碎肉和血沫飛揚,他才回到死亡蠕蟲的身邊,開始檢索這只巨蟲的身體。
    死亡蠕蟲的腦袋已經消失不見了,只有零星的幾塊組織殘留在身軀上,原本腦袋的位置變成了一個巨大的血肉模糊的疤。
    空氣中彌漫著渾濁的氣味,丁修吸了吸鼻子,那些氣味中的一絲酸味讓他有些不適。
    脫下衣服,將它撕成兩半,分別包裹在兩只手上,丁修做好這些防護工作后,開始用匕首剖開死亡蠕蟲的身體,他要尋找里面可能存在的晶核。
    遠處慢悠悠地駛來一輛汽車,待駛到幾百米外看清楚這邊的情況之后,它便開始加速靠了過來。
    丁修聽到汽車的聲音,從死亡蠕蟲的尸體后探出頭來望了一眼。
    那是一輛軍綠色的車子,但并不是軍車,車身的裝飾很有個性,上面掛滿了各式的雜物,車頂的架子上,還固定住不少瓶瓶罐罐之類的東西。
    從車里下來了兩個人,一個是年近四十的中年男子,另一個是身材嬌小的少女。
    中年男子胡須濃密,個子不高,鬢角的頭發略微禿進去一些,一雙眼睛炯炯有神。少女看上去比陳佳凝的年紀要小,臉龐十分清秀,頭發垂肩,末端還帶著些“自然卷”。
    這兩個突然出現的人有些奇怪,丁修打量著他們,目光里帶著幾分探究。
    中年男子和少女也在盯著他看,兩人都是一臉驚愕,仿佛在看一個怪物似的。
    “兄弟!”那中年男子見丁修望著自己,似乎猶豫了一下,突然開口道。
    “嗯?”丁修的眉毛抬了抬,不知道這兩人有何貴干。
    “是不是見者有份?”中年男子問出的話,讓丁修愣了一下。
    “等著。”丁修說完又埋頭開始剖尸。
    中年男子遠遠地站在車旁,目光一直盯著在巨蟲尸體旁忙碌的丁修。身邊的少女踢了踢他的鞋,小聲地提議道:“老顧,他可能是在找晶核,要不咱們把他給……”
    少女用手比了個刀子的姿勢,眼睛朝他瞟去:“東西就都成咱們的了,還用得著看他臉色?”
    被稱作老顧的中年男子瞥了少女一眼,嘴唇上的胡子抖了抖,“小悠啊,你身體沒發育好,難道腦子也沒發育好么?”“老顧,你這話啥意思?”少女雙手叉腰,作勢要跟他發飆。
    老顧沒理會她的表情,繼續說道:“把他給霍霍了?虧你想得出來。我就問你,死亡蠕蟲你殺得掉嗎?”
    少女搖了搖頭。
    “那么請問是什么給了你信心覺得自己可以殺掉能夠殺死死亡蠕蟲的人?”
    “不是還有你嗎?你加我一起,試試。”少女眼饞丁修的獵物,繼續鼓動老顧。
    “NONONO,要試你試,我可不嫌命長。”老顧把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不想繼續陪著少女胡攪蠻纏,他將身子靠在自己的汽車上,靜靜地等著丁修忙完。
    “哼,慫!”少女一跺腳,氣鼓鼓地別過頭去,不再理睬自己的同伴。
    “娘的!虧了只狼王,不過值了。”丁修的手里拿著一塊紅色的晶石,他面帶喜色,用衣服將晶石上的污跡擦了又擦。
    變異生物的晶石顏色有特定的規律,一般只會跟它們自己的皮膚同色,以前丁修從變異螻蛄體內找到的晶石是土黃色,這次在死亡蠕蟲體內挖出來的則是紅色。這些晶石都是橢圓形,但大小不一,小的可能只有青棗的大小,大的能有雞蛋那么大。
    晶石雖是能量結晶,但質地很堅硬,不過人類的唾液里有一種酶可以快速分解晶石,讓其中的能量能夠迅速流往全身,被身體的細胞吸收。
    丁修身邊沒有清水清洗,只得暫時將晶核收起。他從尸體旁鉆出來,朝附近那兩人喊道:“可以了。”
    老顧和少女小悠喜出望外,兩人從車里拿出工具就朝著死亡蠕蟲的尸體跑了過來。
    “等等。”見他倆準備動手,丁修又把他們給喊住。
    “得,我就知道沒這么好的事,這準是要提條件了。”老顧心里想著,臉上仍是一副笑臉,“您說。”
    “地上的尸體給你,但你們要幫我一個忙。”丁修說道。
    “好說好說。”老顧連連點頭,丁修如果兌現承諾的話,那他可以發上一筆橫財。所以只要丁修能答應讓出尸體,要幫的忙還能比去殺一只死亡蠕蟲難?
    “送我回營地,我的車被它毀了。”
    “就這?”老顧愣了一愣,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就這。”丁修點了點頭。
    “成交,你營地在哪?”老顧巴掌一拍,喜形于色道:“我叫顧北陌,老弟怎么稱呼啊?”
    “丁修,我要回去的地方是邊防軍W47營地。”丁修報出自己的名字,又將營地的大致方位告訴了顧北陌。
    “行,你稍等我一會,我們在這死亡蠕蟲身上弄點東西再走。”顧北陌說著便招呼小悠忙活起來。
    丁修自己的車子沒了,正愁回不了家呢,這突然出現的老少組合剛好幫他解了燃眉之急。
    作為C-B級變異生物的死亡蠕蟲,身上除了晶核之外,肯定還有不少好東西,但丁修也不貪,如果沒遇到顧北陌,他能帶走的也只有晶核,所以索性就將死亡蠕蟲的尸體都送給了顧北陌以及跟他一起的少女。
    “我叫沈悠。”丁修從少女身旁走過時,那身材小巧的女孩脆聲說道。
    她說完自己的名字,便跟顧北陌一起開始用手里的工具切割起蠕蟲的尸體。
3分赛车计划精准 甘肃十一选五 球探体育比分4.8 诚信点配配资 什么是指数年线 老澳门即时赔率 陕西11选5 全眼女 番号 湖南快乐10分 股票分析师炒股厉害吗 金八号配资 北单比分开奖赔率查询 浙江快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