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迷失蔚藍 > 正文 第85章、守株待兔
    常三死了,腦袋被丁修用拳頭開了瓢。
    丁修從他身上站起來,回望了一眼倉庫,接著在外面找了輛車子朝著和顧北陌以及沈悠約定的匯合地點駛去。
    ……
    顧北陌和沈悠在這里等了丁修許久,兩人越等越擔心。
    “老顧,你說丁修會不會有事啊?”沈悠憂心忡忡地問道。
    “別擔心,丁修不是喜歡逞強的人。”顧北陌搖了搖頭,安撫他道:“事不可為,他應該就會回來。”
    “可是時間已經過了這么久!”沈悠仍擔心著丁修。
    “沒事的,他會沒事的。”顧北陌連聲說道,他說這話的時候,眼睛仍不停地朝四周張望,心里迫切地希望能夠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
    “小丁,可千萬別出事啊!”顧北陌嘴上安撫著沈悠,心里卻在為丁修祈禱。
    “老顧,有車子過來了!”沈悠指著遠處亮起的車燈,面露驚喜之色,“是丁修。”
    她正要跑過去,卻被顧北陌一把拉住。
    “先隱蔽下,別急。”顧北陌說著和他一起隱在墻后,“可能是丁修,也可能是敵人。”
    車子開近了,顧北陌和沈悠看到從車上下來一個身影,兩人打量了幾秒,才認出那人是丁修。
    “丁修,你終于回來了。”沈悠早已按捺不住,沖過抱住丁修道:“這么久都沒回來,可把我們嚇死了。”
    “老弟,你這臉咋回事?還有脖子上這……”顧北陌看到丁修臉上浮腫,身上盡是灰土,而且脖子的部位青一塊紫一塊的甚是嚇人。
    “受了點傷。”丁修說道,“你們沒事吧?”
    “我們好著呢,倒是你要不要緊?”顧北陌問道。
    “還行。”丁修點了點頭,示意自己無恙,“倉庫那邊有幾個好手,他娘的,差點折在那了。”
    “咱們趕緊回旅館吧,不然晚了的話,車子和東西就都沒了。”沈悠見丁修沒事,放下心后又擔憂起財物。
    “不,我們不去旅館。”丁修在過來的路上就改變了主意:“我們回倉庫那里。”
    “為什么?你剛不是說在那里遇到了幾個好手,差點出了意外嗎?”顧北陌愣了一下,一臉詫異地問道。
    “倉庫那的人都被我殺了,不過我過去之前,他們已經派了一撥人到旅館去拿我們的東西。” 丁修揉了揉臉和脖子,繼續說道:“我估摸著這會那些人已經在回來的路上,咱們現在跑去旅館只會撲個空,不如回倉庫守株待兔去。” “
    “有道理。”顧北陌略一思考,便認同了丁修的打算。
    “旅館的住宿費還沒結呢。”沈悠說道。
    “不結了。”丁修和顧北陌異口同聲地回答了她的顧慮。
    三人回到車上,丁修調轉車頭朝著倉庫的方向而去,一路上他將自己了解的一些情況告訴了顧北陌和沈悠二人。
    “你是說,下午咱們在拍賣大會外面惹到的是常興社的人?而且打咱們主意的還有溫鵬展?”顧北陌驚訝地問道。
    “那個溫鵬展,競價競不過我們,居然找人來搶!哼,我看他這是找死。”沈悠氣呼呼地嘟起嘴來,一臉憤憤之色,“虧你還和他認識呢,他居然就是這樣一個人。”
    “如果他只是在四方材料店外冷落我們幾句,我可以不作計較,但他找人來搶我們的東西……那你剛才這句話就沒有說錯,他的確是在找死。”丁修想到溫鵬展對自己的算計,臉也沉了下來。
    剛才他只顧著去考慮常興社的問題,還沒想過溫鵬展的事要如何去處理。
    聽到丁修冷冷地聲音,顧北陌朝他望了一眼,想說什么,又因為猶豫而沒有開口。
    三人來到倉庫附近,那里仍舊一片漆黑。
    “看來去旅館的人還沒回來。”丁修從車里下來,在附近那些尸體身上找了幾把槍分給顧北陌和沈悠。
    “在這等他們?”沈悠問道。
    “對,等他們。”丁修點了點頭,在車旁坐下來開始休息。
    “小悠,把迪蜂放出去,讓它們再辛苦一下。”顧北陌想了想,朝沈悠說道:“倉庫漆黑一片,那些人回來勢必會起疑心,我們要搶占先手的機會,就要提前知曉他們的動向。”
    “老顧說得對。”丁修剛沒想到這一點,不過有顧北陌拾遺補缺,他守株待兔的計劃就變得更加完善起來。
    沈悠放出迪蜂,和顧北陌一起挨著丁修坐在地上,附近的血腥味有點濃,但此刻三人絲毫沒有任何介意的情緒。
    “你今天殺了不少人嘛。”顧北陌望著月光下那一具具尸體,不禁多問了一句:“接下來你還打算殺溫鵬展?”
    “他算計我,我當然要殺他。”丁修說道。
    “你再想想。”顧北陌望了他一眼,目光中似有深意。
    “想什么?”丁修問道。
    “我沒辦法回答你要想什么,要想的東西得你自己去想清楚。”顧北陌說完便轉頭望向遠方。
    “你希望我放過他嗎?”丁修追問道,他對顧北陌突然糾結起殺溫鵬展的問題有些驚訝,也有些好奇。
    但顧北陌對他的問題卻不置可否,丁修搖了搖頭,無奈地笑了笑不再繼續追問。
    三人坐那說了會話,丁修又針對守株待兔的計劃制定了一個伏擊的方案。
    方案剛商定沒多久,遠處就有一支車隊朝著這邊駛來。
    ……
    “覃爺,這番收獲不小啊。”一名開車的小弟朝著身旁的中年男子說道,臉上帶著諂媚之色,“咱們把他們的貨物連帶著車子一起拉了回來,是不是可以提前分潤分潤,讓兄弟們事后也能去開個葷?”
    “這事我還真不能做主,等會看看三爺的意思。”覃擒虎說道,眼睛瞟向窗外,月色下,他聞到風中有股淡淡地血腥味。
    “那匣子里的武器,你們最好誰也別動,有人花三萬布里定了。”覃擒虎說著又叮囑了一句。
    “三萬啊,臥槽!”開車的小弟驚呼道,“哪個闊佬?”
    “溫家的二爺。”
    覃擒虎突然將頭湊到前擋玻璃旁,眼睛望著遠處的倉庫瞇了瞇:“不對勁啊。”“怎么不對勁啊,覃爺?”小弟問道。
    “三爺在倉庫等我們,可他怎么都不開燈?”遠處的倉庫漆黑一片,只有外面的車燈三三兩兩地亮著,覃擒虎很是意外。
    但倉庫是他們的重要據點之一,而且覃擒虎知道,那里除了常三之外,還有張奔雷和吳疾風等好手,人數差不多有三四十左右。
    要說意外,誰有本事在這里制造意外。
    覃擒虎只是略有疑慮,卻沒怎么產生警惕,他讓開車的小弟繼續朝前行駛,反正到了倉庫跟前一切就會明了。
    丁修輟在車隊附近的地方,一直跟著這支隊伍行進的速度。等他們來到倉庫前,一些車里的人紛紛下車來到外面。
    “怎么回事?!”覃擒虎大聲地驚呼道,滿臉都是驚愕的神色。
    倉庫外隔上不遠就有幾具尸體,覃擒虎的目光在那些尸體上一一掃過,最后定格在某個地方。
    在他目光的焦點處,一具腦袋蔫扁了的尸體橫躺在那。那具尸體身材肥胖,身上的衣服赫然便是常三最喜歡穿的那套。
    “三爺!!!”覃擒虎再次大聲地驚叫道。
    他朝尸體奔了過去,但附近突然槍聲一響,從暗處射來的一顆子彈瞬間沒入了他的身體。
    覃擒虎癱倒在地上,身體抽搐了幾下便不再動彈。和他一起去旅館的那幫弟兄被突然的變故驚慌了手腳,大家有的愣在原地,機靈點的人則馬上縮到車后躲了起來。
    “你們所有的掙扎都是徒勞的。”丁修的聲音從附近傳了過來。
    “你是誰?!”有人大聲喊道。
    回應他的只有槍聲。
    剛才有人看到黑暗處閃過的火光,那人率先朝那邊開槍,其他的人都已經慌了伸,不自覺地跟著他一起開始射擊。
    這些常興社的成員在覃擒虎死后已是群龍無首的狀態,加上剛剛又因為他的驚叫聲都注意到了常三躺在地上的尸體,這一下大家都驚得六神無主。
    他們射擊的方向已經空無一人,丁修早就繞去了另一側,而且顧北陌和沈悠也悄悄地從側翼包抄過來。三人從三個方位同時向車隊里的人開火,一瞬間便殺得那些家伙雞飛狗跳,四處亂竄。
    一名常興社的成員發動了車子,他朝著過來時的方向準備逃跑。
    丁修快步追了上去,一把抓住車門把手。他撲到車窗旁,接著一拳擊碎玻璃,伸手將車里的人扯了出來。
    “呯,呯。”把人摔倒地上之后,丁修補了兩槍,槍聲還未消失,他的身影就已經躥進了車里。
    顧北陌藏身于暗處,對付這些烏合之眾時幾乎是彈無虛發,沈悠的槍法雖然一般,但是個子小而且人機靈,她給敵人造成的傷害可以忽略不計,不過卻幫顧北陌吸引了一些對方的注意力。
    當丁修開著車子殺回倉庫旁的時候,那些常興社的人已經沒有絲毫反抗之力,剩余的幾人丟下武器,從藏身之處鉆了出來,紛紛跪在地上。
    丁修看都不看他們一眼,抬手間一槍一個,將這些人全都打死。
3分赛车计划精准 女孩sm捆绑经历博客 股票配资名片 篮球比分90vs 悦配资 股票涨跌原理是什么 福建十一选五 老11选5 日本一本道图片 鼎金投资 陕西快乐十分 爱情三级片电影 上证指数分析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