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本港島電影人 > 第八十二章 灣灣殺青
    PS:求推薦票!求推薦票!

    第四天,臺北,陽明山公園。

    黃月泰站在鏡頭前,緊盯著鏡頭,大全景,廣角鏡頭,一種無聲的空寂呈現在鏡頭內。

    遠景處,一片堰塞湖泊,野草紛飛,幾只白鷺立在湖中的斑破爛櫞的木船上,輕啄翅羽,看著草地上對峙而立的兩幫人群。

    鏡頭轉向白鷺的時候,一名工作人員也打開準備好的一個鐵籠子隨時準備。

    突然,一顆高爾夫球沖著那群愜意停留的白鷺飛沖而來,呼啦啦的一聲,鐵籠中的白鷺飛上青天。

    頓時引得一群水鳥撲閃著翅膀飛起,畫面從剛剛的靜怡,瞬間活潑起來。

    這組鏡頭把“空間”詮釋的很有味道。

    吳孝祖看了監視器又與黃月泰溝通后,結束了這組遠景鏡頭的拍攝,轉身對身旁坐在椅子上的瘦長臉中年人笑著道,“柱哥,你一會的表情越是壓抑,越能體現心中的憤怒。整個畫面也會越有張力。辛苦你了。”

    “好的,吳導。”瘦臉男子微微一笑,自有一股老帥哥的味道。

    …

    繼續拍攝,吳孝祖站在了黃月泰身旁。

    鏡頭里,先出現一顆高爾夫球的大特寫。忽如高爾夫球一晃,鏡頭也隨之慢慢拉回。

    蘇黎耀扮演的“文仔”躺在草坪上,嘴嘟起,上邊擺放著一顆顆粒感十足的高爾夫球。

    鏡頭一切,先是出現西褲,襯衫,大背頭。然后一名穿著得體,頗有氣派的男人背影就出現在鏡頭里。

    他手中握著一柄閃著金屬感光澤的高爾夫球桿,背對著鏡頭。

    “你,揍的我老婆?”

    聲音低沉,似乎還夾帶著幾許平淡與壓抑。說完不等回答,手中突然揮起球桿——

    “砰!!”

    暫停,化妝師連忙給蘇黎耀補妝。繼續拍攝。

    “啊!!”

    蘇黎耀整張臉瞬間血葫蘆一樣皮開肉綻,血肉模糊。整個人痛嚎聲讓人心麻。

    旁邊的小弟又擺上一顆球,又是一桿。

    只見牙齒、血肉飛濺出去,蘇黎耀猙獰痛嚎,全身抽搐掙扎,眼前兩把槍指著他,讓他不斷哭喊。

    這場戲拍的很繁瑣,接連暫停,化妝師補妝和道具師增添現場道具占了很多時間。

    休息一會,演員重新站到場記剛剛在他們休息前圈定的位置上。

    電影拍攝時,結束一組鏡頭拍攝,場記都會迅速的標記好演員站位和周邊道具景物。

    很多電影和電視劇的穿幫,就是因為場記的粗心大意。真正講究的劇組在拍攝關鍵戲份的時候,都需要場記用相機拍攝下前一組的鏡頭。

    前世凱哥老師拍《無極預言大法》,影片好壞不論。穿幫鏡頭差點笑死吳孝祖他們一群朋友。

    吳孝祖又把自己拍林清霞的相機帶來了。

    攝像師換完膠片,演員重新站位,場記確定無誤后,繼續拍攝。

    蘇黎耀滿臉血肉模糊的往前爬,手抓著草坪,鮮血滴答滴答的往下流,所過之處,一條血跡……

    “砰!砰!”

    每爬慢一點,高爾夫球桿就直接沖著臉上猛烈揮過來。血肉都飛濺出去。

    男子忽如一抬頭,一張瘦長陰鷲的面龐出現在鏡頭中。

    見到這一幕,站在鏡頭后邊的吳孝祖微微點了點頭。

    張國住雖然是半路出家的演員,名氣也不大。但架不住他有一個好兒子——

    演員張振!

    一個演一部戲學會一個技能的資深“無限玩家”。比小說中刷副本的男主角還驚奇的存在。

    對于他的傳聞可謂是一件比一件玄乎。

    不可否認作為演員,張振確實非常的敬業。對此,吳孝祖也很認可。但至于一些很夸大言辭的報道,就只能是微微一笑很傾城的當做笑話聽了。

    張國住扮演的“角頭”在電影中戲份不多,唯二的兩場戲一場在醫院,一場就是在公園里。

    醫院的戲份昨天拍攝完成,只剩下最后一場戲,灣灣的拍戲任務也就完成了。

    …

    “Action——”

    此刻,黃月泰躺在地上,鏡頭仰視拍攝著對峙的兩人,陽光正好射在二人身上,呈現出一副逆光剪影效果。

    張國住一把槍指著劉清云的頭,陰鷲的盯著他,“你一定要保那三個砸碎?”

    為了表現兩個人對峙的關系,吳孝祖除了用這種仰拍的方式外,更多的選擇了過肩的外反打特寫鏡頭來處理兩人的細微表情。

    在拍攝雙人對話的鏡頭中,分為內反打與外反打兩種處理鏡頭。內反打更注重演員的情感表達,外反打則更看重兩人之間的聯系。這種外反打過肩大特寫鏡頭,既能展現出演員臉部細微表情,又有一種很強烈的糾纏性。

    大特寫,最考驗的就是演員的表演。一個細微的錯誤就會讓觀眾出戲。

    為何很多電視劇以演技著稱的演員演起電影時會演技直線下降?

    角色區別對演技的加成不談。最直接的原因就是電影大熒幕觀影時,大熒幕會無限的放大演員很細小的每個細節缺陷。尤其是大特寫時,要求演員必須很苛刻的控制自己微表情。

    為何小鮮肉拍電影一直板著僵尸臉?不要怪他們不想表現,要知道就算是BABy都有一顆當影后的心,何況其他人?

    只是他們真要是展現表情的話,可能還不如板著臉,最起碼這樣看起來還有點顏值。還能吸引一下腦殘粉的支持。

    可以給粉絲解釋的空間,我家愛豆抿著嘴,板著臉,實際上表現了他此刻內心的糾結、痛苦、傷心、高興、悲哀、憂郁、無奈、彷徨、憤怒、迷茫、苦悶……這叫“意識流演技”。

    如果真的只剩張嘴瞪眼露出大鼻孔,粉絲都無法洗地,總不能說自家愛豆的鼻毛展現了主人公的糾結心理吧?

    所以,偶像明星憑借拍電視劇,憑借著修圖還可以靠顏值蒙混過關。畢竟電視劇幾十集下來,在蠢也能把一個故事講清楚吧?但電影就不可以!一共120分鐘,憑顏值真的無法講好故事

    電影特寫更難!觀眾進電影院又不是去看海報了!

    鏡頭里,此刻是劉清云的特寫鏡頭:

    劉清云頭上往下淌汗,這是真汗。為了真實,劉清云在之前做了幾十個俯臥撐。

    他抿了抿嘴,眼睛慢慢睜開,眼白微微轉動。嘴動了動,呼吸慢慢放緩。臉上肌肉微微顫動,整個人好似從慌亂中突然平靜了下來。

    “我十二歲,進了洪門。”聲音平穩,說的很慢。每一個字都吐的很清晰,眼白輕轉,瞥了一眼頭上的手槍,咬肌輕輕動了一下。

    “今年二十二歲,今天,你用槍指著我的頭,我就讓你殺掉我三個朋友的話……那我這十年以來,還只不過是一個爛仔!”

    這句話劉清云說的很慢,也說的很酷。

    張國住咬著腮幫,直勾勾的眼神突然眨了一下,手中的槍口一歪,道具槍啪啪啪的就響起來——

    ……

    “咔——”隨著吳孝祖揮下手,演職人員的目光全都匯聚在他的身上。

    “殺青!”吳孝祖笑著喊出了大家期盼的那個詞語。

    演職人員全都松了一口氣。

    劉清云也笑著一抹后腦勺,紅色染料制成的血液瞬間涂滿一手,直接朝著旁邊瞪著斗雞眼還在戲中的吳鎮予臉上抹過去。

    “我頂你個肺啊!”被偷襲的吳鎮予瞬間翻身朝著劉清云追過來。

    看著在夕陽下奔跑的劉清云與吳鎮予,吳孝祖很愉快的伸出了腿——

    再看著一瘸一拐幽怨走下場的吳鎮予,眾人走路的時候全都變得又輕又乖。

    吳孝祖也很尷尬,他也沒想到吳鎮予會飛那么遠不是……

    人體力學不是講過……算了!

    吳孝祖緊盯著肥成仔仔細細的把一盒盒膠片鎖在鐵箱子里保存好,這才安心。

    王仙仙遠遠看著坐在導演椅子上忙碌的吳孝祖,嘴角一勾,翹的好似一只小狐貍。

    “咦,到底該怎么摔才能摔的更漂亮一點?電影上費雯麗那種彎腰姿勢好似很美……”王仙仙一只大腿一下一下的在空中晃動,實驗幾下,打定主意,朝著吳孝祖走過去。

    王仙仙的愛情觀念里也是敢愛敢恨,主動出擊。

    ……

    “咳……”身旁傳來一聲輕咳。

    轉過頭,王祖莧裝模作樣望天。

    黑發披肩,脖頸處系著緊緊的choker項圈,小鈴鐺掛在上邊,內搭一字領露肩緊身裝,外套一個淺色牛仔外套,下身熱褲,邊緣剪著碎流蘇,兩條修長的大白腿,好似打了光的在眼前晃悠。

    “看你這么辛苦,我發善心請你去吃蜜豆冰……當然了,我也不是非要邀請你……哎呀呀——”

    王祖莧浮夸的腳下一滑,大長腿順勢往前邁——

    然后浮夸表情瞬間化為驚慌!

    
3分赛车计划精准 我有一辆五菱宏光s怎么赚钱 射手有赚钱的能力 看新闻的手机赚钱软件 酱猪蹄能赚钱吗 我的新生活1.8赚钱 电脑哪些游戏挂机赚钱 西麓商城能赚钱吗 梦幻打造60装备赚钱吗 赚钱达人是不是骗人的 开装潢材料店赚钱吗 加盟热干面赚钱吗 天龙八部卖师门材料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