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迷失蔚藍 > 第247章、小不忍亂大謀
    在爆炸的轟鳴聲中,無線電里終于傳來了團部的回應。
    “北境邊防軍獨立團二團,請講。”
    “呼叫團部,這里是北境邊防軍N108小隊!我們遭遇到數以千計的不明變異生物的襲擊,坐標北緯29°12’,東經113°43’,附近有村落被屠村……”
    林志偉還沒來得及將情況匯報完畢,他的聲音便戛然而止,無線電的另一頭是來自團部的詢問,而這一邊,冒著熱氣的鮮紅血液已經將通話器染了個通透。
    林志偉是北境邊防軍N108小隊中最后一個倒下的人,在他尸體附近,是正被怪物們分食的薛錦海。
    ……
    那一役,格瑞爾斯以整支邊軍小隊全員犧牲的代價換回了一個坐標,后來的情況不得而知,但位于邊境附近的那處地下工事徹底消失了。
    民間對于紅石谷中村落的慘劇和邊軍戰士陣亡的消息毫不知情,但兩個月后,國際上公布的《反基因生物克隆條約》卻讓這些事件漸漸浮出水面。
    先是多國開始扯皮,格瑞爾斯公開慘案的部分信息之后,埃爾布蘭德帝國極口否認,并以己方也出了兵為理由,將嫌疑和責任推往邊境三方的另一個國家塔弗勒。
    塔弗勒則表示自己“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
    見問題既然扯不清白,格瑞爾斯便提出一個釜底抽薪的辦法,那就是對基因生物研究以及克隆等項目進行約束。危險不僅要關進籠子,更要扼殺在搖籃里,于是《反基因生物克隆條約》便應運而生。
    在這種大環境下,幾乎所有國家不論愿不愿意,都派出了代表在條約上簽字,格瑞爾斯的代表便是陳斌。
    陳斌對當時的事件一清二楚,這也是他對現在埃爾布蘭德帝國突然退出條約而感到頭疼的原因之一。
    老人從國家事務當中收回思緒,目光掃過墻上的鐘表,苦笑了一下之后便搖了搖頭回了臥室。
    太陽升起,又是新的一天。宋惜君等人按照陳斌的安排留在了陳宅,他們跟要回學院的丁修還有陳佳凝道別,目送兩人開車離去。
    坐在車里,丁修因為心憂姚建攀針對宋惜君的事而有些愁眉不展。
    見他這個模樣,陳佳凝寬慰他道:“丁修,大家的安全你就放心好了,在輝煌城里,還沒有誰敢到我家來找麻煩呢。”
    “嗯。”丁修點了點頭,“不過一直躲躲藏藏也不是長久之計,只有千日做賊,哪有千日防賊,就姚建攀這個架勢,看來是不打算善罷甘休的,難道要等到他倒臺的那一天嗎?”
    “你說得倒也沒錯,不過想要一個高級議員倒臺談何容易,他們背后控制勢力非常龐大,而且……”
    “而且什么?”丁修見陳佳凝欲言又止,有些好奇。
    “姚建攀的勢力在西部,他們同氣連枝,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想要撼動他們,搞不好就會傷到國本。你知道國本的意思嗎?”
    “不知道。”丁修搖了搖頭。
    “國本就是國家的基礎、根基。”陳佳凝解釋道:“格瑞爾斯雖大,但卻是一個戰后才立國不久的國家,它的內部不太穩定,國家的核心力量還不能輻射到全國所有的地區。爺爺說,格瑞爾斯需要時間,以穩定求發展,否則就沒有未來。”
    “可是……難道為了穩定就要縱容像姚建攀這樣的權貴為非作歹欺壓好人嗎?”丁修在政治上的情商遠不如出身精英階層的陳佳凝,女孩的話在他看來像似想要回避問題而將腦袋埋入沙中的鴕鳥一樣。
    “你這個比喻不太恰當。”陳佳凝想了想,說道:“政治的事情不能用非黑即白的眼光去看待。姚建攀作為一個下議院的高級議員,首先他的身份肯定是跟他的勢力以及資源相匹配的,能坐到那個位置,他手底下的關系網可謂是千絲萬縷,遍布整個西部,甚至還有向其他幾個大區滲透的可能。”
    女孩頓了頓,見丁修專注地聽著,又繼續解釋起來:“他針對惜君姐的事情,放在國家層面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如果國家因此要動他,你猜接下來會導致哪些連鎖反應?”
    “我猜不到,難不成姚建攀還敢造反?”
    “造反倒不至于造反,但可以肯定的是,西部會亂起來,而且搞不好他們還會跟其他國家勾結,來拖咱們格瑞爾斯的后腿。現在東線那邊我們跟埃爾布蘭德帝國的摩擦多了不少,我聽父親在電話里和爺爺說,前線已經做好了應對中等規模的戰爭準備……”
    丁修聽她說完,心情頗為復雜,對政治的復雜程度也有了一定了解。
    “好了,別想那么多了。”女孩朝他露出了一個寬慰的笑容,“接下來,我們還是好好準備學院里的輝煌模擬戰吧,你可是說過,今年要幫我們衛冕的哦。”
    “我一定會盡全力的。”
    “我相信你。” 
    兩人乘坐的車子駛過長街,路邊一位匆匆走路的行人突然停下了腳步,他將低壓著的帽檐抬了抬,露出底下一雙陰鷙的眼睛。
    “我有些好奇,陳家插手這件事的決心究竟有多大?”男子臉上的神色有些陰晴不定,目視著車子遠去的方向良久。
    這名男子便是唐臨,作為姚建攀私人班底的核心勢力“十影”的成員之一,他孤身一人來到輝煌城執行任務,可惜卻又小瞧了這座身為國家首都的城市。
    昨天夜晚,唐臨在行動中少有的失手了,而且他安在丁修車上的跟蹤器也被對方發現,最后出現在距離任務地點十幾公里外的一處樹林里。
    錯誤的位置誤導了唐臨,讓他后半夜幾乎一直在忙,而且是白忙。
    要不是大清早接到于敏政的消息,他的線索或許就此中斷,只不過于敏政的消息雖然幫了他,卻也讓他高興不起來。
    宋惜君藏身在陳家,可陳家是他唐臨惹不起的人。
    陳家還是姚建攀不想惹的人。
    “機會還會有的。”唐臨這樣安慰自己。
    他在路邊的晨風中將衣領緊了緊,接著身影便消失在了人群里。
3分赛车计划精准 美国大学篮球比分直播 3d历史今天开奖号 500彩票比分直播网 3d周易独胆王预测 短线股票推荐芜湖 微乐吉林麻将规则 今晚好彩1开奖号码 贵州11选5 安徽11选5开奖结 操盘联盟配资 最快的篮球即时比分 20选5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