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最強贅婿 > 610:棺材賀禮
龐飛沒有再繼續追問下去,因為他知道,陸偉若是想說的話,自然會說的,可他若是不想說的話,不管他怎么問,他肯定也都不會說的。
陸偉,變了,再也不是以前那個“嘻嘻哈哈”的快樂大男孩了。
其實,變了的又何嘗是陸偉一個人,龐飛不也變了嘛。
一年前的那件事,造成最大影響的,不是死去的那些人,而是活著的這些人!
他們要背負為死去的兄弟們報仇雪恨的壓力,要背負接受兄弟們離去的噩耗,要接受的東西,太多太多了!
懷著這樣沉重的壓力和重擔,人又怎么可能會不變?
有些東西,過去了就過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剩下的,唯有深深的一聲嘆息!
……
“龐哥,這周末周玉海會在藍宇大酒店舉辦生日宴。”周玉海,便是陳淼寫下的名單中,京都的四大家族之一,也是龐飛要尋找報仇的目標之一。
生日宴?
那他,是該要好好地準備一份大禮了!
而且,這份大禮一定要十分十分地厚重才行!
時間很快到了周末。
藍宇大酒店。
賓客滿座,名流翡翠!
周家老爺子周玉海笑著迎接每一位前來祝賀的人的祝福,禮桌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珍貴物品,有玉雕、金佛、珍珠翡翠等等。
足以見得,周玉海的身份和地位,是不容小覷的!
突然,一道冷喝聲自門口的方向傳來,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和注意力。
周玉海因為距離門口比較近,自然也聽到了吵鬧聲。
原來,是門衛將幾名依著樸素的年輕人攔了下來,在詢問對方的身份等等。
這幾個年輕人,十分面生,周玉海想了好久也沒能想起來對方是誰。
也許,是走錯地方了呢?
周玉海本沒將這件事放在心上,偏在這時,一道黑色的影子自門口的方向飛了進來,速度極快,嚇的門口的賓客一陣哀嚎,四散逃竄。
那黑影在周玉海面前停下,竟是一副漆黑漆黑的棺材!
霎時間,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這……這是什么意思,人家壽宴,你送棺材,這分明是來鬧事的!
周玉海惱怒不已,虎視眈眈地盯著門口的方向,只見門衛竟是已經不知何時倒在了地上,那幾個年輕人正大搖大擺著走進來。
而剛才那口漆黑的棺材,卻是兩個中年男子扔過來的,那二人跟在一眾年輕人身后,頗有幾分霸氣的氣勢。
幾人一路徑直來到周玉海跟前,其身上冷冽的殺氣,真真是讓人望而生畏。
可,周玉海并不認識這些人,自然也不知道他們為何來找自己?
“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在我父親的壽誕上送這樣觸霉頭的東西,活的不耐煩了,看我不好好教訓教訓你們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周玉海的兒子周建平說吧,便提起拳頭朝龐飛的面門上砸了過去。
這小子是個練家子,有幾把刷子,那拳頭被他舞的虎虎生風,頗有幾分霸氣的氣勢。
只是,他那沙包大的拳頭還沒到龐飛跟前,便被一個女人給擒住了。
這個女人,自然便是冷顏!
冷顏只是輕輕一捏,就將對方的拳頭捏住,這令在場的眾人都是一驚。
很明顯,周建平用盡了渾身的力氣打出的一拳,竟被一個女人輕輕一下就給捏住了,足以說明那個女人的厲害之處。
“咔嚓”一下,冷顏捏著對方的手腕向外狠狠一擰,竟是將對方的胳膊給擰斷了。
“啊!”周建平慘叫一聲,臉上冒出豆大的汗珠。
而這一下,更是將圍觀的眾人嚇出了一身的冷汗,卻不知道這群人到底是什么來歷,一來就又是送棺材又是下狠手的?
敢跟周家這么叫板,可真是少見啊!
周玉海見兒子的胳膊被冷顏擰斷,更是惱怒不已。
這群年輕人到底是什么來歷,為何在他的壽宴上又是送棺材又是打傷他周家子孫的,到底意欲何為?
“很簡單,要你的狗命!”龐飛冷冷地說。。
周玉海下意識震了一下,臉上的肌肉跟著跳動起來,眼神中的兇光,卻又是兇惡了幾分。
“我跟幾位無仇無怨,卻不知幾位為何要這樣對我們周家?”周玉海說。
“兩年前的走私案,你們周家也是其中一份子,我說的沒錯吧?”
周玉海愣了一下,卻是沒有作聲。
沒錯,兩年前的那場案子,他周玉海的確參與其中了。但,這件事并沒有幾個人知道,甚至于連兒子周建平都不知道,只能說,眼前這個人,肯定是哪件事情的參與者。
再加上,他最近也是聽聞了一些風聲,說是陳淼他們都被抓了,是因為X戰隊的一名成員,莫非,眼前的這個人,就是抓了陳淼他們,又追蹤到兩年前那件事情上的那個人?
一個連陳淼那些人都敢動的人,絕對有這樣的資本敢對他們周家做出送棺材折斷周家子孫胳膊這樣的事情的!
但,他周玉海能混到今天這個地步,也絕對不是好惹的!
“你就是那個抓了陳淼他們,嚇的鯛哥四處逃竄的家伙?”周玉海冷笑一聲,“我還當是什么樣的人物把京都攪合的這么天翻地覆的呢,卻原來是一群乳臭未干的黃毛小子。陳淼他們好對付,那是因為他們不敢抬大動干戈,但在我這,你們可沒那么容易得逞!”
話音剛落,便有兩個年輕人自周玉海身后走了出來。
這兩個人均是身高一米九左右,長的十分孔武有力,且一看就是練家子。
此二人是周玉海的貼身保鏢,平日里一向跟在周玉海身邊的,今日是因為周玉海的壽宴,以為不會有什么危險,故而讓他們呆在遠處。
若不然,剛才冷顏對周建平下手的時候,此二人肯定會出手阻攔。
“我兒的胳膊,還有我的壽宴,這筆賬,你們兩個找他們給我好好算清楚了!”周玉海震怒,命令那二人一定要將龐飛等人拿下。
那二人應了聲,同時出手。
此二人不管是身形還是手法上都極其的相似,分左右兩邊出擊,且配合默契。
要是底子稍微差一些的,恐怕連三五招都挨不過,但很不湊巧,他們遇上了時峰、冷顏他們,那就是他們的克星了。
徐重和楚之殿根本不用出手,冷顏和時峰就能將那兩個人搞定了!
“咔嚓咔嚓”兩聲,那二人的胳膊均是被折斷了,冷汗瞬間布滿額頭,青筋都爆了起來。
周玉海沒想到他的兩個貼身保鏢在龐飛等人面前竟是這么地脆弱不堪,一時間竟不知該作何反應。
龐飛上前兩步,站在周玉海面前,眼神冰冷,語氣森然,“陳淼他們該死,你們更該死!”
“轟”的一聲,龐飛將一旁的棺材蓋掀掉。
“這副棺材,就是為你量身打造的,進去吧!”話音落,周玉海已然被龐飛抓著丟進了棺材中。
冷顏時峰趕緊將棺材蓋蓋上,徐重和楚之殿徑直用釘子就將棺材給頂上了。
圍觀人群均是驚嚇不已,哪里敢有人上前阻攔。
龐飛冷冷地看著周家眾人,要他們去自首,交代自己的罪行,否則,周玉海將會被活活悶死在棺材中。
周家幾個后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沒有人敢反抗,周建平斷手的教訓,他們可不想經歷一遍。
他們自己撥打了110,等待著警察來抓捕他們。
但其實每個人都心懷鬼胎,想著等警察來了之后,一定要把這些人拿下來!
然,警察根本不相信他們所說的話,反倒讓他們老實交代自己的罪行。
這些,也是龐飛事先安排好的。
先將周家的罪行公布出去,就不怕周家的人再抵賴了。
面對鐵一般的證據,周家人再也沒辦法狡辯,一個個地都被抓了起來。
“周玉海呢?周玉海那老狐貍呢?”為首的警官問。
龐飛往棺材上瞥了一眼,冷冷地說,“在棺材里。”
“啊?”那警官愣了一下,趕緊叫人將棺材打開,只見周玉海因為缺氧,已經暈倒在里面了。
不過這樣也好,這老狐貍向來鬼點子多的很,暈倒了正好方便帶回去!
“把他們都抓回去!”
周家的壽宴,在短短半個小時的時間里,卻演變成了一場喪事。
龐飛拿出那份名單,在周玉海的名字上,畫了一個大大的“X”號。
接下來,還有高家、白家、劉家。
這些參與了當年那場案件的所有人,一個都別想跑!
“咳咳……”龐飛突然捂著胸口,劇烈地咳嗽起來。
時峰趕忙將其扶住,“龐哥,你這是怎么了?”
“沒事!沒事!”龐飛擺擺手,深呼吸幾口氣。
自己的身體,自己最是清楚。
這段日子以來,每天夜不能寐,白天又奔波忙碌,就是鐵打的身子,也會吃不消的。
等這些事情結束了,休息一段時間就好了。
“不行,你現在哪里都不能去了,回酒店休息,必須的!”冷顏不讓他再這么勞累下去,命令他必須回酒店休息!
龐飛哪里能休息得下,不把其他三個家伙干掉,他這心里的石頭,就永遠也落不下去。
3分赛车计划精准 哪个麻将软件可以赢钱 内蒙古快三每期开奖时间 网上说陈思教你赚钱是真的假的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 黑龙江36选7 快三技巧规律走试图 江苏11选5助手 玩福彩3d如何少走弯路 168kai开奖现场直播 德州麻将规则麻 云南时时彩 3171开心鱼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