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無極天釜 > 第三章 煉酒
    蒼嵐側轉過身,掃向這個少女一眼,她的修為跟車長峰相當,也是平紋六層!

    “你就是父酋剛剛招收的義子?”少女徑直走到跟前問道。

    “是的。”蒼嵐應聲作答,她竟然是車凌霄的女兒,但身上并沒有其他弟子那種咄咄逼人的戾氣。

    “我叫長今,是族裔中輩分最大的弟子,你叫我世姐就好。”少女誠懇中不失莊肅。

    “世姐,一個死不足惜的流放犯,你跟他這么客氣干嘛?”蒼嵐尚未回答,車長峰搶先一步沖了過來,極力勸說她離蒼嵐遠點。

    “住口!你還嫌丟人不夠嗎?有能耐到業武會上去施展,在部落內部逞強算什么本事?”車長今嬌斥如雷,讓車長峰啞口無言,只能滿腔怒火地杵在原地。

    “都散了吧,你們連一拳都接不住,還想自取其辱嗎?”她再一聲厲喝,目光掃過整個庭院,所有弟子紛紛退散,頃刻間走得一干二凈。

    “走吧,我帶你去找住處。”車長今面色莊正,給人以敬而遠之的氣勢。

    “那就有勞世姐……”蒼嵐正要表示謝意,布蒙帶著兩個囚奴從外面趕了過來。

    他見到蒼嵐后略微一怔,隨后躬身向車長今說道:“這件事交給老奴去辦就好,無需世公主操勞!”

    “你剛才去哪兒了?”車長今質問布蒙,似乎是責備的語氣。

    “老奴……給嵐世子提前收拾了一個院子,并找了兩個囚奴做侍從,作為世子,理應要有這樣的待遇不是?”布蒙諂笑著道,同時向蒼嵐暗暗瞥了一眼。

    “哦?那就盡早安頓下吧,要是再有什么差錯,我要拿你是問!”車長今訓斥他一句,接著向蒼嵐微一頷首,便獨自走出了庭院。

    “嵐世子,請!”布蒙臉上變了數遍,直到車長今的身影已經消失,這才轉過身來面對蒼嵐,但是臉上的表情盡是陰險,根本沒有一絲面對世子該有的尊敬。

    蒼嵐察言觀色,將一切盡收眼底,卻無動于衷地跟著他走向自己的住處,那兩個囚奴則一言不發,默默地跟在身后,偶爾互相使個眼色,像是在交流什么。

    車犁部落的族寨十分龐大,輩分越高的住處越靠近族寨中心,所以蒼嵐住的地方并不太遠,盞茶不到的工夫就到了那個小院。

    小院十分工整,院落內有栽種靈植的痕跡,并打了一口水井接通地下泉脈,這是農家業修的標準布置,以前應該有其它世子在這兒住過,但看來已經空置很久了。

    “嵐世子,這便是你的住處,老奴先行告退!”布蒙把他送到小院,轉身就要離去。

    “等等,這兩個囚奴都帶走吧,我不需要有人服侍。”蒼嵐出聲喝止了他。

    “這可不行,所有世子都要配給弼奴,這是部落的規矩。”布蒙陰笑著回應,隨后又大有深意地對兩個囚奴道:“你們兩個要好好做事,否則的話……抽筋扒皮!”

    囚奴哆嗦著連聲稱喏,蒼嵐則挺了挺身說道:“既然是世子,那么按照族規,我是不是要有月錢?”

    “這個……部落每月的預算都有定數,你的月錢,只能等下月再領了!”布蒙老臉一黑,根本不把蒼嵐這個世子放在眼里,轉身直接離開了小院。

    蒼嵐看著他走遠,目光瞇虛著沉默片刻,才側身對兩個囚奴說道:“你二人步履謹致,形態和舉止如出一轍,就連傳遞暗語的手法也都一樣,應該是修煉的同一種弼術吧?”

    兩個囚奴面色一震,如此驚人的洞察力,簡直是匪夷所思!

    隨后他們卑躬屈膝地回道:“我們師出同一座弼坊,曾一起共事于義州府,因主家犯了大罪而遭受牽連,流放到這里之后又都被車犁族收募。”

    “在義州府當過弼奴?也算是見過世面了,所以你們應該想清楚,誰才是你們真正的主人,如果我被殺了的話,最先被處死的就是你二人!”

    “主……主公何出此言?”兩個囚奴愈加驚慌,言談之間盡顯失措。

    “我這個世子身份,被太多的人所嫉妒,所以車長峰才會授意布蒙將我除掉,但卻又不想承擔責任,于是就找來了你們兩個替死鬼,如此淺顯的道理,你們還不懂嗎?”

    “主……主公恕罪!我們也是被逼無奈!”

    “布蒙的確交代過,車長峰等人會把你打成重傷,讓我二人把你帶回住處,喂你服下這顆療傷藥,但我二人又不是傻子,弼奴之術一眼就能看穿這不是療傷藥,而是毒藥!”

    兩個囚奴跪在蒼嵐面前,手捧一顆丹藥不斷磕頭。

    “哼,如果我被毒死了,責任就都是你們兩個的,但可惜我沒有被他們打成重傷,你們也沒有機會把毒藥送到我嘴里!”蒼嵐掃視了一眼毒藥說道。

    “我們也不知事情有變,本想趁你不注意的時候再下手,但是現在想來,簡直是愚蠢至極,這只是布蒙陷害我們的圈套,他說事成之后會給我們免除血誓,恢復自由之身!”

    蒼嵐:“哼,你們太想收回血誓,所以才會迷失了分寸,作為弼修,如果不能審時度勢,準確跟對真正的主人,最后就只有死路一條!”

    “主……主公開恩,請放我們一條生路!”兩個囚奴把頭都磕出了血。

    “放心,只要我不死,你們暫時就是安全的,不過想要繼續活下去,單憑審時度勢還遠遠不夠,那要看你們對我有多忠誠。”蒼嵐漫不經心地敲打著他們。

    “我阿全!”

    “我阿順!”

    “今后為主公赴湯蹈火,至死不渝!”

    他二人竟然向蒼嵐契定了主仆血誓,蒼嵐本身已是車犁部落的世子,所以這道主仆血誓跟車犁族的效忠血誓并不沖突,阿順和阿全兩個人,算是徹底認清了眼前的局勢。

    “好吧,雖然我不能保證讓你們從車犁族恢復自由,但至少可以不用再承受無謂的責罵和毆打,而且跟著我之后,會讓你們的業力修為提升更快!”蒼嵐緩緩說道。

    “多謝主公大恩!”二人繼續磕頭,對他們來說,目前能保住性命就已是萬幸。

    蒼嵐則繼續道“不過要想生存下去,還要從長計議一番,車犁部落跟其它地方一樣,到處充斥著斗爭,而我們目前是勢力最弱的一方,當務之急是先要站穩腳跟。”

    阿全:“是啊,您現在一貧如洗,不但沒有月錢,更沒有靈田可種,想要吃頓飯都不可能,這可如何是好?”

    阿順:“車犁族的世子,每月都有一筆零花錢,但也只夠維持最基本的生計,不過他們每個人都有一塊靈田,這才是財富收入的主要來源!”

    蒼嵐:“我是酒修,不需要去伺弄靈田,更何況要想從靈田中獲取收益,也絕非一日之功,好在這個小院子還算不錯,我們的第一筆財富,就從這個小院子開始!”

    “小院子?”阿全和阿順面面相覷,不知道蒼嵐此言何意。

    蒼嵐點頭道:“如果我猜得不錯,這小院子的地下,應該有一茬紫晶薯沒有收獲,你們把地翻一遍,看能有多少?”

    “紫晶薯?”阿全和阿順將信將疑,從袖袋中各自掣出一只弼刀,彎腰在地上挖掘起來,作為弼奴,他們幫主人做任何事都能獲得業力修為,做事的效率越高,業力修為越快。

    但二人畢竟不是農修,用弼刀從事勞作顯得尤為笨拙,如今又是深冬,泥土被凍了三尺多厚,他們費了好大一會兒工夫,才翻起一塊巴掌大的地皮。

    這塊地皮被撬開之后,從斷裂的泥層當中,露出來一只清澈透明的紫晶薯!

    阿全和阿順驚噓不已,他們很難想象蒼嵐為什么能判斷出這下面有紫晶薯,因為紫晶薯的藤蔓早就已經枯萎,地面被厚厚的草葉所覆蓋,根本看不出任何紫晶薯的痕跡。

    蒼嵐則看了一眼紫晶薯說道:“可惜個頭太小,成色也很普通,所以并不值錢,不過即使如此,能栽種紫晶薯的人,也是要有相當高的農術造詣才行。”

    “就算再不值錢,把這一院子紫晶薯全挖出來,也能賣上幾百業幣,為什么會被人白白丟棄呢?”阿順倒很識貨,而且了解行情,知道紫晶薯在靈植中是比較上等的物種。

    蒼嵐掃視著小院四周:“這兒的主人在離開之前,紫晶薯應該還沒有成熟,當它們成熟之后,這兒已經無人打理,以這座小院的等級來看,只有世子才有資格進來入住,所以紫晶薯才得以保存到現在。”

    “那我們還等什么?把這些紫晶薯全挖出來,帶到寨坊中賣掉,就有錢買業餐了。”阿全和阿順喜不自勝,揮動弼刀開始賣力地翻地。

    蒼嵐卻搖頭笑道:“這些紫晶薯一個都不能賣,我要用它們煉酒!”

    “煉酒?”二人再次一愣,蒼嵐雖然是個酒修,但煉酒必須要用酒釜,他一個剛到這里的流放犯,身上的財物早就被洗劫一空,哪里有酒釜可以使用?

    “你們只管挖便是!”蒼嵐不再多說,獨自一個人推開房門,走進了堂屋當中。
3分赛车计划精准 股票指数期货名词解释 球探比分egbjy 下载成都麻将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五 合肥麻将 秒速牛牛官网下载 胜平负比分直播500 本期深圳风采开奖时间 北京时时彩 杭州麻将下载 上原亚衣作品 大众麻将烂牌胡牌牌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