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無極天釜 > 第六章 混靈
    “不回答,本身就是一個答案,你根本不相信他是死于惡靈之手,只是苦于沒有證據。”蒼嵐淡然回道。

    “你不要胡亂猜測,車犁族決不允許對自己人互相猜忌。”車長今把目光投向遠處,似乎是逃避著他的追問。

    “但是我可以肯定,摧毀這件業裝的那股力量,是一顆戰丹!”蒼嵐停下了腳步。

    “戰丹?你是說長昔哥哥是被道修重創而死?”車長今的眼神倏然回轉!

    蒼嵐:“不錯!而且當時距離一定十分接近,對方猝然發難,長昔世子沒有任何防備之下慘遭毒手,之后才被惡靈圍攻,死在了古澤深處。”

    “連父酋大人都看不出異樣,你怎么能斷定這些細節?”車長今盯著他問。

    “你的父酋又不是法修,怎么能看出這些蹊蹺?而我則不同,因為我出身于霓裳宮,曾見識過許多法家業術!”蒼嵐回答道,整個伊里古澤都是法外之地,根本沒有法修存在。

    “只是見識過法家業術,就能推測出這些細節嗎?”車長今惑然皺眉,她堅定地以為,施展法家業術必須要有相應的法系業力,一個人不是法修,無論如何也施展不了法家業術。

    “在某種情況下,業術是互通的,就像我可以施展車犁族的丁耕訣一樣。”蒼嵐給了她一個莫測高深而又悖逆常理的回答。

    “長昔世子為了靈種而死于伊里古澤,酋長大人八年前同樣是為了靈種而以身涉險,車犁部落的農本,莫非已經用盡了嗎?”車長今陷入迷惑之際,他再次轉移話題。

    “跟我去一趟農場,你就都知道了。”車長今帶著他繼續前行,向廣闊的田區走去。

    伊澤城綿延四百多里,部落之間參差交錯,車犁族號稱五大部落之一,是主修農系業力的最大勢力,但實際上所有部落都有自己的靈田,只是數量不如車犁族大罷了。

    凜冬時節,整個農場一片蕭瑟,放眼望去幾乎看不到任何生機,這原本就不合常理,因為作為農修,即使是嚴寒時節,也一樣可以憑借農術催化靈植!

    眼前的田區當中,到處都是最低品的麥苗,而且還被草席重重覆蓋,很難見到一絲綠色,高等級的靈蔬和靈果鳳毛麟角,靈藥更是無跡可循!

    “如此單一的靈植種類,怪不得寨坊內只有黃糠餅和糊谷粥這兩種業餐可以出售。”蒼嵐掃視著田區說道,先前他途經農場,只能遠遠地觀看,不知道草席之下覆蓋著什么。

    “情況比你所見的還要糟糕,即使是最低品的五谷,車犁族也很快就會供應不上!”車長今長嘆一息,隨手掀開了一片草席。

    蒼嵐看了一眼麥苗,目光豁然沉了下來:“宮蕾株?”

    “不錯!任何一種靈植,都不能無限繁衍,每一代靈種繁衍了足夠的后代之后,活力就會逐漸喪失,當種力徹底為零的時候,生長出來的幼苗就是宮蕾株!”

    “宮蕾株無異于是一株雜草,很難長出谷穗,即使長出來,谷穗也一定是干癟的,這樣的麥苗早就應該鏟除,為什么會讓它大面積生長?”蒼嵐抬頭看向她道。

    “這便是車犁族的困境所在,我們所有的靈種,都遺失于一千年前的戰亂,僅留下來的少數種子經過數百年的栽植,種力已經喪盡,現在整個農場當中,到處都是宮蕾株!”

    蒼嵐:“一棵靈植成熟之后,再用它的種子做育苗,種力將會逐漸衰退,產量和品質也就逐代下降,專注于農系業力的車犁部落,難道連異種雜育的道理都不懂嗎?”

    “當然懂得!只不過心有余而力不足,車犁部落數百年來,育種能力一直低下,因為我們沒有相關的高等業術,只能持續繁衍同一顆靈種,直到把它的種力消耗殆盡!”

    蒼嵐恍然點頭:“原來如此!農事四大環節的耕耘、栽播、催熟、育種,丁耕訣只擅長耕耘,其它三大環節則無能為力。”

    “其實,伊澤城中從事農系業力的部落共有三個,另外兩個部落分別專注于栽播和育種,但是能力并不高,而且對自己的業術敝帚自珍,對車犁部落也時常懷有敵意。”

    蒼嵐:“每年流放過來的囚犯,也沒有育種高手嗎?”

    車長今搖頭道:“真正的農家高手,絕不會被輕易流放,即使有幾個囚犯精通育種,所用的業術也超不過上品級別,根本改變不了眼前的局面。”

    蒼嵐:“果然是一個死局,除了去伊里古澤尋找靈種之外,再也沒有任何辦法,猶塔部落的那個商隊,去一趟內陸城市要用半年之久,指望他們捎回靈種完全是個妄想。”

    “不錯,靈種脫土后必須及時栽植,半年路程根本來不及,而且內陸的農修高手,也不愿意來這個法外之地安家落戶,購買育苗的想法也行不通。”車長今嘆了聲氣。

    “你帶我來這里的真正目的,真的只是詢問勁陽酒的疑惑嗎?”蒼嵐默然片刻,目光盯向她的雙眸!

    “我……”車長今略微一頓,以懇切的神態回視著他:“霓裳宮既然有車犁部落的丁耕訣,并且以謄抄業術和教習門生為業,那么有沒有育種方面的高等農術?”

    “當然有。”蒼嵐斷然回答,實際上他早就猜到了車長今的意圖。

    “啊?真的?!”車長今難掩振奮,雙肩不由得一顫!

    “不過我不能告訴你。”蒼嵐立刻打消了她的幻想,眼神也隨之轉到一邊。

    “為什么?”車長今退掉矜持,貼到他的面前說道。

    蒼嵐:“因為我是酒修,平時并不關注農家業術,所以并沒有記下那些業訣,而且有些業譜來路不明,你要是冒然修煉,恐怕會有無妄之災!”

    “嘁,故弄玄虛!我看你是囤貨居奇,想要向父酋提更多的要求吧?”車長今并不相信他說的話,眼睛在他的頭頂一陣亂掃,希望能找到青絲牘。

    蒼嵐:“哦?為什么要這么說?”

    “哼,你帶著丁耕訣投靠到車犁部落,分明是有備而來,而且也知道丁耕訣只擅長于耕耘,對栽播、催熟、育苗都無能為力,難道不應該提前準備,帶一些其它業術?”

    蒼嵐悶笑一聲:“世姐心思敏銳,實在令人佩服,不過你不要找了,我頭上真的沒有青絲牘,精品和極品農術倒記了一些在心里,不過不是囤貨居奇,而是為了保命。”

    “精品和極品農術?”車長今驚喜萬分,巴不得立刻從蒼嵐的腦海里找出這些業訣。

    蒼嵐點頭道:“嗯!我不確定車犁族得到丁耕訣之后,會不會將我除掉,所以才準備了這些業術用來保命,如果你們接納我,我就能讓部落變得更強大!”

    “哼,你真是小人之心,我爹既然收你為義子,又怎么會殺你?”車長今厲聲嬌斥,由于距離過近,蒼嵐幾乎能感受到她溫潤的喘息!

    “你又不是流放犯,怎么能感受到生存危機?更何況我并不了解你父酋,他收我為義子純屬意料之外,以后究竟怎么對我還是個未知數呢!”蒼嵐說完后,轉身開始往回走。

    “嗨,你給我回來!先告訴我一道業術也不行嗎?”車長今追著問道。

    “今天不行,我袖袋中的靈谷要盡快處理,你還是改天吧!”蒼嵐略一用力,身法突然向前飄出十丈,把她遠遠地甩在了身后。

    “哼,說話可要算話,否則我天天纏著你!”車長今露出少有的蠻橫姿態。

    “世姐放心,我肯跟你來這里,就已經打算要幫你,畢竟眼前的局勢很明顯,所有世子當中,只有我跟世姐最孤立,我們兩個必須聯手,才能抵擋住其他世子的打壓!”

    蒼嵐漫不經心地留下最后一句話,讓車長今站在原地怔了許久,她看著他漸漸走遠的身影,久久回味這句話的含義,也許這才是他來這里的真正用意!

    回到小院之后,蒼嵐把袖袋中的所有靈谷,全部投放到了那口水井當中!

    阿全和阿順通過打坐,早已解除了渾身疲憊,但是一直沒有食用業餐,體力還是空虛狀態,無法從事任何勞作。

    蒼嵐看到靈谷被泉水浸透,便開始動手燒制酒壇,現成的泥土、現成的水,還有輕車熟路的手法,一只只瓷壇脫穎而出,把整個院子鋪得滿滿當當!

    接著他向水井當中打入一道道業力,雄渾的業訣在井底洶涌澎湃,谷粒和泉水不斷碰撞和相互融合,本是干癟和細若游絲的谷紋,漸漸地變得飽脹和充實起來!

    與此同時,他的體內像是有一團光暈隱隱放出,光暈的形狀宛如一只巨大的酒釜,酒釜當中,則是一門無比深奧的業訣在循環運轉,將所有谷粒和靈泉全部罩在其中!

    整個過程足足持續了大半個時辰,磅礴的靈元不斷從井底當中被抽取出來,在業訣的催動下向谷粒中混融,直到每一顆谷粒都變得飽滿而又充實,谷紋漸漸進變成了上品級別!

    把一顆平凡的凡品谷粒,憑空晉升到上品級別,這曠古絕今的神妙手法,不是親眼所見絕不會有人相信,但卻恰恰是個事實,而這點石成金般的酒家業術,就叫做混靈訣!
3分赛车计划精准 河南麻将怎么才是胡 福建十一选五 53皇冠比分 成都麻将游戏软件下载 竞彩竞彩比分直播 斯诺克即时比分直播 宁夏11选5走势图 我要下载大众麻将 山东11选5遗漏 90比分网 大透乐是什么时候开奖 辉煌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