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三寸人間 > 第343章 美人計?
    “金兄有什么話,大可以直說!”王寶樂沉吟后,看向金多明,他很清楚,自己不是金多明的爹,而高官自傳里有一句話,他參悟許久,也有所收獲,這句話就是……這世間往往最貴的東西,就是免費之物!

    而顯然金多明的到來,雖提出可以幫助自己爭取,但此事不可能不付出代價,甚至如果金多明沒有需求,那么王寶樂反倒覺得此事不對勁。

    “首先這件事,金某會全力以赴,但此事畢竟涉及火星權利,且競爭者都是各方勢力,所以我只有部分把握……可只要是發力了,失敗則罷,一旦成功,寶樂兄弟,我要你一個承諾!”

    “什么承諾?”王寶樂瞇起眼,看了過去。

    “在適當的時候,在不違反聯邦律法的前提下,對以我為代表的三月集團,有所傾斜……”金多明微微一笑,與王寶樂目光對望。

    王寶樂想了想,忽然開口。

    “你能十成確保,我能成為候選人?”

    金多明遲疑了一下,此事就算是他,也難以說的把握十足,于是沉吟后,他搖頭。

    “變數太多,只有五成把握。”

    “既然這樣,那么就加上一條,在不違反我的原則下!因為你們只有五成把握,那么另外的五成,我也需要尋他人幫助。”王寶樂覺得對方的話語里有坑,于是也挖下一個坑,至于能不能用先不管,放在那里就可以了。

    對于王寶樂的說法,金多明思索片刻后,點了點頭,就這樣,二人彼此對望后,都笑了起來,而金多明也沒多留,擔心王寶樂又提起小毛驢的事,于是說完沒談幾句,就趕緊告辭離去。

    “走的太快了啊。”王寶樂搖著頭有些可惜,他實際上還打算繼續和對方談談小毛驢的事情,此刻眼看金多明飛速的走了,王寶樂搖頭一嘆,回到了辦公室后,他立刻就找來林天浩。

    讓林天浩告訴其父,關于上次所說之事,他需要幫助。

    對此,林天浩雖不知道具體,但也知道能被自己父親凝重開口之事,必定不小,于是立刻就給其父傳音溝通,最后林佑通過林天浩,告訴王寶樂,這件事,他會全力相助,但與金多明的話語一樣,因此事涉及太大,所以他也沒有十足把握。

    不過王寶樂覺得差不多了,畢竟自己這一次既有金多明,又有林佑,雖還算不上十拿九穩,可世間之事,本也沒多少能談的上十足把握的。

    將這件事埋在心底,化作期待后,王寶樂的生活又恢復平靜,繼續修煉的同時,對建造型傀儡的煉制,也越來越多。

    至于小毛驢,早出晚歸,越來越頻繁,王寶樂注意了好幾次后,實在好奇,終于在數日后的一大早,他注意到今天的小毛驢,似乎與以往比較,仿佛更興奮,更激動的樣子。

    甚至他都看到這小毛驢一大早跑出去,居然還在學院的水池里打了滾,似乎在洗澡的樣子,這就更讓王寶樂詫異了。

    “一定有情況!”王寶樂回憶這段時間小毛驢的舉動,一開始只是有些變化,可這變化越來越大,直至今天,已經反常了。

    就好似這小毛驢準備了很久,要在今天去干一件大事般,這就讓王寶樂眨了眨眼后,神色也凝重起來,身體一晃,直接離開學院,暗中跟隨。

    而這小毛驢,修為之前到了真息四層后,似乎更為精進了不少,距離真息五層也都不遠,而其速度,也比曾經快了好多。

    尤其是它不走大路,竟是在一條條小路中飛速穿梭,遠遠看去,就好像一道黑色的閃電,速度極快,甚至有的時候,它居然鉆入下水道里……

    這就讓王寶樂震驚了,他覺得自己似乎對小毛驢缺少了關懷,以至于對方居然對火星城這么熟悉,自己都不知道。

    甚至若非能感應到小毛驢的方位,換了其他人想要去尋找,必定要耗費不少心神,一個判斷錯誤,將其跟丟也不是不可能。

    “這驢蛋一看就鬼鬼祟祟的!”王寶樂心底好奇更重,憑著自己的速度與感應,始終潛行在小毛驢身后,而這小毛驢也沒有發現王寶樂的跟蹤,從一處下水道鉆出后,它已到了二十七區,輕車熟路的,直奔二十七區的獸營而去。

    二十七區里,有一處地方,名為獸營,這里是火星政府開設的,專門訓練兇獸之地,一方面提供給軍方,另一方面也對外出售。

    某種程度,相當于是縹緲道院的馭獸閣,但不同的是,此地除了馴化外,更有培育。

    而此刻,隨著小毛驢的靠近,在距離獸營不遠時,它竟再次鉆入到了下水道里,王寶樂沒接近,而是憑著感應,察覺到這一次小毛驢的方向,居然是獸營的內部。

    這就讓他震驚了,甚至他都不知道這小毛驢是怎么知道這里的。

    “它來獸營干什么?”王寶樂極為詫異,感應中察覺到小毛驢似乎離開了下水道,出現在了獸營中,沒過多久,小毛驢就再次鉆入下水道里。

    很快的,當王寶樂躲藏起來,注視小毛驢欲出現的下水道出口時,他的眼睛猛地睜大,呆呆的看著從下水道出口,鉆出的小毛驢。

    不僅僅是小毛驢,它的口中還死死的咬著一頭體型比它大了好多的白色獅子獸!!

    此獸很是漂亮,通體白色,神武非凡,雙目更是如寶石一般,仔細一看,還是一個公獸,可以想象它在同類中,必定是帥氣不凡,傲視群雄。

    而其修為,也是真息四層,只不過這俊朗不俗的獅子獸,此刻在小毛驢面前,卻是瑟瑟發抖,目中露出驚恐,身體顫抖,似想要哀嚎求饒,可在小毛驢鼻子種種的噴氣下,這獅子獸頓時就慫了,神色上都有了絕望。

    “它要干什么……”王寶樂這一次不是詫異,而是懵了,呆呆的看著不敢掙扎反抗的獅子獸,被小毛驢咬著,飛速沖出下水道后,又爆發出驚人的速度,疾馳遠去時,鉆入到了另一條下水道里,再次遠走。

    這一次,它所去的方向,正是三十六區的軍營所在!

    當王寶樂壓著內心的震驚,一路跟隨到了三十六區時,他看到小毛驢咬著獅子獸,出現在了軍營外的一處角落里。

    它來的時間很有講究,似乎對軍營的輪值十分了解,居然選擇的是最空閑之時,另外選擇的地點,更有研究……

    此地是軍營的一處不怎么開啟的小后門,而到了這里后,小毛驢明顯警惕了不少,將獅子獸直接扔在了門口,威脅的低吼了幾聲。

    而獅子獸顫抖,一樣發出低吼,似在拒絕,可小毛驢呲牙一笑,直接張開口,一口咬在旁邊的道牙子上,咔嚓一聲,咬下一大塊,隨后看向獅子獸。

    獅子獸頓時一個哆嗦,目中恐懼強烈,低下頭慫了。

    于是小毛驢滿意,在王寶樂不可思議的目光下,它飛速的遠去,最后藏在了不遠處的草叢中,而隨著趴下,其身上的毛發顏色居然改變,最后竟與四周的環境,徹底的融合在了一起。

    這一幕,讓王寶樂眼睛睜大,甚至就連小毛驢的氣息,居然在這一瞬,也都消失了,好似被隱藏一般。

    這就讓王寶樂心神再震,他覺得這小毛驢吃了灰蚊子后,似乎變得很不一般……沒等王寶樂繼續沉思,此刻在軍營后門處,孤零零的獅子獸,悲憤中發出一聲聲低吼。

    這低吼不大,可似乎帶著一些召喚之意……

    而隨著其輕微的低吼傳出,沒過多久,那似乎許久不開的小門,竟嘎吱一聲,微微開啟,一個白色的驢頭,從小門內伸了出來,似乎認識獅子獸,目中露出異樣之芒……

    “什么意思?美人計?”王寶樂眼睛一直,有些茫然,喃喃低語。
3分赛车计划精准 刘伯温精选期期一肖中特 浙江6+1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江苏麻将怎么算胡图解 至尊棋牌最新版下载 湖北十一选五有哪些奖 唐山股票配资 黑龙江11选5一定牛走势图 斗牛棋牌软件有哪些 下载龙江微乐哈尔滨麻将 双色球走势图近600 上海百搭麻将游戏 好玩的棋牌手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