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本港島電影人 > 第三十章 好風憑借力,助我上新戲
    PS:求一下推薦票!

    觀片室。

    鏡頭拉遠,獨自坐在監獄內的梁鎵輝隱藏在陰影之中,畫面中-出現逆光鏡頭,只能見到梁鎵輝的一個輪廓剪影。

    音樂漸漸響起。

    “矛盾、虛偽、貪婪、欺騙;

    幻想、疑惑、簡單、善變;

    好強、無奈、孤獨、脆弱……”

    在“幸福在哪……”自說自話的拷問中,影片四周一亮,唯有梁鎵輝的剪影越來越黑,讓人目光忍不住的要陷進去。

    這組鏡頭牛B到剛剛拍攝完,邱立濤就認為腮幫強憑此一組鏡頭,足夠晉身港島一流攝像師行列。

    忽如一暗,全片收尾,字幕漸漸出現。燈光亮起,影片結束!

    此刻,江嘉華、梁鎵輝、邱立濤及劉瑋鏹、肥成、蘇黎耀、羅東和劭美戚,目光全都落在坐在中間那個矮身男人身上。

    這部電影,他們看了幾遍,依舊覺得很精彩。

    第一遍,你覺得它恐怖,第二遍你覺得它詭異,第三遍,所有人都覺得這部電影展現了人類的陰暗面,剖析了人心的叵測。

    這是第四遍,故事情節知道,但,兩首歌依舊讓人入迷。

    噪音狂怒質問的《垃圾場》,刨開人性拷問鞭策的《高級動物》,如此的合情合理。

    屋內的眾人都關注著蔣志強的表態,可作為第一主角的吳孝祖倒躲在屋外沒進來。

    “怎樣?”

    肥成緊盯著這個蔣二少。打定主意,只要蔣志強開口講個“不”字,立即讓他從此只能搭計程車出門!賽車就不要出車庫了,反正出來也開不回去。

    對車輛了解這一塊,肥成很有這種自信。

    “你們大佬都這樣招待客人嗎?麻煩先給我一杯水,睇片很累的。”蔣志強挑了挑眼眉,內襯中抽出一支雪茄叼在嘴上,一臉紈绔風范。

    “水沒問題,我大佬連香檳都幫你準備好了。不知道蔣少仲點樣意思?”蘇黎耀抱出一瓶香檳,笑呵呵的看著蔣志強。

    ……

    屋外,剪輯棚。

    高麗紅穿著黑色桃心領包身T恤,下身黑色破洞鉛筆九分牛仔褲,褲腳為了顯示出層次,有幾捋牛仔流蘇。

    上身圓-潤-豐-挺,腰肢纖細,下邊兩條筆直的長腿疊在一起,顯得臀部極為豐滿。

    身材凹凸性感,又頗具時尚感的她坐在高腳椅上,心不在焉的翻著雜志,余光不斷偷瞄著不遠處躺靠在椅子上,閉目養神的吳孝祖。

    上身白色輕薄襯衫,兩塊胸大肌撐起襯衫,顯得格外強壯,袖子微微卷起,手指在扶手上輕輕敲打。

    “吳導,我聽美戚姐講,你最近正在四處尋求影片上檔?剛剛那位蔣先生就是發行方嗎?”

    為了尋找存在感,高麗紅打破沉寂問道。

    “……”

    問話好似石沉大海。

    過了好一半天,吳孝祖這才緩緩的睜開眼,銳利的掃了對面的高麗紅一眼。

    “冇(沒)錯。如果蔣先生不滿意,我就真的要去街邊搓魚丸賣也說不定……”

    “啪”門被推開。

    “好啊!你去搓魚丸,我一定去捧場。”

    蔣志強推開門,小小個子氣場去很足。看到吳孝祖望過來,不禁一臉無奈的聳聳肩,遺憾道,“抱歉,吳導演,恐怕你真要去搓魚丸了。”

    高麗紅驚訝的捂住嘴,擔憂的看向吳孝祖。

    “搓魚丸啊……”輕敲扶手的指頭停了下來,吳孝祖平靜的臉上突然一樂,“那蔣少你飲了我的香檳,要不要先把單買一下?我這瓶香檳很貴的。”

    “哈哈……你們看吧。這家伙奸的很,很難哄到他。”梁鎵輝大笑的指著肥成一行人,“你們幾個嘴都咧到天邊,他哪能被騙。”

    “哈哈——”

    肥成、羅東幾人也不在意,嘴角笑的合不攏。蘇黎耀拿出藏在身后的香檳,一臉開心。

    “大大佬……佬,蔣生同意發行咱們這部《雨夜屠夫》了。”蘇黎耀一激動就容易磕巴。

    “你大佬沒盲。”

    吳孝祖收齊笑臉,望向蔣志強,認真問道:“蔣生,我這瓶法國香檳,那你到底鐘不鐘意?”

    “你都叫我蔣生,我當然要撐你了。”蔣志強大聲道。

    吳孝祖指了指肥成、羅東等人,一臉真摯的教育道,“吶,這就是我同你們講的大水喉!你們幾個撲街,還不快奉承幾句,真當你大佬我面子不值錢嗎?”

    “大佬你講拍馬屁,我就當仁不讓了。”肥成諂笑的湊到蔣志強身旁,“蔣生這樣器宇軒昂的男子,當然古今少有。我們能攀上蔣生的大腿,三生有幸都不夠,我講,最少也要十生十世才對。”

    現場一片大笑,這家伙插科打諢的功力與日俱增。

    “謝謝你,蔣生。”最后,吳孝祖還是誠摯的感謝一番。

    “不要客氣。大家生意人,有利可圖當然不能錯過。”蔣志強伸了伸胳膊,調侃道,“你不會讓我站在這里一邊吃盒飯,一邊同你聊電影發行的事情吧?”

    “當然不會。”

    吳孝祖一把摟住準備遁走的梁鎵輝,笑道:“家輝哥他家離這不遠,不如……”

    梁鎵輝直接打斷,搶著道:“不如咱們去龍城冰室吃一頓。”

    見到吳孝祖啞口無言的的瞪著自己,梁鎵輝得意的聳聳肩,為自己的機智點了個贊。沖著女友眨眨眼,江嘉華豎起大拇指。

    看著對視互瞪的兩個人,現場眾人皆一笑。

    這一笑好似讓壓在身上多日的疲乏與重擔都消散不見,那種壓抑、那種失望、那種期待、那種勞累,在這一刻,都化作了笑聲。

    努力過才會懂得收獲的喜悅。

    好風一起,

    云飛揚。

    送我起兮,

    戰四方。

    ……

    龍城冰室。

    “我看完《雨夜屠夫》的時候,想起了之前的《天空之城》。電影載體、結構、故事都不一樣,但都能從電影里看到導演本身的誠意。”

    蔣志強端著酒杯,環視四周,“我看電影,一看拍電影的人!二看劇本!三看電影的精氣神!我不懂拍攝,但我懂做生意。做買賣講究將心比心,我想拍電影也該如此!”

    頓了頓,他又接著道。

    “一個能夠挨個戲院推薦,屢屢被拒卻依然不氣餒的人,我想他必有他可取之處。一個人能讓全劇組的人都跟著他一起去努力,更加證明這個人不簡單,這部電影不簡單。哪怕這部電影撲街,我照樣看好你,阿祖!”蔣志強很真誠道。

    顯然,蔣二少回去沒少做功課。一晚就摸清了吳孝祖的底。不得不說,這些富家公子哥真的要塌下心來做事,很多時候比普通人更厲害。

    至于蔣志強這番話,聽聽就好。話很漂亮,也很讓人心甜。但,吳孝祖更相信這一切都是建立在影片不撲街的基礎上的美言。

    “我抽煙喝酒說臟話,我坑人蹭飯做混蛋,我腹黑亂搞還艸粉,但我知道我是個好男孩。”吳孝祖也認為自己是個好男孩。前提是上述那些都TM不存在。

    蔣志強與吳孝祖碰了一杯,各懷心思一飲而盡。

    “安泰負責發行影片,我會盡力去宣傳推廣。”

    蔣志強沉吟幾秒,講道,“戲院協會那邊我會去同我老豆打招呼。但那些老鬼皆不睇兔子不撒鷹。除非《雨夜屠夫》真的能給他們帶來利益,不然……”不言而喻。

    港島影片發行,三大為尊,其中任意一家都夠資本有實力硬捧一部電影大賣。

    銀都機構稍遜一籌,但在大浦、元朗的小戲院比比皆是。那邊靠近深圳。但三大東南亞的發行渠道卻無人可以匹敵。

    港島除了三大加銀都外,其余的就是零星的小戲院,這些小戲院實力弱,規模小,經常與三大簽訂放映合同。

    在此之前,港島電影界制片資源奇缺。基本屬于缺片多檔期。邵氏與嘉禾皆是自產自銷。院線豐富,但影片奇缺。

    不然金公主也不會打造一批諸如新藝城、永佳、劉氏電影公司、二友電影、余允扛電影制作公司等諸如制作公司了。

    但隨著東南亞地區文化解凍,港片大熱,制作公司如雨后春筍一般冒了出來。港島也正式進入渠道為王的時代。

    但,港島市場規矩依然是三大聲音響亮。小戲院依舊指著三大存活,每一次發行新戲,分CD會受制于三大。

    真正打破壁壘還需要歷史上兩年后新寶院線豎起大旗。那時候外埠市場大熱,甚至成倍遠超港島本土市場。陳家陳大少與馮家馮少爺兩人牽頭下,東南亞戲院老板合組了新寶戲院。

    在此之前,港島本土小戲院很多,但卻各自為政。

    蔣志強就算是蔣家二公子,也辦不到隨口一句話就讓人唯命是從、鞍前馬后。

    但要想讓他們主推《雨夜屠夫》,利益與分成標準才是關鍵。

    “過幾日午夜場我會邀請戲院協會的老板們來睇畫。只要開畫成績夠靚,影片足夠犀利。他們不請都會主動撲上來。”蔣志強自信道,“沒人會同鈔票有仇!”

    “我明白。”

    吳孝祖鄭重的點點頭。這種方法無可厚非。如果沒利可圖,就算是蔣家的二公子恐怕也難服眾。排片也好、上檔也罷,一切還要看午夜場的情況。

    但不管如何,命運多舛的《雨夜屠夫》終于在蔣志強的幫助下,邁出了上檔最關鍵的一步。

    “大不了去街上搓魚丸賣!”

    不遠處,肥成握著酒瓶,滿臉通紅的站在凳子上大吼。

    酒不醉人喝得少,有人勸酒一定高。

    古來圣賢皆寂寞,全因陪酒女人少。

    嗝!

    酒嗝!

    高麗紅看著剛剛還摟著自己動手動腳,突然就變-軟腳蝦倒在床-上蒙頭大睡的吳孝祖,美目閃爍。

    今天見到了蔣志強的態度,她對吳孝祖的男女之情之外,也升起了一些小心思。也許她真的對吳孝祖有好感,然后呢?

    一個模特出身,以徒弟身份一躍成為三毛正室,且一坐多年安穩如山的女人會很簡單?你信嗎?
3分赛车计划精准 网上什么东西最赚钱 在朋友圈做代理或微商 真的赚钱吗 问道多少级队伍号赚钱 未来几年小本赚钱好项目 小菜场卖水果赚钱吗 个人网上如何创业赚钱吗 污水治理公司赚钱吗 做熊本家赚钱吗 贪玩蓝月手游赚钱攻略 15年零成本赚钱快的加盟项目 券商眼红客戶赚钱 有人气怎么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