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無極天釜 > 第四章 賣酒
    屋子里布滿灰塵,但看上去相當規整,沒有一絲雜亂的痕跡,各種生活用具一應俱全,在寢室的石柜上,還整整齊齊地疊放著一件農家業裝!

    他被這件業裝吸引,走過去將它取下,然后一層層展開,掂在手里仔細端詳起來。

    業裝厚重而又沉樸,衣袖上繡有車犁部落的族徽,領襟上有九顆紐墜,這是世子才能佩戴的裝飾,車長今和車長峰他們,也都是同樣的業裝。

    業裝表面鐫刻著密集的防御秘紋,秘紋的強度和構造一眼就能看出它是精品級別,論價值至少要有十萬業幣,但可惜秘紋已經被毀,這件昂貴的精品業裝也就報廢。

    他用手撫摸著胸口的秘紋斷裂處,腦海中不斷推想是什么力量把這道精品秘紋一擊摧毀,而秘紋斷裂的同時,這件業裝的主人也就迎來了致命一擊!

    “主公,快來看,我們挖到了什么……!”他正盯著秘紋出神之際,阿順和阿全在院子里突然喊道。

    他連忙跑出去,只見兩個人圍在一起,用弼刀牢牢地封住地面,像是在抓捕什么東西。

    “一只空明鼠?”蒼嵐沿著刀縫看去,地底下有個兩尺多深的洞穴,一只空明鼠趴在洞底橫沖直撞,但可惜洞穴四周完全被弼刀散發的業炁所覆蓋,讓它逃無可逃!

    “主公……快抓住它!”阿全和阿順費盡全力困住洞穴,但根本堅持不了太久。

    蒼嵐突然出手,一道業力從掌心貫射出去,業炁直達洞底,空明鼠被掌影掃中之后,瞬間陷入了麻痹狀態!

    阿全和阿順這才如釋重負,氣喘吁吁地收起弼刀,伸手把它從洞底捋了出來。

    空明鼠眨著眼睛,嘴巴不停地吱吱亂叫,但可惜渾身被酒炁麻醉,一絲也動彈不得。

    “哼,貪吃的家伙,它以為這里沒有人來,所以把洞穴挖得淺了,沒想到寒冬把泥層凍得太硬,讓它的遁術無從施展,否則想要抓它可不這么容易!”蒼嵐提著它的尾巴說道。

    “空明鼠的牙齒,是極珍貴的業飾材料,賣掉是不是能換一筆錢?”兩人的確有些見識,作為弼修,見識越多就越能幫上主公大忙,對他們自己也越有利。

    蒼嵐卻搖搖頭道:“這只空明鼠修為尚淺,賣不了幾百業幣,還是先養著吧,說不定以后有用。”

    “養著?”阿全和阿順再次一愣,這是未經馴化的野鼠,怎么可能養得住?

    蒼嵐沒有多說,讓他們繼續翻地,自己則提著空明鼠回到了房間。

    第二天一早,阿全和阿順累得筋疲力盡,小院的地卻只翻了一丈多寬,兩個人躺在地上垂頭喪氣,他們并不怕苦,而是苦于沒有業餐補充體力。

    “好了,你們進屋休息,剩下的交給我!”蒼嵐推開房門,帶著那只活蹦亂跳的空明鼠,滿臉精神抖擻地走了出來。

    二人恍然一愣,僅僅一夜之間,空明鼠竟然已被馴化,而馴化妖獸原本只有煉妖師才能做到,這詭異而離奇的情景,讓他們傾盡所學也不能理解。

    更驚人的是,蒼嵐走到庭院當中,將他們費盡辛苦挖出來的一小堆紫晶薯凌空抓起,在業力的滲透下,紫晶薯光芒璀璨,一縷縷精華如長虹吸水般被萃取出來,接著在靈泉的融合和酵潤中,迅速醇化為一滴滴精純的酒液!

    酒液被業力托浮在掌心上空,深紫色的業息透出濃厚的芳香,隨后只見他用另一只手在地上撫起一把泥土,在靈泉中浸潤過之后,用業力直接將它燒制出了一只酒壇!

    燒制酒壇的手法并不驚人,大多數酒修都能夠自行燒制酒壇,但不用酒釜而憑空煉制酒液,卻是所有人聞所未聞,這如同一個廚修不使用器皿,而直接烹制業餐!

    “主公,你這是……”二人被這一幕驚得瞠目結舌,看著蒼嵐猶如神明一般。

    “在我身上,你們會看到更多匪夷所思的舉動,但無需驚訝,只要認真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蒼嵐把酒液灌入酒壇,并順勢收進了袖袋之中。

    “遵命!不過……主公穿的這件業裝……”他二人注意到蒼嵐把那件農裝穿在了身上。

    “哦?你們知道這件業裝的來歷?”蒼嵐抖著衣襟問道,車犁族的世子都是農修,不可能有酒修業裝,所以他只能穿著這一件,雖然秘紋已經被毀,但至少還有一個袖袋可用。

    “這……這是長昔世子的遺裝,這個小院……原來是長昔世子的住所!”阿順和阿全恍然回道。

    “長昔世子?”蒼嵐眉頭微皺。

    “嗯,長昔世子是酋長的兒子,也是長今公主的兄長,兩年前去伊里古澤尋找靈種,不幸死在了惡靈之手,這件遺裝是他的弼奴帶回來的,酋長當時因為哀痛而噴了一口血!”

    “又是靈種!車犁部落的農本,看來很不樂觀……對了,那個帶回遺裝的弼奴呢?”蒼嵐沉思著問。

    “弼奴因為保護不周,回來后全被殺了!”

    “殺了?”蒼嵐若有所思,目光中像是閃現出一絲疑竇。

    “我去一趟寨坊,順便到處走走,熟悉一下部落環境,你們兩個先去打坐休息。”他吩咐完之后,便獨自一人走出小院,向著部落外圍走去。

    車犁族是本地五大部族之一,部族人口有一萬余眾,嫡系族裔卻不足百分之一,絕大多數都是庶系和收募而來的囚奴,這些人良莠不齊,按照職業和修為被分配在不同領域。

    在整個業靈大陸,最為常見的是九大主流職業,也就是儒、道、佛、工、農、商、兵、法、廚,伊澤城是法外之地,跟內陸交流甚少,業修種類更不完整,難以形成公會組織。

    所以二十多個部落雖然明爭暗斗,卻還是要彼此形成依賴,缺少了任何一方,都會對其它部落造成不便甚至衰落,只不過互相依賴的程度有大有小,部族地位有輕有重罷了。

    酒修原本就不多見,在伊澤城更加稀少,這里的酒都是商隊從內陸城市販運而來,因為路途遙遠再加上匪寇威脅,價格異常昂貴,就算最普通的酒,在這兒也要上千業幣一壇!

    二十多個部落當中,只有猶塔族是主修商系業力,并且擁有唯一的部落商隊,但往返一次內陸城市需要半年之久,運氣不好的話,所有財物在半路上就會被匪寇洗劫一空!

    所以自給自足成了伊澤城千百年來的傳統,每個部落的門口都設有一個寨坊,多余的物品通過寨坊向外出售,各大部落互通有無,無形中更加強了他們之間的依賴關系。

    各大部族的世子、嫡裔、庶裔、家丁,都可以到寨坊出售物品,唯獨囚奴沒有資格,因為他們是被收募的,所有的財產包括性命都不屬于自己,而是由部落所有!

    車犁部落的寨坊很大,但卻并不繁榮,甚至于有些冷清,在這深冬時節,原本就沒有什么靈植成熟,可賣的東西也就不多,而以農修為支柱的車犁族,寨坊里最多的就是靈谷。

    好在寨坊當中有業餐出售,所有部落成員都要在這里購買業餐補充體力,才給寨坊增添了些許人氣,不過前來光顧的人,全都是車犁部落的弟子而已。

    打理寨坊的都是商修,他們依靠運營商務獲取業力,但車犁部落的物產實在太單一,致使這些商系弟子即使有再高的業術,也根本無從施展。

    蒼嵐趕到的時候,寨坊內熙熙攘攘,但只是暫時的假象,因為這是清晨,所有人都要補足體力才能開始一天的忙碌,等吃過業餐之后,他們很快就會人去樓空。

    寨坊所提供的業餐并不美味,甚至于有些難以下咽,但卻是難得的享受時光,每個人捧著一只黃糠餅,或者是一碗糊谷粥,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邊吃邊聊好不愜意。

    但蒼嵐進來之后,似乎打破了這里慣有的氣氛,所有的眼睛都盯著他,喧鬧的聲音也戛然而止,甚至于已經塞進嘴里的食物,也都暫時停止了咀嚼!

    “咦?瞧瞧這是誰來了?酋長大人的義子,好威風的名頭!”

    “哼,明明是個囚犯,卻跟我們平起平坐,真是令人惡心!”

    “他身上穿的業裝,是長昔的遺裝吧?是想代替長昔的地位嗎?”

    “不要以為披了張人皮,就能夠人模狗樣兒地活下去,囚犯始終都是囚犯!”

    “由他披著也罷,作為車犁族世子,總該有一身行頭不是?不過完整的行頭他可不配,那就穿這件破爛吧,從死人身上扒下來的,穿在他身上正合適!”

    “嘿嘿,不錯!憑他也只配穿破爛,以后還叫什么嵐世子,叫爛世子好了!”

    車長峰為首的六個世子輪番嘲諷,引起所有人的一陣哄笑。

    蒼嵐卻毫不理會,若無其事地走到柜臺前,把袖袋中的那只酒壇取了出來。

    “您這是?……”看守柜臺的商徒不敢造次,畢竟這是大庭廣眾之下,車犁部落等級森嚴,世子的地位和身份是任何人都不敢冒犯的。

    “我來賣酒。”蒼嵐淡聲回應,語調雖然不高,但整個大廳內都聽得清清楚楚!
3分赛车计划精准 新疆35选7|网 贵州11选5前三走 cba比赛结果查询 湖北麻将合作打场 浙江快乐彩 杭州麻将有没有地胡 两性情趣用品 sm捆绑 单机打麻将 3d试机号 3d开机号 足球即时指数计算 浙江11选5前三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