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三寸人間 > 第四十二章 干掉他們!
    隨著王寶樂揚長而去,四周法兵系眾學子,紛紛面面相覷,實在是今天這一幕太過詭異,先是曹坤放言要給王寶樂好看,隨后學首會議舉行,緊接著……還沒等學首會議的內容傳出,他們就親眼看到曹坤被王寶樂拎出道院。

    然后就是……一頓暴打!

    此刻看著全身濕透,面色紫青,明明怒火滔天,可卻捂著襠部很是狼狽的曹坤,眾人無不心中浮現各自思緒。

    沒人能預料到王寶樂的出手,這太不符合常理,更沒有人能想到,他竟打人……打的還是另一個學首。

    不但是四周法兵系的同學想不到,林天浩與曹坤,同樣在那憋屈中,咬牙切齒,尤其是曹坤,此刻襠部雖過了疼痛勁,可卻……有些麻木,沒了知覺,這就讓他心頭顫抖,內心的郁悶與瘋狂滔天而起。

    “王寶樂!!”憤怒下,曹坤被人扶著,飛快趕往醫務室,而林天浩站在那里,望著王寶樂離去的背影,目中寒芒越發強烈起來,好半晌,他冷哼一聲,這才離去。

    眼看三位學首都走了,四周的觀望學子,才紛紛吸氣,傳出嘩然之聲。

    “這王寶樂,也太生猛了!”

    “這事怕是王寶樂也無法善了吧,身為學首,竟去打人……”

    四周眾人紛紛議論時,不少老生暗自搖頭,他們見多識廣,知道身為學首,除非是犯下背叛道院或者是惡劣到了極致的事情,否則的話,不會有什么大事。

    事實上也的確是這樣,哪怕林天浩想要針對王寶樂,哪怕副掌院也愿意幫助,可這種傳開被整個道院知曉的事情,他們也很難一手遮天。

    尤其是隨著學首會議上的兩件事被通告出去,靈石學堂內所有與王寶樂親近之人都被辭退,變相的剝奪了督查的身份,此事在整個法兵系,都引起震動。

    隨后張嵐等人被釋放,就更是在這震動的潮水中,如扔進了巨石,掀起滔天大浪,究其根本是張嵐等人的事情很惡劣,可如今竟無罪,這讓不少學子都無法接受,尤其是院紀部給出的說法,講是四人并非在道院內違紀,院紀部無權去管道院外的事情……

    這說法一出,嘩然躁動中很多人想到了王寶樂暴打曹坤的一幕以及當時口中說出的話語,紛紛明白了緣由。

    “打的好,這曹坤,有些過了!”

    “靈坯學首竟也同意此事,看來傳聞說他們二人聯手,此事一點不假!”

    這種輿論的發酵中,柳道斌等被辭退之人,他們心中怨氣極深,所以紛紛參與進去,不斷地引導輿論,所以最后王寶樂那里,只是受到了嚴厲的批評,也就不了了之。

    只是學首會議內定下的事情,終究還是無法被改變。

    “欺人太甚了!!”回到洞府的王寶樂,憤懣不甘,哪怕他暴打了曹坤,也依舊覺得不解氣,那種來自兩大學首的威脅與被架空羞辱的憤怒,讓王寶樂難以平復。

    他覺得自己在第一件事上,已經都強行忍下了,可張嵐等人的事情,是他的底線,那是他親眼目睹,親手抓住的道院敗類,可林天浩與曹坤,竟顛倒是非,要將他們全部釋放。

    此事對王寶樂來說,絕難忍受,在之后的數日里,他絞盡腦汁尋找解決此事的辦法,同時也安排柳道斌,去孫啟方的家族去關照小女孩。

    而隨著時間的流逝,林天浩與曹坤在冷靜下來后,也立刻出手干擾輿論,他們二人聯手的聲勢超出王寶樂,所以很快的,無論是靈網還是在法兵系內部,漸漸出現了其他的聲音。

    “王寶樂已經徹底沒有了權力,這是被完全架空了,所以才狗急跳墻,出手打人!”

    “身為學首,竟出手打人,這王寶樂,哼哼……”

    “以后也不用去看王寶樂的臉色了,他學首的身份,已經形同虛設,此人以后怕是只能忍氣吞聲!”

    這樣的聲音,慢慢成為了主流,與此同時,柳道斌等被辭退之人,也都焦頭爛額,原因是他們被辭退后,靈坯與回紋這兩大院紀部,開始對他們追查,甚至靈石院紀部也因王寶樂的失勢,沒被辭退之人無論主動還是被動都紛紛倒戈,也加入到了追查之列。

    這場清洗的風暴,聲勢極大,那些被王寶樂提拔起來的學子,幾乎每天都有不少被直接帶走,尤其是柳道斌,更是第一個就被帶走調查,不過或許是因王寶樂不按照常理出牌,打了曹坤的緣故,那些辦案的督查看似兇狠,可實際上都很謹慎,畢竟……王寶樂不但打人,而且下手太黑。

    這些事情,讓王寶樂青筋鼓起,目中慢慢露出一抹堅定與瘋狂!

    “他奶奶的,這是將我欺負到了懸崖邊上了,夠狠啊,那么想要解決這件事……我就只有一個辦法了!”

    “干掉回紋學首曹坤!!”

    “一旦我將他取而代之,那么我既是靈石學首,又是回紋學首,這樣我就有了兩票!在學首會議上,我就完全具備優勢!”王寶樂想到這里,覺得這個辦法雖好,還是不夠解氣,又狠狠一咬牙。

    “干掉一個不過癮,我要將他們兩個學首都干掉,這樣的話,法兵系的三大學首都是我,到了那個時候,我就是法兵系說一不二,一言而決的唯一學首!”

    “如果我做到了,那么以后也不用開什么學首會了,院紀部我一個人說了算!”王寶樂猛地抬頭,眼睛有些赤色,這是他想到的,徹底解決問題的辦法。

    先不說此事的難度,王寶樂思索良久,也唯有這個方式,才可以化解自身的危機,嚴懲張嵐四個敗類,又救下柳道斌等人,更重塑自己的地位。

    “就這么干了!”王寶樂也是拼了,此刻下定決心后,他立刻聯系了謝海洋,告訴對方,自己不惜代價,對輔助記憶的丹藥,無限量的求購。

    同時走出洞府,準備去購買大量的食物,作為閉關所需。

    “如果能做到,那么我王寶樂依舊叱咤法兵系,可若做不到……你妹的,我也要想辦法,把柳道斌等人救出來。”王寶樂一向美好的心情,第一次不愉悅了,此刻面色難看,走在法兵系內,一路上四周看到他的學子,也都不如以往那樣紛紛拜見,顯然是擔心與王寶樂走的近,被院紀部追查。

    不過還是有不多的一些學子,唏噓中向王寶樂抱拳,對于這些人,王寶樂都記住了他們的樣子,點頭示意后,他換取了大量的食物,向著洞府趕去。

    可冤家路窄,在回洞府的路上,王寶樂忽然腳步一頓,他看到了前方七八個談笑走來的學子中,有四人正是張嵐等人。

    眼看張嵐等人笑談時得意的樣子,王寶樂面色更為陰沉,沒心情去理會,依舊向前走去,準備回去閉關。

    可張嵐四人如今春風得意,不但沒有了罪名,更是被安排成為了督查,甚至在他們心中,也都覺得上一次的事情不是壞事,反倒成為了好事,此刻在看到王寶樂后,張嵐等人先是面色一變,隨后想到對方失勢,又忍不住得意,開口譏諷。

    “這不是王學首么,學首臉色不大好啊,要不要去醫務室看看,可別是生了什么要命的大病,再不小心病死了。”

    “就是,學首最近估計氣很大,要注意身體,不然的話,把自己氣個好歹,那可是我們道院的損失。”

    “還有那個小女孩,我最近考慮,要不要去和他們家談談……”

    面對這些人的陰陽怪調,王寶樂冷冷的掃了一眼,腳步一頓,將手中買來的食物放在了地上。

    眼看王寶樂停下,過了嘴癮的張嵐等人注意到了王寶樂的目光,不由得呼吸一滯,還沒等他們繼續開口,王寶樂身體剎那一步走出,直接就到了張嵐的近前,在張嵐眼睛猛地睜大中,直接一腳橫掃。

    碰的一聲,張嵐慘叫中,被王寶樂踢到了襠部,聲音凄厲,身體被直接踢飛。

    “王寶樂,你……”其他幾人面色大變,紛紛駭然中,王寶樂身體沒有停頓,一晃之下又陸續踢出,一連三腳,將這被釋放的四人,全部踢飛落地慘叫后,這才整理了一下衣衫。

    “開除你們有些可惜了,所以從今天起,我看見你們一次,就打一次,還有……如果敢對旁人報復,那就……踢碎為止!踢死為止!”王寶樂淡淡開口,撿起買來的食物,繼續走遠。

    張嵐四人痛的面色紫黑,慘叫中聽到王寶樂的話語,那踢碎二字,讓他們紛紛神色狂變,額頭汗水大量流下,踢死二字更具威懾,此刻一股強烈的恐懼彌漫心頭,哪里還敢起什么報復的心思,畢竟還要在道院生活,不由得紛紛哀嚎,他們身邊的那些督查,也都一個個苦笑,他們之前就覺得張嵐等人說話有些不經大腦。

    “那可是連曹坤都敢暴打的主,哪怕失勢,也不是你們能惹的啊!”
3分赛车计划精准 麻将来了大众麻将规则 36选7复式 姚记棋牌 微乐哈尔滨麻将真人版 安徽11选5一天多少期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 启天配资 孝感卡五星手机版 手机版网上棋牌 棋牌游戏波克棋牌 云南快乐十分今天查询 重庆幸运农场春节休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