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本港島電影人 > 第六百三十六章 戲院開業,時尚芭莎(5000大章)
    PS:求推薦票,求月票!

    缽蘭街,**戲院。

    這間戲院是之前一處戲院改造而來,總體有3個擁擠的影廳,容納數量超過800人,這在港島這種地方算得上非常寬闊了。

    改造之后,收購了周邊幾處鋪子,打通之后,成為了‘太子院線’旗下的旗艦戲院,容量超過1000人,分為5個影廳,空調、排風系統設計的相當好。

    一個lll級戲院,排風太重要了!

    包廂觀影效果肯定不是最好,但價格上卻很高。又因為臨近缽蘭街,大胸弟憑借著往日的人脈,非常長袖鱔舞的與幾間夜總會老板溝通完好,準備推出了所謂的“陪看”業務,檔次從低到高,最高的甚至幾千上萬港幣不止,一個白領的月工資都不夠請一個陪看、陪吃、陪玩的小姐姐(*?▽?*)。

    戲院門前就有分發‘小卡片’地纖夫,目標定位自然就是這些喜歡看藝術片的男人。

    這就是營銷學上的精準定位和沖動消費。

    戲院門前。

    李莉成、黃霑、李瀚翔三人容光煥發的拿著剪刀,熱烈剪彩。

    旁邊杵著不情不愿的蔡闌,掛著一臉的假笑,試圖區分開與其余三個撲街的關系。

    他盡管也風流倜儻不拘小節,但多少有點要臉~他歸根到底還是吃貨那一掛~講美食咽口水那種……

    當宣布正式營業,現場人聲鼎沸,洶涌成潮的男人朝著戲廳涌進。

    開業之作是《夢回唐朝2》。

    葉鈺卿葉老師主演。

    在之前,她與葉子媚的寫真集賣到脫銷,甚至超過了‘維秘寫真’,未映先紅!

    這是過往很不可思議的事情。

    但偏偏兩位葉老師就憑借著自己的魅力做到了這一點。光憑寫真集就勉強夠的上B級明星水準,值此兩女!

    所以,現場就能看到許多揮舞著‘寫真畫報’的影迷,臉紅脖子粗彎著腰沖進去。

    單館預售成績超過了預期。

    足以見港島男人多么饑渴、多么有壓力!為了避免許多肥宅不好意思,大胸弟還親自現身說法,直接宣傳自己的電影就是“藝術”。

    特意找了女權背書,正好應和武則天這個題材。

    鬼知道女權這些人到底怎么想……在電影中玩男人算特么女權????

    別說,這手玩得高明~

    你管我是不是男盜女娼,老子明擺告訴你,我就是拍的歷史文藝片!

    舉報也這么說!

    “B嫂哎!!”

    “邊個??”

    “哇!~真的是張小惠!??”

    許多狗仔舉著相機,第一眼就看到從一臺明黃色‘波子’(Porsche)走下車,一條低胸的奢華包臀裙,手里拿著墨綠色漆皮愛馬仕的手包,踩著一雙Manolo Blahnik的高跟鞋。

    五官標致,膚如凝脂,飽滿似蜜桃的身材格外吸引男人眼球,本身自帶白富美人設,又嫁給了流量明星,去年一場奢靡的婚禮,震驚港外,她一出場,現場狗仔都震驚了。

    當初婚禮的轟動效果不輸小明&天寶的婚禮熱鬧或者周天王與昆小姐的婚禮,其地位也不輸給天王嫂,甚至猶有過之,她是真的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富家白富美,十幾歲你還在念書的時候,人家媽媽就領著她開始買名牌了~

    “章小姐——”一個女娛記一個健步沖上前。

    “No, please call me Mrs. Zhong!”

    輕輕甩了下烏黑厚亮翻著波浪的秀發,紅唇微開,墨鏡后的臉一副高傲的神態,與此同時,不遠處的大胸弟眼睛直勾勾的眺了過來→→

    “B嫂,你也是來看這部戲的嘛?”狗仔頓了下,難掩興奮,拿著話筒往對方紅唇上杵——

    “為什么不呢?”

    張小惠輕輕拉下墨鏡,閃著睫毛,非常open的道:“我非常like這部戲,上一部戲我就覺得服裝舞美真的比西方舞劇還要絢爛。

    尤其是那種袒胸裝真的美極了,狄小姐在里邊美的讓人心生向往。She was a very beautiful woman!”

    “可是這部戲尺度比較大……”娛記追問。

    “NO~我覺得很美!”張小姐優雅的聳聳香肩,“I don't care about the matter!”

    豐腴性感的身材抹過,仰著下巴傲然的笑,“美麗不能被辜負!這部戲是我認為港片中對女性魅力展現最好的作品!女人的身體同樣是美的一部分!”

    “你會出演這種電影嗎?”有記者下套。

    “Why not?”

    扭著腰肢,自信的離開,只留下一地雞飛狗跳!他們都想好標題了,這真的是大新聞啊!!B哥如今在樂壇名氣在外,撈金水平堪稱第一檔,這種新聞,放在后世能夠讓熱搜宕機!

    《B嫂放言出演lll級電影,袒胸露懷展現美人身軀》!

    “張小姐,歡迎捧場~鄙人李莉成。”

    肥成穿著阿瑪尼的西服,一手戴著金勞,一手拎著大哥大,腰間露著大金標‘H’,襯衫刻著LV的字母,鞋子是GUCCI款,梳著大背頭,脖頸處還隱約露出拇指粗的金項鏈吊牌,恨不得發絲都鍍金線。

    張小惠上下打量了一番肥成,厭惡皺眉,然后頭也不回的從燈旁蹭過,理睬都沒理睬。

     ̄□ ̄||~~

    肥成臉色僵硬,尷尬不已。

    不是說喜歡《夢回唐朝》嘛?老子是導演啊!!!!

    “Teresa——”

    回過頭,正見到胡音夢穿著一條凸顯氣質的長裙,打扮簡潔,笑著與這個尤物擁抱。

    “肥仔~你段位有點低……”霑叔在旁邊拍了拍肥成的肩膀,見對方轉過身,一臉不解,黃霑眼睛連忙躲閃了一下,惱怒的扯了一把對方的金項鏈吊牌,“撲街,能不能把這個摘下去???”

    “不能摘呀!這是風水黃金吊牌,關二爺護你周全!保你開業大吉!黃霑你這個不學無術的爛仔懂個屁!”

    李黑子掛著一條金項鏈,大搖大擺的走上前,鄙夷的瞥了一眼黃霑,小心翼翼的把大胸弟的金項鏈吊牌擺正。

    “這一身就是在凸顯氣質!肥成,曉不曉得一句話,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想吃人妻的豆腐要徐徐圖之!”

    肥成深以為然的點點頭,板臉道,“翔叔,你講咩??我吃豆腐?我有馬子的……我只是友善的表現自己的友誼而已~”

    “你看你說的這叫人話嘛?語法都不通順!”蔡闌冷颼颼插話。

    “不過真的是個尤物!”李黑子道。

    “豐而不肥,翹而滿溢,腿緊而腰軟,唇厚而眼霧,確實是不可多得的妖姬。”

    黃霑拿著搶來的紙扇狂扇風,補充一句:“怪不得阿B最近如此萎靡。”

    “哈哈哈哈~”幾個油膩男人大笑。

    這個梗是因為前段時間,他們請阿B上《深夜不設防》的節目,對方一副腎水不足的模樣。尤其是今年舉辦溫拿樂隊十五周年紀念演唱會上體力不支的窘迫,更是成為茶余飯后的談資。

    總之,完婚之后的B哥走上了人生巔峰。

    這邊開玩笑,不遠處胡音夢、亦抒、張小惠三女窩在了包廂內。

    不同于章小姐的高調,這兩女也是真性情,不過相對來說就低調不少,沒有明目張膽進場。

    亦抒本人是非常欣賞張小惠的。

    實際上從一些女人的角度看,章小姐確實活成了許多網紅追求的目標。

    “我聽到你接戲,真的是非常驚訝!沒想到你竟然真的肯出山拍戲。我以為你躲在一邊寫文章呢!”

    張小惠倚在沙發上,翹著腿,完全一副軍閥太太的萬種風情,手指夾著女士香煙,慵懶而又性感。

    她也寫文章的……盡管不能叫文青女,但她這個白富美并不是腹內無物的草包,要不然也不會很多人都認為她‘下嫁’呢~人家老豆也是文化富豪。

    “想拍就拍嘍。”

    胡音夢搖曳著紅酒杯不咸不淡的回話,雙眼卻泛著迷離與光澤,看的旁邊手夾著點心品嘗的亦抒嘴角微微一動,開起玩笑,“她不但拍戲,還接下了雜志的活計,人家是時尚編輯呢……”

    “時尚?”

    張小惠詫異,來了一點興趣,“港島又真正的時尚雜志嘛??完全就是一群土包子裝樣而已,寫文章和推薦的人自己對各家產品都不了解……我看了都覺的好好笑。”

    “所以才要辦一本真正的時尚雜志嘛。”

    胡音夢一口抿掉杯中酒,開門見山道:“Teresa,我知道你對時尚敏銳度特別高,對于各個品牌和奢侈品也有自己的見解。所以我挺喜歡你能夠成為《時尚芭莎》的時尚顧問和買手的……”

    “你知道我除了對奢侈品感興趣對工作沒有興趣……”張小惠懶散回話。

    “《時尚芭莎》有意打造成為遠東最高端的時尚雜志,不為了賺錢!老板投入巨大,甚至聯系到了許多奢侈品牌的大區負責人,為的就是能夠獲得它們的當季最新產品和咨詢,同時也準備把目光四大時裝周上!已經在通過人脈獲得明年2、3月份米蘭及倫敦時裝周的邀請函……”

    胡音夢聲音淡淡,卻引得張小惠忍不住坐直身子,滿眼躍躍欲試及期待。

    “你想想,平時寫一寫時尚心得,不算工作。你只是教一教港島這些人如何穿衣打扮。然后當季的最新品你都可以第一時間預定到。放心,絕對比專柜更快!而且許多限量版一定更快拿到手!難道你不心動???”

    “woo~我承認我真的心動了!”

    張小惠激動的心,顫抖的手,連忙給胡音夢倒酒~她確實是購物狂,這種條件真的扎在她的心眼里。

    就是不知道這會不會讓阿B提前破產~

    話又說回來,實際上破產這個事情這是狗仔以訛傳訛,最后大家談虎色變,說她買品牌買破產了阿B。實際上并不是……主要是他們夫婦投資房產倒霉,遇到金融危機,這才破產清算。

    她肯定不是傳統意義上的賢良淑德的女人,甚至也不是啥好人,但是妖魔化她實際上也有點……呵呵。

    人家沒結婚前也是一直買買買。

    吳孝祖都不知道胡音夢這么賣力氣的招攬來張小惠來進入《時尚芭莎》雜志。

    不過這肯定是一步妙招。

    她的時尚敏感度確實非同一般!奢侈品這種東西也需要有底蘊和品味。

    要不然她瞧不起大胸弟呢~略略略~~~~~~

    “你老板真幸福,有你這么用功的員工。當初你對李大師也沒這么用心吧?”亦抒突然開口。

    胡女俠挑起英氣與媚氣兼具的眉眼,嘴唇抿住紅酒,慢慢往咽喉里渡,斜著下巴好像一只臘梅,弧形的臉蛋上滿是灑脫,神色間也無所畏懼。

    “你想說的不就是,我是不是喜歡上我老板嘛?更準確點說,我是不是對吳孝祖動心嘛?直接說好了……有一點,不過我也沒覺得有什么愧疚難隱。等我睡了他的時候,我想我在考慮是不是對不起青霞。”

    灑脫的一筆!(⊙o⊙)…也可以叫渣女。

    亦抒一怔,繼而發笑。

    “?”

    胡音夢看她。

    亦抒指了指隔壁,笑著說:“我沒看錯的話,你老板在隔壁。陪同的還有這部戲的女主角!”

    胡音夢想要褪下鞋,忽然一愣,玩味的點點頭,“這符合他的風格!就知道他不是好男人,所以心里才沒愧疚嘛。青霞很早就清楚了,歌單里還放著他寫的歌……”

    “林小姐真的受傷了?”張小惠問。

    胡音夢宛然一笑,不置可否,繼續道:“這個圈子里的女人男人,誰又干凈?大家逢場作戲也好,互訴衷腸也罷,無所謂啦。軀體就是軀殼,靈魂不該被它禁錮。

    再說,多少外表堅硬的男人,私底下也不是有一副熱腸互豎嘛~”

    “熱腸??”亦抒一怔,繼而瞇出腐女的眼神,感興趣的問:“邊個??”

    “多了去了~大作家,盡管你離這個圈子很近,但有些時候,離得近不代表什么。這個圈子里的事情千奇百怪。所以我才覺得沒意思呀。”

    胡音夢說到這,嘴角一翹,喃喃微笑,“所以才覺得吳sir蠻有意思,拍電影的時候,真的萬事避讓。一入戲,瘋如魔鬼,冷血異常。”

    “你說的有點恐怖。”張小惠笑。

    胡音夢笑而不語,反倒是旁邊的亦抒頗有好奇,不知道這次拍戲經歷到了什么,前兩日到有狗仔傳胡音夢片場昏闕,但是并沒有石錘。這種新聞與程龍受傷、許關杰重傷之類的新聞實在是小巫見大巫。

    “電影開始了。”

    電影院內燈光暗淡下去,氣勢磅礴的音樂中,穿著華麗金紅鳳袍,鳳臨天下姿態的葉鈺卿緩緩走上大殿,鐘鼓齊鳴,萬眾伏身。

    背影下,長裙拖地,帝冠鳳冕,纖纖玉手蘭花輕抬,玉指如勾,捻碎的是大唐的枷鎖,儀態萬千,玉步盤桓。

    肩膀處掛著華麗的裝飾,微微轉身。

    梅花印的俏臉與帝王之態不斷變化,有一種鳳儀天下的霸氣。

    磅礴的音樂中,片名凸顯!

    《夢回唐朝2日月當空:女帝武媚娘大傳》!

    蒙太奇回憶開始了劇情,一開端,嚇了許多咸濕佬一大跳,這特么簡直就是史詩級…………lll級電影!

    還是熟悉的配方,還是熟悉的味道!

    (⊙o⊙)………確實是味道!

    還沒開始,就有觀眾忍耐不住了。

    劇情省略三萬字!

    隨著電影結束,武媚娘登基,包廂內,吳導演也大馬金刀賢者時間的重新看向熒幕。

    拍的確實好!

    技巧上無懈可擊,感官上別出心裁~

    回頭。

    電影中的武媚娘扮演者葉鈺卿重新換上了便裝補好妝容走進來,仿佛間剛剛的武媚娘是一剎夢!

    “戲不錯。”吳孝祖隨口夸獎。

    這部戲劇情……算了,怎么好像沒看的感覺呢?這不重要!

    看看下邊要么嗷嗷待哺,要么精神虛脫的觀眾,就知道這部戲非常成功。

    “馬上就要答謝觀眾了,注意自己的表情管理。做女藝人,表情管理很重要。”吳導演隨口叮囑一句,可以預見,葉鈺卿會掛起自己的魅力風暴。

    同時,下一部葉子媚的《夢回唐朝3》是一起拍攝的劇情,兩者之間有互動。

    這部戲的成功也利于下部戲的票房成績。總之,兩部戲足以給戲院打一個開門紅了!

    這種成績倒灌之下,可以預見不少戲院都會尋求合作,反倒是在一定程度上保護了初生長成的‘日活戲院’。

    妥協與合作實際上是現實生活中沒法避免的事情。

    吳孝祖一向不喜歡吃獨食。

    沒有人能夠吃獨食活的好,分享才是永恒,互利互惠是最好的模式。

    這也是吳慫慫一路走來最大的感悟。

    舞臺上,大胸弟領著主創人員致辭,意氣風發,現場觀眾也十分給面子。

    掌聲如潮!

    這場面~十分和諧!

    趁著還沒散場,吳孝祖率先走出包廂離開,近期還要準備去金馬獎,他也是抽時間過來考察演技,可謂是不辭辛苦!

    “武媚娘身材不錯哦。”

    忽然,旁邊傳來一聲冷清的聲音。

    一般人就絕對嚇一跳,但吳導演是誰?那是茅房拉屎臉朝內的漢子。

    面不改色的轉過頭,入眼就看到端著酒杯笑吟吟的胡音夢、亦抒及一個豐腴標志的女人。

    “老板,這位是《時尚芭莎》新的時尚顧問張小惠,現在大名鼎鼎的B嫂Teresa!”胡音夢笑著主動轉移話題。

    “原來是Teresa,歡迎!”吳孝祖客氣的打量對方一下。

    閑談兩句,吳孝祖也邀請她們一起參加晚宴。
3分赛车计划精准 发布视频是怎么赚钱的 哪个打字app赚钱最多 学校水洗店怎么做赚钱 手机怎么炒赚钱 手工活赚钱附近南洪街附近有没有 新露谷物语刚开始怎么赚钱 歌房可以赚钱吗 专利代理费很赚钱 贪玩蓝月手游赚钱攻略 一场演唱会主办方和明星谁赚钱 跨六升级什么粉卡赚钱 会玩能不能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