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三寸人間 > 第144章 發財之日
    王寶樂雖沉浸在煉制二品法器中,可身為督查隊長,很多事情不需要他去打探,督察隊的那些他的手下,有機靈之人,立刻就將這消息告訴了王寶樂。

    “戰武閣大比?”接到傳音后,正在研究如何煉制劍鞘的王寶樂,抬起頭,有些詫異,對于法兵閣的那些老弟子來說,他們很熟悉戰武閣大比,可王寶樂來上院島時間不算很長,此刻好奇下,不由得追問起來。

    他的那位督查大隊的手下,立刻解釋,漸漸地,王寶樂對于戰武閣大比,有了更多的了解。

    實際上戰武閣在整個上院島,屬于是極為強勢的一股勢力,且平日里無論修煉還是任務都極重,處理外界各種機密之事,把它比喻成縹緲道院的一把尖刀,也都毫不夸張。

    同時就大部分人而言,從戰力上講,戰武閣弟子的殺傷力,也明顯超越其他閣,所以很多時候,上院島稱呼戰武閣的弟子,都是戰修。

    所以在物資的給予上,往往是其他閣的數倍之多,尤其是完成任務后,一次性的收獲,就足以讓其他閣的弟子極為眼饞。

    如此一來,就使得戰武閣的弟子雖面臨危機的時候較多,可口袋大都充足,不過既是尖刀般的戰修,自然要時刻磨礪,所以就有了戰武閣一年一次的五場大比,分別是真息一到五層進行的不同境界的比試。

    而每年的戰武閣大比,無論是對其他閣,還是對整個縹緲道院,都是大事,上上下下都很重視。

    甚至每年都會有聯邦官員以及軍方人員,前來觀看,找出好苗子,提前定下未來任用與征召之人,也正是因為外界的重視,所以對戰武閣弟子而言,這大比就更重要了,甚至成績的好壞,也都會被記錄檔籍,且有優厚的獎勵。

    于是……無論是丹道閣,還是法兵閣,又或者陣紋閣等等,這些以輔助為主的弟子們,發財的時候就到了,畢竟戰武閣弟子越重視大比,就越是需要武裝自己,如此一來,法器靈寶需要,丹藥一樣需要,陣法同樣如此。

    僅僅是上院島發放的常規品,自然無法滿足戰武閣弟子對大比的需求,所以就必須去其他閣私下里購買,于是多年來在這些輔助的閣中,弟子之間都流行了一句話。

    “戰武閣大比之時,就是我等發財之日啊!”

    這還不算完,如果僅僅是這樣,其他閣的參與度還是不算太深,且會存在與戰武閣之間的割裂感,同時也不符合縹緲道院對弟子修行的規劃。

    畢竟在縹緲道院這些年的判斷與規劃里,大道艱難,需弟子之間相互扶持前行,雖不排斥個人主義,但更提倡彼此合作。

    于是每年一次的戰武閣大比,看似只是戰武閣的比試,可實際上絕非這樣,在大比中有一條規則,那就是參賽的弟子,必須找到一位同伴組隊,輔助自己大比。

    可以去找丹道閣的丹修,也可以去找法兵閣的兵修,甚至陣紋閣的陣修以及馭獸閣等等,哪怕都找不到,尋找一位戰武閣的伙伴,也是可以,甚至最后時,若一個都沒找到,道院還會為其匹配指定一人參與。

    如此一來,就使得戰武一閣的大比,牽動了所有閣,也正是因此,才會有聯邦官員與軍方人員觀看,使之成為整個縹緲道院的大事。

    知曉了戰武閣大比的細節以及規則后,王寶樂也都眼睛一亮,雖然他在制作靈石上幾乎無成本,積累了不菲的身家,在下院島也算土豪一般的富足。

    可在上院島后,之前的一百件一品完美法器,已經讓他的積蓄耗費的差不多了,如今又煉制二品完美法器,花費更是驚人,就算是他,也都有些支撐不下去。

    除非是停止煉制,整天去煉靈石,一段時間后或許能補充上來,可這樣的話時間就浪費了,這就讓王寶樂很是頭痛。

    而他在靈息鄉的收獲,宗門不知為何現在還沒有整理完,沒發放下來,王寶樂有些等不下去了,此刻聽到自己手下說起戰武閣大比,他立刻覺得這是一個機會。

    “其他法兵閣的弟子,都是煉制法器后賣出,然后用賣來的靈石繼續支撐研究與修煉,形成一個良性的循環,我也應該這樣!”王寶樂深以為然,于是從自己的法器里取出一部分,記錄數據與照片后,登錄靈網,在上面發出售賣的告帖。

    這段時間,上院島的靈網極為熱鬧,里面賣法器、丹藥、陣法的帖子比比皆是,甚至還有戰武閣弟子招聘輔戰者。

    至于自己法器的價格,王寶樂對比之后覺得自己也不能太黑了,于是定出了十倍的成本價格,實際上這已經是很便宜了,他在靈網上看到不少法兵閣弟子在上面售賣法器,價格離譜,大都是十幾倍成本價,高的都有五十上百倍之多,極為夸張。

    “太黑了!”王寶樂也都感慨一番,覺得如自己這樣的好人,在法兵閣應該不多了,同時對于當初選擇法兵系的決定,很是慶幸。

    “這些法器賣掉后,應該就可以支撐我等到宗門把靈息鄉收獲的獎勵發放下來了。”王寶樂琢磨一番,覺得沒問題,于是繼續研究劍鞘的煉制方法。

    漸漸三天過去,王寶樂覺得自己對煉制劍鞘的第一步,已經徹底明悟,打算去嘗試煉制時,卻苦惱的發現,掛在靈網上售賣的法器,竟無人問津。

    如果只是沒人買也就罷了,可偏偏王寶樂搜尋下,發現一些質量不如自己,可價格比自己高了不少的法器,居然很多都被人買走后,他有些詫異了。

    “這些人是瞎子啊,人傻錢多?莫非只買貴的?”王寶樂皺了皺眉頭,索性將價格也提高起來,定價在十七八倍成本價后,這才開始煉制劍鞘的靈石,很快又過去了數日,這劍鞘靈石的煉制上,難度不小,王寶樂失敗了好幾次,終于煉制出來。

    看著面前這劍鞘形狀的靈石,王寶樂很是滿意,而靈網上他掛出的法器價格被提高了,果然有效,看的人多了起來,此刻在王寶樂查看時,甚至有人給他傳音,可當王寶樂興奮的打開傳音戒后,聽到里面傳來的話語,頓時就怒了。

    “這位師弟,你掛出的那十一件法器,一口價,全部加一起,二百靈石,賣不賣!”

    “二百靈石?你搶劫啊,這里面七把一品完美,四把二品完美,你才給二百?”王寶樂生氣了,覺得對方純屬腦袋有問題,給出的價格,連成本都遠遠不夠。

    “不賣?那就算了,法兵閣的兵修這么多,有名氣有口碑的更是不少,你說你的二品完美如何厲害,誰信?要不你送我一把,我嘗試后有作用,給你補上價格。”

    “走開,不賣!”王寶樂眼睛一瞪,直接就關了傳音戒,開始在煉制出的靈石上,刻畫回紋。

    只不過這一步的難度,比煉制靈石更大,需要充分理解回紋的結構才可,王寶樂雖在上院島學習了高等回紋,配合他的公式,已經很是精湛,可依舊還是在這一個環節上多次失敗。

    直至又過去了五天,王寶樂面前的劍鞘靈石因回紋不穩,咔嚓的碎裂報廢后,他的眉頭已經緊鎖起來。

    “這玩意太難煉了,靈坯就這么難,還有后面的鍛材里,需要一種叫做兵砂的材料……這兵砂是啥啊。”王寶樂有些頭痛,簡單的查詢了一下,雖沒找到關于兵砂的記錄,不過眼下對他而言,煉制的進度還沒到鍛材,停留在回紋靈坯這里。

    “這么下去不行啊……”王寶樂想了想,沒再繼續煉劍鞘,而是轉頭繼續煉制二品完美法器,打算借助對二品法器的熟練,來提高自己回紋的把握。

    時間一天天過去,距離大比之日還有五天時,隨著王寶樂煉制出二品完美法器,更是將自身的法器也都重新煉制一番,使得其中有不少達到二品完美的程度后,又加了不少回紋進去,尤其是金鐘罩的珠子,不但二品完美,更是被他填入了反震回紋,模仿靈氣潮汐之力。

    到了這個時候,王寶樂無奈的發現,自己口袋空了……

    這種自從進入縹緲道院后,首次出現的錢財空空,使得王寶樂有些心慌,煩悶下登錄靈網,發現自己的法器,依舊沒人來真正買,而傳音戒內雖也有與他談的,可價格給的都達不到王寶樂的底線。

    “不對勁啊!”眼看如此,王寶樂不得不拿出一些心思琢磨起來,翻看靈網時目中露出思索,漸漸的看出了其他賣物品之人與自己不一樣的地方。

    他們往往都有自己的品牌效應,甚至有那么幾位,剛一掛出丹藥或是法器,竟被人瘋搶,還有一些雖沒這么夸張,可也很受歡迎,且價格無論如何離譜,都有人去買。

    同樣的,也有不少如自己這樣沒有口碑沒有品牌的新人,問詢者少,價格不斷地降低……

    “這是信不過啊。”王寶樂頓時頭痛,開始考慮之前那位提出的試用之事,按照順利的發展,對方使用后給自己補上靈石,同時也會讓更多的人看到不同,隨后紛紛來自己這里購買。

    可這種事,等于是主動權在對方手中,一旦過程不順利,折騰起來很是麻煩,王寶樂性格強勢,不到萬不得已,不愿把主動權給別人。

    此刻想了想后,他抓了抓頭發,神色透出果斷,一拍大腿。

    “我不能把格局只放在大比前的售賣上……不就是品牌口碑么,老子這次就玩把大的,一勞永逸!”
3分赛车计划精准 黑龙江11选5开奖信息 申穆投资 欢乐麻将攻略下载 现金手机捕鱼游戏大厅 5分彩定位胆骗局 大众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52大庆麻将安卓版下载 山东十一运夺金开奖号码 老11选5规则 南粤36选7开奖结果今晚 陕西快乐10分 哈尔滨麻将算钱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