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無極天釜 > 第一章 霓裳
    伊澤城位于伊里古澤邊界,每年深冬,總有許多囚犯被流放至此。

    今年的囚犯似乎格外多,蒼嵐趕到這里的時候,驛站廣場上擠滿了等待受募的人。

    每個囚犯的身上都被烙上了罪印標記,在罪印的加持下,他們不敢逃離伊里古澤半步,否則全身業紋就會被罪業摧毀,所以根本不需要有人看管,罪犯們也能在這里安分守己。

    然而在惡靈橫行的伊里古澤,想要生存下去難如登天,而伊澤城不允許囚犯進入,除非有人愿意收募他們。

    伊澤城當中居住著二十多個土著部落,這里遠離京都,是公法和王權都難以觸及到的地方,也是名副其實的混亂之地,各個部落為了維持自己的實力,會適當收募一些囚犯。

    那些修為高強并且業術精湛的囚犯,會被各大部落爭相收募,絕大多數人則難逃被奴役或遺棄的命運,所謂的流放,無外乎是讓他們憑本事在這里自生自滅罷了。

    蒼嵐在擁擠的人群中穿行,目光不斷掃視著驛場四周的圍墻,各大部落的收募者站在圍墻外,視芻狗般盯著這群囚犯,偶爾有人一旦被選中,便會向募主行大跪之禮以示感恩!

    被選中的囚犯,必須要有一技之長,所以每個人都在不遺余力地展示業術,唯獨蒼嵐是個例外,他默默地走到一處圍墻邊,隔著柵欄向對面的收募者結出了一個奇怪的手印!

    他只有十六歲,原本不會被人注意,因為這個年紀修為太低,沒有哪個部落愿意要他,但對面的收募者看到這個手印之后,突然間目光一震,吩咐手下連忙把他喚了過來!

    “你是什么人?為何會我車犁部族的丁耕訣?”

    募主是個淼境二層的農士,也是車犁部落的四長老,他目光如炬地盯著蒼嵐,眼神中卻充滿疑惑。

    “晚輩蒼嵐,并不會真正的丁耕訣,至于這道手印,是照葫蘆畫瓢罷了。”蒼嵐躬身行禮,語氣中充滿堅定。

    “照葫蘆畫瓢?哼,你好大的口氣!丁耕訣是我車犁部落的絕頂業術,只有歷代酋領和嫡系世子才能修煉,你一個來歷不明的囚犯,沒有業訣的指引怎么能模仿出來?”

    “晚輩的確通曉這門業訣,前輩若有疑惑,只要帶我去見部落首領,一切自會明了!”

    “見酋領?你以為你是誰?”長老沒有出聲,他身旁的一位少年卻忍不住呵斥起來。

    “只有見到了車凌霄前輩,才能解釋我為什么會用丁耕訣。”蒼嵐沉著應對,目光飛瞥了這個少年一眼,對方衣著華麗,身份必然十分高貴,但眉宇間充斥著飛揚跋扈的戾氣。

    “大膽!敢直呼部族酋領的名字,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少年正要出手,被剛才的長老立刻制止下來,他似乎意識到蒼嵐的來歷大有蹊蹺,有必要把他帶回去細加盤問。

    “好了,今天就收募這么多,我們回寨!”長老一聲令下,十幾個家丁立刻動身,把收募而來的囚犯們召集在一起,帶領他們準備回城。

    “小子,先把效忠血誓簽了!”剛才的華服少年走到蒼嵐跟前,遞給他一張血契。

    “恕難從命,我跟其他囚犯不同,不需要簽訂效忠血誓。”蒼嵐語氣錚錚,根本不去接這張血契,因為一旦簽訂了血契,終生就要為對方效命,任由對方隨意驅使。

    “車犁部落肯收募你,你應該感恩戴德才是,居然還敢拒絕?”少年對蒼嵐越來越反感,所有的囚犯在他眼里,跟畜生幾乎沒有區別,從來沒有人敢這么不知好歹。

    “我……的確是想投靠車犁部落,但卻不是被收募,而是收留。”蒼嵐沉聲回應。

    “哼,你算什么東西?一個該死的流放犯而已,車犁部落憑什么收留你?”少年勃然動怒,這么囂張的囚犯他還是第一次遇到,一股無名之火迅速從心頭升起!

    “就憑我會車犁部落的絕頂業術——丁耕訣!”蒼嵐毫不氣餒,既然是來投奔對方,而又不想過度受制于人,那就必須要有自己的底線!

    “丁耕訣……豈是你這種劣徒可以染指的?”少年咬牙切齒,沖向蒼嵐的胸口狠狠抓過來一爪!

    這一爪剛勁而又兇猛,爪影當中隱約閃爍著一只丁字圖案,翠綠色的光芒散發出無比精純的農家業力,業炁強度儼然已達到了平紋六層境界!

    蒼嵐的目光剎那間一沉,對方的這一爪分明也是丁耕訣,所以可以肯定的是,這個少年就是車犁部落的世子,對方的年紀跟他相仿,修為在同齡當中是少有的佼佼者!

    業炁瞬息即至,他沒有去接這一爪,而是用一種巧妙的步法避開了這致命一擊!

    對方頗感意外,在如此近的距離內,能躲開他的業炁的確不可思議,就在他想要再度出手的時候,長老出口制止了他。

    “好了,長峰,有什么事回去再說!”

    “四叔,他不肯遞交血誓,我們何必帶一個來歷不明的囚犯回去?”少年依然不肯罷休,恨不得當場解決了蒼嵐。

    “等見過酋領之后,一切再做定奪!”長老斷然做了決定,他剛才一直仔細觀察,單憑蒼嵐的那種步伐,這個世子就沒有能力殺他。

    一行人于是開始啟程,穿過伊澤城的城門,往車犁部落所在的方位走去。

    伊澤城是整個瑯琊國境內,為數不多的公城之一,這里沒有城主,由二十多個部落聯合統治,其中最強大的五個部族分別是:巨戎、車犁、納司、猶塔、契丹。

    每個部落所在的族寨都有獨立的防御體系,族寨之間連接成片,所以伊澤城形狀極不規則,城墻的強度也各不相同,勢力較小的部落,甚至于支付不起維護城防的日常費用。

    一路行來,蒼嵐把部落分布看得清清楚楚,二十多個族寨全部位于公城邊緣,中央部分是廣闊的農田,真正居住的面積還不到六分之一,所以一眼望去就能遍覽全城。

    車犁部落位于西南夾角,距離城門并不太遠,但穿過漫長的田區,足足用了半個時辰。

    囚犯們入寨之后,就被分配到各處參加勞役,每個人的職業不同,在部落中都能各盡其用,如果能夠得到部族認可,將來或許可以收回血誓,重獲自由之身!

    唯獨蒼嵐一個人,被帶到了賓客大廳,部族中的嫡系和庶系弟子聞訊而至,爭相目睹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沒有遞交血誓而進入族寨的流放犯,迄今為止他是第一個!

    “我就是車凌霄,你真的會用丁耕訣?”一個身材魁健的中年壯漢出現在客廳主座,兩側分坐著六位長老,他們能夠同時到場,足以說明事態之重。

    “是的,不過晚輩是一個酒修,丁耕訣手印只是照葫蘆畫瓢。”蒼嵐躬身回答。

    “丁耕訣是車犁部族的祖傳業術,你怎么會知曉?”車凌霄直截了當,問出了眾人最關心的問題。

    “恕我直言,你們車犁族所傳承的丁耕訣并不完整,而是一個殘本!”

    “你說什么?!”

    “簡直一派胡扯!”

    “荒謬!”

    蒼嵐此言一出,賓客廳六位長老頓時噓聲一片,庭院里的部族弟子們聽到之后更是炸了鍋,質疑和怒罵聲如滔滔江水,恨不得把他淹沒一般。

    “肅靜!繼續聽他說!”車凌霄面色震動,厲聲喝止了眾人的喧鬧。

    蒼嵐于是再次開口:“丁耕訣有上下兩部,也就是內丁和外丁,你們車犁族所傳承的只是外丁,更高深的業術都在內丁當中,但是只有把外丁修煉到大成,才能修煉內丁。”

    “胡說!什么外丁內丁?我們車犁族有上千年歷史,從沒聽說過有兩部祖傳業譜,你休要信口雌黃,在這里蠱惑人心!”四長老忍不住拍案而起,沖著蒼嵐就要動怒。

    “他說的不錯,丁耕訣的確有上下兩部。”車凌霄喟然出聲,眾人的躁動立刻平息,取而代之的是無盡震駭!

    “這……這怎么可能?”長老們不知所措,如此驚人的秘辛,一時間讓他們很難接受。

    “你們都知道,一千年前的戰亂當中,車犁族被分成了兩支,我們本是被遺棄的分支,只不過運氣比較好才存活下來,另一支車犁族精英反而被滅絕了!”車凌霄沉思而語。

    “酋長的意思是說,丁耕訣的下部在另一支手中,我們沒有繼承過來?”

    “不錯,我們既然是被遺棄的,沒有丁耕訣全篇也在情理之中,而且也只有部族精英,才有足夠的天賦修煉更高深的內丁業訣。”

    “可是數百年來,我們竟沒有察覺到丁耕訣是缺了半部嗎?”長老們依然不解。

    “因為在這數百年來,從沒有一個族人將外丁修煉到最高境界,自然也察覺不到內丁的存在了!”車凌霄徐徐而道。

    “那酋長……是如何知道這段秘辛的?”長老們提出了最后的疑問。

    車凌霄把目光轉向蒼嵐,神色凝重地道:“你是霓裳宮弟子?”

    “霓裳宮?!”

    長老們再次面面相覷,他們從未聽說過這個名字,更不知道它為什么跟車犁部落有關。
3分赛车计划精准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直 36选7开奖结果黑 pk10开奖直播 排三100期走势图表 竞彩比分直播即时比分直播 财牛配资 4场进球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号 幸运十一选五预测软件 波克哈尔滨麻将 广东麻将最简单的胡牌 电竞比分直播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