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迷蹤諜影 > 第五百十四章 一個渣男
    “我就是那個了不起的孟紹原!”

    孟紹原恬不知恥的說出了這句話,然后他微笑著:“你不會開槍的,我相信你,任何人都會沖我開槍,但只有你,不會!”

    真柰子的手在顫抖著:“我會的,我發誓我會的,你是騙子,我厭惡欺騙,我會殺死你,然后我會回到我父親的身邊!”

    “你不會。”在孟紹原的眼里看不到任何的一點畏懼:“如果你想殺死我,現在,應該有一隊的日本憲兵正在這里等著我。可是沒有,你是一個人在這里等我。你是想要弄清楚,我為什么要騙你,為什么要對你說那么多的謊言,是嗎?”

    真柰子情不自禁的點了點頭,可隨即又搖了搖頭。

    孟紹原放下了舉著的雙臂:“有些事情我說謊了,有些事情我并沒有說謊,我和你的祖父,的確是在滬江大學認識的,他也的確讓我好好的照顧你……”

    “你胡說。”真柰子抬高了聲音:“爺爺不會讓你這樣的人來照顧我的!”

    “那么,我是怎么知道你的?我是怎么會有你的照片的?”孟紹原想都不想便脫口而出:“我們的立場不同,但我知道一個祖父對于孫女的疼愛和牽掛。我為了兌現你祖父的諾言,冒著危險找到了你,可我能怎么告訴你呢?對你說我其實是一個中國特工?”

    孟紹原說的是如此的委屈。

    “詭辯”的要領,就是把話從正在討論的話題上轉移。

    孟紹原正是這么做的:“我從來都沒有想要欺騙過你,現在的事實是,你的國家不但侵略了我的國家,屠殺我們的人民,而且還用滿嘴的謊言,來欺騙日本人,欺騙全世界。你不是受害者,我才是,我的國家才是!”

    要讓對方信自己的話,最要緊的就是要讓對方有一種內疚感,最好是負罪感。

    毫無疑問,當親眼目睹了在南京發生的這一切,身為一個日本人的真柰子心里早就充滿了深深的負罪感。

    孟紹原不會給對方任何思考余地的:“在南京發生的慘劇,難道也是我編造出來的?我承認,我的身份是編造的,但這是我的工作需要,我不可能說出我的真實身份,除了這點,我有對不起你的地方嗎?”

    “你第一次來報社,隨即,很多日本人都死了。”

    “那是你的社長給我的情報,他也是一個特務,他告訴了你了嗎?當時中日正在開戰,那些不是普通的日本人,而是即將拿起武器的士兵。戰場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你傳遞給我假的消息,安格斯國際洋行,好望角勇士號!”

    “那是假的消息?安格斯國際洋行的確和我在合作,是嗎?”

    “那么這次呢?這一次你帶我來南京,就是為了利用我,不,利用我父親的身份,來掩護你的行動!”

    “你又錯了,真柰子。”孟紹原語氣凝重:“我是要帶你來看看南京,看看這個曾經美麗無比的繁華城市,被你的國家糟蹋成了什么樣子。換一個角度說,如果這件慘劇發生在日本,發生在東京,你會做和我一樣的事情嗎?你會為了你的國家不顧一切嗎?”

    真柰子的手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

    孟紹原指了指自己的心口:“我很疼,這里,很疼。我知道,你是一個很善良的女孩子,我利用了你嗎?如果你一定要這么認為,我承認。如果要我再來一次,我還是依然會這么做的,不要再死這么多人了,永遠不要!”

    真柰子舉著槍的手終于再也堅持不住,軟軟的垂落。

    她扔掉了槍,忽然捂住臉失聲痛哭,嘴里還不停的說著:“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她很聰明,但卻還是太天真了。

    明明是她有理在先,可是說著說著,怎么反而是她先說出了“對不起”?

    為什么?

    大灰狼和小紅帽的故事,說的是一只大灰狼裝扮成了外婆,然后吃掉了小紅帽。

    故事的結局很好,來了一個獵人,救出了小紅帽。

    可惜的是,這里沒有勇敢的獵人。

    這里只有一只大灰狼:

    孟紹原!

    “沒有關系,沒有關系。”

    孟紹原知道,人在這個時候是最脆弱最無助的。

    同時,也是最想得到安慰的。

    顯然,孟少爺是個“善良的”、特別會給人以安慰的人。

    他很自然的,并且很溫柔的攬住了真柰子,柔聲安慰著她。

    媽呀,這次真的是嚇死你家孟少爺了。

    差點就什么都完蛋了。

    危機還并沒有渡過。

    女人是善變的,尤其是現在,真柰子被自己繞暈了,居然把所有的錯都歸咎于了自己。

    萬一等她琢磨過來,他孟少爺會不會進日本憲兵隊那就很難說了。

    要有冷靜而有邏輯的分析:

    怎么才能讓一個女人不會出賣自己?讓她死心塌地的愛上自己。怎么才能用最短的時間讓一個女人死心塌地的愛上自己?

    只有一個辦法……

    前提是,真柰子之前是很喜歡“流川君”的,再加上現在是她最軟弱的時候,那么這就給孟少爺接下來的行動提供了便利。

    他抬起了真柰子的頭,深情的注視著她。

    梨花帶雨的真柰子,真的非常惹人愛憐。

    輕輕的嘆息一聲,孟紹原用很低沉的聲音說道:“我知道,我是中國人,你是日本人,我們也許永遠都沒有辦法在一起。我承認,我真的欺騙了你。而且我知道,我即將永遠的失去你了,我會想你的,每一天每一夜都會想你的……”

    然后,他緩緩地說道:“曾經有一份真摯的愛情放在我的面前,我卻沒有珍惜……如果非要在這份愛上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

    他慢慢的松開了手……

    真柰子淚流滿面,她被感動了,被這段深情的讓人無法自拔的話感動了,她一把拉住了孟紹原,大聲說道:“不,紹原君,不,求求你,不要走!”

    她整個人都撲到了孟紹原的懷里,死死的抱住了孟紹原,生怕一松手這個男人就會從自己身邊消失一般。

    孟紹原又一次捧起了她的頭,然后深情的吻了下去。

    渣男啊!

    ……

    一個小時后……

    ……

    這一刻,真柰子暫時忘記了所有的煩惱,她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快樂,最幸福的女人。

    這張小小的床,也變得如此的溫馨。

    她在這一刻,從女孩子變成了女人。

    紹原君的女人。

    她真正的長大了。

    至少,真柰子是這么覺得的。

    “紹原君。”真柰子還是緊緊的抱著孟紹原,她的臉紅紅的,她在孟紹原的耳邊低聲說道:“請說實話,除了我,您還有別的女人嗎?沒有關系,我能接受,我只想要聽真話。”

    “沒有。”

    孟紹原臉不紅,心不跳:“我只有你一個。”

    “轟!”外面的天空,忽然響起了一聲炸雷……

    ……

    一直到了快吃晚飯的時候,他們才戀戀不舍起來的。

    “紹原君,我決定了。”穿好衣服的真柰子認真地說道:“從現在開始,我是紹原君的女人了,將來我會嫁給你,做一個稱職的妻子。”

    媽呀。

    別啊。

    我堂堂的軍統科長,大特務,娶一個日本媳婦算是怎么一回事?

    再說了,我要是娶了你,尚倩怡怎么辦?祝燕妮怎么辦?

    尤其是祝燕妮,那會弄死我的啊。

    “我知道,日本對不起中國。”真柰子變得堅定無比:“但現在我是紹原君的女人了,紹原君是中國人,我就是中國人的妻子。我會和紹原君一起的。”

    “你的父親呢?真柰子?”孟紹原特別提醒了一下:“不要忘記,你的父親是特務機關的大佐,那是我的敵人。”

    一絲痛苦從真柰子的眼中閃過,但她只遲疑了一小會:“我說過,我是你的妻子,妻子是一定要幫助丈夫的。過完新年,我就十八歲了,已經是大人了,大人就要做大人應該做的事,我知道,戰爭早晚都會結束,到了那個時候,我會和你,紹原君,一起請求父親接受我們的,哪怕我要跪在他的面前。”

    還不滿十八歲啊。

    “渣男”孟紹原心里居然有了負罪感。

    縱觀整個軍統史,孟紹原臉皮之厚,做人之無恥,心思之腹黑,無出其右者,能夠讓他偶爾產生負罪感,也算是罕見少有的了。

    “真柰子。”負罪感僅僅存在了不到一秒鐘,孟紹原立刻說道:“現在還不到告訴你父親這些事情的時候,我需要你還和你的父親在一起,并且當成今天的事什么都沒有發生過。”

    “不,我要和你在一起。”真柰子看起來有些著急。

    “聽我說,真柰子。”孟紹原特別耐心地說道:“你說過,你是我的女人,將來也會成為我的妻子,對嗎?我需要你的幫助,我未來丈夫的國家更加需要你的幫助。我保證,等到戰爭結束了,我會光明正大的娶你,光明正大的讓你變成我的妻子。”

    真柰子眼里噙滿了淚水,可是,她卻用力的點了點頭。

    既然是丈夫拜托自己的事,那么就算再委屈,也一定要堅持下去。

    孟紹原微笑著,然后緩緩說道:“所以我需要你幫我帶一些東西回上海!”
3分赛车计划精准 日本黄色片长片 最新av女优名字 体彩p5 慧投金融 沪市股票指数 吉华股票 申穆投资 人与马zozo交 福建十一选五 投哪网配资 湖北十一选五 st股票涨跌幅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