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本港島電影人 > 第三百四十一章 江湖多俠客,我只做恩客
    PS:求推薦票,求月票!

    茶香四溢。

    陽光斑斑點點灑進屋子,爐上的水汽氤氳,竹椅分列兩排,幾人愜意倚在竹椅上。

    吳孝祖呷了一口茶,目光爍爍望著面前親切祥和的大導演。

    “《笑傲江湖》雖沒有明確歷史,但實際也明確了歷史。整部戲,映射出雜耍般政治的江湖戲。

    金鏞先生用筆告訴我們,武功再高,高不過權謀算計;江湖再遠,遠不出廟堂高墻。”胡金銓笑言。

    “我和胡導都準備把《笑傲江湖》放在明朝歷史之中,可以延伸出更多的變化。”徐尅對吳孝祖解釋了一下。

    “廟堂、江湖本就合二為一。”吳孝祖點頭。

    “明史方面,我略有涉及。”

    胡金銓悉悉索索的從牛皮紙袋中掏出一沓一沓的撰寫的密密麻麻地草紙分給幾人,“這些都是我多年對于明史的些許研究。既然確定了把故事放在明史的洪流之中,那么,我們也要尊重史實。

    明朝的服裝、習俗、武器、禮儀、朝堂之爭、政治傾軋本就互相聯系。要想真正拍攝出一部寧靜致遠又快意恩仇的江湖,首先就要保證細節上的精益求精。”

    講到這,胡導演話語很誠懇,不無遺憾的搖頭唏噓,“當初拍攝《龍門客棧》人力、資金都不允許,很多東西并不如意,無法做到盡善盡美。現在想想,倒是對觀眾有愧……”

    “胡導千萬不要這樣講,《龍門客棧》已經是華語武俠片經典了。”

    吳孝祖急忙開口:“你給我們這些后輩們不但趟出一條屬于華語的電影類型。而且在電影語言上也進行了擴寬。《龍門客棧》是我本人最喜歡的武俠電影。

    “沒錯,當年初窺《大醉俠》、《龍門客棧》、《俠女》這些電影,真的是驚為天人。”徐尅也笑著道,旁邊的程曉東也一臉小迷弟的模樣。

    徐尅對于胡金銓很喜愛。

    要不然也不會請他出山,執導這樣一部武俠電影。

    胡金銓的大氣磅礴的胡式風格不知迷倒多少武俠迷。胡金銓可以說是后世武俠電影避不開的一座大山。

    所有武俠電影或多或少都有他的影子。直到后世一個作家高舉硬派武俠出現,暫且不論是不是開宗立派。但兩人實際上都不會武術……這倒是真的。

    吳孝祖對武俠電影也很喜歡。

    《笑傲江湖》這部戲本就是一個成熟的IP,經過胡金銓的手,絕對會成就經典。

    這點吳孝祖毫不懷疑。

    但,

    經典值錢嗎?賣座才值錢!

    胡金銓、徐尅、吳孝祖三人分坐著三張竹椅,恰巧歪歪斜斜的形成三角形。徐尅旁邊坐著程曉東,施楠生則進進出出,沒過多干涉打擾。

    盡管徐尅能夠結識胡金銓實際上是得益于施楠生的功勞。但此刻卻只顯出徐尅,絕不搶戲。拉著王祖莧去客廳談天。

    外界都謠傳她是個精明干練的女強人,但她卻更懂得藏拙。真正做到了內秀于心,藏拙其外。

    你說這個女人聰不聰明?

    “這部戲不好拍啊,如果按照胡導的講述,沒有兩三千萬,還真的下不來。”吳孝祖輕輕吹了吹茶水,瞇瞇笑。

    “所以找來你——能者多勞嘛。”徐尅笑著拿出雪茄盒分散雪茄給幾人。

    “能人?”吳孝祖轉了轉雪茄,放在鼻尖處輕輕嗅,不置可否。

    “很久之前,我就與金庸促膝長談,想要拍攝《笑傲江湖》。他也允許我開拍他的這部作品。可惜,這部戲投資巨大,并沒有人愿意投資給我。”

    胡金銓手里突然拿著火機湊到吳孝祖面前,面露微笑,看著對方,自嘲道:“這一次徐尅講讓我拍攝這部戲,我心中技癢難耐也就沒再推辭。這段時間,我和徐尅談了很多《笑傲江湖》的事宜,他同我講要想把這部電影成型,必須找吳導演你來幫忙拉投資……”

    胡金銓目光明澈直視吳孝祖,這位大導演目光真摯,面露懇求,伸手去幫吳孝祖點雪茄。

    這讓吳孝祖嚇了一跳,連忙去拿火機,卻沒想到胡金銓卻固執的非要給吳孝祖點煙,“沒關系,我給李黑點了不知道多少年煙。我托個大叫你一聲阿祖。阿祖,我確實很想拍攝這部電影,你能不能幫幫忙?”

    “胡叔叔,你折煞我了!”

    吳孝祖只好硬著頭皮讓胡金銓給自己點上雪茄,哭笑不得道:“徐尅邀我過來,我實際上就已經決定幫忙了。本身《笑傲江湖》也是我很喜歡的題材。這件事我肯定會竭盡全力去幫忙運作。”

    抿了抿嘴,吳孝祖看向幸災樂禍的徐尅,無奈道:“有冇詳細的拍攝計劃書和分鏡頭稿本?我親自去找投資商來洽談投資的事情。”

    說到這,吳導演咬咬牙,一副凝重表情,義正言辭的道:“我們華語電影要想發展,需要我們共同努力。”真摯看著胡金銓,“胡叔叔,你放心。于公于私,這件事我都沒道理推辭。”

    胡金銓面露欣慰。

    “不過——”

    吳孝祖欲言又止。

    “點樣?講話講一半,不是你的性格吧?”徐尅追問。

    “這件事我空口無憑,恐怕不太好讓片商取信……”吳孝祖一臉為難,“除非……”

    “除非你參與到這部戲之中?”徐尅吧嗒口雪茄,目光閃爍的盯著吳孝祖,眼底閃過芥蒂。

    “參與影片制作?”

    吳孝祖全然一副苦惱姿態,堅決拒絕,“這個肯定不行。不是說我不愿意,只是我真的沒時間。我新戲剛拍攝完成,馬上就要后期。然后下部戲也在籌備當中……哪里有空閑參與另一部戲。你也知道,我這個人習慣專心致志,心思都只能放在一部戲上……更沒心思參與了。”

    “????”

    徐尅看著拒絕干脆的吳孝祖,不禁心生暗責,他剛剛還擔心吳孝祖想要插手這部電影呢!這部戲是他的電影工作室今年乃至明年最重要的項目,哪怕因為投資,他也不想讓吳孝祖涉足其中,如果真的那樣,他不如硬著頭皮就親自登門去尋找投資了。

    可是現在看來,吳導演全然沒有這樣心思,反倒是自己思想齷齪,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看著面色變化的徐尅,吳孝祖瞇瞇笑。

    這部《笑傲江湖》他感興趣的并不是電影制作。

    他才沒有為徐尅擦屁股的想法。正如當初他立足未穩的時候,不愿意插手邱立濤新戲一樣。

    兩個風格各異,且對電影追求不同的人硬生生湊到一起,要么不歡而散,要么人仰馬翻。

    胡金銓是個電影大師,但絕對不是一個好的商業導演。

    哪怕當年他也有《龍門客棧》這種年度票房大賣的作品,但依舊無法掩蓋他電影屬于賠本賺吆喝的事實。這些年,武俠片萎靡不振,武俠片要想翻身,胡金銓這種藝術大導演實際上并不頂用。

    相比而言,徐尅顯然更了解市場。

    徐尅是一個能夠在自己電影風格與市場之間做權衡利弊,然后可以低頭妥協的導演。

    可……

    吳孝祖看著儒雅內斂卻對藝術堅決的胡金銓導演,這位導演值得欽佩,但絕對不是現階段對自己而言最好的合作者。

    這部戲徐尅與胡金銓兩人矛盾實際上在最開始就已經昭然若見。這對電影認知的問題,調節不了。

    他真正在意的是《笑傲江湖》大IP和胡金銓《龍門客棧》,還有他身上的武俠電影的技藝。

    胡金銓、徐尅談的是俠客,吳孝祖則要做的就是雁過拔毛的霸王女票……過客。

    “不如你掛個……”徐尅張了張嘴。

    吳孝祖如今名聲不在他之下,甚至國外都小有名氣。他總不能給吳孝祖掛個副導演的職稱吧?哪怕這部戲的導演是胡金銓。

    監制也不行!權力太大!這部戲是電影工作室全心打造的主推新戲。吳孝祖掛上監制,像什么話?

    “我攝像、打光都還不錯,不如這樣吧。我掛個藝術顧問的頭銜吧?”

    吳孝祖隨口提示,然后又連忙裝模作樣再次強調,“先說好,我不見得有時間在劇組。”

    藝術顧問是一個很神奇的職務。粗看沒名沒利,但有些時候,他什么都能插手。吳孝祖也要預防胡金銓與徐尅飛分道揚鑣,到時候……自己可能就是請進來評理的恩客了。

    “好!”

    徐尅、胡金銓全都點頭同意。

    “那就這么說定了!”

    徐尅生怕吳孝祖反悔,急忙敲定,“不如,你再掛上發行人的頭銜吧。反正這部電影既然是外來投資,不如就在新寶上映……”

    徐尅也打自己的算盤。這部戲不是金公主的投資,他自然需要利益最大化。

    新寶院線的分成如今港島最高,他自然追求最大利益。

    發行人聽著高大上,但實際上發行都是具體公司負責。

    胡金銓因為這部戲得到吳孝祖承諾拉來投資,嘴唇忍不住洋溢出小孩般的笑容。

    在當年港島四大導演之中,胡金銓是唯一一位得名不得利的導演。本身產量低,然后拍片還極其慢,一部戲拍攝個兩三年純屬正常。這種情況下呆呆啦啦的投入,哪家公司能忍受得住?

    但,這就是胡金銓!

    拍攝電影,為了太陽光正好對上僧人頭部,等了半個月的陽光的電影人。他的片有著港島電影難得一見的氣派和胸懷。電影很純粹,卻很不港片。

    這是一位知識分子型的藝術家。可惜,港島如今這個時代對藝術家很不友好!

    但卻讓人心生敬意。

    吳孝祖如今想要實驗自己的新手法和思路,都要努力費勁的去坑錢。

    這次幫他們去拋頭顱……咳咳,幫他們去牽線搭橋,怎么都算施恩了。

    對吳孝祖這種人來說。施恩,當然要圖報!不是不求報,時候還未到!
3分赛车计划精准 如何看待自己未来三年赚钱能力 什么网站是传图片赚钱的 现在中药材赚钱吗 老公赚钱老婆花铃声 m4r 网上卖什么高端东西能赚钱 博士期间能赚钱吗 赚钱是一门科学 ios 赚钱脚本 买卖保健品能赚钱吗 女人现在做什么稳定赚钱 开特色餐厅能赚钱吗 大话西游手游时间服怎么倒钱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