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迷失蔚藍 > 正文 第38章、神奇女孩
     “那你猜測的理由呢?”坐在旁邊的陳建森問道。
    “我來說吧。”沈悠突然接過話來,大家目光的焦點一下子都集中到這個女孩身上。
    “是蟲子告訴我的。” 
    “蟲子?”她的話讓張志雄等人都大吃一驚。
    “是的。”沈悠說道:“我能和蟲類進行交流。”
    “小悠跟我都是情報商人,我們的情報一部分依靠自己打探,一部分就是來自她的昆蟲伙伴。”顧北陌幫她補充了一句。
    “愿聞其詳。”陳建森示意女孩繼續說。
    “你們知道昆蟲以及許多動物都是怎么和同類進行交流的嗎?”沈悠朝陳建森問道。
    “信息素。”陳建森是基因科學家,對相關聯的一些知識也涉獵頗豐,“信息素是昆蟲和大部分動物用來表示聚集、覓食、交 配和警戒等各種信息的化合物,是它們交流的化學分子語言。”
    “沒錯。”沈悠點了點頭,“信息素的確是蟲獸在自己的群體中交流的一種語言,但信息素中傳遞的信息并不像我們了解的那么簡單,它們幾乎可以表達人類語言中所有能表達的內容。”
    “哦?!”陳建森皺了皺眉,“何以見得?”
    “我是在發現自己能夠和昆蟲以及一些動物交流之后才明白這一點的。”沈悠繼續說道:“當你能和其他生物正常交流的時候,你才能發現它們世界的真實模樣。”
    女孩的話聽上去叫人匪夷所思,因為在大家的認知中,人類是這個星球上最高級的智慧生物,人類的語言也是最高級的語言,動物和昆蟲的交流方式如何能跟人類的語言相提并論?
    似乎看出了張志雄等人心里的質疑,女孩嘟了嘟嘴有些氣惱。她右手的手指輕輕地摩挲著,指尖散發出一種其他人聞不到的氣息。
    沙發底下爬出一只蜘蛛,蜘蛛順著女孩的衣服徑直爬到她的手上,片刻之后又溜了回去。
    “那只小蜘蛛剛和你說什么了?”張志雄笑道,特地還強調了“說”這個字。
    “他說你今天里面穿的褲子是紅色的。”
    沈悠話音剛落,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張志雄身上。他穿的是不是紅內褲沒人知道,但大家都看到他一張老臉突然變紅了。
    “對不對?”女孩捂著嘴笑了起來。
    “對不住,對不住!小姑娘不懂事,您大人大量,可千萬別跟她計較。”顧北陌沒想到沈悠會鬧這么一出,額頭上頓時冒出汗來。他過來之前還在為認識丁修,并通過丁修搭上張志雄的事而欣喜,見沈悠一下子把玩笑開大了,心里頓時忐忑不已。
    一般大人物們都是有脾氣的,權力越大往往脾氣越大,顧北陌見識得多了,所以不會去相信那些人平常掛在臉上的笑容。
    他生怕沈悠會惹怒張志雄,所以急急忙忙開口打圓場。
    張志雄緩了口氣,臉色又恢復如初,他擺了擺手,不以為意。
    “雖然還是不太相信,但你說說從蟲子那了解的信息吧。”
    “嘿!”沈悠有些得意,不過她將剛才顧北陌的緊張看在眼里,知道自己有些冒失了,于是趕緊回到正題上來。
    “黑色的蟻群像潮水一樣漫過城市,巨蟻屠殺著城里的人類,它們所過之處,除了那些長了翅膀的昆蟲和鳥類能夠幸免之外,幾乎所有的活物都被收割殆盡。巨蟻用自己強有力的下顎將捕捉到的獵物攔腰夾斷,再用嘴里的大牙剝離獵物身上的肉……”
    “這些都是在蟲子那得到的消息?”陳建森目光有些凝重,因為在沈悠的描述中,黑色巨蟻的確就是子彈蟻的模樣,只不過體型似乎大了許多。
    “是的。”女孩點了點頭,“幾只沙漠蟬告訴我這件事的時候剛開始我還不敢確定,但后來我又找到一群白尾蝗,它們也是那場‘屠殺’的見證者之一。從白尾蝗那了解的情況和沙漠蟬基本無異,所以我就大膽地猜測了這么一個結果。”
    “你是如何判斷‘屠殺’發生在丹澤的城市?”陳建森追問道。
    “因為沙漠蟬和白尾蝗告訴我,那座城里的人,大部分都是黑皮膚。”女孩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根據它們的描述,后來出現了一些嘴里噴著火焰的‘大塊頭’將蟻群驅離了城市,并將它們趕入沙漠深處。”
    “黑皮膚人種,那就是丹澤無疑了。”張志雄微微點頭道:“丹澤政府應該用上了重火力武器,不過奇怪的是,為什么他們沒有消滅蟻群,而是將蟻群驅離。”
    “這有什么奇怪的。”沈悠說道:“就像兩戶人家中間有一塊公共區域沒人管,其中一家人就把自己門口的垃圾掃到公共區域去一樣。自己又掃又倒,多費事啊,掃到中間的話,說不定另一家人看不下去就給處理掉了呢。”
    “小姑娘,你這個比方打得好。”張志雄笑了笑,臉上雖然保持著輕松的神色,但心里已經對這件事有所警覺。
    “和昆蟲以及動物通過信息素交流,是你的異能嗎?”陳建森望著沈悠,目光中有些好奇。
    “不知道。”女孩搖了搖頭。
    “應該不是。”顧北陌接過話道:“小悠是孤兒,我遇到她的時候,她才四五歲的年紀。那個時候我就發現她有些不同尋常,因為其他孩子都在一起玩耍,而她只喜歡和些蟲子作伴。”
    “當然了,也可能會是異能,但絕不會是后天產生的異能。”顧北陌又補充道。
    “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幫你做個基因能力方面的檢測,這樣結論就會更清楚一些。”陳建森的醫院里有基因能力檢測儀,可以檢測人體攜帶的異能等數據。
    “對了,陳叔,也給我檢查檢查。”聽陳建森提到檢測基因能力,丁修突然想起自己今天吃過的紅色晶核,死亡蠕蟲的變異等級在C級至B級這個層次,它體內的晶核也有一定概率會使人體產生異能。
    “你不是檢查過嗎?”陳建森好奇地問道。
    “今天我又吃了一顆C級以上的晶核,所以想看看有沒有產生新的異能,要是給我來個‘狂化’就好。”丁修嘿嘿地笑了笑,心里充滿了期待。
    “什么?!”張志雄和陳建森大吃一驚,“你今天又吃了一顆?”
    “丁修老弟好生威猛,我看到他一個人就殺了一只十來米長的死亡蠕蟲。”顧北陌稱贊道。
    “你說……丁修,今天殺了只死亡蠕蟲?”兩人望了眼顧北陌,又將目光轉到丁修身上。
    “本來我只是想去狩獵荒原狼,結果剛剛消滅掉狼群,就碰到死亡蠕蟲來找茬,我想跑可跑不掉,只能豁出去拼了。”丁修將白天中大致地戰斗過程說了出來,聽得張志雄和陳建森好一陣心驚肉跳。
    “我該說你什么好?”張志雄搖了搖頭,“你小子命可真大!”
    “頭兒,我的車子又沒了……”除了檢查基因能力的事情,丁修還將自己汽車被毀的事報備一下。
    “人沒事就好,車子沒了營地里還有。”張志雄沒有責怪他,只是打心眼里佩服他的氣運。
    大家又聊了一會之后,陳建森將丁修他們帶去了自己的醫院,張志雄則去軍營緊急集合所有的小隊,準備安排最新的防御計劃。
    因為丹澤方面整座城市都淪陷在變異子彈蟻大軍當中的消息還無法確認,所有的信息都只是來自于沈悠一個人,張志雄暫時不能將這個沒確認的消息通知上級以及其他營地,他讓自己的士兵以預警為主,一旦發現蟻群的蹤跡,就立刻上報。
    醫院這邊,陳建森先讓沈悠躺到病床上,他拉過一臺基因能力檢測儀,將上面的幾個小設備吸在女孩的手腕和腳踝上,儀器中的掃描儀開始在女孩身上從頭掃到腳,又從腳掃到頭。
    沈悠躺在床上有些緊張,丁修在一旁安慰她道:“一會就好了,我以前查過一次的,放心,安全得很。”
    先前在張志雄那里他得知了沈悠也曾是孤兒,便對這個女孩心生同情,不自覺地就把她當作妹妹看待。
    儀器上閃爍著一些數字,陳建森仔細地查看著。
    “怎么樣,陳叔?”丁修問道。
    陳建森搖了搖頭:“儀器里沒有異能的信息,那就只有先天異能這一種可能。先天異能是人在出生之前就已經具備的能力,它來自遺傳或者自然進化當中的基因突變,這類人群非常稀少,而且這種能力無法通過儀器來探知。”
    “你認識她的父母嗎?”陳建森又朝顧北陌問道。
    “不認識,我遇到小悠的時候是在一所孤兒院里。當時有一名客戶讓我幫他尋找失散多年的孩子,我找了很多地方,就發現小悠很特別。”
    “小悠是你那位客戶的孩子嗎?”丁修好奇地問道。
    “不是。不過小悠現在是我的孩子了。”顧北陌咧著嘴笑了笑。
    “誰是你的孩子,我們是搭檔!搭檔,老顧你懂嗎?”沈悠提出抗議,又白了顧北陌一眼,“想要孩子就趕緊討個老婆吧,你也老大不小了。”
    “哈哈,小丫頭牙尖嘴利啊。”陳建森笑了起來。
    顧北陌早就習慣了沈悠的脾氣,不以為意道:“我也想討個媳婦啊,可是辛辛苦苦賺的一點錢都被你花光了,我能怎么辦。”
    “誰讓你有時候不聽我的,不然咱倆早就發財了。”沈悠嘟著嘴,氣鼓鼓地模樣看著又俏皮又可愛。
    “要是都聽你這個黃毛丫頭的,怕不是早就命都沒咯。”
    ————————————————————————————————
    繼續求月票^_^
3分赛车计划精准 任选9场 出彩速配 股票分析师就读学校 金钥匙配资 大盈家配资 金斧子配资 贵州十一选五 股票融资平台排名 浙江6+1 重庆快乐10分 全球股票指数网 000427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