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三寸人間 > 第三十九章 資格?
    這兩個字,從王寶樂口中說出,似乎化作了一股力量,使得四周眾人,無不全身血液流動加快,目中露出強烈的光芒。

    他們明白,王寶樂這是要為小女孩討一個公道,要一個道歉!

    這種事,他們是沒有能力去做,此刻看到有人去做,心中的振奮頓時掀起,一個個熱血沸騰,全部看向被踩著手指的青年。

    “住手,不管你是誰,你已經惹了大麻煩!”

    “就這么點小事,你竟行兇!!”不遠處那三個縹緲城的學子,此刻也都驚慌,一個個色厲內荏,向著王寶樂低吼。

    而那被王寶樂踩著手指的張嵐,此刻狠狠的咬著牙,強忍著劇痛,死死的盯著王寶樂,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此刻王寶樂早已死的不能再死。

    “欺負我們,你很得意么!你現在是得意,你很強嘛,你也就是仗著比我們多修煉了一些年而已,可我們的未來是不同的,幾年后若再遇到,你在我們面前,什么都不是!

    “你這種人,我見多了,你莫非還敢殺我們不成,這里是縹緲城,我們是縹緲道院的,你等著被通緝吧!”張嵐目中怨毒無比,此刻咬牙嘶著涼氣時,一字一字的恨恨開口。

    “而我們幾個,就算我們有什么不對的地方,也是縹緲道院來問責,你一個不相干的人,有什么資格來命令我!”說道這里,張嵐目中的怨毒更強,甚至還帶著輕蔑。

    “我沒有資格么?”王寶樂看著神色輕蔑的青年,又看了看不遠處那三個雖害怕,可骨子里也是輕蔑自己的學子,點了點頭。

    “那么,縹緲道院法兵系,靈石學堂學首的資格,夠不夠!!”王寶樂說著,直接摘下面具,身體猛地一撐,咔咔聲下,他衣袍內的緊身衣,全部崩裂,再次顯露出了那圓圓的身軀。

    “你……”

    “學首!!”

    “不可能!!!”幾乎在王寶樂話語傳出,面具摘下的剎那,不遠處那三個法兵系的學子,一個個如見了鬼一樣尖叫起來,眼中帶著駭然與無法置信,面色瞬間蒼白到了極致,好似失去了一切力量,踉蹌的倒退摔倒。

    而那被王寶樂踩著手指,神色輕蔑的張嵐,此刻整個人顫抖起來,不斷地吸氣,瞳孔放大,之前的放狠瞬間被腦海里的滔天大浪沖垮,失聲驚呼。

    “王寶樂!!”

    他們的呼吸滯塞,他們的神色前所未有的不斷變化,心中的震撼與驚恐,已經強烈到了無法形容的程度,身為道院學子的他們不怕其他人,就算是縹緲城的官員,也都不在乎,但王寶樂不一樣啊,他是法兵系的學首,他的手中掌握著能決定他們命運的權力。

    而他們偏偏自己一頭撞在了王寶樂手中,尤其是想到自己方才對王寶樂的惡言,以及他們記憶里法兵系內王寶樂的那些傳聞,頓時一個個顫抖中如丟了半條命,內心哀嚎,只覺得眼前發黑。

    四周的那些仆從,也都一個個駭然無比,甚至就連那被踢了襠部,心中怨毒的老者,此刻掙扎的蘇醒,看到了這一幕后,整個人倒吸口氣,再次昏迷過去,升不起半點報仇的想法,甚至都在緊張被王寶樂報復……畢竟自家少主是道院的學子。

    “那是學首啊……”

    四周的圍觀者,此刻也都被這一幕逆轉震撼,此刻一個個都腦海嗡鳴,目瞪口呆,實在是這逆轉太大,超出他們的想象。

    “現在,我有沒有資格,讓你們道歉!”王寶樂依舊踩著張嵐的手指,平靜的開口。

    不等這被掰斷了手指的張嵐說話,不遠處那三個縹緲道院的學子,就立刻身體哆嗦,趕緊爬起快速到了小女孩身邊,飛快的道歉。

    “小妹妹,對不起,我們剛才不是故意的……”

    “小妹妹,請你原諒我們……”這三個學子緊張的要命,聲音都有些顫抖,此刻心中后悔不已,他們心里很清楚,被王寶樂抓住的后果,此刻哭喪著臉,一個個都很心焦。

    至于被王寶樂踩著手指的張嵐,也都驚恐中仿佛忘記了疼痛,趕緊道歉,此刻所有之前的囂張氣焰,隨著王寶樂面具的摘下,全部消失。

    甚至為了彌補,他趕緊怒吼著身邊的那些大漢,讓他們立刻給小女孩找最好的醫院,最好的醫生,并且去聯系小女孩的家人,給予最大的賠償。

    那些大漢也都敬畏的看了看王寶樂,得到了王寶樂的同意后,這才跑過去,將小女孩小心翼翼的抱起,飛快的送去醫院。

    后面的事情,王寶樂相信對方不會去弄小動作,實在是這四人的前程與命運,都在他一念之間。

    “你們四個,是讓我把你們打個半死,拖回院紀部,還是乖乖跟我走,自己選擇。”王寶樂冷哼一聲,背著手向道院走去。

    四人相互看了看,都看出彼此的恐懼與苦澀,只能硬著頭皮爬起后,灰頭土臉的跟在王寶樂身后,此刻連飛艇也顧不上了。

    一路膽顫心驚中,隨著王寶樂回到了法兵峰,在靈石學堂的院紀部中,他們不敢反抗,被直接抓捕關押!

    這件事,王寶樂打算嚴懲,而他身為靈石學堂學首,上任以來雖不怎么管理事情,可這畢竟是他親自抓捕的第一個案件。

    無論是柳道斌還是其他督查,在打探到了始末后,都很明白,王寶樂這是動了大怒,要去將此事辦成鐵案!

    同時此案有那么多的證人,所以一般來說,只需要在道院走個流程,就會被移交道院的內審法庭,對他們進行處理。

    至于處理的結果,王寶樂直接給出了自己的傾向。

    開除學籍!

    這種他親自抓捕,又證據十足,且極為惡劣的事件,就算是副掌院想要壓下,也都很難,總體來說,王寶樂的傾向,就是最后的結果了。

    很快的,此事就在法兵系傳開,無數學子聽聞此事,無不心驚,在告誡自己以后莫要如此的同時,也有更多的學子,紛紛痛罵。

    他們罵的自然不是王寶樂,而是這四個敗壞法兵系名聲的敗類,甚至在靈網上,此事也都飛速傳開,引來大量的叫好聲。

    畢竟道院的學子,如這四人這么囂張的,還是不多,面對這種天怒人怨的事情,他們自然有自己的判斷。

    與此同時,王寶樂的名氣,也隨著這件事,再次傳開,甚至有不少女生,在聽說了此事后,對王寶樂這里好感大增。

    尤其是丹道系的那些妹子們,聽說王寶樂是用她們的丹藥救的人,一個個都給王寶樂傳音問詢,甚至有一些膽大的,直接就主動相約。

    而這四個學子的家里,也在收到了消息后,紛紛焦急,想盡辦法托人來找王寶樂,請他高抬貴手,對此,王寶樂直接無視。

    無奈之下,他們也請托到了柳道斌等督查,可這些人都明白王寶樂的態度,豈敢去收,紛紛嚴辭拒絕。

    到了最后,這四個學子的家人找到了回紋學首曹坤……

    當天夜里,靈坯學堂學首閣內,靈坯學首林天浩,品著靈茗,拿著一卷古籍,他身邊站著回紋學首曹坤,此刻低聲說話。

    “林兄,其他人倒也罷了,可那張嵐……此人的家族愿意拿出一把五品靈寶!”

    聽聞靈寶二字,林天浩微微抬頭,目中露出思索,要知道一品二品稱為法器,三品后則是靈寶,如到七品則是法兵。

    可以說到了靈寶的級別,其價值已經是極大了,更不用說五品了,哪怕是他,也都動了心,于是取出傳音戒,直接向副掌院那里問詢一番,放下后他微微一笑。

    “道院針對學首的大動作,數天后,以法兵系為試點,就要開始了!”

    “這王寶樂也折騰了一段時間,接下來……他也該歇歇了。”林天浩說著,端起靈茗,發現里面的水空了一些,沒等放下時,一旁的曹坤已經拿著熱水斟滿。

    “到時候,順便把那張嵐幾人,放了就是。”林天浩笑了笑,看向靈石學堂方向時,目中帶著不屑。

    曹坤聞言,頓時振奮。
3分赛车计划精准 多乐彩中奖彩民故事 山东省十一选五开奖 微信小程序麻将辅助器 福建22选5最新开奖结果今天 安徽11选五开奖直播 欧洲杯即时指数 幸运快3和值大小技巧 北京pk10计划5 神来棋牌官网下载 黑龙江11选五5开奖结果 哪里查看排球比分 15选5选号杀号秘诀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