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迷失蔚藍 > 正文 第59章、請君上樓
    老六在二樓包間里安排的飯菜非常豐盛,丁修三人吃了個酒足飯飽不說,等出來時,他們還拿到之前該得的賞金以及一塊刻著東區高級通行證字樣的牌子。
    “老六說,拿著這個通行證,東區所有的場子咱們可以隨便逛,沒人敢攔我們。”沈悠將牌子拿在手里把玩著,突然興致勃勃地提議道:“咱們現在吃飽了,去逛逛吧。”
    “也行。”顧北陌點了點頭,反正車子還沒有下落,到處轉轉說不定能碰到什么線索。
    三人來到馬路上,往周邊的方向慢慢逛去。
    街邊亮著粉紅色燈光的小店多了起來,里面閑坐著的都是衣著暴露的女郎,她們看到門外有人經過,于是紛紛起身,扭著性感的腰肢迎了出來。
    “要人陪嗎?帥哥們。”
    女郎們湊到丁修他們身邊就開始搔首弄姿,有的往下拉了拉原本就開得很低的胸口處衣領,故意露出里面傲人的事業線;有的則抖了抖翹臀,示意自己身上“很有料”。
    沈悠望著這些突然圍上來的女人,目光在她們高挺的胸部停留了片刻,又低頭看了看自己胸前,心里頓時郁悶不已。
    “不用,我們就隨便看看。”丁修擋開一名想要挽自己胳膊的女人。
    “進來就隨便你們看。”旁邊另一個女人拉住丁修,眼神和語氣中滿是挑逗的味道。
    見丁修和顧北陌被幾個女人給纏住,沈悠突然大聲喊道:“我們沒錢。”
    這句話就像關掉了她們熱情的開關一樣,那些從店里出來的女人紛紛停下了對丁修和顧北陌的勾引,悻悻地準備返回店里。
    “我們有錢。”顧北陌突然眼睛一轉,朝那些女人喊道。
    “老顧!”沈悠瞪起眼睛望著他。
    顧北陌對女孩擺了擺手,“我跟她們進去一下就回來,你們等著。”
    說著他朝那些女人的小店里跑去,身影一下子就消失在門口那粉紅色的燈光里。
    “哼!”沈悠一跺腳,別過頭去一副氣鼓鼓的模樣。
    “老顧單身這么多年,你理解他一下。”丁修勸她道。
    “我理解他,可是他也不能這么不自重啊。”沈悠氣得眼睛都有些紅了,“他應該去找一個和自己彼此欣賞的女人,而不是跑到這種地方跟妓 女茍合。”
    丁修嘆了口氣,神色也頗為無奈。他記得剛才顧北陌明明是很抗拒那些女人的挑逗,誰知一轉眼的功夫,顧北陌的態度就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等吧。”丁修說道。
    兩人站在路邊等著,先前吃飽喝足之后的愜意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沈悠雙手交叉在胸前,腳尖踮起時不時地踢著路旁的臺階。
    顧北陌不一會就從店里走了出來,離他剛進去的時候才過了五分鐘不到。
    “老顧,這么快?!”丁修和沈悠都有些吃驚,兩人望著他問道。
    “嗯?什么這么快,你們想哪去了。”顧北陌愣了一下,旋即明白他倆是誤會了自己。
    他把丁修和沈悠拉到一旁,將自己剛才進去辦的事情向他們解釋了一番。
    原來顧北陌進店里是去花錢買情報,像紅燈區這種煙花柳巷自古就是龍蛇混雜的地方,正因為人多所以才口雜,各類信息都會不經意間匯聚到這里,有心之人大多喜歡過來走上一遭。
    店里的姑娘們只要客人錢給到位,把她們當不當人都可以,更何況只是兜售點消息。
    顧北陌進去花了點錢,果然得到了一些線索。
    “丁修,我打聽到權叔的消息了。”顧北陌說道。
    下午三人碰頭的時候,丁修就將營救沈悠的經過告訴了顧北陌,所以顧北陌知道元兇的名字叫權叔。
    “那個權叔是骷髏會會長權志隆的親戚,管著東區的賭場,不過人現在已經死了。”顧北陌頓了頓,繼續說道:“小悠既然是他抓去的,咱們的車子肯定在他手上。”
    “死了?哈哈,果然年紀大了經不起折騰。”沈悠開心地笑了起來,一副大仇得報的模樣。她記得那個好色的糟老頭子被迪蜂給蟄了不說,而且腰還被自己踩斷了。
    “我們接下來去賭場?”丁修問道。
    “對,權叔雖然死了,但他手下的人一定知道我們的車子在哪,走吧。”顧北陌點了點頭。
    三人要去的賭場名叫華瑪賭場,那里離地下籠斗區不遠,顧北陌從粉紅色燈光的小店里出來之前,就找姑娘們問好了位置。
    丁修等人朝著賭場過去,很快就來到了它的門口。
    賭場臨街,是一棟三層樓高的建筑。它巨大的招牌懸掛在門口上方,霓虹燈勾勒出大大的“華瑪”二字。
    招牌底下是一副骰子的圖標,門外還站著幾個鎮場子的兇悍男子。
    行唐鎮的賭場不止華瑪一家,但其他幾個的規模都很小,只有那些管不住手、兜里又沒幾個錢的家伙才喜歡去那里光顧。
    鎮上的居民有一半都是礦工,他們當中來華瑪賭場的人很多很多,這些人下礦換來的工錢幾乎全都投入到了賭場或者籠斗區的賭博事業當中。礦工們大多都有著一夜暴富的夢想。雖然誰都知道實現這個夢想的機會十分渺茫,但奢望總是牽著他們的鼻子,將他們帶進這個銷金窟里。
    賭場的門口,打手們剛剛抬出一名鼻青臉腫的賭徒,將他丟在對面滿地都是便溺的暗巷中。打手們拍了拍手,神色中盡是厭惡和蔑視。
    這種輸光了錢又不甘心離開的家伙幾乎每晚都有,他們糾纏著身邊認識或者不認識的人,想盡一切辦法借錢翻本。在被打手們毒打過之后,有些賭徒仍死抓著賭場里的桌椅不放,直到被打折了手腳像條死狗一樣丟出去。
    這一幕對于賭場的打手們來說已如家常便飯,不過丁修看著卻感覺很驚奇。
    “他們都這個樣子了還想要回去賭?”他的心里有些想不通。
    “這有什么稀奇的,賭博是贏了想得隴望蜀,輸了就想翻本,于是越陷越深。我跟你說,這些人啊,一擲千金渾身膽,家無四壁不知貧。”顧北陌對賭徒的心理了解得很透徹,他自己雖不好賭,但曾經卻跟很多賭徒打過交道。作為一名情報商人,賭徒們手里的情報往往是他最容易得手的東西。
    丁修跟著顧北陌進到里面,果然亮出張耀威給的牌子之后門口就沒人攔他們。
    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大廳,丁修看到周圍是一張張方形和橢圓形的桌子,每張桌子旁都是人聲鼎沸,骰子聲、輪盤聲甚至籌碼的散落聲此起彼伏。這里沒人去注意身旁站著的家伙是誰,大家的眼睛都盯在桌面上,等到骰盅一開或者輪盤一定,人群中必會出現驚喜或懊惱的聲音。
    頂上的大燈將里面照得燈火通明,大廳中的陳設不算高檔,但勝在金錢的氣氛濃郁。靠里是一張寬敞的臺子,里面有四名工作人員負責兌換籌碼,他們將一袋袋錢收進臺下的抽屜,接著換成一疊疊五顏六色的籌碼遞到客人們的手里。
    拿到籌碼的人志得意滿地走向自己看中的賭桌,他們往往還未靠近那里,就有候著的性感侍者迎上來接待。
    “果然是銷金窟啊。”顧北陌感慨道。
    “我們怎么找權叔的人?”丁修問道。
    “權叔的心腹可不好找,不過我想只要咱們在這里多贏錢,贏出了名頭的話,他的人就會主動來找我們。”顧北陌想了想,心里突然有主意。
    “就像在地下籠斗區打拳一樣?”丁修想到自己在八角籠里連勝五輪之后,裁判就帶著自己去見張耀威,立刻便明白了顧北陌的打算。
    “對。”顧北陌點著頭,又朝沈悠說道:“讓你的小伙伴們幫咱們一把。”
    “怎么幫?”沈悠問道,“它們可不懂怎么賭博。”
    “幫我看別人的牌就行,咱們去那張德州撲克的桌子。”顧北陌說著便去換了些籌碼,接著帶上丁修和沈悠來到選中的賭桌前,開始拿牌下注。
    德州撲克的玩法比較簡單,說白了就是比大小,只不過發牌下注的步驟頗為講究。
    沈悠偷偷地放出迪蜂,并通過信息素的引導,讓它們分別躲在同桌的其他賭客身上偷看別人面前的底牌。
    有了迪蜂的幫忙,顧北陌就對這些人手里的牌一清二楚,下注和加注時往往叫人視作神來之筆。
    “嘩!”一時間桌面驚呼聲連連,顧北陌面前的籌碼很快便堆成了小山一樣,引得周圍的人紛紛側目。
    半個鐘頭之后,華瑪賭場出了一位“德州皇帝”的消息便在里面傳開了,越來越多的賭客來到顧北陌的那張賭桌外圍觀,想要一睹這位“賭神”的真容。
    “老哥,握個手啊,沾你點仙氣今晚回回本。”
    “大師,收徒弟嗎?小弟端茶遞水洗腳擦屁股樣樣精通。”
    ……
    周圍的人無比聒噪,但顧北陌卻心平氣和地繼續在那下注、加注或者蓋牌放棄,他每一把牌都壓得精準無比,最后翻牌時,牌面總是更勝一籌。
    圍觀的人群看呆了眼。
    這時大廳后方有一批人走了過來,他們將人群分開,其中一個領頭的家伙徑直走到顧北陌的身邊,客氣地朝他說道:“先生,樓上有請。”
    “樓上?”顧北陌心道“終于來了”,面上卻裝出一副疑惑的樣子。
    “您贏的籌碼已經不適合繼續在大廳里玩了,我們在樓上為您準備了房間,請吧。”
    領頭的人話說得客氣,但意思卻有些強硬。
    顧北陌不以為意,他朝桌上壘起的籌碼望了一眼,問道:“這些怎么辦?”
    他話音剛落,對面領頭的男子拍了拍手,身后立刻有人提著兩個專門裝籌碼的箱子過來。
3分赛车计划精准 大配资 球探比分007 qq分分彩 北京澳客竞彩比分直播 pk10牛牛 股票配资论坛c互利计划 比分直播足球新浪彩 福建31选7 国内最安全的股票配资平台 电竞比分网 竞彩比分直播 甘肃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