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本港島電影人 > 第一百八十一章 什么最重要?
    PS:求推薦票!求月票!

    路邊的街景慢慢倒退,華燈初上,港島褪去了白日里的繁忙,開始了繁殖。

    “我要,你在我身旁。

    我要,你為我梳妝。

    這夜的風兒吹,

    吹的心癢癢……咻咻咻咻……”

    吳孝祖坐在靠在后排,吹著旖旎的口哨,嘴角泛著笑種種一切,顯露出他的心情確實不錯。

    前座的蘇黎耀、羅東二人皆默默不說話。

    “個個不講話,一定有問題。”蔣志強翻著白眼疑惑。

    他現在坐在賊船,既上不去,又下不了。

    問題是吳孝祖這撲街做事非要把握十足才會告訴他,其余時間全靠猜。

    心累!

    蔣志強無奈,干脆閉眼,來個眼不見心不煩。但是……他心癢癢啊!

    身心都有一種興奮的顫抖。

    搞事情是會上癮的!

    吳孝祖滿足了他對于搞事情的所有定義。

    將計就計、渾水摸魚、以退為進、釜底抽薪……似乎每一次吳孝祖總要搞出一兩次事情來。

    但同時他也明白,娛樂圈不是慈善機構。

    爭名奪利,這四個字很形象。

    爭!奪!

    已經很露骨的詮釋出娛樂圈的勾勾絆絆。

    《最佳拍檔》大火,那是踩著嘉禾和邵氏上位。《英雄本色》大賣,既要平衡內部利益,又要面對外界虎視眈眈。

    一個電影和電影人的崛起,離不開這些彎彎道道。哪怕是王天霖家的胖兒子王京,一樣躲不過圈子里的爾虞我詐。

    這個圈子就是這樣——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實際,前一世也一樣。每一部電影上映,都是一部現實版的“宮心計”。某些大佬甚至買其他事件的熱搜阻擋一些電影和明星上位。

    這個圈子太現實了!

    每一朵白蓮花身下都有無數骯臟的淤泥供養。清水只能出芙蓉,出不來白蓮花。

    莫名的,蔣二少現在有點明白吳孝祖那句“食得咸魚抵得渴”的內含了。

    “公平?”蔣二喃喃自言。

    “嗯?”

    “公平?”

    “嗯。”

    蔣志強看著雙眼明亮的吳孝祖,忍不住搖搖頭,欲言又止伸了伸手指,終究搖頭苦笑,“你這是在玩火啊!”

    “蔣生,如果有人告訴你,他電影站著就能把錢賺……”

    “不可能。”

    “不可能嗎?”

    “絕不可能!”

    “我也覺得不可能——所以,我就常說,這世界哪能什么好事都降臨在你頭上?你覺得站著重要還是賺錢重要?”

    “實際上……如果能站著賺錢也挺好。”

    “不,我問你站著重要還是賺錢重要!”

    “……賺錢重要。”

    “這才對啊!”

    吳孝祖手拍大腿,大笑道,“我也覺得賺錢重要!”與此同時汽車停靠在蘭桂坊酒吧。

    “我沒弄明白……你什么意思?”蔣二瞪著眼珠,混混沌沌,不明不白。

    “公平和賺錢都重要!”

    吳孝祖理所當然的推開門,頭也不回走進面前名為“V13”的酒吧,重重的門都無法掩蓋里面舞池DJ的喧囂震動。

    “你們明白阿祖這話什么意思嗎?”

    蔣二糾結不已的看向蘇黎耀和羅東。

    “蔣…蔣生,大佬說公公公……公平和賺…賺錢一樣重要。”蘇黎耀連忙回答。

    羅東點頭吐了個煙圈。

    “丟—”

    蔣二少翻了個白眼,問這兩人等于白問。

    “你們不進嗎?”

    “祖哥講我這張臉太顯眼。”羅東酷酷道。

    “我一會要開車。”蘇黎耀理所當然道。

    得!還是白問!

    ……

    酒吧內,DJ打著碟,小小舞池內鬼佬和年輕女孩扭動著身姿盡興揮灑著荷爾蒙。

    “今晚ladies Night,你不會喊我來泡妞吧?”望著舞池內新鮮的貨色,蔣二少蠢蠢欲動。

    吳孝祖瞥了一眼無數妖艷賤貨,小腰個個扭成了小馬達,盡情享受歡樂時光。

    “我約了項十三和陳大少、馮公子。”吳孝祖唐突張口。

    蔣志強瞬間收起紈绔做派,目光緊盯上吳孝祖,“你想拉他們入場?”

    講完,眉頭緊鎖,自己先否決,“不對。他們在春節檔這種時候,沒必要因為一部《古惑仔》做出這種不明智的決定。”

    “如果不是因為《古惑仔》呢?”

    “院線?”

    蔣志強猛然睜大眼。見到吳孝祖微不可見的點點頭。心臟都忍不住狂跳起來。一瞬間,他腦子里閃過無數的想法。

    “我們要付出多大代價?”

    蔣志強壓住心內的激昂情緒,目光篤定看向吳孝祖。

    做任何一門生意,雙方互相之間必然是有各自所需的東西,而且價值相等,付出與回報達成默契,才這叫生意。

    “或者說,他們想要我們付出什么!”蔣志強看著走近的三張熟悉面露,再次強調。

    “可能是讓我們做錐子吧。”吳孝祖笑著回答。

    錐處囊中?

    蔣志強搖搖頭,深吸一口氣,“出頭椽兒先朽爛!”

    呃,這句話出自《金瓶梅詞話》,顯然,蔣二少讀書讀得很雜。

    “你覺得幾成勝率?”蔣志強目光爍爍看著吳孝祖。

    “原本有五成,現在嘛……”吳孝祖先展開左手手掌,右手又豎起一根食指,“現在六成了!”

    “怎么又加了一成?”蔣志強疑問。

    “他們遲到了,加一成!”吳孝祖認真道。

    “你這勝負賠率也太隨便了吧?舞池里的這群女孩都沒你這賠率隨便。”蔣志強失笑打趣,然后同吳孝祖起身一起迎了上去。

    ……

    翌日,威禾電影公司,辦公室。

    “我-草-你-大-爺!吳孝祖——”

    大鼻子程老板赤紅著臉,一把踹翻面前的茶幾,整個人好似一只憤怒的公牛,狂躁不安,辦公室內一片狼藉。

    門外的職員都忍不住的縮了縮脖子,他們還是第一次聽到龍哥如此暴躁痛罵一個人。

    他平日里傲氣歸傲氣,除了在片場,待人還算夠義氣。真不知道這一次這個“吳孝祖”怎么惹到自家老板了。

    “阿龍,消消氣——”

    陳子強連忙安慰怒火中燒的程龍。

    “龍哥,要不要我們出面教訓一下那個撲街!”

    立在一旁的盧慧光和幾名其他成家班的兄弟都紛紛開口。

    “千萬不要……”陳子強連忙阻止。目光瞥向地上散落的報紙,也一陣無奈。

    也怪不得程龍發脾氣,這個……吳孝祖,簡直無恥到了極點!泥人都有三分火氣,何況練武出身的程龍?
3分赛车计划精准 干干干什么赚钱最 决战刹马镇赚钱了吗 转发文章赚钱作弊方法 微信赚钱不用手机号 手游至尊传世能赚钱吗 赚钱软件 2018 高价回答问题赚钱 帮学生回答问题赚钱 2017哪个游戏赚钱 开摄影器材赚钱吗 散户有多少是赚钱的 腾讯视频推广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