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迷失蔚藍 > 第108章、隔壁的房間
    丁修和顧北陌換回了之前出門時穿的衣服,大家經歷了剛才的風波,已經沒了繼續在這里玩下去的興致。
    “那兩個混蛋可真是掃興。”走出海濱浴場的大門,沈悠的肚子里仍有些火氣未消。
    “這個小曹總是個講道理的人,很難得。”顧北陌說道。
    “確實。”大家都紛紛點頭。
    “對了,惜君姐,對不起。”沈悠拍了下腦袋,對宋惜君說道。
    “嗯?怎么了?”宋惜君不明白她為什么突然道歉。
    “我之前說那個小曹總的時候,有句話說得不對。”沈悠的神色頗為尷尬,“我不應該說有錢人都是一丘之貉,因為這樣說的話,把你也包括進去了。”
    “我還以為是什么事呢。”宋惜君笑道:“其實你這句話說得沒錯。”
    “嗯?為什么沒錯?”沈悠有些疑惑。
    “因為這個世界永遠都是存在階層的,就像你說的有錢人和普通人。大家判斷事情的對錯從來就沒有統一的一個依據,而是基于自己的立場去做符合自己利益的選擇。”宋惜君略作思考之后,便將自己的理解說了出來。
    她的話讓丁修陷入了沉思,而顧北陌則是點了點頭,深以為然。
    “屁股決定腦袋,自己坐在什么位置,就會主動往符合那個位置利益的方向去思考。”
    “沒錯,就是老顧說的這個意思。”宋惜君繼續說道:“我在嘉平城的時候,思考問題的出發點永遠都是家族的利益,碧海金沙的小曹總剛才在處理那件事情時,想必也是考慮到海濱浴場的口碑。”
    “我懂了。”丁修終于也想通了其中的道理。
    “咱們別被那兩個家伙影響了心情,要不找個地方吃海鮮吧。”顧北陌提議道。
    “海鮮?”丁修之前從沒聽過這個詞。
    “就是海里的生物。”顧北陌解釋道:“河里的叫河鮮。”
    “好,那就吃海鮮。”丁修以前對吃的不挑,因為在軍營里也沒得挑,基本就是給什么就吃什么。如今離開了軍營,他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對許多新鮮的事物也變得好奇起來。
    宋惜君和沈悠也想嘗嘗海鮮的味道,兩人自然沒有意見。
    四人來到街上,顧北陌走在前面四處張望,想找一家不錯的海鮮館子。
    “這里和沙漠就像兩個世界一樣。”迎著濕潤的海風,丁修看到路邊是一排排高大的棕櫚樹。街上車來人往,人們臉上看不到一點為了生活而掙扎的神色。
    “的確是兩個世界。”宋惜君也感慨道,她望著丁修,目光十分溫柔,“你之前生活的那個環境,每天都需要和死亡打交道;這里的人卻不一樣,他們的生活很平靜也很祥和。”
    宋惜君在來南港的路上一直坐的丁修的車子,兩人一路聊了很多,所以她對丁修過去的生活已經有了一定的了解。
    女孩繼續說道:“這里的人之所以能夠平靜祥和的生活,是因為在邊境線上有許多和你一樣的軍人在守衛著國家的安全。”
    “是嗎?”丁修的臉突然紅了起來,心中莫名地涌現出一種驕傲地情緒。他在軍營里的時候,從沒有人說過類似的話,大家只清楚一個道理,那就是和入侵邊境的敵人戰斗,不死不休。
    “原來殺戮的背后還有這樣的意義。”丁修心里的驕傲在這一刻變成了自豪。
    大家沿著街道走出一段距離,顧北陌停了下來,指著路邊一家海鮮餐館說道:“就這家吧,裝修看著還行,名字也討喜。”
    “鮮客來。”沈悠望著招牌上的字念道。
    “四位里邊請!”海鮮餐館的服務員見丁修等人在門口駐足,立刻露出笑臉迎了上去。
    就在他們走進海鮮餐館的同一時刻,附近的某棟小樓里,一名神色匆匆的男子推門而入,他將剛剛查到的消息帶進了一間辦公室中。
    “杜科長,有新的線索了。”
    “很好,這條線追得我們好苦。”坐在辦公桌前的人是一名年近五十的中年男人,他聽完來者的匯報,臉上露出欣喜地神色。
    “現在要收網嗎?”帶來消息的男子問道。
    “不,再等等。”被稱作“杜科長”的中年男人略作思考便按捺住動手的沖動,“都說狡兔三窟,對方只是準備接頭,背后的人還沒出現。抓些小嘍嘍價值不大,還會打草驚蛇。”
    “明白。”下屬點了點頭。
    “繼續去查探,接頭的雙方都要盯好了。”杜科長又吩咐了一句。
    等下屬離開辦公室之后,他拿起桌上的衛星電話,撥通了直達天闕城的專線。
    ……
    傍晚時分,一輛豪車突然出現在了丁修他們下榻的酒店門口。
    一名年輕男子從車上下來,將手中的車鑰匙丟給旁邊的迎賓人員,“勞駕,幫我泊車。”
    迎賓小哥接住鑰匙,他已經認出了面前這名男子的身份,臉上滿是受寵若驚的神色。
    年輕男子進到酒店里面,徑直走向前臺那里,朝里面的工作人員說道:“我找你們酒店老板肖勁騰。”
    “請您稍等。”前臺的女服務員一眼就認出了對方的身份,立刻恭敬地應道。
    時間剛過了不到三十秒鐘,大堂旁邊的電梯“叮”地響了一聲,一個西裝革履的胖子從里面跑了出來。
    “喲,小曹總,大駕光臨有失遠迎,有失遠迎。”那胖子臉上堆滿了笑容,一路小跑著來到年輕男子的面前,點頭哈腰地恭維道。
    “該減減肥了,肖總。”開著豪車來酒店的男子正是之前出現在碧海金沙海濱浴場的小曹總曹毅,面前畢恭畢敬的胖子就是他剛要找的酒店老板肖勁騰。
    “是,是,多謝小曹總關心。” 肖勁騰知道這是對方的客套話,但心里就是按捺不住激動。
    “我找你有點事。”曹毅說道。
    “小曹總盡管吩咐。” 肖勁騰點了點頭。
    見曹毅沒有繼續開口,他立刻反應過來這里是酒店大堂,不是談話的地方。
    “小曹總,這邊請。” 肖勁騰反應很快,馬上引著曹毅往里面的VIP會客間而去。
    兩人來到VIP會客間,肖勁騰替曹毅倒上茶,自己的屁股只坐了一半在沙發上,一副畢恭畢敬的模樣等著曹毅吩咐。
    “我要借你們酒店的入住名冊找一個人。”曹毅說道。
    “這事好辦。”肖勁騰二話不說就應了下來。
    作為酒店的管理方,肖勁騰原本應當保護入住客人的隱私,但現在開口的人是曹毅,他就管不了什么原則不原則了。
    在肖勁騰看來,以曹家的能量在南港想要查個人簡直易如反掌,曹毅找到自己幫忙,實屬給自己面子,是抬舉自己,怎么能給臉不要臉呢。
    他按了下茶幾旁的服務鈴,門上很快就響起了敲門聲。
    “讓大堂經理馬上把登記的入住名冊拿過來。”肖勁騰朝服務人員吩咐道。
    片刻之后,入住名冊就到了曹毅的面前,他接過名冊,翻看上面入住人員的登記信息。
    “408號房間旁邊有沒有空房?”曹毅翻了幾頁,終于看到了自己要找的那個名字,他抬起頭朝肖勁騰問道。
    “小曹總,您要住我們酒店?”肖勁騰愣了一下。
    “嗯,有空房嗎?”曹毅問道。
    “有,有。”肖勁騰點了點頭,朝候在旁邊的大堂經理吩咐道,“去給小曹總安排一間視野最好的總統套房。”
    “我就要408號旁邊的410房間。”曹毅說著,將登記的名冊遞了過去。
    “啊?”肖勁騰以為自己的耳朵聽錯了,因為按常理來講,海晏集團的小曹總不可能跑來住酒店,更不用說還主動點名要一間普通房間。
    “肖總,410號房間已經有人住了。”大堂經理說道:“不過我可以去協調下,安排客人換房間。”
    “好,我們馬上給小曹總安排。”肖勁騰回過神來,又對曹毅問道:“小曹總您準備什么時候入住?”
    “今天就入住。”曹毅說道。
    “那我們現在就去準備。” 
    “對了……”曹毅想了想又叮囑了一句:“408號房間的住客,她外出或者回來的時候,你記得第一時間通知我。”
    “明白。”曹毅的吩咐讓肖勁騰有些意外,不過他不敢多問,反正曹毅的吩咐他只管去做就對了。
    “多謝。”曹毅說著拍了拍肖勁騰的胳膊,便起身準備離開,“我晚點再過來,等你消息。”
    “小曹總請放心。”曹毅的一句“多謝”讓肖勁騰的心又激動起來。
    等送曹毅上車,他趕緊帶大堂經理去協調房間。
    來到410號房間門外,肖勁騰帶人敲開了門,里面的人一聽是要更換房間便有些不太樂意。
    “這樣,給你們換到總統套房,如何?”肖勁騰溝通無果,只得用上了“殺手锏”。
    住客終于讓出了410號房間,肖勁騰馬上讓人打掃,并按總統套房的規格去布置。
    等安排好了這些,肖勁騰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這才松了口氣。他翻開手里一直拿著的登記名冊,將目錄翻到408號房間的那一頁,仔細地查看起入住者的信息。
    “沈悠?”肖勁騰念出了客人的名字。
3分赛车计划精准 时界门之将军 山东山东十一选五走 腾讯麻将好友房作弊器 北京时时彩 华体即时指数 1分彩app计划 三水广西麻将打牌 nba比分记录 北京PK10单期计 黑龙江彩6十1开奖结果 德州麻将馆 2019cba季前赛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