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迷失蔚藍 > 第99章、石出
    劉天旺最近發了一筆小財,但他這幾天都在賭場里廝混,那點錢早就輸了個一干二凈,還把自己辛辛苦苦攢了好幾年的老婆本也一起交代進去了。
    原本劉天旺看到許彪兒粘了過來還覺得晦氣,但見到他拿出錢之后,眼睛都直了。
    他和許彪兒一樣,腦袋里都被貪欲塞得滿滿的,腳底下就跟丟了魂一樣,被許彪兒拉著朝巷子里走去。
    兩人來到巷子里,許彪兒朝周圍一望,卻不見丁修和顧北陌的身影。
    “咦,人呢?”許彪兒正疑惑間,突然感覺到一雙大手抱住自己的腦袋,接著脖子上一疼,人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嗚~”劉天旺剛轉過頭,就看見許彪兒被一個突然出現在身后的人擰斷了脖子。他剛要驚呼,但怎么也發不出聲音,驚恐之下才發現自己的嘴巴被人捂住了。
    一個冰冷的東西頂在他的太陽穴上。
    “不想跟他一樣的話,就別出聲。”耳邊的聲音和腦袋旁的槍管一樣冰冷。
    ……
    “這個人是誰?”宋惜君看到丁修和顧北陌帶了個人回來,好奇地問道。
    “他參與了襲擊你們家據點的事情。”顧北陌將劉天旺丟到地上,又上去狠狠踹了一腳,把他疼得“嗚嗚”直叫。
    劉天旺的嘴被用東西塞住,他嚎叫的聲音被憋在嘴里就像豬在哼一樣。
    宋惜君快步上前,伸手扯下他嘴里的布片,厲聲問道:“為什么要襲擊我們的據點?”
    “什……什么據點?你們是什么人,為什么要抓我?”劉天旺對宋惜君的話不明所以,但心里隱隱覺得面前的這些人可能跟鎮上的“四海緣”商鋪有什么關系。
    因為這段時間,他確實干了一件見不得人的事,也只干了這一件事。
    “‘四海緣’商鋪。”丁修將軍刺狠狠地貼著他腦袋插進土里,“把你干過的事,一字不漏的全給我說出來,不然下一次我可不會再刺偏了。”
    聽到丁修嘴里說出“‘四海緣’商鋪”這幾個字,劉天旺的身子不自覺地一哆嗦,那天晚上發生的事就在腦袋里冒了出來。
    “我……我不知道。”劉天旺的聲音有些顫抖。
    丁修從宋惜君的手里拿過布片,重新塞進劉天旺的嘴里,接著將軍刺朝他手掌上刺去。
    鋒利地刃尖貫穿而過,將劉天旺的一只手釘在地上。
    “嗚……嗚!!!”劉天旺的身體因為疼痛難忍而劇烈地掙扎了起來,他額頭上瞬間冒出豆大的汗珠,身體顫栗不止。
    丁修等了三十秒讓他緩了下勁,接著扯下布片,朝他問道:“愿意說了嗎?”
    劉天旺剛才被塞著嘴憋狠了,這會還有些咳嗽,他佝僂著身子,用布滿血絲的眼睛望著丁修,“說了你就不殺我?”
    丁修二話不說,又用手里的布片堵上了他的嘴。
    劉天旺似乎意識到了什么,目光里滿是驚恐,身體又開始掙扎起來。
    “嗚……嗚!!!”他嘴里發出了和剛才一樣的聲音,因為軍刺在他另一只手掌上也開了個孔。
    又是三十秒,一秒不多,一秒不少。
    丁修摘下布片,冷冷地望著他:“在說‘不’之前,我希望你花個幾秒鐘時間思考一下,自己的身上一共可以開多少個這樣的孔。”
    “我說!我全都說!”劉天旺忙不迭地喊道。
    “幾天前我們店里的韋老板帶了一批武器回來,然后把我們這些伙計召集到一起,說是晚上要去搶‘四海緣’商鋪。我們都以為他瘋了,因為治安隊的駐地就在幾百米外的地方。”
    “咳……咳……”劉天寶咳了幾下,繼續說道:“我們‘芳草天’和他們‘四海緣’本是競爭對手,不過競爭歸競爭,平時大家都相安無事。那天韋老板給我們發了武器,說是搶下‘四海緣’的東西大家一起分。”
    “你們就聽他的去搶了?”宋惜君問道,心里一陣絞痛。
    “不然還能怎么樣?我們都是打工的,老板發了話,要么干,要么滾。你想想看,他要搶了‘四海緣’,以后鎮上就是‘芳草天’一家獨大,我們不跟著他干就沒飯吃啊。而且……”劉天旺說到這,抬頭望了下丁修等人,“而且韋老板說,這批武器就是治安隊的黃隊長發給他的。”
    “果然是治安隊和你們勾結!”顧北陌皺了皺眉,臉色沉了下來。
    “哪些人參與了此事?”丁修朝他問道。
    “聽說武器是黃隊長給的,大家就放下了心里負擔,所有人都跟著韋老板去了。”劉天旺手掌上的傷疼得他直哆嗦,但說到這一句時,他卻嘆了口氣道:“唉,早知如此,何必當初,殺了人,搶了貨,自己卻沒分到多少錢,還落得這么個下場……”
    丁修抓著劉天旺的衣領,將他從地上提了起來,“你放心,只要去了的人,一個也跑不了,他們都會去陪你的。” 
    劉天旺愣住了,知道自己死期將至,他反而沒有之前那么害怕。
    “活著好難。”劉天旺的臉上恢復了血色,許是看得開了,他的神色也坦然了很多。
    “活著當然難,但這不能成為你去作惡的理由,下輩子做個好人吧。”丁修說著亮出了手里的軍刺,刀刃上還殘留了些許先前劉天旺手上傷口處的血跡。
    “好。”劉天旺點了點頭,“給個痛快吧。”
    丁修手起刀落,軍刺直接以最快的速度穿過他的心臟,刃尖從后背刺出時,鮮血順著刀刃上的放血槽流了出來滴在地上。
    “一定要殺他嗎?”宋惜君突然問道:“他好像也是迫于無奈。”
    “必須得殺他。”丁修把軍刺抽了出來,將刀刃上的血跡在劉天旺身上擦拭干凈,“他見過我們,不殺他只會留下后患。”
    “對啊,宋姑娘。”顧北陌附和道:“鎮上的治安隊參與其中,我敢打包票他們絕對是得到了姚建攀的授意,不然不可能膽子這么大。官商勾結,各取所需,‘芳草天’的韋老板拿錢,那個黃隊長對姚建攀也可以有個交代。”
    “這些當官的好黑啊。”沈悠有些咋舌,“治安隊做這樣的事,跟土匪有什么區別?”
    “他們就是土匪,所以我們對土匪也不需要手下留情。” 丁修把軍刺收好,又從車上拿下“炎龍之手”,將它背到背上。
    “老顧,咱倆再去鎮上走一遭?”
    “好啊,月黑殺人夜,風高放火天,今兒個就適合大開殺戒。”見丁修相邀,顧北陌自然義不容辭,他也好久沒動手了,上次在嘉平城中只在倉庫外跟常興社的人干了一架,“宿命”一直躺在車上,正好也拿出來見見血。
    “我也去。”沈悠說道。
    “少兒不宜。”丁修和顧北陌異口同聲地拒絕了她的要求。
    “我們留下來看住車子。”宋惜君拉著沈悠的手,對她勸說起來。
    “行吧,死老顧,有了丁修就不帶我了。”沈悠撇了撇嘴,習慣性地將手插在胸前,一臉氣鼓鼓地模樣。
    “你的迪蜂不適合戰斗啊,它們蟄人了就會死,大晚上的你跟去能干嘛,到時候大家開起槍來,我和丁修哪有工夫照顧你。”
    “那迪蜂適合干嗎?”沈悠朝顧北陌問道。
    “偵查,放哨?反正你最了解蟲子,自己琢磨琢磨。”顧北陌揉了揉她的腦袋,“我走啦,在這要乖。”
    “別把我當小孩子,我已經十五歲了。”沈悠的聲音仍在林中回蕩,但丁修和顧北陌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了。
    鶴棲鎮上。
    “芳草天”商鋪在傍晚時分已經關上了門, 丁修從店鋪后面的窗戶那悄悄地摸了進去,顧北陌則待在外面把風。
    進到里面,丁修找了一圈,只發現一名守夜的伙計。
    “你是什么人……”這名伙計看到身前人影一閃,還沒來得及喊出聲來,脖子就被對方用手給掐住了。
    伙計的臉憋得通紅,在快要發紫的時候,丁修松開了手。
    “沒有我的允許,不要發出聲音,不然我會讓你永遠開不了口。”丁修的語氣冰冷刺骨,讓這名伙計在夜里不寒而栗。
    伙計緩過氣來,一臉驚恐地望著丁修。
    “店里其他人在哪?”丁修問道。
    “在……在旁邊的大院里。”伙計朝右側的方向指去,“大家……晚……晚上都住那。”
    “你們老板住哪?”丁修又問道。
    “也……也在大院,韋老板住后院,我們平常住前院。”
    “好了, 你可以休息了。”丁修問到了自己想了解的信息,接著順手擰斷了這名伙計的脖子。
    他現在看問題不再以簡單的善惡角度出發,而是更多的去思考利弊。今晚“芳草天”的所有人都得死,這是他們逃脫不了的宿命。
    因為從這些人對宋家據點下手的那一刻開始,他們相當于主動地站到了姚建攀的一邊,成了這位高級議員打壓宋家的幫兇。
    既是姚建攀的幫兇,那就是宋家和丁修的敵人。
    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當年老兵張榮社教導丁修這句話的時候,他便深以為然。
    

3分赛车计划精准 求日本黄色片网址 pk10牛牛 汇新智配资 福建十一选五 期货配资济南 兴业配资 恒日升配资 外盘股票配资 配资合法吗 000060股票行情 持有的股票融资融卷是利好了吗 pk10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