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無極天釜 > 第二章 世姐
    蒼嵐于是輕捋衣袖,在業力的催動下,手背上徐徐浮現出來一只霓裳圖案!

    “果然不錯,就是這個徽記!”車凌霄見到圖案后目光微顫,顯然是受到了巨大震動!

    “酋長,究竟怎么回事?”長老們意識到事情非同尋常,以車凌霄的定力,本不該有什么能讓他如此失態。

    “八年前我去古澤深處尋找靈種,誤入一座鬼巢之中,差一點死在惡靈之手,你們可還記得?”

    “當然記得!酋長為了振興部落,不惜以身涉險,我等不敢輕忘!”

    車凌霄繼續道:“我之所以沒死,是因為有個巫師恰好路過將我救出,而那個巫師的手背上,也有一只這樣的徽記!”

    “啊?”六大長老同時動容,蒼嵐跟那個巫師既然存在淵源,那么他理應受到整個部族的尊重!

    “對方救下我之后,曾坦誠相告我所使用的丁耕訣并不完整,否則對付那群惡靈綽綽有余,當我詢問他為何會知道丁耕訣時,他說霓裳宮恰好收藏有這門業譜!”

    “也就是說,我們依然有機會找到丁耕訣下部?”六大長老欣喜異常,一部完整的傳承業術,關乎著一個部落的興盛衰亡,就算他們天賦不足,但不代表后輩中沒有天才!

    “可惜有關霓裳宮的任何信息,對方并沒有說,而且我身負重傷,無暇在那里逗留太久,有關丁耕訣的下落,從此再無消息。”

    車凌霄說完之后,將目光再次投向蒼嵐。

    “霓裳宮是個隱居世外的教坊,靠謄抄業譜和教習門生為業,但半年前就已解散,晚輩是最后一個弟子。”蒼嵐沉著聲道。

    “那……丁耕訣的下落呢?”六大長老異口同聲,他們并不關心霓裳宮,只在乎自己的祖傳業術能不能找回。

    “丁耕訣全篇業譜就在晚輩身上,不過要想物歸原主,我是有條件的……”蒼嵐說出了真正目的。

    “什么條件?”六大長老目光驟亮,業譜如果真在他身上,那么就算不答應他的條件,也可以強行搶奪!

    “我是戴罪之身,想要投靠到車犁部族,但不是被收募,而且還要一個獨立居住的處所,除了必要的公事,任何人都不得差遣我,也不能干涉我的生活。”

    “這個……”六大長老一時語結,作為一個罪犯來說,提這樣的要求簡直天理難容,但跟車犁部族的祖傳業術相比,也就微不足道了。

    “霓裳宮救過我的命,這份大恩本來就要報答,更何況還有丁耕訣業譜,所以我決定收你為義子,這樣你大可放心地留在車犁部落,沒有人敢把你當囚犯驅使!”

    車凌霄沉默之后,斷然做出了令人瞠目結舌的決定!

    “酋長,這……是不是唐突了些?”六大長老齊聲勸誡,收一個罪犯為義子,這在整個伊澤城都是從未有過的事,傳出去豈不令其他部族恥笑?

    “跟車犁族的崛起相比,這點事算得了什么?”車凌霄直接回絕了長老們的勸諫。

    “多謝義父成全,請受孩兒一拜!”蒼嵐則借風而上,車凌霄肯收他為義子,實在是意料之外的好事,有他給自己做后臺,今后在伊澤城就更有保障了。

    “嗯,現在我正式宣布,蒼嵐是車犁族贅認世子,雖然他是外姓,但享有跟其他世子同樣的地位和待遇,任何人都不得怠慢!”

    “酋長,萬萬不可!他是個十惡不赦的罪犯,怎么能成為您的義子?就算有丁耕訣業譜,大不了把他收為家丁,給他條活路也就罷了,更何況丁耕訣還不知是真是假呢!”

    剛才那個世子連忙沖進客廳,他是大長老的兒子,名字叫車長峰。

    “放肆!擅闖大廳并以下犯上,還不快滾?”車凌霄沒有說話,大長老提前一步站了出來,把車長峰厲聲轟了出去。

    蒼嵐看到車長峰離開之時,向他投來了一道無比惡毒的目光,但卻裝作視若無睹,伸手從頭上摘下來一根發絲,雙手把它遞到了車凌霄面前。

    “這是……?”車凌霄不明所以,目光疑惑地盯著發絲。

    蒼嵐輕笑一聲道:“這是霓裳宮的獨門介質——青絲牘,它的作用跟玉簡一樣。”

    車凌霄驀然一怔:“青絲牘?你是說……丁耕訣的全篇業譜,都記載在這縷發絲當中?”

    “是的!不過這可不是發絲,而是用墨玉煉制的青絲,晚輩一路長途跋涉,身上的財物早就被差役搜刮干凈,只好把它混扎在頭發上,才能僥幸保存下來。”

    “真是不可思議!”車凌霄顧不得內心的驚詫,連忙把神識滲透了進去。

    許久之后,他才緩緩退出神念,目光亢奮地道:“怪不得數百年來,沒有一個族人能將外丁修煉到大成,因為有許多業訣,需要到內丁中尋找注解!”

    “酋長的意思是,我們修煉不到大成,并不是因為天賦不足,而是修煉的方向偏了?”長老們不由得也大喜過望。

    “不錯!有了全篇業訣,我們的實力都會更上一層樓,車犁部落的崛起,也將指日可待!”

    “這真是天助我族,幸甚至哉!”六大長老紛紛向車凌霄揖手相慶。

    “嗯,從現在起,我和幾位長老要閉關一段時日,族內事務暫由祭恭負責,嵐兒,你跟布蒙先熟悉一下族事人脈,然后安排一個住處,今后就把這里當做是你的家!”

    車凌霄當眾做了吩咐之后,帶領六大長老離開賓客大廳,徑直走進了墅院禁地。

    布蒙是個五十多歲的弼修,從姓氏上可以推斷他是庶系族員,另一半血統應該是屬于某個其它部落,蒼嵐正要向他行禮的時候,車長峰搶先一步向他耳語了幾句!

    “嗯,你們幾個世子和嫡系同胞,先相互認識一下,我去去就來。”布蒙像是故意逃避,拋下蒼嵐便走出了院子。

    “我叫長峰!”

    “我叫長林!”

    “我叫長川!”

    “我叫長岳!”

    “我叫長遠!”

    “我叫長途!”

    六個華服少年一字排開,站到了蒼嵐面前,他們都是世子身份,在部落弟子中地位最高。

    緊接著,又有四十多個嫡系弟子相繼走出,報上了自己的名諱,但一個個盯著蒼嵐就像是仇人一樣,根本不承認他的世子身份。

    “你叫……蒼嵐是吧?能不能介紹一下自己,到底犯了什么大罪才被流放到這里?是弒父、殺母?還是欺師、滅祖?”車長峰帶頭起哄,引起眾人一陣大笑。

    “我并沒有犯罪,只是被人誣陷了而已。”蒼嵐淡然回答。

    “哼,隨你怎么狡辯,我們可不想跟一個罪犯稱兄道弟,不要以為有酋長給你撐腰,你就真把自己當成是一家人!”車長峰沉下臉色斥道。

    “諸位不跟我稱兄道弟,我也不會勉強,我投奔到車犁部落只是為了安身立命,無意于跟諸位爭奪任何利益,所以諸位只當我不存在便是。”蒼嵐直接表明了與世無爭的態度。

    “爭奪利益?呸!憑你也配?實話告訴你,要想留下來也可以,我們這些世子和嫡胞總共五十三人,只要能打得過,就讓你留下,否則,立刻給我滾!”車長峰篾聲威脅道。

    蒼嵐面色微沉,目光掃視過這群世子和嫡系弟子,他們清一色的都是農修,論年齡跟他相仿,甚至有些比他還大,修為參差不齊,但最高的就是車長峰,平紋六層境界。

    大多數氏族部落都爭強好勝,但都是一對一的公平決斗,像車長峰這樣以五十多人對一人的做法,完全是不講道義,他這樣做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將來酋長怪罪下來的時候,責任由五十多個嫡系弟子共同承擔。

    “你們是一起上,還是一個一個上?”蒼嵐淡然出聲,全然沒有一絲畏懼,眼前的局面他已認清,如果不出手震懾一番,今后休想在這里過得安穩。

    “哼,真是狂妄!大家都聽到了,這小子讓我們一起上,分明是在藐視車犁,那就讓他去死吧!”車長峰發出一聲冷笑,鼓動眾人向蒼嵐展開圍攻!

    五十多人的陣勢,一出手便是鋪天蓋地,漫天呼嘯的業炁瞬間將他淹沒!

    然而就在業炁席卷而來之際,蒼嵐目光驀沉,一道業訣從掌心驟然浮現,迎向這五十多人的業炁便轟出去一拳!

    這一拳的光芒猶如流火穿空,璀璨的業息竟然勝過了對方,將眾人的業炁一轟而散之后,磅礴的氣勢依然未停,浩浩蕩蕩地繼續向四周席卷!

    這一驚非同小可,所有弟子紛紛催動業炁抵擋,然而更加驚人的是,他們雖然擋住了這一拳的余波,但是拳影掃過之后,他們的軀體都被瞬間麻痹!

    “這是……醉拳?”

    “好強大的業場!”

    “好強大的……麻醉屬性!”

    眾人在震駭中瞠目結舌之際,蒼嵐早已收起拳訣,目光淡冷地道:“現在我可以住下了吧?”

    “你……休想!”車長峰既驚且怒,他很慶幸沒有跟蒼嵐單打獨斗,否則必然會聲名掃地,但同時心中的嫉恨更強了百倍,有這么一個高手留在部落,對他而言是巨大威脅!

    其他世子都有跟他同樣的想法,畢竟部落的繼承人將來只有一個,誰都不愿意留下這么一個禍患,盡管他是一個外姓,但誰都不敢保證將來會不會有什么變故。

    “抄家伙,我們要誓死捍衛車犁族尊嚴!”車長峰一聲令下,眾弟子紛紛掣出各自的業器,鐮、釘、犁、耙五花八門,眼看就要向蒼嵐展開合圍。

    “住手!這么多人打一個,你們不嫌丟人?”

    一個少女從遠處緩緩走來,厲聲喝止了眾人的進攻。

    “世……世姐!”

    弟子們立刻停止攻擊,相繼收回了各自的業器。
3分赛车计划精准 江苏十一选五 北京时时彩 河北排列7号码公告 闻喜配资 河北麻将玩法介绍图片 期货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ios国标麻将 国标麻将能吃吗 sm捆绑美女 球探比分直播即时比分直播 河南福彩网开奖公告 电竞比分直播电竞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