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本港島電影人 > 第一百八十四章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PS:求推薦票!求月票!

    威禾電影公司,辦公室。

    “……”

    蔣二少換了換疊著的腿,挪挪屁股,朝著對面十幾個魁梧精悍的壯漢扯了扯嘴角,試圖緩解尷尬而危險的氣氛。

    眼前一幕,讓他想起當年他和父親蔣祖怡去買片,十幾個意大利黑手黨也是這么“圍觀”他們的。

    “呵呵呵……”蔣二少瞧著眾人,尬笑。

    空氣凝結,無比安靜。

    “呵呵呵呵呵呵……”蔣二少繼續尬笑。

    盧慧光歪了歪脖子,手上一下一下的敲著鐵棍。旁邊十幾個成家班的武師都拎著武器,眼神肆無忌憚、好像看獵物一樣的盯著蔣志強。

    “吳孝祖啊,吳孝祖。我蔣志強這輩子欠你的吧。”蔣二少面上繼續尬笑,牙齒之后自言自語嘀咕。

    …

    與此同時,辦公室套間內。

    長發大北鼻房事龍,目光擇噬般的盯著面前穩成狗的吳孝祖,臉色不斷變幻,一時間不知道對方到底什么打算。

    沒點底氣,照理說也不能穩成這樣吧。

    “呲溜——”

    吳導演面無懼色,大馬金刀的疊著腿靠在真皮沙發上,手上端著茶杯,愜意吸了一口淡金色的茶水。

    別說,泰迪龍這個暴發戶茶葉還真不錯。不知道一會兒走的時候得不得捎一點回去。

    窗戶邊,白色西褲搭配襯衣馬甲,文質彬彬騷里騷氣的陳子強捏著蘭花指,撥動著窗臺上擺放的一盆色澤艷麗的紫色富貴菊。

    雙眸細細看著花,耳朵卻旁聽著吳孝祖的話。

    “港島電影進入80年代,真正能被成為電影巨星的,恐怕就只有程龍大哥了。”

    吳孝祖笑容燦爛的對著程龍和陳子強兩人道,“程龍大哥不管從聲望、地位還是對民眾的影響力上,在娛樂圈中都首屈一指。”

    “小弟這次做事確實不講究……”吳孝祖嘆氣自責,“我也沒想到事情竟然發展到這種地步——”

    “吳導演,今天過來不會就是為了飲茶吧?”

    陳子強背對著沙發,彎腰輕嗅菊花,打斷說道,“大家都是圈里人,有什么話不如直說好了……”

    “既然如此,我就快人快語了。”吳孝祖收斂起笑容,面色嚴肅的盯上程龍。

    “大哥,《古惑仔》被罵也好,《龍兄虎弟》被罵也好……”

    吳孝祖很自動的就把《龍兄虎弟》挨罵的鍋甩了出去,“歸根到底都是港島電影分級制度的不完善。”

    “電影分級”四個字一出口,陳子強忍不住的依依東望,回首探究。

    依依東望,望的是人心。

    “自從《古惑仔》引發年輕人爭相模仿開始,我自己也在反思,也在內疚。為此,我親自寫了文章給《明報》來罵我自己——”

    咯噔!

    陳子強與程龍齊刷刷的瞪大雙眼,不可思議的看著面前悲天憫人的吳孝祖。

    晶瑩剔透的眼圈讓兩人對視一眼,皆看出對方眼中的震驚。

    突然間,程龍心中篤定,看來——

    此事必有蹊蹺!

    “我這個人吧,矮騾子出身。沒什么文化,也不懂什么大道理……”

    吳孝祖自嘲的頓了頓,眼神真摯的對著兩人一笑,繼續,“說實在的,我拍攝《古惑仔》確實也是為了賺錢。原本并沒有想太多。”

    “話又說回來了,咱們起早貪黑,風里來雨里去,甚至冒著生命危險拍電影,不也就是為了賺一點錢嗎?說實在的,我也是小時候窮怕了——”

    小時候窮怕了這句話讓程龍面色柔和了不少。

    “但是,當我看到一個個年輕人因為我的電影,卻走上歧途的時候,我后悔了。”

    吳孝祖看向程龍的眼睛,“大哥,我說我害怕了,你相信嗎?”

    程龍自然還不知道后世本山大叔的小品,不然此刻心情一句話就能總結到位——

    木頭樁子似的,兩眼直勾勾的盯著我,偏要給我朗誦詩歌……

    啊!

    程龍,阿祖給你道歉,來到你門前,請你睜開眼,看我多可憐。

    今天的你我,還能否重復昨天的故事,我這張舊船票還能否把你這文盲忽悠上我的破船!

    看著吳孝祖那雙膽顫又誠懇,完全需要他人肯定的眼神,程龍習慣性的點點頭。

    “我害怕那些年輕人和我一樣,也成為一個個古惑仔,成為一個個矮騾子。人吶,你走錯一步,一輩子就毀了。沒有人會瞧得起你……”

    說到這,吳孝祖拍拍自己的胸膛,悲哀自嘲的搖搖頭,“我?就算是獲得了國外的大獎,街里鄰居一樣指著我的后脊梁骨罵我是矮騾子。

    我怕,我怕這些年輕人也會受到這種待遇。我從沒想過我的電影會給無數年輕人帶來如此惡劣的影響。所以——”

    吳孝祖咬咬牙,羞愧的不敢去看程龍,“大哥,我人言甚微,所以我才不得不劍走偏鋒,把你拉下水!如果你要怪我,不就打我幾下吧,我……我……”

    吳孝祖嘴唇顫抖,作勢起身鞠躬——

    “吳……阿祖!”

    程龍一個健步走過來,扶助吳孝祖,一臉欣慰的看著吳孝祖,大哥范十足的拍了拍吳孝祖的肩膀,“好兄弟,我明白你的良苦用心,你做的沒有錯!”

    “我做的真的沒錯嗎?”吳孝祖問。

    “你做的沒錯!”程龍點頭。

    “大哥,我還是覺得我做錯了——”吳孝祖作勢還是要鞠躬道歉。

    “阿祖,你還是太年輕啊!不該這樣心急的!”

    程龍扶著吳孝祖的胳膊,語重心長道,“電影圈水太渾,你這樣橫沖直撞太容易得罪人了!別說你,我自己都被那些文化學者和文藝影評人罵了多少回了!”

    看著一副負荊請罪放低姿態的吳孝祖,程龍忍不住看了一眼身旁的經理人陳子強。

    “阿祖,你說你自己寫文章罵自己?”陳子強突然開口問。

    “恩!”

    吳孝祖很自然的把身旁的牛皮紙袋遞給陳子強,娓娓解釋,“這里邊全都是我投稿給《明報》的回執和稿費票據單。我想查先生可以為我作證——”

    金鏞的名字對陳子強和程龍來說,果然好用。

    看著一張張票據,陳子強茶色墨鏡后邊的眼睛審視的上下打量吳孝祖。望其眼神內充滿內疚與真摯,態度誠懇。

    在他身上停留幾秒鐘,這才沖著程龍微微頷首。

    “這么說你是為了能夠讓更多人注意到這件事情的影響,這才把阿龍拉下水?”

    “龍哥……名氣大。而且在港島民眾心中一直是光輝偉岸的形象,正義感十足。我想,如果他進來,會讓這個事情更受到媒體和民眾的關注。

    這樣一來,電影分級制度也能早日確定下來……憑借著龍哥的名氣,對于推動電影分級也有著很大的影響。

    況且……”

    吳孝祖望了眼挺胸收腹提臀的程龍,繼續戴高帽,“我想龍哥對于這種有利于港島電影發展的事情也有著自己的責任感。我相信程龍大哥的為人!”

    吳孝祖抿嘴堅定的沖著程龍點頭。

    “阿祖你安心好了,你這件事確實對整個電影圈都是有利的事情。我義不容辭!”程龍拍著胸口應承下來。

    程龍這個人,女色方面不提。江湖義氣還是有一些。

    年輕時候,程龍對這種戴高帽的做法免疫力為-250!這一輩子不知道腦子翻了多少回抽,打破了多少二次元壁壘!

    面子果實龍叔,豈是浪得虛名?關于他好面子的事情估計能從九龍講到大嶼山!

    至于陳子強為何沒有加以阻攔,那就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無外乎兩個字——利益

    …

    車水馬龍,人來人往。

    “他答應了?”

    蔣志強小腿快倒兩步,追上大長腿吳孝祖,一臉不可思議。

    “蔣生,有的人跪久了,他就想要站起來。他和你我不一樣。人家兜里不缺錢!”吳孝祖笑著摔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話,只留下蔣志強細細琢磨。
3分赛车计划精准 pk10牛牛 山东群英会最新开奖两码遗漏 分销没钱怎么赚钱吗 腾讯欢乐棋牌 陕西十一选五推荐号 微信购彩 丰禾棋牌怎么进不去了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牛 福彩3d开奖直播、 第二十四章 卖新样品喜赚钱 山东11选5全双遗漏 江西多乐彩11选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