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本港島電影人 > 第六百一十八章 北平電影學院與《大眾電影》
    PS:求推薦票,求月票!

    海淀區西土城路4號,北平電影學院。

    最初,78年恢復招生后,這邊因為歷史遺留問題。除了表演系放在了后來小西天的地方,其他各系,都扔在了朱辛莊那邊散養。

    那邊是真荒。

    旁邊就是玉米地。

    那時候,一到晚上老師們就都騎著自行車回城了,朱辛莊就成了學生們的天下。或許正是因為被逐出城區的朱辛莊自成一體,保持著與城市的距離,才讓一群特殊的叛逆者在這里驕傲地孕育出了“78級”這個神一樣的一屆。

    1986年春,表演系首先遷至新建成的現校址。

    蘇俄式的簡單拱門,兩扇鐵門敞開著,上邊還掛著“歡迎新生”的條幅,旁邊豎著‘北平電影學院’的校名。

    寒酸也簡陋,學生老師也都不多,撐死了在校師生全加起來也就三百多四百人。哪怕到了后世,在校師生的人數也不如一個普通院校,基本都是小班教學。

    如今電影學院明星并沒有后世那樣繁多,反倒是導演、編劇和攝影等系倒是名聲遐邇。

    “來啦來啦她來了,她坐著三蹦子來了!”

    幾個面嫩的小子推著二八大杠往校門跑,全身充斥著土包子氣息。

    躲進傳達室。

    挎斗摩托車突突突的開過來,穿著連衣裙的大美女從挎斗邁下來。

    身材優美,肌膚如雪,蜜桃翹臀飽滿挺拔,腰肢纖細,前凸后翹,散著的頭發上架著墨鏡,絕美的鵝蛋俏臉上掛著淺淺的梨渦,除去翹臀外,最引人矚目的就是那雙顧盼生情的水眸。

    身旁騎著摩托穿著皮夾克的哥們使勁轟了幾下油門,牛逼的不得了,拉下墨鏡,八十年代搖滾范的甩了甩披肩發,“改明去十大嗨,帶你去和那幫清華的茬琴!”

    自從兩年前老崔在工體┗|`O′|┛嗷~~一嗓子唱出了《一無所有》,內地徹底進入了搖滾時代,這年頭,能比搖滾青年牛B的不多,頂多詩人們能比一比。

    這時候的人是真的熱愛文學和搖滾。

    這時候的搖滾什么特碼的和平與愛,這時候就是一個字燥!

    美女腰肢柔軟,笑著一抹身,典型的北平大颯蜜!

    這時候,一位穿著牛仔褲,梳著兩個大辮子的女孩抱著書走過。

    “臥槽~88屆兩大校花呀!”

    大辮子女孩不施粉黛,大大的杏眸真的是迷死了人,單純而又溫柔,花開正好,俊俏而又白凈。

    驚艷!

    干凈!

    而又氣質出眾,典型的大美女!

    “蔣雯酈——”

    “許卿~”

    “你周末也出去……”

    “沒有沒有,我去新華書店買本書……”

    “你也太好學了……”

    許卿黛眉微皺,嘟嘴,“我就不喜歡表演……表演太難了。”

    蔣雯酈眨了眨眼睛,看著眼前厭學的“學渣”。

    許卿當然不是學渣,恰恰相反,她是妥妥的學霸,考大學那年,她被國際關系學院德語系和北京電影學院同時錄取。當然,前者離不開家庭熏陶。

    父母都是軍人,父親相傳是賀老總的警衛出身,母親是總政歌舞團舞蹈隊隊長,外婆姨夫姨媽都是外交官,絕對是外交大院與總政大院里的公主,要不然后世也不會圈內一路順風了。

    可惜……如今她在表演班則是徹徹底底的吊車尾,這一點后世看表演就知道了……所幸長得是真漂亮又足夠性感,有蜜桃臀已經足夠了,要啥演技……

    實際上這時候電影學院表演系,大多數都是知識分子家庭出身。很多人以為宮酈是農民家庭,實際上并不是……

    旁邊的蔣雯酈也是知識分子家庭,父親是工程師,母親也是國家干部,從小就在少年宮練體操和舞蹈,后世老傳她是自來水女工出身……

    拉倒吧,人家就是分配到自來水廠工作,當時是干部編制的廠花!

    比錦鯉村花可出身好多了。

    那時候自來水廠可不是后世的廠子,想一想,90年代都經常停水呢……這樣單位多牛B要就不用說了吧?

    “表演還挺容易入……”蔣雯酈小聲道。

    這是真正的天賦加身又足夠勤奮的表演人才,只不過后世并不顯而已。過兩年一出道在《霸王別姬》中演的“豆子媽”,短短幾分鐘的戲,那個眼神喲喲……不行,一想都容易爆炸!

    什么叫似笑非笑笑中帶淚?

    什么叫戳到骨子里的媚態?

    作賤自己,卑微中掙扎,真的是……

    “我可能準備退學!”許卿很作的甩了下包,灑脫而又漂亮。

    蔣雯酈張著櫻桃小口,滿眼錯愕。

    退學??

    這種事情簡直太離經叛道了!

    這在80年代絕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別說明目張膽說出來了!

    “你你你……”

    “這是什么?”許卿沒有太當一回事,拿過蔣雯酈胸前的書,是一本《大眾電影》。

    封面是港島導演吳孝祖,封底是著名演員潘虹。

    “這是吳孝祖啊?這么帥????”

    封面的吳孝祖正是《旺角卡門》中的造型,這部電影盡管沒有傳到內地,但是吳孝祖隨著“戛納”之后,許多民眾可能還不清楚,但她們這些半個從業者還是知道大名的……

    這本月刊雜志習慣每個月用不同的港臺明星或者國外明星做封面或封底。瑪麗蓮夢露、蘇菲瑪索、周閏發,前幾期利秘書還上了封底呢。

    “這個就是《嫌疑人》的導演?這么年輕這么帥?”

    許卿驚訝的捧著雜志,全然沒注意到旁邊被搶走雜志的蔣雯酈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對方緊盯著月刊,生怕被許卿奪走。

    吳孝祖的電影之前在內地并不流通,哪怕是電影學院,也沒有當做內參片觀看,畢竟……格調不是太夠。

    但是隨著亞太影展、金馬獎、南特三大洲電影節嶄露頭角,他的片子也被注意到了,當戛納電影節奪魁之后,吳導演的幾部電影也被當做了內參片看。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嫌疑人》、《雙雄》都有錄像帶。他的在電影學院內部褒貶不一,不過學生們很愛看,吳雨森、徐尅、許安華的電影在電影學院和中戲也都有資源。

    相比起市面,他們有很大的優勢,港片對她們并不陌生。

    “前兩天老劉不是還放《生死有命富貴在天》給我們看的嘛?還說這部電影創新了電影鏡頭的結構,屬于明珠蒙塵,不遜色給《嫌疑人》!如果不是時運不濟,獲獎也沒問題!后者是理論的實踐,前者則是對電影鏡頭語言的探索……”

    許卿好奇的道,“這期的電影人物上說他正在內地拍攝武俠電影?”

    “國內外影訊上有新片拍攝動向,說是在西北拍攝,宮酈、林清霞是女主角,梁鎵輝、陳道茗是男演員!”

    蔣雯酈接茬補充,“之前我聽老劉說對方有可能來我們電影學院……”

    他們說的老劉就是表演系的主任劉詩兵。

    許卿笑著道:“不會是選演員吧?”

    “喂你們幾個,是哪個學校的?”忽然,傳達室里一個干瘦的門衛老頭看著哄的一聲四處亂竄的愣頭青……

    “臭小子!在敢來讓公安同志把你們按流氓罪給抓起來……”

    門房大爺在后邊喊。

    兩女對視一笑,挎著手朝著校園里走去。

    這種外校來觀摩的場景屢禁不止,附近己所大學的男生經常來電影學院,說是嗅蜜肯定算不上……但過眼癮應該差不多

    ……

    燥熱天蓋好似蒸籠,地面氤氳著熱浪,酷暑明明已經走了,但秋老虎依舊烘烤著帝都大地,北方一些地區,相比起夏季的炎熱,反倒是入秋之后的秋老虎威力更熱。

    一架波音-707在熱氣中盤旋,等待著地面塔臺的通知降落。

    “推進改革開放步伐,‘三步走’第一步戰略實現,解放思想,大膽改革,全面朝著小康社會和四個現代化目標努力,建設有華夏特色的社會主義……”

    報紙翻了一面,端起酒杯抿了一口,80年代的茅臺口感很贊!

    80年代國際航班搭配茅臺so easy ……

    吳導演喝的時候,腦子一抽,就想讓旁邊的利汁秘書安排人印制一些彩色板,立在各個部委大院去收老酒——咳咳!

    “小姐你要的水果——”

    “謝謝~”

    利汁坐在旁邊,收回了目光,笑著對面前的穿皮爾卡丹的紅色合身的空姐制服微笑頷首。

    這位皮爾卡丹先生算是第一批進入內地的高端成衣品牌商人了。

    手推車上擺著水果和酒水飲料,國酒茅臺最顯眼。

    漂亮的空乘小姐很客氣的對吳孝祖和利汁道:“不客氣先生小姐,有需要隨時按鈴,我隨時問您服務,請問,還有其他的事嗎?”

    “沒有謝謝。”利汁微笑。

    商務艙的待遇,相當高,飛機餐方面甚至有中式西式可以選,烤鴨、精美菜肴、中式面點可選,西式有龍蝦、牛排、蛋糕、佐餐酒等可以選。

    且都搭配精美的器具,十分考究。

    翻了翻報紙,隨手又拿起之前在羊城買的《大眾電影》。除了他在羊城直飛帝都,其他人則坐其他航班轉機或乘坐其他交通工具趕赴西北。

    嘖!

    別說,這靚仔是真特么靚!

    看著封面,入神半天,世界上還有這么靚的男孩子……真的是……上帝的偏愛!

    “老板……”

    利汁紅著臉,聲音糯糯的出聲提醒,并攏腿,在不阻止,她就快變海底撈了。

    吳孝祖這才恍然的收起摸在對方腿上的手。

    這時候,空乘人員也走過來,主動提醒道:“先生,馬上就要降落了,請您系好安全帶。”

    不一會,轱轆彈出來,Duang的落在地面上開始滑行。。。。。所幸沒出現意外,安全降落。

    透過窗戶,外邊仿佛置身在建筑工地,煙塵四起。那應該就是在擴建中的T1吧??

    偉大祖國日新月異!偉大的改革開放歷史進程開始了,我們越來越強大了!

    走出機場。

    1988年的帝都,吳孝祖心中有一種走進歷史的感覺,蒼海滄田,日新變化。

    嚯!

    丫整個一大工地!

    埋埋汰汰,走過嗆一口土那種!

    利汁穿著一身OL套裙跟在身后,媚眼如絲看著對方背影:臨到帝都了,你摸腿……你是真膨脹了!

    “吳先生這邊!!!”

    一個穿著的確良白色半袖襯衫,里邊隱隱透出吊帶背心,腰帶提到肚臍處的大胖子舉著牌子亂跳。

    對方顯然就是接機的人。

    “你認識我??”吳孝祖詫異。

    “瞧您說的,就沖你這一身搭配那就不是一般人,再看看你身后這位小姐……”大胖子滔滔不絕開侃,“再說了,吳天明廠長特意喊我接您,我哪能記不住人啊,您說是不是這個理?”

    “行,我們現在去哪?”吳孝祖聽著熟悉的口音,笑容不減。

    “全聚德!”

    對方一副倍有面子的模樣。

    吳孝祖干笑,吃烤鴨……你不如請我去四季民福或大董呢……可惜這時候還沒開。雖然后兩者也不一定好吃,但總比全聚德強吧。

    沒辦法,帝都人民對于港臺朋友總是喜歡請對方吃烤鴨!

    主要是實在是沒什么好吃的……總不能吃鹵煮、炙子烤肉、炒肝吧?那上不了桌啊!西餐更是不靠譜。

    至于什么宮廷菜……抱歉,沒有!

    所以,對于八十年代來帝都的外地人,本地人招待你一般就是要么東來順,要么全聚德!特色嘛……盡管這特色也沒幾個年頭。
3分赛车计划精准 极速飞艇博彩 国际主要股票指数 qq分分彩全天计划网页 云南11选5开奘结果31期 海南环岛赛车福彩规则及奖金 河南11选5在哪能买到 澳洲幸运8开奖直播 广西11选5前3 时时彩开奖网页版 娱乐棋牌大厅下载安装 中国福彩中奖号码查询 吉祥棋牌大厅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