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叛賊 > 第三百三十三章 狼兵
    趙弘燦在廣西的小日子算過的不錯,如今廣西上下全換成了他的人,不配合的比如梁世勛等人都被趙弘燦全部軟禁了起來,至于軍中更是有郭永和投靠自己的幾個將領在,趙弘燦如今和廣西的土皇帝沒什么兩樣,只不過名義上還是大清的臣子。

    被軟禁的梁世勛等人一個都沒放走,甚至連他接到康熙的圣旨時,都拿著這些人身體不好,不適長途跋涉的理由回絕了。這些人在手上,等于就是人質,趙弘燦怎么會輕易放他們離開呢?

    何況,康熙捏著鼻子認了他在廣西的事,送來的圣旨非但沒有訓斥,反而安慰有加,同時還下旨承認了郭永廣西提督的任命,這就更讓趙弘燦有持無恐,大為定心了。

    朱怡成之前讓張冉想辦法招降趙弘燦,誰想這家伙表面上對大明的人客客氣氣,但就是拖著不給一句實話。而且趙弘燦掌握廣西軍政后,在廣西招兵買馬,訓練部隊,一副要把這土皇帝干到天荒地老的架勢。就連張冉派人在廣西一地四處傳播趙弘燦想擁兵自立的消息都不以為然,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姿態。

    這一日,趙弘燦帶人去看操,在他的支持下,郭永以北海鎮為基礎,再匯集廣西各鎮精兵和近一萬挑選出來的新兵訓練了一支新的部隊,這支部隊對外依舊以北海鎮的名義,可實際上已有了趙家軍的私下稱呼。

    全軍三萬五千人,足足是之前北海鎮的兩倍有余,不僅裝備精良,更給予極好的待遇,而且軍中還有不少從廣西山民中挑選出來的精兵,自古以來廣西兵就以驍勇善戰著稱,前面時期,大名鼎鼎的狼兵更是威名遠揚,不僅在抗寇之戰中立下赫赫戰功,在之后的遼東戰場和中原戰場更是令敵人聞風喪膽。

    曾經有人感嘆過,當年大明如有十萬狼兵在手,這滿清根本就入不了關,更不用說能坐得這天下了。而在后世,洪秀全也正是憑借著廣西兵進行北伐,席卷中原差一點兒就奪得了天下。至于在抗日戰爭就更不用說了,桂系軍閥的強悍是公認的,就連常凱申的中央軍也不鳥,和小日本干起來更是針鋒相對,絲毫不落下風。

    作為兩廣總督,趙弘燦當然早就知道狼兵的厲害,所以他到了廣西后調用藩庫中的銀子開路,從當地土司手中好不容易招來這些人,再以北海鎮為基礎組成了這支新的部隊。

    可以說,這支所謂的趙家軍現在是趙弘燦的底牌,更被他寄予厚望。今天他看操的主要目的就是要親眼看看這支部隊的強大,同時也是讓一起前往的人知道一下,他趙弘燦有能力保住廣西。

    會操進行的極是順利,在郭永的精心訓練下,這支部隊極其精銳,尤其是進行陣戰演練的時候,那震天的殺聲更是讓參與看操的一些文官嚇得臉色發白。趙弘燦得意洋洋地看這些人,心中極為滿意,會操完畢后,很是大方地發下賞賜,更是引來軍中一片歡呼。

    “阿大人,我這北海鎮如何?”趙弘燦笑瞇瞇地對站在他旁的一位大員問道。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倒了霉被康熙發配至廣西的理藩院尚書、上書房大臣和侍衛內大臣、議政大臣的阿靈阿。

    趙弘燦棄廣東而走,只身入廣西形同割據,導致康熙之前的準備全部落空。康熙大怒之下又無可奈何,為拉攏趙弘燦,不使廣西投敵,只能默認事實。可對于阿靈阿,康熙卻是惱怒異常,雖然沒有直接證據,但他認定趙弘燦一事必然是阿靈阿泄露的,所以阿靈阿,這位堂堂朝廷重臣雖然官職依在,卻被康熙一腳踢到了廣西,任其自生自滅。

    到了廣西后,阿靈阿就如一尊泥菩薩,對于廣西軍政絲毫不作看法,更不插手任何具體事務。他心里非常清楚康熙這么做的原因,而且他也知道,趙弘燦的消息的確是自己泄露的,但事到如今,以他的身份和地位又能做什么呢?一切都已晚了,心灰意冷的阿靈阿只能以這種態度來面對現實。

    不過趙弘燦對于阿靈阿還是比較尊重的,不僅給他安排了極好的住處,更把限制他自由出入,就連一些政事有時候也會請教下阿靈阿的看法。當然,阿靈阿從不表態,但也不拒絕,雙方似乎是心照不宣,以這種微妙的關系形成了一種平衡。

    耳邊聽到趙弘燦的詢問,阿靈阿并沒有回答,雖然這趙家軍的會操的確令他有些意外,尤其是那一萬狼兵的彪悍更令他心驚。怪不得滿人入關之前在明軍的狼兵手下吃過大虧,這些瞧起來黑瘦的廣西狼兵的確不簡單,僅站在那邊,就感覺到從他們骨子散發出來的那種兇狠。

    “怎么?阿大人是對這部隊有所不以為然?呵呵,阿大人向來見多識廣,可否點評一二,也好讓本帥查遺補漏,讓下面的人好生操練。”

    聽得趙弘燦如此說,阿靈阿輕嘆了聲:“兵是好兵,將也是良將,只可惜晚了些時日,如在半年前這些兵就擺在廣州,偽明又如何能拿下廣東呢?”

    話音剛落,趙弘燦臉色微變,不過他很快就恢復如常,笑著點頭道:“阿大人不愧是朝廷重臣,這一句中的啊!不過此一時彼一時,當初本帥未在廣西,更無朝廷全力支持,如果當時皇上也能如阿大人現在所想的話,廣東又如何能落入敵手?”

    阿靈阿是諷刺趙弘燦在守廣東未能全心全意,而趙弘燦也借著這番話告訴阿靈阿廣東丟失其罪不在于他,而在康熙和朝廷。作為兩省總督,如果早些給趙弘燦便宜行事的權利,放手讓他施展,如何會有今天這樣?

    阿靈阿許久未作回答,趙弘燦也不再問,等會操全部結束后,一起回了城中。

    過了兩日,阿靈阿突然派人向趙弘燦傳話,說是備下酒宴要請趙弘燦喝酒,趙弘燦并沒拒絕,爽快地就答應了。當天傍晚,趙弘燦帶著幾個隨從來到阿靈阿所在的府上,阿靈阿已等著他了,兩人進了屋來到桌前,面對一桌好酒好菜,阿靈阿以主人的身份主動先倒了兩杯酒,先飲為盡,然后又夾著桌上的菜各自先吃了一口。

    “阿大人,不必如此吧?”趙弘燦當然明白阿靈阿這么做的道理,笑著搖頭道。

    “我來廣西也有些日子了,一直未能和趙大人一聚,今日借此地,我想還是坦誠相待的為好,以免趙大人有所誤會。”阿靈阿放下酒杯坐下,神色平靜地說道。

    趙弘燦輕嘆了聲,一手拿起酒杯,看了眼阿靈阿:“阿大人,要真說起來還是趙某連累了你,這杯酒趙某給你賠個不是。”

    說完,趙弘燦舉杯一口干了杯中的酒,而阿靈阿神色復雜的望著趙弘燦,卻沒其他絲毫動作。

    趙弘燦拿起酒壺,給雙方倒滿了,放下酒壺道:“有些話我也不必多說了,如今之局面從一開始就并非我所想,這一步步走來也是無奈之舉。阿大人來廣西多日,趙某多有怠慢,還請不要怪罪。”

    緊接著,趙弘燦又舉杯一口飲盡。這時阿靈阿終于拿起了面前的酒杯,遲疑了下后也喝干了杯中的酒。

    見到如此,趙弘燦臉上露出了笑容,屋里的氣氛也變得緩和了許多。

    阿靈阿喝完酒,輕嘆了一聲,開口道:“今日請趙大人來,我只想問一問趙大人今后的打算。趙大人花費如此代價練就精兵,不會只想自保吧?”

    “自保如何?有他意又如何?”趙弘燦故意問道,阿靈阿眼中精光一閃,卻不開口,趙弘燦笑了笑,如自問自答道:“其實我這樣做既是自保,又是為我大清啊!”

    見阿靈阿投來詢問的目光,趙弘燦嘆道:“阿大人難道以為我趙某有心存天下之志?如果這么想的話就大錯特錯。我自己是什么樣的人,我心里清楚,如果讓我督撫一地,或者入朝執掌一部,都無問題,但要讓我逐鹿天下,那也太瞧得起我趙弘燦了。更何況,假如我想投明,早在廣州之時就能率部反水,直接投靠偽明了,何必跑來這廣西貧乏之地受苦呢?阿大人應該知道偽明帝并非心胸狹窄之人,就連廖煥之一介七品縣令都是得到重用,更位及人臣,難道我趙弘燦堂堂兩廣總督就不能得以重用么?”

    給自己再倒滿了酒,趙弘燦又是一飲而盡,隨后又道:“今日阿大人請我來,其實趙某非常清楚阿大人想問什么,在此也沒外人,趙某就直言不諱了。之前廣東之事究竟如何,我趙某是否犯有大罪,想來阿大人是最清楚不過的人。聯絡澳門,利誘對方出兵,以制偽明水師,以保廣東。難道我做錯了么?就算有錯,那也是小錯,何必用如此罪名來問我的罪?再者,如朝廷和皇上要追究責任,大可直接明令下旨,又何必暗中做兔死狗烹之舉?實在令人寒心不止!趙某今日要同阿大人說一句話,我趙弘燦生是大清之人,死是大清之鬼!但要讓我趙弘燦背負不白之怨,這萬萬不能!”

    
3分赛车计划精准 浙江快乐彩 辽宁11选5开奖记 吉林快三 一分十一选5害死人 黑龙江11选5 河北快3形 湖北11选5遗漏周期表 海豚海岸 老版捷报比分下载 任五快乐12遗漏四 119期财富赢家七星彩趣味图 国融资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