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迷失蔚藍 > 正文 第65章、有朋自遠方來
    就在丁修幫助徐經年解決行唐鎮隱患的時候,同一片天空下的另一座城市里,一位美麗的少女正滿心歡喜地等待著他的消息。
    陳斌剛剛回到家中,孫女陳佳凝就粘了過來拐彎抹角地打聽丁修的情況。
    “爺爺,你派去西部防線的人,見到丁修嗎?”
    “還沒有消息傳回來呢,你怎么三天兩頭打聽他的消息?”陳斌伸出手指刮了刮陳佳凝的鼻子,他在自己的乖孫女很小的時候就喜歡這么逗她。
    “哪有啊,我只是不想白欠人家的恩情。”似乎擔心爺爺看出什么端倪,陳佳凝心里有些慌張,趕緊故作平靜道。
    陳斌笑了笑,并沒有多想,“凝凝啊,懷瑜和芷溪今天下午就要到輝煌城了,到時候你去接他們一下。他們接下來要在輝煌學院進修,這幾天多帶他們熟悉熟悉這里的環境。”
    “啊,懷瑜表哥和芷溪表姐今天就能到輝煌城?”陳佳凝前幾天聽自己母親提過這事,沒想到他倆到得這么快。
    “當然,你可得好好盡下地主之儀。”陳斌點了點頭道:“懷瑜和芷溪的爺爺孟捷是我當年的老相識,他們的奶奶是你的姨外婆。咱們陳家和孟家交情匪淺,希望你們這些小輩也能相處融洽。”
    “那是自然,你就放心吧,爺爺。”陳佳凝乖巧地應道。
    爺孫倆正說著話,突然就見大門外有人疾步趕來。陳斌定睛一看,見是自己的警衛員李揚航,心里突然涌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首長!”
    “出了什么事?”陳斌起身問道。
    “這是從西部軍區傳回的消息,您要找的那個人,他的信息也在里面。”
    陳斌接過李揚航手里的文件,將它打開來一一過目。
    陳佳凝聽到那句“您要找的那個人,他的信息也在里面”之后,心里突然開始緊張起來。
    女孩很想湊到爺爺的身旁一起看文件上面的消息,但陳家的家規不允許家中無關人員過問國家事務,所以她即便心里十分迫切,此刻也只能端坐著等爺爺主動來說這個事。
    隨著陳斌的目光在文件上逐漸下移,他的神色也越來越凝重,看到最后,老人突然嘆了口氣。
    “怎么了,爺爺?”陳佳凝到底還是沒沉住氣,她見爺爺的臉色不好,自己心里也忐忑不已。
    “小李,其他幾位軍政主官和軍委委員都知曉了消息嗎?”陳斌沒急著回陳佳凝的話,而是朝李揚航問道。
    “已經有人送去消息了。”李揚航應道。
    “好,你先回軍部,我隨后就來。”陳斌點了點頭,等李揚航離開,他將文件放在茶幾上,人坐回到沙發中,閉著眼睛沉思了片刻。
    “爺爺?”陳佳凝朝他輕聲地喊道。
    “上面有丁修的消息,你想看就看吧。”
    得到爺爺的允許,陳佳凝伸手拿過茶幾上的文件,她將文件打開,很仔細地看著上面的信息,生怕自己看漏了一個字。
    “變異子彈蟻群?!”陳佳凝正看著,突然驚呼了起來:“怎么會這樣。”
    “事情的確很突然,而且十分怪異。丁修所在的那個營地以及周邊兩個城鎮都被蟻群摧毀,不過目前局勢已經被西部軍區控制住了,另外南部軍區的重裝部隊也趕去了那里,現在應該就位了。”陳斌說到這,語氣突然變得有些沉重起來,“W47營地只有少數人員幸存,幸存者名單在第二頁。” 
    陳佳凝聽了爺爺的話,趕緊將文件翻到第二頁,想在上面尋找到自己最關心的那個名字。
    “陳建森、江小洲、李成……”數十個名字一一念過來,陳佳凝的眼眶紅了。
    女孩在名單上反復看了好幾次,確認沒有丁修的名字后,一瞬間突然有種心碎的感覺。
    “這是真的嗎,爺爺?”她仰起頭朝陳斌問道。
    “這幾天你帶懷瑜和芷溪好好散散心。”陳斌摸了摸她的頭,站起來道:“我現在去下軍部。”
    陳佳凝目送爺爺出門的目光是模糊的,因為淚水已經奪眶而出。她回到自己的房間,突然抱住床上的枕頭哭出聲來,就像一個在夜幕來臨時迷路的孩子那樣,哭自己,哭驀然間從生命中消失了的丁修,哭兩人共患難時的過往,哭一切的一切。
    “怎么會這樣……”過了許久,女孩終于止住了哭泣,但悲傷并沒有消失,而是在她心里繼續蔓延開來。
    感覺到手邊有個小東西在不停地摩挲著,陳佳凝抬起頭一看,見是自己養在房間里的“普泰勒”不知道什么時候爬了過來。
    “球球?”女孩心里一暖,知道這個小家伙是想安慰自己。
    擦了擦眼淚,陳佳凝重新收拾了下心情。望著這只自己和丁修一起從沙漠中帶出來的生物,她的心里終于有了些許慰藉。
    女孩給“普泰勒”取名叫球球,當初將它帶回輝煌城之后,她就去找了自己最博學多才的兩位師傅:宗師級電腦專家趙康、宗師級發明家袁方。
    通過兩人的幫助,陳佳凝終于知曉了球球的一些信息。
    這種生物并非舊世界時就存在于世,它的出現至今仍是個謎。
    按照趙康為球球做過基因研究之后得出的結論就是:它只是“普泰勒”的幼年期,這種生物的成長潛力非常巨大,但是幼年期卻是它生命中最脆弱的階段。
    “普泰勒”針對自己幼年期非常脆弱的這個特點,專門進化出一種非常特殊的能力,那就是能夠模擬S級甚至S級以上變異生物的氣場,它通過制造這種假象將自己偽裝得非常強大,并借此嚇退附近其他的生物來進行自我保護。
    正因為如此,沙民們才將它視作比生命還貴重的東西,因為只要部落中擁有一只“普泰勒”,就意味著在沙漠中無論白天黑夜都有了安全的保障。
    只有待在食物中,它的警惕才會消失,這樣也就不會產生偽造的氣場。
    “普泰勒”的食物是人類的血液,經過趙康研究發現,它實際上只是喜歡人血中的纖維蛋白原以及某些酶和激素,這些東西都是可以通過人工材料去合成的。
    在得知陳佳凝想要把“普泰勒”當寵物飼養之后,趙康和袁方專門讓自己的團隊為球球進行了一次基因改造手術。
    手術很成功,球球不但擺脫了需要浸泡在血液中的生活習性,還變得十分親近它的主人。這是因為趙康發現它的基因片段中有部分因子和貓狗等動物相似,所以便通過技術手段將兩者進行融合,結果非常令人滿意。
    為了讓自己的愛徒能得到一只完美的寵物,這兩位“國寶”級的專家可謂是煞費苦心。
    球球的正常形態只是個橢圓形的球,但經過基因改造之后,它不僅能夠根據環境變色,還可以適度地改變身體的形狀。
    此刻球球的身下就多出了四只腳來,胖乎乎的腦袋上還立起了一對耳朵。
    “你還記得丁修嗎,球球?”陳佳凝摸了摸它的身體,將它托在手掌上,她心里有許多話想要找人傾訴,但此刻卻只能對著這個小家伙訴說。
    球球不會說話也不會叫喚,甚至暫時還聽不懂人類的語言,但它能感受到周圍任何生物的情緒。
    它知道陳佳凝是悲傷的,所以貼到女孩身邊想要安慰她。
    “一個人的天空很藍,藍得有點憂郁,一個人的時候很自由,自由得有點孤單,一個人的日子很輕松,輕松得有點無聊……想念他的時候很幸福,幸福得有點難過!”
    陳佳凝喃喃低語,想到傷心處,眼眶又開始泛紅,她現在仍無法接受幸存者名單上沒有丁修的消息。
    球球感受到陳佳凝的悲傷,蹦跳著爬上女孩的肩膀,湊到她的脖頸前舔了舔她的臉。
    癢癢的感覺有些溫馨,漸漸地便沖淡了陳佳凝心里的悲傷。
    “我明白你的意思,生活還要繼續,我也要重新振作。”她和球球相處的時間不長,但兩者之間已經形成了一種默契,“普泰勒”本就是最能感受外界情緒的生物之一,而且女孩自己也是蕙質蘭心。
    起身去洗過臉后,陳佳凝又為自己畫上了淡妝,她收拾了下心情,將那份悲傷埋藏進心底。
    天闕城的專列抵達輝煌城的時候正是下午,它的速度很快,車身在高速行駛的過程中非常平穩。
    等專列停好,一對璧人從貴賓車廂中走了出來。在他倆的身后,還跟著一隊管家或仆人打扮的隨從。
    這對璧人很年輕,約莫十七八歲的模樣。其中青年男子劍眉星目,鼻梁高挺,薄薄的嘴唇帶著俊朗的笑意;身側的女孩秀雅絕俗,肌膚勝雪,雙目猶似一泓清水,顧盼之際,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
    這兩人可不是情侶,而是兄妹,他們來自天闕城。
    “哥哥,咱們又能見到佳凝妹妹了,你心里激不激動啊?”孟芷溪笑盈盈地說道。
    “哼哼,又取笑你老哥。”孟懷瑜故作嗔怒,不過他演技不行,裝出的模樣撐不過三秒就崩了。
    孟芷溪最了解自己的哥哥了,見他歡喜的模樣溢于言表,心里也很期待等一會和陳佳凝的見面。
    幾輛車子由遠及近,緩緩駛到兄妹倆的身前,當先一輛車中款款走下一名俏麗的少女,這不是陳佳凝又是誰。
    倩影入目,輕柔婉轉的聲音已傳入兩人耳中。
    “懷瑜表哥,芷溪表姐,歡迎你們來到輝煌城!”
3分赛车计划精准 谷歌股票行情实时查询 日本黄色片快播电影 14场胜负 任选9场 半全场 发行股票融资风险 股票融资通俗的讲是什么意思 同花顺开放接口api 信管家有股票配资马系统吗 日本av女优排行榜 日本黄色片 影音 日韩毛片AV无码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