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迷失蔚藍 > 第250章、野輔雙游
    丁修的這番話有些唐突,一下便引得大家紛紛側目。
    作為一個新人,這樣的舉止讓他顯得頗為大膽。
    “說說看。”錢建青饒有興致地望著他,點了點頭。
    “首先我很贊同錢助教的變陣思路,今年的情況風云莫策,的確只有變陣才有機會衛冕。不過若只是上路和輔助交換位置,我個人以為,這樣的變陣還不夠徹底。”
    “你的想法是怎么變?”李博文問道。
    “剛才錢助教為我們大家分析過各支分院戰隊的特點和實力,其中勇氣分院為什么是最大的奪冠熱門,就是因為他們的陣容是三核。跟他們相比,我們只有單核,而且還是被對手研究得很透徹的單核,所以到了賽場上的話,我們今年的勝算可能不大。”丁修說到這停頓了下,他剛才邊說邊觀察著其他人的神色,見大家都蹙著眉若有所思,便繼續闡述起自己的想法:“比核心數量,我們不是對手,但我們可以增加‘發動機’的數量。”
    “‘發動機’?你是說雙打野?”錢建青愣了一下,微微搖了搖頭。打野這個位置是整支隊伍的靈魂,也有隊伍的“發動機”之稱,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并不是說它很重要,就越多越好,畢竟野區的資源有限,雙方各有一個打野都得爭搶,哪還有可能再增加一個。
    助教徐珂也說道:“雙打野陣容沒有后期,容錯率太低了,打打實力較弱的隊伍還行,對上強隊,勝率幾乎為零。” 
    “恩,我很清楚這一點。”丁修被陳佳凝帶著看過不少以前的比賽影像記錄,各種套路流派的利弊都很熟悉,他這么說,顯然剛才那番增加“發動機”數量的話并非指的雙打野陣容。
    錢建青示意道:“那你說說,這‘發動機’怎么個增加法。”
    “野輔雙游。”
    “野輔雙游?”
    從丁修口中蹦出的這個詞非常新穎,大家微微一愣之后,紛紛被它帶著陷入了沉思。
    “不行不行。”許睿涵第一個搖頭道:“我們戰隊的核心在下路,ADC是我們獲勝的關鍵。輔助如果去頻繁游走,下路放ADC一個人以一敵二的話太危險了,這種舉動無異于自殺。”
    許睿涵是科技分院戰隊的打野,丁修剛提出“野輔雙游”的想法,他便感覺到不妥。
    “是啊,輔助去游走,不就等于變相地放養了ADC嗎?前期是ADC最需要保護的發育期,輔助的正確做法只能是形影不離的保護好ADC。”中單高宇翔也肯定了許睿涵的異議。
    “我想丁修的這個計劃并非是要放養ADC吧。”陳佳凝突然說道,她的一雙美目剛才一直停在丁修身上,“丁修,能不能把你的計劃詳細地跟大家說說。”
    “好。”丁修點了點頭。
    “保護ADC是輔助的職責所在,這一點我完全贊同。不過呢,保護ADC的方法并非只有形影不離這一種。”
    “比如?”
    “比如視野,比如對對手行動規律的掌控。”
    “道理大家都懂,但真要不出紕漏的做到這兩點,談何容易啊?”
    其他隊員們并非不信任丁修,而是縱觀整個輝煌模擬賽的進程,從第一屆開始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任何一個戰隊的選手做到過這一點。
    “要具備如此敏銳地洞察力和察覺危險的直覺可不簡單,我相信有人能做到,但絕不會在學院里。”錢建青笑了笑,丁修的設想曾經不是沒出現在他的方案書當中,但經過多次的戰旗推演之后就被否定了。
    “這樣的人在哪?”許睿涵問道。
    “在軍隊。”錢建青一臉肅容地回答了他。
    “錢助教,我覺得可以讓丁修試試。”隊伍中對丁修有著十足信心的人恐怕只有陳佳凝了,她想了想站出來說道:“因為丁修正是來自軍隊,進入學院之前,他在軍隊里曾待過很長時間。”
    “哦?!”陳佳凝的話讓錢建青等人都吃了一驚,“來自軍隊?這么年輕!”
    “難怪啊,我看你小子在訓練中的那氣勢就覺得不一般,沒想到竟然是從軍隊里走出來的。”徐珂禁不住感慨道:“確實很年輕!”
    “你有幾成把握?”錢建青朝丁修問道。
    “五成,發揮得好的話,達到七成也不是不可能。”
    錢建青和徐珂對視了一眼,兩人一齊點了點頭,異口同聲道:“夠了。”
    “那我來說說詳細地計劃。”見想法得到了助教和隊友的認可,丁修趕緊趁熱打鐵:“之前我觀察過其他隊伍的戰斗風格,特別是他們的打野隊員,其中勇氣分院和力量分院在3分鐘之前對線上動手的概率極高,勇氣分院側重于針對中下兩路,而力量分院則習慣優先從上路打開局面。智慧分院和這兩個隊伍不一樣,他們的打野喜歡設計各種套路去針對敵人的野區,找機會癱瘓對手的‘發動機’。”
    “你觀察得很仔細。”
    錢建青感覺丁修作為一個隊員來說,不僅很好的完成了他自己的訓練任務,還做了許多本該屬于教練組的工作。
    “所以在比賽之前,我們要做兩手準備。如果第一個對手是勇氣分院或力量分院,我們在前3分鐘的時候,一定要保證好各線周圍區域的視野;如果第一個對手是智慧分院,那就需要去針對他們的設計進行反設計,務必要破解掉他們在前期入侵我們野區的行動。”
    “前期的話,用于開拓視野的偵查道具怕是不夠。”許睿涵有些擔憂道,“為了保證第一次離開營地后的戰斗力,我們的初始資金基本沒有一分錢可以花在這個上面。”
    “單人路是沒有,但雙人路呢?”丁修笑了笑:“初始資金的每一分錢都很寶貴,都要花到刀尖上,大家的出門裝基本都定型了,但輔助的卻不一定。”
    “你的意思是?”錢建青的眼睛突然亮了,丁修的話一瞬間便給他的思路拓展出另一個方向,“輔助在前期犧牲自己的出門實力,去幫助其他線拓展視野?!”
    “對。”丁修點頭道:“野輔雙游的精髓,我覺得在一個‘雙’字,哪怕輔助的裝備落后實際水平,但在野區,他們永遠是以二敵一,到線上,則是以三敵一。即使對方的打野也在附近,但我們的人總比他們多。”
    “哈哈,好一個‘野輔雙游’。”徐珂贊許道,但同時他又提出了自己最關心的問題,“你在前期做出這么大的犧牲,那你雙人路的搭檔呢?你怎么保障她安全的度過前面的發育期。”
3分赛车计划精准 福建22选5 盈配资 多乐彩 卓信宝配资 球探篮球比分直播网 七星彩 哈空调股票 篮球比分直播 甘肃十一选五 python获得a股实时 北单比分直播新浪开奖 深圳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