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三寸人間 > 第138章 新人,你還是太嫩了
    天空上,王寶樂站在飛艇中,一路呼嘯,乘風破浪般直奔上院島,心情愉悅,周小雅不但進入上院島,更是拜丹道閣長老為師,這件事也算圓滿解決。

    “在這件事里,我的作用至關重要啊,多虧了我,以不畏惡勢力的勇氣,借暴打高全之機,攪亂局面,亂中取勝,使得小白兔一路順利無阻。”王寶樂干咳一聲。

    這死胖子是絕對不會承認,自己這一次就算不去,估計小白兔也會順利晉升之事,此刻心情美好,在這飛艇上拿出一包零食,一邊操控飛艇,一邊咔嚓咔嚓吃了起來。

    “能一邊飛一邊吃零食,這種本事,天下間何人具備!”王寶樂哈哈一笑,很快的飛艇就穿梭云霧,進入到了上院島。

    “杜敏也在丹道閣,雖來到上院島后沒怎么看到,不過她是學霸,估計混的也不錯,還有陳子恒,這家伙與卓一凡一樣都在戰武閣……我要努力了,不能被他們超過啊。”王寶樂想到這里,深吸口氣,沒有回洞府,而是目光掠過中峰,看向法兵閣北脈的方向。

    從靈網上,王寶樂已經知曉了兵徒考核的細節,明白法兵閣的弟子考核時,需去北脈,在那里有一個兵籍部,專門負責整個法兵閣內,所有弟子晉升兵徒的考核,但凡有弟子煉制出了一百件完美一品法器,都可來這里上交審核后,獲得兵徒的身份。

    “去晉升兵徒,然后選擇部門任職!”王寶樂目光熱切,操縱飛艇直奔北脈,途中路過中峰時,他注意到在那中峰的廣場上,有一面巨大的戰鼓,豎立在那里,顏色暗紅,散出古樸之意,很是顯眼。

    “那個估計就是靈網上被人提到過的問上鼓了吧?”王寶樂內心一動,目光在那巨大的戰鼓上停留了一下,此鼓他在靈網上看到過介紹,據說這是一面唯有兵子才有資格敲擊的戰鼓,此鼓的作用只有一個,那就是……請來長老!

    在法兵上的一切難解之事,只要兵子本身具備實力,能敲擊戰鼓,就可憑著鼓聲請來長老,解答疑惑。

    只不過此鼓設立多年,真正被人敲響的次數,卻是不多,一方面是若沒有真正極難解決的問題,沒人敢胡亂的敲擊去打擾長老,另一方面則是此鼓沒有鼓槌,想要敲擊之人,需在戰鼓面前,利用戰鼓給出的材料,去當場煉制一把一次性的鼓槌。

    手握自己煉制的鼓槌,方可敲擊戰鼓,請來長老。

    只是這煉制鼓槌的方法雖然就刻在戰鼓旁,可煉制鼓槌的難度極大,某種程度不亞于靈寶,且每個兵子一生中只有一次機會,一旦煉制失敗,也就沒了資格,所以輕易不會使用。

    王寶樂在靈網上聽說,迄今為止,敲擊次數最多的一位學子,煉制的鼓槌敲響了五聲,超出旁人太多,以至于請來解惑的不是尋常的長老,而是法兵閣的大長老!

    “每一閣的大長老,都是地位超然,大長老之上,就是副宗乃至宗主,直至……太上長老!”進入上院島后,哪怕王寶樂大多數時間都在閉關,可對于縹緲道院的格局了解,比在下院島時多了不少。

    他已經明白縹緲道院權利最大的,就是那位據說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太上長老,此人縹緲無蹤,可他的存在,如同定海神針一般,是縹緲道院這一代人,于聯邦地位的保障!

    在太上長老之下,則是縹緲道院的宗主以及三位副宗,他們之下則是十閣,最后是一院,所謂十閣,就是上院島包括法兵閣在內的所有島閣,而一院……就是下院島!

    每一閣中,閣主雖是明面上的掌控之人,可實際在閣主之上,還有幾位數量不等的長老,以及每一閣里唯一的大長老。

    這些人,不參與所在閣的管理,但他們組成的長老團,有資格罷免副閣主以及決定閣主的任選。

    這等階分明的體系,就是縹緲道院內部的權力構架,王寶樂也是在明悟了這些后,覺得自身任重道遠的同時,也對成為兵子,更為渴望。

    此刻目光從問上鼓那兒挪開,王寶樂壓下翻騰的思緒,操控飛艇直奔北脈,很快就到了兵籍部的上空,他收起飛艇一躍落下,直接踏入。

    這兵籍部內弟子很少,能成為兵徒之人,相對數量龐大的普通弟子而言,本就不多,所以在王寶樂辦理了手續后,來到專用的考核之地,一處豎立著十個巨大石碑的廣場時,他看到此地除了自己,就只有一個高瘦的青年,正閉目盤膝坐在一尊石碑前準備,神情肅然,似很高深莫測的樣子。

    察覺有人到來,這青年抬頭睜開眼,看了看王寶樂,沒說話,可當看到王寶樂竟沒有半點準備,就要開啟考核后,眉毛一挑,輕笑一聲。

    “新弟子?”

    王寶樂聞言側頭,看了過去。

    “兵徒考核,是我輩弟子最大的事情,師弟你沒有沐浴熏香也就罷了,來到這里,竟不做絲毫準備,這是對晉升兵徒考核的不尊重,我勸你好好準備后,再來考核,否則必敗!”青年淡淡開口,一副很有經驗的樣子。

    “這么難么?”王寶樂原本是很放松的,可聽到青年的話,又覺得對方不是在蒙自己,不由得詫異起來。

    “每年法兵閣能成功晉升兵徒者,也就十幾人罷了,尤其是里面還有不少,都是考入上院島兩年以上的弟子,你說難不難!”

    “煉制一百件一品完美法器,相對而言還算簡單,可以依靠時間積累,但這考核幻境里,會隨機挑選出十件,必須在指定時間,不允許絲毫錯誤的重現煉制過程,一個失誤就失敗,你說難不難!”

    “能考入上院島的,誰沒有天賦?如你這般覺得可以通過者,來這里嘗試之人太多了,我來考了九次,見了不少,沒看到一個成功的。”青年不認識王寶樂,此刻老氣橫秋的開口。

    他這么一說,王寶樂古怪的看了看這青年,心底琢磨著難怪對方經驗豐富,畢竟考了這么多次……于是將信將疑,心底有了一些忐忑,索性學著青年的樣子盤膝坐下,開始準備。

    眼看王寶樂孺子可教,青年笑了笑,目中露出感慨,仿佛從王寶樂這里看到了自己當年首次失敗前的模樣,半晌后,他自己準備的差不多了,于是右手抬起一揮,取出一件法器,送入石碑內。

    王寶樂注意后,也趕緊取出一件法器,學著送入石碑內。

    “云霜劍?”青年看到了王寶樂拿出的法器,愣了一下,多看了王寶樂幾眼,再次取出一件法器送入石碑,王寶樂有樣學樣,也取出一件。

    “靈霧盾?”青年眼睛睜大,之前的云霜劍,那是一品法器里極難煉制之物,他看到后雖詫異,可也沒多想,可眼下王寶樂居然又取出了一件極難煉制的法器,這不由得讓他神色古怪起來,可卻不服氣,心底哼了一聲。

    “這是要和我顯擺?打算和我比比?新人,你還是太嫩了,別看我失敗了那么多次,可實際上,每一次失敗,對我而言都是極大的鼓舞與促進!沒有那些次的失敗,又如何有今天的我!”

    青年瞇起眼睛,升起傲然之意,袖子一甩,一口氣拿出了余下的九十八件,里面有九件,與靈霧盾的級別差不多,得意中他側頭看向王寶樂,可這一眼看去,他腦海里頓時嗡的一聲。

    只見旁邊王寶樂眼瞅著青年一口氣取出近百件,于是也拿出了九十八件,只不過里面任何一個,都是與靈霧盾一個級別的,此刻寶光閃耀,五光十色中,那一件件法器,讓青年眼珠子都快掉下來,震驚之余內心不忿忍不住暗罵。

    “這家伙是來考核的,還是來裝逼敗家的啊,真是的,一個兵徒考核,他拿這么多難煉的法器干什么?!”
3分赛车计划精准 幸运pk10玩法技巧1234578 河北11选5玩法 开元棋牌app下载 彩票山西新11选5 东方六十一最新开奖 极速飞艇计划破解版 海南体彩4加1中奖规则 海龙王捕鱼游戏 陕西闲来麻将ios系统 贵州快3何时派奖 极速十一选五最新开奖 七星彩开奖排列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