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本港島電影人 > 第七十四章 喜、怒、憂、思、悲、恐、驚
    PS:求推薦票!求推薦票!

    劇組角落里。

    劉清云坐在椅子上,手上捧著劇本,逐字逐句的研讀。

    他的天賦或許不如梁鎵輝、吳鎮予。

    但他很幸運,因為黃阿狗這個角色分明就是在講他自己。一樣的郁郁不得志,一樣的想要出人頭地。

    一名演員本色演出,往往塑造人物的時候會帶上自己的性格在角色里。很容易就能入戲。或者也不能叫做入戲,稱為演自己就可以了。

    不要以為演自己很容易。現實生活中你是個花花公子,讓你在鏡頭表現出花花公子的神韻。你不一定能演好。

    不然那些在電影中演明星的明星怎么一個個都特出戲呢?鏡頭前與現實生活有著很大的不同。甚至演電視劇和演電影都有很大不同。

    劉清云很拼命,為了演好黃阿狗,他不但背了自己的臺詞,還從吳孝祖這里要走了其他幾個角色的臺詞。研究每個角色講話時他該有的態度和反應。

    這種勤奮拼命型演員內地也有一枚,叫“演員張譯”,混知乎的!

    吳孝祖很喜歡這種演員,或者說,正常的有藝術追求的導演都喜歡這種演員,雖然他們往往很丑。

    好吧,實際上,吳孝祖就是覺得這種演員比較省心。

    蔫巴、不起眼,卻就像劇組的軍大衣,披上就能用,機器保暖可以用,演員保暖可以用,墊屁股底下當墊子還可以用。

    所以,盡管劉清云走的很隨意,節奏也很隨意。但就有了吳孝祖想要的那種感覺。

    郁郁不得志,卻又沒有真的懷才不遇。就是一個普通港人的人生渴望。

    ……

    昏暗的狹小空間,燈光閃爍。

    一臺攝像機在搖臂上擴出大全景,黃岳泰則手提著攝像機一臉喜色。

    他從吳孝祖給演員設定的位置上,看到了一股很奇妙的空間感。

    這種空間感他在港島電影人的電影中沒有看到過。

    空間感是個很奇妙的詞語。但很多景點電影中,空間感一定是必不可少的元素。尤其是群戲,最主要展現的就是導演對于整個畫面空間的把控。

    黃月泰有感覺,這部戲同以往任何一部戲都不相同。

    如果吳孝祖聽到他的心聲,會贊一句有眼光。

    從黑澤明的電影,再到杜老炮的電影,他們把空間畫面感的那種微妙氣氛營造的讓人沉醉。

    鏡頭里。

    劉清云坐在最左角,側對鏡頭,埋頭食飯。

    肥成大肚便便坐在正當中,他右手45°卡座內,李釗基與古天樂一個翹著腿,一個拿著鏡子,對視而坐。

    鏡頭微轉,羅東叼著煙坐在桌子上。他斜后方,蘇黎耀端著一份報紙坐在那。

    鏡頭180°轉到門前,吳鎮予拎著紅色旅行袋立在門口。

    七個人或坐,或站,很巧妙的拉扯出一個“對峙”的空間畫面。

    好似不規則的棱形構圖,尖角卻對著其他人。

    這個畫面特別有黑澤明《七武士》中隱約對峙的幾分山寨感覺。實際在銀河映像的電影中,或多或少都有黑澤明的影子。

    就像吳雨森的電影就是張撤導演的現代版一樣。

    七個人,代表的就是七種情緒。

    喜、怒、憂、思、悲、恐、驚。

    同時這七種情緒也貫穿了整個故事的脈絡。從最開始七個人登場到他們結束。

    站在鏡頭外,吳孝祖目光緊盯著劉清云。

    劉清云坐在那,埋頭食飯。不聲張,身子不動,臉也不動。觀察人的時候,只是轉動眼球游離在眾人之間。這個小細節,把一種不信任就演繹得惟妙惟肖。

    站在門口的吳鎮予就恰恰相反,他站在門前,目光從左自右掃視眾人。眼睛一眨不眨,全憑脖子動。

    不同于其余五人扁平化的表演,兩人的表演很立體,也很豐滿。

    分別用兩種不同的方式,演繹出各自需要展現出來的情緒。

    一個內斂,一個外放。一個很含蓄,一個有張力。

    從吳孝祖這個導演的角度看。兩人此時的表演已經遠超大多數演員了。更不用提后世的那些明星鮮肉了。

    李小峰同廖影帝演《心理罪》,那演技簡直辣眼睛,直接把廖影帝的光芒都遮蓋了,從臺詞功底到人物表情,簡直一個大寫的“爛”。

    且這字寫的如此清新脫俗。

    劉德樺早期的戲同樣爛。但最起碼你讓他扮酷、扮帥,演個《天若有情》的小混混,真的可以感動人。后者就只會瞪眼睛。

    劉清云與吳鎮予兩人不同于梁鎵輝從內到外,收放自如的演技。

    相比之下,他們兩人還局限在擅長的角色中,并無融會貫通。劉清云在《忘不了》、《阿呆拜壽》就是這樣的情況。有演技,但也很局限。直到碰到了銀河映像,這才綻放出另一種光彩。

    內斂的演技相比較而言很難給觀眾驚艷的效果。但觀眾看戲的時候會信服他演的這個角色,并無太多出戲的感覺。

    吳鎮予就不一樣。他演戲外放,很有歐美風格,特別容易給人留下深刻印象。

    所以當初的《古惑仔》、《旺角揸Fit人》、《暴列刑警》等等一出,真的驚艷一片。

    神經質的演繹可謂惟妙惟肖,讓人印象深刻。但卻也限制住了他的戲路,直到《朱麗葉與梁山伯》中的佐敦、《無間道》中倪永孝,這才讓人看到了他除了神經質外的另一面。

    劉清云與吳鎮予都是好演員,既有天賦,又肯努力。

    哪怕丑一點,吳孝祖也樂意用他們這種演員。

    這場戲很簡單,講的就是七個不靠譜的人組成一個團伙,走私平治去湛江。每個人都夸夸其談,煞有其事,然后最后卻無一個人買單。最后無奈,只能劉清云扮演的黃阿狗買單。

    ……

    七種情緒。劉清云初始而來的就是一個‘憂’。

    其他六人呢?

    肥成看似是喜,但實際吳孝祖給“大飛”這個人物貼的是‘恐’。他本身就是騙了幾個兄弟,實際上根本不是去做生意,走私五臺平治,也只是為了去黑幫贖老婆!所以他‘恐’的浮夸,就合情合理。因為他是一種極力掩蓋的“恐”。

    吳鎮予演的“阿貓”代表的才是‘喜’,一種荒誕的‘喜’,因為荒謬,所以黑色。他樂天派的人物設定,在片中里會展現的淋漓盡致,尤其是第二種選擇的時候。

    其余人也各有各的設定!每一種設定都有著必然的聯系。

    這種方式,既能讓觀眾上來就有一個印象,利于融入戲內外,最主要是能夠平衡幾人的演技。

    整個劇組,劉清云與吳鎮予的表演不用多提,頗為符合劇中不得志的設定,演繹起來游刃有余。

    但,其他人的表演就參差不齊。

    其中,做為新人的古天樂最差。

    盯著攝像機看。

    演著演著就忘詞。

    演出鏡頭范圍。

    表情不到位。

    總之新人該犯的錯誤他全有,新人不該犯的他一樣有。

    對此,吳孝祖只能徐徐圖之。總不能讓古天樂一下變梁超偉吧?這對港島不好女色版小李子來說也太難了。

    從某種意義上說演員與從事其他各種形式的藝術創造的藝術家有十分相似之處。

    任何人都存在成為成為演員的可能。但想要成為一名真正的演員,則需要強大職業素質。

    可以說一個不具備演員應有的創作素質的人,是不可能從事表演藝術的創造的。

    一個真正的演員,第一重要的自然是與生俱來的天賦。這一點羨慕也羨慕不來。

    第二就是強大無比的學習能力。

    第一點古天樂很不錯。最起碼形象上就遠超一大票人。但第二點,可能是年齡關系,他并沒有展露出高人一等的天賦。

    但幸好,他長得足夠靚!偶像派就足夠了。不要認為小成本就不要顏值。往往小成本才更注重顏值。

    
3分赛车计划精准 做哪种劳保手套赚钱 网上动画接任务赚钱吗 干螺狮粉赚钱吗 朋友发赚钱却不见钱的视频如何回复 2019年年干什么赚钱 出租房产赚钱 卖氢气赚钱技巧贴吧 卖大东赚钱吗 网上推销东西赚钱 激战2野外赚钱 驾校是怎么赚钱的 密友聊天赚钱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