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本港島電影人 > 第四百九十章 封帝、講師及金錢至上
    PS:求推薦票,求月票!

    哥哥、發哥和梁小扣三人翹著腿,面露微笑,旁邊的吳孝祖能感受到發哥和梁小扣兩人是真放松,至于哥哥……眼神里都藏不住的期盼。

    畢竟是哥哥迄今為止離金像獎影帝最近的一次,上一次獲得提名還是五年前,《烈火青春》的提名。但那個提名,金像獎就是為了蹭哥哥的名氣。

    自從第五屆、第六屆開始,龍叔、吳雨森、吳孝祖等主流電影人崛起。至此,讓原本小眾人的金像獎開始從小眾范圍走向了大眾商業,在港島影迷和圈內有了巨大的影響力。

    對吳孝祖來說,金像獎的目的從來不是單純的榮譽,而是獎杯背后的外埠發行市場上帶來的可觀收入。

    金錢才是他迫不及待想要成立導演會的主要原因。

    此時的金像獎,各大公司還沒有真正意識到它的價值。所以,吳孝祖需要‘接手’金像獎,擴大他的‘商業’價值。

    自嗨獎是港島電影人的一種自留地,但吳孝祖從來沒想過給港片培養后繼者。

    華語電影的未來肯定在內地,港片遺老遺少的遺愿肯定無法實現。

    現在他需要掌控港圈的話語權,讓金像獎的影響力擴展到全亞洲或者全世界的獨立制作公司之中,市場的認可,才可以讓獎項更加高光。

    后世,法語片落寞成什么樣,但誰能否認戛納電影節的影響力??

    如果可以把金像獎從地區性獎項推到國際A類,哪怕是得罪一些本港的藝術人士,也無所謂!

    相信幾大公司也都希望看到這種局面,甚至可以提前引入大陸演員入港獲提名。

    電影到底是什么?

    吳孝祖瞇瞇笑,他心中比誰都清楚這個答案。

    這三人,只要發哥不是因為《龍虎風云》獲獎,他都有利可圖。

    《龍虎風云》這部電影里,高秋這個人物的塑造很豐滿,吳孝祖也不得不承認,這部電影是林嶺棟對演員調教的最高光表現。

    可惜了,咋就沒獲得最佳導演呢,╮(╯▽╰)╭……

    “獲得第七屆港島電影金像獎最佳男演員獎的是——”楚源看了眼信封,朝著鏡頭一展示,大聲道,“張國栄《嫌疑人》!!!”“啊!!!!!”

    “哇!!!”

    現場守候許久的哥哥影迷和歌迷先是一愣,繼而爆發出呼嘯般的狂躁尖叫,熱浪好似瞬間能掀開頂棚一般。

    “哇哦!”

    梁小扣跳腳的轉身一把抱住哥哥,使勁搖晃他的身子,旁邊的發哥也一起抱住兩人,興奮不已。

    哥哥被摟在當中,靦腆的只知道笑,抿著嘴,可愛極了。

    與此同時,大熒幕上也播放張國栄飾演的石神的畫面。

    “我的行為就是我的承諾,人都會去承諾,但并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踐行自己的承諾,如此說來,我是幸運的,我的獻身就是我對人生的紀念!”

    “遇到一個人,你對現實生活的感受就全部改變了,感傷像空氣一樣包裹著你,這時候,她就是你的命,你也不會選擇逃避。這,應該就叫做命運吧?”

    臺下許多人再看著哥哥塑造的石神,也不禁都齊齊奉上最真摯的掌聲。

    《嫌疑人》無疑是一部難以復刻的大師之作,不單單因為吳孝祖的創作,還因為主演張國栄賦予了石神這個人物靈魂。

    人間四月芳菲盡,世上再無張國栄!

    后世,哥哥在四月和大家開了一個玩笑,今生,四月的金像獎,哥哥用嘔心瀝血的表演為自己贏得了這座含金量最足的影帝。

    前生,8次入圍多次金像獎,僅僅在第十屆上憑借《阿飛正傳》獲得一次影帝,但偏偏那次哥哥卻沒機會來現場領獎……

    最慘的是每次都要被金馬獎組委會當做招攬人氣的吉祥物給哄過去,另一個吉祥物劉德樺最后苦盡甘來好歹還拿了金馬獎,哥哥就真的太慘了……一生,金馬獎5次提名,全部落空。。。

    這一世,憑借著《嫌疑人》中對石神的精彩表演,一角封帝!

    發帝、梁帝全都心服口服!至于說其他人……真的不夠打。

    他們都能明白一個演員遇到這樣一個角色的那種幸運。再真的能夠把這個角色演繹出來,就更是一種莫大的成就。

    “桃花依舊笑春風,世間唯獨張國栄!”

    吳孝祖笑看著王祖莧激動的抱著哥哥尖叫,忍不住也奉上一句感嘆。

    掌聲連綿不斷,許多好友都站起身,足見哥哥的人緣。

    梅姑搞怪的彎腰伸手,好似要攙扶他登基。

    眾人大笑。

    “謝謝!”哥哥轉身朝著觀眾欠身,迎接的是呼嘯的歡呼聲和掌聲。

    走上舞臺,眼角都笑出魚尾紋。

    “真的好開心今天能夠拿到金像獎最佳男主角這個獎杯~!”哥哥激動的親了一下金像獎那個土丑土丑的雙頭怪,他的確十分激動,正是偶像朝著實力派演員的過渡階段,這個獎杯是對他最大的肯定。

    “我真的真的特別感謝阿祖能夠把石神這個角色交給我。這個角色是我迄今為止感到全身心都疲憊的角色,我用了幾個月時間去把自己打碎,融入石神。學他走路、言行、吃飯、說話,最后,我才真正的感受到石神的心境。

    吳導教會我許多我以前從未想過和學習過的知識,他告訴了我一個演員要尊重你的職業,一個演員要走進角色內心……”

    張國栄的話讓臺下的陳舒芬忍不住眼圈轉淚,沒有人比她更清楚哥哥為了這個角色付出了多少心血。演完這個角色,更是休息了好幾個月才在心理醫生的幫助下從角色脫離出來。

    活該你受到這么多人喜歡!

    影帝被張國栄摘下,影后桂冠被肖芳芳獲得,最后一個大獎就是分量最重的最佳影片大獎。

    吳思源攙著張徹在眾人的掌聲中走上臺。

    兩位重量級嘉賓,吳思源是如今港片北上的第一人,也是致力于合拍片的影壇大佬,張徹就更不用說了,在之前,有華人電影院的地方,應該就放映過張徹導演的電影了。

    “今天我和徹叔一起來頒發最佳影片。這屆佳片不斷,出現許多優秀的作品。”吳思源笑著道,“徹叔,你最看好哪一部?”

    “最近影片?”

    張徹導演一身灰色格紋西裝,不知道是不是從李黑子那里借來的茶色墨鏡,一口爛牙,留著一撮鉤狀的短髪,咧著嘴,笑著道,“可惜我的《獨臂刀》沒有入選~”

    “哈哈……”

    臺下眾人大笑,張導的粵語說起來卻一嘴的國語口音。姜大偉、狄瓏、吳雨森、午瑪、李修莧、陳觀泰等人都熱情給‘契爺’捧場,唯有另一邊的劉家良表情冷漠。

    張徹導演是個‘憤青’,當年拍攝電影的時候就曾一直想著與荷里活爭高下。這輩子寫稿子罵過兩個人。一個是李黑子,另一個是劉家良。

    他剛出道的時候天天報紙上與李黑子這個半個前輩對罵,一罵就罵了好幾年。

    最初,李瀚翔曾推薦過張徹,后來又把張徹讓鄒汶懷推薦的劇本《一毫錢》給摔在桌子上拍屁股走了,留下一句:這算狗屁劇本?!

    然后兩人就開始了相愛相殺的序幕。

    張徹那時候也沒戲拍,左思右想,吃啥喲……不是是干嘛呢?

    咳咳,罵李黑子吧!

    至此,他開始了自己筆耕不輟的寫作生涯,每天都對李瀚翔口誅筆伐、無情抨擊,人送外號‘小黑粉’,幾乎變成了一個詩人,產生了不少好句子傳頌至今,比如“李瀚翔是一代霸才,然而虧在太有算計,好比一個錦衣銀甲的霸王,腰間卻露出半截算盤……艷俗!”

    你看看人家罵的,這文學素養?

    這件事也開啟了李黑子的文學生涯!美工出身的他,也開始往那家晚報投稿了……后來還是鄒汶懷平息的雙方戰火。

    李瀚翔在《三十年細說從頭》里借太太之口暗諷張徹:“難怪人家要在報上寫你不會穿衣服了,我寧愿你穿得跟他一樣的老阿飛似的……”

    老阿飛說的就是張徹。

    李導演面黑口更黑,十足的大嘴巴,什么兩位大明星在道具間的轎子里茍合啦,女演員們打架時撈陰掐股啦,什么掐女演員大腿內側媚穴……什么都敢說,他要是寫網絡小說,早就404了!李瀚翔罵過很多人,他的溫柔只留給了‘半空少爺’——小胡,小胡就是胡金詮……O(∩_∩)O!

    話題收回來,張徹與李瀚翔兩個人算是相愛相殺,這時候更是早沒了廝殺,互相關系也很融洽,但真正令他心寒的還是劉家良……

    娛樂圈的故事總是一個圈,后世劉家良去世,張徹的愛徒爾小寶給扶的靈……總之圈里的事情,說不清。

    “呵呵,這次最佳影片提名一共八部分別是:《秋天的童話》、《雙雄》、《嫌疑人》、《最后勝利》、《天菩薩》、《倩女幽魂》、《書劍恩仇錄》、《龍虎風云》,競爭已經很激烈了,徹叔你的電影再來估計就放不下了。”

    吳思源笑著圓了一句,又問,“這里邊真的沒有您中意的電影嗎?”

    “我都很中意啊。”

    爛牙一張,老頭狡猾的笑,“思源導演,你這么問,你肯定是有中意的了,不如你講一講,我看看和信封里的對不對的上……”說著,老頭就偷摸的打開信封。

    電視機前的李瀚翔撇嘴,罵了一句‘天蓬元帥’。

    “獲得第七屆港島電影金像獎最佳影片獎……《嫌疑人》!”

    兩人說笑了幾句,也直接掀開了答案。

    雖然許多人對結果都心里有數,但當《嫌疑人》的名字真的被念出來的這一刻,許多人還是感到震撼。

    算上這個獎項,本屆《嫌疑人》拿下了8項大獎!

    這還沒算《雙雄》的最佳剪輯、最佳動作設計和《恐懼斗室》的最佳女配角。

    當吳孝祖與張國栄一起舉起最佳影片的獎杯的這一刻,許多人真的感受到了吳孝祖給電影圈帶來的震動。

    這張照片也成為了翌日許多報紙的頭條照片。

    …

    金像獎結束,各個互相交好的電影人也都湊在一起。

    “阿祖——”

    吳孝祖摟著王祖莧,準備回家盤她,卻被吳思源給叫住了。

    “這位是演藝學院的鄭基嗯教授和查理教授。”

    吳思源笑著把身旁一個華人和鬼佬分別介紹給吳孝祖,“兩位都對阿祖你的電影風格和表演指導非常佩服。”

    “吳先生,我想代表院方邀請您來校給學生講幾堂課……”

    鬼佬粵語說的很溜,“希望您給學生們分享一下您在電影創作這條路上的心路歷程!”

    “老師???”王祖莧抱著金像獎獎杯,瞪圓眼睛看著吳孝祖。

    往日的古惑仔進校園給大學生講演??

    平日里兩人只在床上扮演過,沒想到吳老師真的要夢想成真了!

    “咳咳……冇問題,有時間的話我肯定會來。”吳孝祖干凈利落的應下。前世他就有講課經驗,對于這種邀請并不抵觸反感,莫名還有點躍躍欲試。

    穿道受液解扣,他吳孝祖本就是導演隊伍中隱藏的老濕!

    這個邀請當然不是文盲王仙仙說的老師,只不過就是一個演講嘉賓講師而已。不過,不管如何,吳孝祖都沒有拒絕的理由。

    他還想著把公司藝人送到這里來學習呢,現在看來應該不會太難。

    ——

    一零二四火車頭公司,燈火通明。

    會議室內,吳孝祖靠著沙發,聽著眾人的匯報。

    金像獎大有斬獲,自然而然要把獎杯轉化為利益。

    “市場公關部這邊會增加關于金像獎獲獎在東南亞地區的宣傳力度。”江嘉華說著看了眼發行部經理張家振,“從而使得發行市場可以借金像獎的東風在吹一波!”

    “發行部這邊已經嘗試著搭建,寰宇國際在東南亞的發行網絡也在建設。可以試一試!”張家振看了眼林曉明,互相對視一眼,發行上就看兩人的能力了。

    “市場調查也要跟上。”

    吳孝祖指了指余偉國,“總之,要精確制導。各個地區的市場目標確定好,這次我們要嘗試刺激一下錄像帶市場。然后加快其他公司錄像帶版權的收購!”

    當初吳孝祖想要拿下幾家公司的錄像帶版權,進展還算順利。

    總之,一場金像獎的盛宴對于1024火車頭來說,不單單是榮譽,更是錄像帶市場上一次饕鬄嘗試!
3分赛车计划精准 去他妈的加班开个玩笑赚钱要紧 广西11选5分布走势图 悠洋棋牌游戏大厅 建设银行卡怎么赚钱到支付宝 北京pc28开奖官方网站 516棋牌游戏完整版 网约车白天赚钱还是晚上赚钱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最正规的棋牌游戏平台 预测出组三技巧 快乐扑克3奖金 天津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