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諸天降臨現實 > 第281熱鬧的間桐家遺址
    衛宮家門口。

    “哈~櫻,這么多天一直夜不歸宿,果然是來到這里。”

    一名穿著校服看起來有點痞氣的男子臉上滿是不爽的說道。

    “哥哥,我和學長只是——”

    痞氣男子的對面則是一名紫色長發,充滿著人妻特質的美少女,此刻少女臉上滿是慌張之色。

    “好啦好啦,妹妹張大了找個男朋友也是可以理解的嗎,只不過我要成為御主。”

    那痞氣男子話說一半,下一刻前方火光沖天。

    “哥哥啊,那個爆炸的方向,好像是你家啊~”

    間桐慎二......

    間桐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放馬過來吧,兩只小老鼠哦,用盡死力,竭盡智謀,讓本王愉悅吧!”

    火光中,吉爾加美什的大笑聲響起。

    周身上下數十層防御的透明寶具在緩緩的浮現出外形。

    雖然沒有解放真名,但就算是基礎的防御能力那也是相當強力的,此刻的吉爾加美什完全就是一個移動堡壘般的存在。

    “能同時擁有這么多的寶具,閣下想必就是那位最古之王吧。”

    不知道第幾次被摧毀了身體,刻印蟲尖叫著重新組成了間桐臟硯的身軀。

    間桐臟硯看向覆蓋住吉爾加美什周身的那數十件寶具嘴角不停地抽動著。

    雖然已經猜到了對方的身份,但還是太過bug了吧!

    刻印蟲在火海中尖叫,但間桐臟硯根本沒有時間去理會,仔細回想一下的話。

    上一次圣杯戰爭這位王似乎就出現過。

    不過現在的吉爾加美什和十年前的吉爾加美什相比,變化稍稍有些大。

    記得上一次圣杯戰爭吉爾加美什總是喜歡站在路燈上的,而且身上也是那一副黃金鎧甲,現在卻是變化有些大,差點沒認出來。

    嗯,從一個高調的暴發戶變成了假裝低調的暴發戶了。

    只是,戰斗卻并未因為知道對方的身份而變得簡單,反倒是變得更加棘手。

    擁有著世間一切寶具原型的寶庫,再加上那層層防護,先天就已經立于不敗之地了,除非等對方魔力耗盡,不過看這位王現在的樣子明顯不可能魔力耗盡的。

    “好吧~”

    喃喃自語,間桐臟硯對著身邊的哈桑·薩巴赫看過去。

    剎那間無窮的魔力自間桐臟硯身上涌動。

    這些年來,靠著不斷地轉移靈魂整整存活了數百年的時間,這數百年的時間哪怕就是一頭豬都能成精了,更不要說是自己這等天資橫溢的魔術師了。

    哪怕自己更多的時間全部都已經耗費在如何獲得長生這樣的事情上,但兩百多年所積累的魔力足以超過百分之九十九的魔術師了。

    此刻魔力全力爆發之下,作為從者的哈桑·薩巴赫所有的基礎屬性幾乎在一瞬間上升了一個等級。

    不過哈桑·薩巴赫卻是

    并未急著沖上去找吉爾加美什的麻煩。

    那么多的防護類型寶具加身,就算沒有解放自己一個暗殺者想要正面擊破也是不可能的。

    妄想心音!

    下一刻,哈桑·薩巴赫的面前浮現一顆虛幻的心臟,

    恐怖的不似人類的手掌緩緩的伸出,下一刻牢牢地握住心臟。

    所謂妄想心音,即是將殺害對象映在鏡中,再使用以太塊,從它的反鏡存在造出與殺害對象分毫不差的“雙重存在”。

    雙重存在擁有與真貨互相共鳴的性質,傷害雙重存在的話,真貨亦同樣地會受傷,借由抓破以此造出的對象的擬似心臟,對象將會表面上毫無損傷地只有心臟被破壞而死亡。

    面對妄想心音怎么樣的鎧甲都是沒有用的。

    一直到哈桑·薩巴赫抓住那顆虛幻的心臟,間桐臟硯總算是松了一口氣。

    對于大部分的從者來說妄想心音無疑是絕殺類型的寶具。

    但卻并不是無法破除。

    極高的幸運有機會豁免這樣的攻擊,除此之外在哈桑發動這個寶具的同時,對方若是以猛烈的攻擊強行打斷哈桑寶具的釋放,那么自然也是能夠豁免這樣的攻擊。

    從哈桑釋放寶具開始,自己就一直在防備著吉爾加美什的打斷。

    若是對方想要動手的話,那么自己就負責攔住對方一時三刻,等到哈桑寶具釋放出來那么自然就可以了。

    只是這個吉爾加美什還是一如既往的自大,竟然看著哈桑釋放寶具。

    也對。

    歷史上的哈桑是一個組織,每一代的哈桑都有著自己獨特的寶具,對方想要查到自己這里哈桑的寶具想必也是極難的。

    “咯吱~

    心臟破裂的聲音響起,間桐臟硯最后一口氣也松了下來。

    “您或許是一位強大的王,但心臟破裂的話,就算是您想必也不可能活下來了吧。”

    間桐臟硯呵呵笑道,枯枝樣的臉上滿是得意。

    能戰勝這樣強大的對手,便是自己也是頗為興奮的啊。

    “哈~”

    隨即吉爾加美什不屑一笑。

    “為...為什么你還能——”

    “你當本王是誰?”

    吉爾加美什從懷中掏出一枚小巧的鏡子,鏡子上有寫滿了漢文。

    “護心鏡,天朝那邊的寶物,專門保護心臟的寶具。”

    哈桑·薩巴赫......

    間桐臟硯......

    “走!”

    沒有絲毫猶豫的,間桐臟硯吩咐道。

    隨即哈桑抓起間桐臟硯就要逃跑。

    對于英雄來說逃跑武夷水可恥的。

    但面對一場完全沒有希望勝利的戰斗來說,若是明知不敵還留下來與對方戰斗那無疑是愚蠢的。

    兩百多年的時間,間桐臟硯對于很多事情早就已經看的很透徹了,活下來的人才能再談其他。

    “若是你們一開始就走的話或許能走得掉,但現在這里鬧了這么大的動靜,走么可能走得掉。”吉爾伽美什沒有看向老蟲子而是看向虛空的某處。

    隙間倏然間浮現一只腳從其中邁出,原本準備逃走的哈桑頓時一個后退,只是那腳好似跨過了虛空一般徑直印在了哈桑的身上。

    “嘭~”

    如同炮彈般,哈桑的身體猛烈的墜落在地面。

    “想逃,問過我了沒有。”

    蕭瑟一行人的身影出現。

    “不過只是殺一只老蟲子而已,竟然來了這么多人,既然來了那就一起出來談談吧。”

    蕭瑟看向空曠的四周笑道。
3分赛车计划精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