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迷失蔚藍 > 第243章、山崗上的奇怪生物
    “找一處高的地方扎營,布防。”薛錦海評估過風險后重新下達了命令。
    一座座帳篷在山坡處的巨石旁被立了起來,幾名士兵開始就近砍樹,并且生火。
    一個多小時后,臨時營地終于搭建好了,在它周圍同時還多了十幾堆篝火。
    不知道是火苗給大家帶來了溫度,還是風真的小了一些,夜色中的營地似乎比之前暖和了許多。
    士兵們除了站崗的人之外,都三三兩兩地聚集在篝火旁,開始往肚子里補充食物。
    薛錦海嚼著磕牙的干肉條,又往架在篝火上的鐵罐子里加了一把雪,罐子里正在煮湯,已經有香味飄了出來。
    胡子的湯已經好了,他端著罐子呷了一口,一股暖流淌進胃里。
    “舒服~”胡子說話時嘴里噴著白氣,眼睛微微瞇著,神色很是享受。
    邊防軍的軍人就是如此容易滿足,特別是在行軍和進行任務時。一碗飽飯,一口熱湯,就能舒坦到骨子里。
    食物為身體帶去的熱量驅散了寒意,也驅散了些許村落里慘劇的陰霾。
    薛錦海也端起了罐子,將湯面上的沫子吹了吹,正準備喝的時候突然想起了什么。
    “林志偉,信號彈還有幾顆?”
    他轉過頭朝坐在旁邊那堆篝火旁的士兵問道。
    “四發,怎么了?”林志偉愣了一下,趕緊將嘴巴里的干糧吞下肚里。
    “再開一槍。”
    “是。”
    士兵站起身來,拍掉褲子上的雪,拿著信號槍往里面裝彈。
    紅色的信號彈像焰火一般從林中竄上天空,在夜幕里格外耀眼。
    薛錦海盯著頭頂上方,良久之后才將目光收了回來。罐子里的湯涼了一下,但他突然間就沒了胃口。
    “薛頭,看來方圓幾公里內就只有咱們一支小隊了。”名叫馬高行的國字臉士兵望著薛錦海說道,進入密林前,他就曾向這位隊長進言,坦承孤軍深入的話,可能會得不到支援。
    “所以查明村民死因的任務就只能由我們去完成。”薛錦海抬起頭望了他一眼,笑了笑。
    “薛頭,我不是怕……”馬高行挺直了身子,剛要解釋,話便被隊長給打斷了。
    “誰說你怕?”薛錦海將罐子放到一旁,站了起來。他走到馬高行面前,拍了拍馬高行的肩膀,“我這支隊伍里,哪一個不是槍林彈雨中趟過來的,怕的東西里面就沒有‘死’這個字。”
    “隊長……”馬高行的嘴唇抖了抖,對薛錦海的理解很是感激。
    “我知道你的顧慮,這種顧慮我也有。”薛錦海點了點頭,正色道:“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慘劇既然在這里發生了,那就必須在這里結束,我們不能讓它蔓延到別的地方。”
    篝火的火光映在眾人的臉上,光影之間,大家神色一片肅然。
    夜間的巡邏和放哨分為三班,兩個小時換一次人。薛錦海喝過熱湯之后,就帶人去將第一波站崗的士兵替換下來,讓他們來吃東西,并休息一會。
    吃飽了肚子的人往篝火里又添了些柴火,接著鉆進帳篷里準備睡覺。
    “你在看啥?”胡子進了帳篷,看到林志偉正在燈下翻著幾張紙。
    “家里的信。”林志偉轉過頭,見進來的人是胡子,便又埋頭繼續看了起來,“都說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古人誠不欺我。每當到了最難熬的日子,這幾封信總能給我斗志。”
    “老子真他娘的羨慕你,還能有家人給自己寫信。”胡子坐到睡袋上,一臉艷羨道:“我家里人幾年前就死光了,現在剩我一個……剩我一個也好,沒什么需要牽掛的。”
    林志偉看完信后,把信小心地疊好,收在貼身衣物的口袋里。他見胡子正用在外面樹上折下來的細枝剔牙,知道這家伙還沒什么睡意,兩人便聊起天來。
    “你說,啥時候這世界才能回到從前的樣子?我是說鬧喪尸之前的樣子。”
    “難!”胡子吐掉從牙縫中剔出來的食物殘渣,認真說道:“咱們這一代怕是很難看到那一天了。”
    “聽說過愚公移山的故事吧?”林志偉笑了笑。
    “子子孫孫無窮匱也,而山不加增,何苦而不平?”胡子也笑了起來,“老子媳婦都沒有,哪來的子孫。”
    “哈哈。”帳篷里的笑聲頓時將林中夜幕下的陰霾一掃而空。
    天放亮時,林志偉的哨聲在營地中響了起來。
    最后一輪放哨的士兵坐在快要熄滅了的篝火邊,里面的余燼還殘留了些許熱量,能暖和他們凍僵了的手腳。
    早飯沒有熱湯,大家塞進肚子里的只有味同嚼蠟的干糧和地上的積雪,吃了這頓,隊伍就要重新上路了。
    剛剛過去的夜晚,士兵們并沒有遭遇到險情,有些人將懸著的心放了下來,有些人則仍舊保持著極高的警惕性。
    這支隊伍在紅石谷中繼續前行著,太陽升了起來,金色的陽光讓大家稍稍能感受到一絲暖意。
    “薛頭,前面就是邊境線了,咱們還繼續找嗎?”林志偉剛剛測過坐標,對比了地圖才知道自己已經來到邊境的交界處。
    往北是塔弗勒,往東是埃爾布蘭德帝國。
    薛錦海停下腳步,目光注視了前方。猶豫了片刻之后,他嘆了口氣道:“原路返回吧。”
    越過國境可能會引起不必要的沖突,特別是在當前這個局勢緊張的時候。
    薛錦海心里雖然很是不甘,但作為這支隊伍的領導,他必須得服從大局,所以只得放棄掉查明村落慘案的打算。
    “薛頭,那是什么?”
    馬高行端著槍,正目不轉睛地從瞄準鏡中注視著邊境另一頭的某個地方。
    “你看到了什么?”薛錦海朝他問道,接著自己也摸出望遠鏡來。
    幾百米米外的山崗上,幾個黑影匍匐在地上啃咬著一具動物的尸體,它們身形古怪,而且模樣格外地猙獰。
    “那些……是什么東西?!”馬高行驚道。
    “我從沒見過這種模樣的生物。”薛錦海在腦海里翻找著一些奇怪生物的信息,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突然目光一滯:“它們……難道就是它們襲擊了村落和駝鹿群?!”
3分赛车计划精准 北单 捷报网足球即时指数 辽宁十一选五 中山股票配资 鑫福 贵州11选5 刮刮乐 股票配资论坛是什么 牛8配资 云跟投配资 策略盈 尚盈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