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迷蹤諜影 > 第五百十五章 瘋狂女人
    “轟”!

    打雷了。

    田七皺了一下眉頭。

    老輩子人說,雷神爺不會無緣無故打雷的,只有下界的人做了壞事,才會打雷。

    每打一次雷,就會劈死一個壞人。

    也許,雷神爺也想劈死自己?

    “田桑。”

    櫻井公浦來到了他的身邊:“你在看什么?”

    “不在看什么,而是在聽打雷。”田七淡淡說道:“剛才的那一聲雷聲你聽到了嗎?在中國,有這么一個說法,每一次打雷,都會打死一個壞人。我在想,剛才雷神爺是不是想劈死我?結果劈歪了,所以我還好好的活著?”

    櫻井公浦一怔:“怎么,田桑,難道你認為自己是壞人嗎?”

    “我不是壞人嗎?”田七自嘲的笑了笑:“在中國人的眼里,我是漢奸,我叛變了組織,殺害了自己的同志,當然是罪無可赦的壞人。”

    “田桑,你太悲哀了。”櫻井公浦早就把田七當成了自己的朋友:“在中國人的眼里,你是壞人,可是在我們的眼里,你卻是我們的朋友,是頂好頂好的好人。”

    田七笑了。

    “好了,不說這些悲觀的事情了。”櫻井公浦正色說道:“我得到了一個未經證實的消息,孟紹原有可能在南京。”

    “什么?”田七一驚:“孟紹原在南京?”

    “是的。”櫻井公浦點了點頭:“是有可能。這個情報是外務省的機構傳出來的,我想得到證實,但卻沒有辦法,外務省的那批人可一直都在防范著我們。”

    田七的眉頭緊緊皺起。

    孟紹原來南京了?在這樣危險的時候,他來南京做什么?

    “田桑。”櫻井公浦卻認真地說道:“孟紹原這個人,自從他出現后,一直以來都是我們很大的一個敵人。在上海的時候,他為所欲為,呼風喚雨,依仗著公共租界,根本不把我們看在眼里,可他現在在南京,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

    是啊,在南京,情況不一樣了。

    老板,你來南京到底做什么啊,難道不知道這里已經是日本人的地盤了嗎?

    田七淡淡一笑:“我知道了,我曾經是他的部下,而且我也在南京生活了一段時間,沒人比我更了解他了。櫻井君,從現在開始,我會竭力尋找到孟紹原的下落,搶在外務省的那些人之前。”

    “那么,就拜托了!”

    ……

    “夫人,您親自來了嗎?”

    日本外務省南京特務機構臨時負責人歸川正二恭恭敬敬的迎進了赤木彩紗和高木健司。

    一進來,赤木彩紗立刻問道:“為什么沒有能夠抓到孟紹原?”

    “很抱歉,夫人。”歸川正二有些遺憾:“我當時就帶著人去了火車站,可是一直到最后一個人離開,我們也都沒有發現電報里說的一男一女。”

    “情報肯定是正確的。”高木健司在那說道:“軍統的那個人說的非常肯定,我想他是不敢欺騙我們的。”

    “那么,孟紹原是怎么躲過我們的?”赤木彩紗唯一關心的只有這個問題:“他能夠躲在火車上的哪里?他現在又躲在南京什么地方?”

    歸川正二有些無奈:“雖然在火車站撲空了,但我們始終都沒有放棄尋找,只是我們的人手實在太有限,南京又太大了,恐怕短時期內……”

    “歸川君。”赤木彩紗放緩語氣:“我的夫君生前我記得,非常善待自己的部下,是這樣的嗎?”

    “是的,夫人。”歸川正二坦然說道:“赤木大人很關照我們,無論我們有什么事,他都會竭盡所能幫忙的。”

    “現在,他已經死了,就是死在孟紹原的手里。”赤木彩紗緩緩說道:“我身為他的妻子,一定要幫他報仇,但我只是一個女人……”

    “夫人,請千萬不要這么說。”歸川正二急忙說道:“赤木大人對我們的恩情,我們永遠不會忘記,夫人的仇就是我們的仇。但還是那個問題,我們的人手嚴重不足,其實不光是我們,之前在南京我們各個特務機構遭到嚴重破壞,現在都存在這樣的問題。

    比如說陸軍部,國民政府對其嚴加防范,不斷打擊,造成了很大的損失,一直到對支那的戰爭全面爆發,陸軍部在南京的特務機構已經幾乎不復存在,占領南京之后,才剛剛開始正式重組,人員還未大量進入,用人也同樣是捉襟見肘。”

    他說到這里悄悄的觀察了一下赤木彩紗,然后才繼續大著膽子說道:“尤其是現在維新政權正在緊鑼密鼓的籌備中,更加造成人員緊張的局面。不過如果能夠抓到孟紹原,我相信這是所有人都樂意看到的。所以我建議,和陸軍部聯手。”

    “聯手嗎?”

    赤木彩紗仔細想了一下,覺得在目前的情況下似乎是唯一可行的道路。

    高木健司忽然問道:“陸軍部目前在南京的負責人,是不是羽原光一?”

    “是的,高木閣下,你也知道這個人?”

    “當然知道,所以更加不能合作。”

    “為什么?”這一次,就連赤木彩紗都覺得有些好奇。

    “這個人,很不好。”高木健司陰冷地說道:“之前,赤木閣下曾經想招募過他,但被他一口拒絕了。不光如此,在決定任命赤木閣下為上海公共租界警務處長的時候,他還向陸軍部提出過反對意見……”

    “哦,為什么?”赤木彩紗好奇的問道。

    高木健司冷笑一聲:“他說,赤木閣下為人優柔寡斷,雖然表面上堅強,其實性格是偏軟弱的。而且……而且他太愛自己的夫人,也就是您,他認為一個過于顧家的人,是無法掌管好一個機構的。當時如果不是外務省竭力支持,恐怕他的陰謀就得逞了。”

    這一次,即便不用孟紹原利用日特機構之間的矛盾,他們也自己發生了。

    如果赤木彩紗能夠采納歸川正二的意見,和羽原光一進行聯手,那么孟紹原將會再次陷入到一個巨大的危險中。

    很有可能,他將無法離開南京。

    可惜的是,赤木彩紗的丈夫死了,對于丈夫的愛和思念,讓她無法冷靜的思考問題,任何說她丈夫不好的話,都會被她所仇視。

    當高木健司說出了那些往事,赤木彩紗的心里已經對羽原光一無限的鄙視。

    “先夫的敵人,我們是不能用的。”赤木彩紗竭力讓自己保持冷靜:“不是我的心胸狹隘,而是如果赤木閣下在天有靈,他也一樣不會允許的。歸川君,我知道你們都很辛苦,但是現在孟紹原如同喪家之犬,惶惶不可終日,無論他躲在哪里都不會安全的。

    我想要拜托你們,請再努力一些,再多克服一些困難,一定能夠找到他的。我知道你們都很辛苦了,先夫過去善待你們,你們可以看成是報答他的恩情。當然,這些還不夠,所以,我給大家帶來了一些禮物。高木君,請把我給大家準備的東西拿出來。”

    高木健司打開了隨身攜帶的皮箱,里面放滿了鈔票。

    “夫人,這……”

    “這是我的一點心意。”赤木彩紗微笑著:“我變賣在了日本的一切產業,誰能夠抓到或者殺死孟紹原,這些錢,全部都是他的。”

    歸川正二輕輕嘆息了一聲。

    赤木夫人為了報仇,已經完全不顧慮什么了。

    可他知道自己的意見是正確的,如果能夠和陸軍部的那些人聯手,成功的希望會大大增加的。

    但是,他的這個想法剛剛冒出來,赤木彩紗又說道:

    “我不會做出讓先夫不高興的事情,希望你們也不要這么做。你們比我更加清楚,陸軍部和外務省之間存在的矛盾,你們可以假設一下,如果和他們聯手,抓住了孟紹原,他們會搶奪走本該屬于你們的功勞。他們在戰場上占據著主動,政府的那些人一定會偏向他們的。”

    不得不說,這個女人的話還是很有一些鼓動性的。

    本來歸川正二還在那里考慮,是不是趁夫人不知道,卻悄悄的和羽原光一聯絡一下,這樣既能夠抓到孟紹原,也能夠讓自己的工作變得輕松一些。

    然而當赤木彩紗說出了這些話,他的想法也在那悄悄的發生著改變。

    是啊,陸軍部的那些家伙萬一把功勞全部都搶走怎么辦?別的不說,上海、南京之戰結束,陸軍部和海軍部為了誰的功勞更大,還在那里爭執不休。

    “人手不夠,多利用一下支那人。”高木健司合上了箱子:“支那人被我們殺怕了,這個時候我們讓他們合作,他們不會拒絕的。再給他們一點點的甜頭,他們會像狗一樣趴在我們的面前搖尾乞憐。”

    “是的,夫人,高木閣下。”歸川正二不再遲疑:“我會竭盡所能,殺死孟紹原,為赤木閣下報仇的。”

    赤木彩紗滿意的點了點頭。

    夫君啊,你在天上保佑我們,親眼看到我幫你報仇,殺死孟紹原,沒有誰可以阻止到我幫你報仇的決心。

    南京,必然將成為孟紹原的葬身之地!

    當一個女人被仇恨蒙蔽了頭腦,無疑是可怕的,但是,她也總會做出一些常人難以理解的事情出來。

    而赤木彩紗,現在正是陷入了這樣一種極度的瘋狂狀態之中了!

    
3分赛车计划精准 二人麻将可以作弊吗 北京pk10单吊一码计划 11选五助手app下载 足球500万比分直播 幸运飞艇大小平刷计划软件 广东快乐10分预测 赌博输了七十万怎么死 甘肃快3青海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百家欧赔足球指数 读英语赚钱的软件 手机游戏捕鸟达人下载 网页推送的赚钱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