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三寸人間 > 第419章 錦上添花!
    眼看這所有外來者都震驚,而王寶樂那里也都眼睛睜大,柳道斌心底得意起來,不由得掃了掃林天浩,心底輕笑一聲,暗道你林天浩是依靠能力上位,這點沒毛病,可與我柳道斌比起來,還是差了一些。

    畢竟自己既有能力,又有拍馬屁的本事,而后者在他看來,與前者一樣重要,這一點,小的時候,他爹就言傳身教的同時,也再三的叮囑培養,他永遠也忘不了他爹一次酒后,拍著大腿,說出的那番話。

    “這人啊,都喜歡聽溜須話,只要是人,就喜歡,那馬啊,牛啊之類的才不喜歡,不過你要記得,這只是花,明白花么?錦上添花知道不,你如有錦,再有花,你的未來,爹就算是放心了,所以啊道斌,這門技術你一旦掌握了,你就不算是中人之姿!”

    原本柳道斌是不屑的,甚至他當初考入縹緲道院時,對自己人生的規劃,是成為一名法兵大師,可命運的軌跡,在他遇到王寶樂后,有些彎了……

    以至于他走上了其父的道路,而在這條道路上,他越發的感覺,自己老爹不容易啊,同時在拍馬屁上也舉一反三,悟出了一個道理。

    “很多時候,拍馬屁不需要開口,無聲勝有聲,才是極高的境界!”柳道斌得意中,沒去多說關于雕像的事情,而是帶著震撼的王寶樂一行人,繼續參觀,隨著走去,一尊又一尊王寶樂的雕像,不斷地出現在眾人的眼前,吸氣聲也慢慢消失,所有人都震驚的同時,對柳道斌,也都某種程度的服氣了。

    他們覺得已經不需要繼續看了,不用想,這溫槐的自治區,估計大街小巷,王寶樂無處不在……于是他們看向溫槐時,目中都忍不住露出同情。

    溫槐面無表情,他都已經麻木了,從柳道斌修建第一個雕像開始,直至如今自治區內,王寶樂的雕像數不清多少,他都習慣了,也習慣了柳道斌借助這個辦法,不斷地給自己的人洗腦……

    以至于他的心腹也都越來越少,甚至他都覺得,星河落日宗的弟子,只知道殺戮,可與柳道斌去比,本質都是單純的,好似孩子一樣。

    也不是沒人看出端倪,可一方面王寶樂強勢,另一方面柳道斌所做,沒有半點遮掩,明明白白的告訴所有人,我就是拍城主馬屁,你能怎么滴!

    如此一來,其他人還真不知該怎么阻止,總不能不讓他去拍馬屁吧,而且萬一要是王寶樂誤會了怎么辦……于是就使得雕像泛濫了。

    在溫槐這里心底膩歪復雜時,林天浩等人都沉默無語,至于王寶樂,在震驚之后,內心升起了一股奇異之感,越看四周這些雕像越覺得此人英武不凡,連帶著看向柳道斌時,也都極為滿意。

    注意到了王寶樂的目光,柳道斌好似打了雞血一樣,只覺得自己這一切付出的太值得了,不過他也知曉分寸,明白僅會拍馬屁是不夠的,于是在王寶樂身邊,笑著開口。

    “城主來此,可是因好奇這里為何沒有一個修煉邪法長生功之人?”

    聽到柳道斌主動提出此事,王寶樂滿意之下,臉上的笑容也濃了一些,向著身邊的林天浩等人,指著柳道斌笑道。

    “你們看看,這是看我們不問,于是主動要來請功了。”

    林天浩微笑,四周眾人也都很配合的露出善意的笑容,紛紛看向柳道斌。

    “城主,我們這里之所以沒有任何人修煉邪法,那是因為卑職來了后,加強了對大家精神的熏陶,使得每個人都清晰明白,什么事情該做,什么事情不該做,并且完善了獎懲制度,所以才會有現在朝氣蓬勃的新區!”柳道斌連忙開口,話語說的漂亮,可四周眾人包括王寶樂,卻聽出了這里面的端倪。

    林天浩在一旁干咳了一聲,給王寶樂傳音一番,解釋了他所調查的結果,王寶樂聽著聽著,神色也古怪起來,結合柳道斌的話語,立刻就明白了這里面的端倪所在。

    事實上自從這柳道斌來了溫槐的新區后,不但抓住了區紀部,更是完善了舉報機構,使得舉報流程變的特別簡單,同時對于每一份舉報,必定用最快速度處理,且對被舉報者進行不同程度的罰款處理,而這處理來的金額,原封不動的獎勵給舉報人!

    且不斷地推動,甚至暗中還找了不少托,主動帶頭,終于在花費了大量的精力后,使得舉報成為了溫槐新區的一項每個人都有的意識……

    哪怕一開始沒有,可被身邊人舉報的多了,人人自危下,自然也就有了,無論大事小事,總之只要一個不滿,就會舉報。

    同時也誕生出了一部分嘗到甜頭者,成為了職業的舉報人,收獲了大量修煉所需的靈石與資源。

    就算是溫槐,對于此事也都無奈,有心去管,可想到柳道斌是代表王寶樂,索性不去管了。

    而在大家都習慣了舉報后,當初那位第一個來這里傳播長生功的修士,在這里呆了不到半個時辰,其鬼鬼祟祟的行徑,就被一百多人舉報,直接就被抓走了。

    雖然那個時候,王寶樂還沒下令禁止修煉長生功,但這種突然出現的功法,在其他區或許不算什么,可在彌漫了舉報習慣的這里,這就是最明顯不過的靶子了,不管有沒有問題,先舉報了再說,萬一真的有問題,還可以拿到獎賞。

    就算沒問題,也能證明自己嚴肅負責。

    知道這里面的事情后,王寶樂哭笑不得,柳道斌則是心里美滋滋的,他覺得自己這一次將事情辦的特別漂亮,可琢磨著還是要再加點火候來凸顯自己的成果,于是露出一副盡忠職守的模樣,向著王寶樂大聲開口。

    “城主,當初長生功在這里出現,哪怕沒有明文規定,可道斌時刻牢記城主栽培,不敢有片刻松懈,更不能辜負城主厚望,絕不允許出現絲毫閃失,所以我禁止這里的修士修煉長生功,本打算緩一緩看看情況再決定,結果,真的出事了。”

    “好在城主英明神武,以雷霆萬鈞之力,直接毀去這足以撼動城池,撼動火星的陰謀詭計,道斌代表我區千千萬萬個修士,感謝城主救命之恩!”柳道斌說到這里,向著王寶樂抱拳深深一拜。

    而在他一拜后,四周不少此區域的修士,也都在遲疑后,紛紛向著王寶樂拜去,而溫槐等人無奈,可眼看其他人都這樣了,于是也只能捏著鼻子般,向王寶樂拜見感激。

    這一刻,林天浩徹底驚呆,看向柳道斌時,警惕感大增,也趕緊向王寶樂抱拳一拜,一時之間,四周拜見感謝之聲此起彼伏,王寶樂眼看如此,哭笑不得的同時,心底也舒暢無比,最后看似訓斥了幾句柳道斌,可目中的贊賞,已極為明顯。

    又參觀了片刻,確定這里的一切,都在柳道斌掌握之內后,王寶樂又表揚了一下溫槐,這才與林天浩離去。

    而在他們離去的同一時間……在陳沐的自治區內,其辦公府邸內,陳沐面無表情,但雙目卻收縮,正冷冷的望著其面前一位中年修士。

    “你是誰!”陳沐緩緩開口。

    這修士穿著五世天族的道袍,本是他的一位副手,平日里在自己面前,一向小心翼翼,而今天,竟在沒有召見下,以詭異之法,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且姿態與神情,與往日大不一樣,似換了個人般,甚至某種程度,在其身上都散發出一絲讓陳沐覺得危險的氣息。

    “陳道友,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長生功與我有關,你可以喊人出手,將我擒拿交給王寶樂,或者……你也可以給我,也給你自己一個機會,讓我代表我家主人,和你……談一談。”
3分赛车计划精准 吉祥棋牌吉林麻将 上海哈灵麻将app下载 南国彩票七星彩 切尔西对基迪纳摩比分预测 宁夏体彩11选5 三分彩计划 股票推荐每日一股 微博 网络游戏赚钱排行榜 大庆麻将52手机版最新 青海快三福彩 内蒙古11选5走势 cba单场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