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迷失蔚藍 > 正文 第88章、夜半噩耗
    半夜的時候,齊四敲響了駱丙潤臥室的門。
    “什么事?”駱丙潤從兩個赤身裸體的年輕女子身上爬起來,披了件睡衣,面有不悅之色。
    “駱爺,出事了。”齊四的聲音有些急促,他眼睛瞟到屋內床榻上的酮體,剛剛擠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你們兩個,出去。”駱丙潤轉過身朝屋里喊道,兩個女人光著身子貼著門邊去了外面。
    “常三死了。”齊四等女人們走后,才將手下剛剛送來的消息說了出來。
    “什么?!”駱丙潤臉色一變,“你說常三死了?”
    “常三死了,尸體被抬回來放在外面,現在知曉的人還不多。”齊四點頭道:“您得拿個主意。”
    “把你知道的情況都告訴我。”駱丙潤點了點頭,示意齊四跟自己去議事廳。
    齊四一路跟在駱丙潤身后,將自己了解到的情況一一向他匯報,“晚上在社團大廈等常三消息的兄弟一直不見他回來,就去了倉庫那邊,結果發現那里滿地都是尸體,死的全是咱們的人,常三的尸體也在其中。兄弟們又去附近檢查了一番,還發現了張奔雷和吳疾風的尸體……”
    “他們全都死了?”駱丙潤的眉頭擰到了一起,一臉驚愕的問道。
    “全死了。”齊四點了點頭。
    兩人的身上不自覺地都泛起了一陣寒意。
    常三、張奔雷還有吳疾風都是社團中戰斗力第一檔的人,他們三個竟然一同死在倉庫那里,駱丙潤想不出嘉平城里誰有這個能耐,所以心里不僅驚慌,而且多了些惶恐。
    “檢查過尸體嗎?”他問道。
    “張奔雷被踩碎了腦袋,吳疾風腹部中彈,脖子被人擰斷,常三……腦袋被開瓢了。”齊四說著頓了頓,“我們一共死了幾十個兄弟,包括常三派去夜市追蹤丁修的人,還有去旅館拿他們東西的人,全都死了。”
    “難道是這個丁修下的手?”齊四的話讓駱丙潤有些難以置信,他臉上盡是驚愕之色。
    “十有八九是的,有人在夜市上看到丁修和他的同伴一起被咱們的人帶走。”齊四先前也想過許多種可能,但思來想去,所有的線索都指向丁修。
    “這個人,你不是說常三去查過的嗎?”駱丙潤心里仍有著深深地疑慮。
    “我也是覺得奇怪,這么厲害的人,不可能名聲不顯。”齊四點頭道:“常三沒查到他身上有什么特別的信息。”
    “再去查。”駱丙潤沉聲說道,他已從驚愕中回過神來,知道在這件事情當中一定忽略了什么,“另外讓人也盯一下溫鵬展。”
    “盯溫鵬展?”齊四愣了一下立刻就知道了駱丙潤的想法,“明白。”
    “常三的事,對外放出風聲就說他秘密去了外地,別讓人看出端倪。”常三一死等于常興社一下子塌了半邊天,駱丙潤擔心社團會因此引來他人的覬覦,便想用這個辦法拖延一段時間,等內部重新穩定之后,再公開常三的死因。屆時只需要說常三是在外面執行任務時出現了意外,這樣便不會引起太大的波瀾。
    “明白。”齊四應道。
    “把這些處理好,代理社長的位置,你頂上去。”駱丙潤現在要做的就是穩定軍心,在事情明了前不能讓自己的人亂了陣腳。他許諾齊四這個位置已是順理成章的事,拿到這里說出來無非就是想要安撫齊四。
    齊四神色如常,他把駱丙潤的吩咐一一記下,等駱丙潤交代完之后,便連夜趕去處理這些事情。
    等齊四離開議事廳,駱丙潤沉著臉坐在那思慮良久,一股無形的壓力籠罩著他,讓他的內心處于一種焦慮和不安當中。
    ……
    幾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這期間丁修就在宋家的別墅中養傷,沒事的時候還用“炎龍之手”練習了下自創的“槍斗術”。
    槍刃和他的作戰方式非常契合,所以上手不僅很快,使出來也是威力驚人。
    顧北陌在一旁看得嘖嘖稱奇,并配合他模擬一些戰斗的場景,最后得出的結論是,“炎龍之手”在丁修的手上有可能發揮出它最大的威力。
    這把武器將槍和劍融合到一起,別的人或許不太適應,但對于丁修來說卻并沒有什么影響,相反還為他空出一只手來。
    丁修的武器現在有很多了,除了炎龍之手這把槍刃之外,還有從屠夫那得到的軍刺,以及在營地里撿到的張志雄的合金長刀。
    合金長刀丁修用得不太習慣,軍刺卻頗為順手,這樣一來,他便將隨身的武器確定為槍刃和軍刺,合金長刀作為張志雄的遺物則帶在身邊作為紀念。
    “老顧,你有霰彈槍‘宿命’,強化版沙漠 之鷹;丁修有槍刃‘炎龍之手’和軍刺;就我什么武器都沒有。”沈悠看著兩人都有趁手的武器,心里十分羨慕。
    “小姑娘家的,有我們保護你就行了。”顧北陌笑道,“你不是還有迪蜂嗎?這些小蟲子可厲害了,殺人時神不知鬼不覺。”
    “迪蜂是我的伙伴啊,不是武器。”沈悠嘟囔著嘴,用指頭接住繞著自己飛舞的小蟲。
    “你想要什么武器?”丁修朝她問道,“說說看,我幫你弄。”
    “嗯……袖箭這種?偏暗器類的應該更合適我吧。”沈悠想了想,說道:“我的身體無法被晶核的能量強化,所以刀劍拿不動,槍械又太顯眼了……對,暗器最適合我。”
    沈悠打定了主意,她這個念頭并非心血來潮,而是因為自己在之前的戰斗中大多扮演著被保護的那個角色。
    小姑娘也希望自己能為隊伍多出一份力,而不是成為大家的拖累。
    “我會幫你留意的。”丁修點了點頭,“如果到了輝煌城之后你還沒遇到中意的武器,我可以去找我的朋友幫你做一件。”
    “你還有會做武器的朋友?”沈悠和顧北陌驚道。
    “槍械這類的武器我不確定,但袖箭的話,我覺得她應該沒問題。”丁修繼續說道,“據我所知,她發明的微型電腦只有手表那么大,而且還可以把求救裝置設計成項鏈的模樣。”
    “哇!真的假的,這么厲害?”兩人對丁修竟還認識這樣的朋友感到非常意外,沈悠的腦袋里突然冒出一個名字來,她眨了眨眼道:“丁修,你說的這個朋友,不會是陳佳凝吧?”
    “對,就是她。”丁修想到陳佳凝時,臉上不自覺地就露出笑意。
    “丁修……”沈悠突然欲言又止。
    “怎么?”丁修問道。
    “如果我們到時候去了輝煌城,并且也見到了陳佳凝……我是說假如啊,就是假如她的家人對我們的態度和那個溫鵬展一樣,我們怎么辦?”沈悠將心里的顧慮說了出來。
    丁修愣住了,他還從未想過這個問題,但沈悠的這番假設讓他不由得想起了那天在四方材料店門口遇到溫家父女時的情景。
    顧北陌和沈悠都看著丁修,想聽聽他的想法。
    “我在輝煌城只有陳佳凝一個朋友,如果她的家人也和溫鵬展一樣的話,那我會二話不說就離開那里。”丁修說這句話的時候,心里不自覺地揪了一下,但他的語氣十分堅決,“到時候我和你們一起做生意去。”
    “嘿,那我可求之不得啊。”顧北陌笑了笑,“不過依我看,陳佳凝的家人應該不至于和溫鵬展一樣,怎么說你也救過他們家閨女的命啊,不說以后深交嘛,這救命之恩總得報答一番吧。”
    “我不圖陳家什么報答,也不吃嗟來之食,我想要的東西我自己去賺。”
    “說得好。”顧北陌對丁修的這番姿態非常贊賞,“這嗟來之食可不好吃呢,你看看那溫家父女寄人籬下,雖是錦衣玉食,但處處都要看人臉色。”
    “我最討厭看人臉色了!”沈悠附和道。
    “三位。”陳忠的身影突然出現在附近。
    “忠叔,車隊要出發了嗎?”丁修朝他問道。
    三人昨天晚上就得到消息,說是今天會跟隨車隊護送宋惜君去鶴棲鎮,所以已經提前準備妥當了。
    “對,等會吃過飯就走。”陳忠點了點頭,“鶴棲鎮離這里大約有一天半的車程,你們中午出發,明天日落前就可以趕到那里。”
    “好的。”丁修應道。
    “三位,這一路請務必保護好小姐。”陳忠說和朝他們三人深深地鞠了一躬,“拜托了。”
    “忠叔……你這可叫我們怎么受得起。”丁修趕緊扶住他。
    “老哥,宋家這大的家業,難道出門在外還有人不長眼敢打你們的主意嗎?”顧北陌問道。
    有些話陳忠自然不能明著講,他只是平靜地說道:“小心駛得萬年船,這世上什么都多,當然包括那些亡命之徒,為了一時的貪念和對富貴的執著,這些人不去付出辛勞,而是選擇鋌而走險。再說了,惜君這孩子是我看著長大的,她之前一直沒離過家,所以我也是希望她能一路無恙。”
    “大叔,你就放心,我們厲害著呢。”沈悠得意地說道:“喏,特別是丁修,嚯嚯嚯超級能打。”
    “呵呵。”陳忠被她的話逗樂了,“那我就在這里先謝過三位,等到了鶴棲鎮上,宋老爺那邊另有答謝。”
3分赛车计划精准 牛壹佰配资 天赐配资 盈策配资 甘肃十一选五 浙江6+1 汇配资 一本道高清 湖北30选5 体彩20选5 每天股票涨跌的原理 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 主升浪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