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獵戶出山 > 第1016章 為什么放走他們
    陸山民越打越興奮,越打戰意越高昂,自從習武開始,步步受挫,自問進步神速,但卻沒有真正打敗過幾個人,這一次是第一次越級狂虐搬山境巔峰高手,酣暢淋漓,一發不可收拾。
    面對陸山民力量和速度的壓制,光頭男子就像沙袋一般,陷入陸山民狂風暴雨般的打擊之中。
    開山、扛鼎,一個過肩摔,光頭男子被狠狠的甩出去砸在地上,濺起漫天泥濘。即便他有搬山境巔峰的體魄,此刻也是皮開肉綻,鮮血淋漓。
    “不許動”!!之前充當出租車司機的殺手在震驚之下拔出手槍。
    陸山民回頭看了他一眼,嘴角露出淡淡笑容。“一把破手槍,你以為對我有用”?
    男子雙手緊緊握著手槍,之所以沒有開槍,正是因為他知道以陸山民的反應速度,并不一定能打中他,即便打中,以他能狂虐光頭男子的體魄,一兩槍也未必能讓他失去戰斗力。作為搬山境后期初階的強者,他非常清楚到達巔峰的外家強者有多恐怖,他曾經親眼看見光頭男子硬挨兩顆手槍子彈,子彈只是進入肌肉半寸,根本進入不了內臟。
    面對陸山民撲面而來的氣勢壓迫,男子額頭密布細細汗珠。
    “不許動”!!一聲洪亮的喊聲響起,緊接著馬鞍山的身形從一根柱子后面顯現出來。
    “警察,把槍放下,雙手抱頭蹲在地上”。
    男子舉槍瞄準陸山民,余光看向左側十幾米開外的馬鞍山,臉上露出一抹笑容。
    馬鞍山一雙鷹眼冷冷盯著男子,舉著手槍一步步靠近。
    陸山民眉頭微微皺了一下,“馬鞍山,你最好趕緊離開這里”。
    “我是警察,這里我說了算,全部蹲在地上”。馬鞍山眼睛盯著男子,冷冷的說道。
    男子緩緩下蹲,在即將完全蹲下的時候,迅速發力就地一滾。
    “啪啪”兩聲槍響,兩人幾乎同時開槍。
    陸山民大驚,撇下已經再次站起的光頭男子,一腳踢中一塊磚頭,轉頭飛速飛向男子,與此同時快速沖向馬鞍山。
    “啪啪啪”,又是一陣亂槍激射。
    陸山民一把撲倒馬鞍山滾到墻角。“啪啪”,又是兩聲槍響,子彈打在兩人身前。
    馬鞍山一把推開陸山民,迅速起身開槍,兩個身影已經消失在了遠處。
    “追,別管我”!!
    陸山民站起身來,看著馬鞍山血流如注的大腿,顯然已經傷及了動脈。沒有理會他,扛起他迅速跑出工地。
    馬鞍山在陸山民肩上奮力反抗,“放開我,趕緊追”!
    劇烈的反抗之下,血流得更快,大腿處開始如噴泉般噴出鮮血。
    陸山民抬手就是一記手刀打在馬鞍山后腦勺,這種情況下把他敲暈是最好的選擇。
    在路邊攔了輛出租車,以最快的速度將馬鞍山送到就近的醫院。
    馬鞍山在一陣頭暈目眩中蘇醒過來,躺在病床上,睜開眼看見已經換了身衣服的陸山民正含笑看著他。
    “醒了,趁你做手術的時間,回家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
    馬鞍山失血過多,臉色蒼白,“你怎么在這里”?
    “除了我還會有誰,你在天京舉目無親,連個照顧你的人都沒有”。
    “我不需要你照顧”。
    “沒有我,你可能已經死了”。
    馬鞍山掙扎著從床上坐起來,疼得滿頭大汗。
    “你以為我怕死”!!
    陸山民微微皺了皺眉,他很不理解馬鞍山這種人到底是怎么煉成的,“馬科長,我知道你不怕死,但是你就不想你的老婆和女兒嗎,在江州的時候,為了避免她們受到傷害,你將她們托付給了岳父岳母,現在又來到天京,張嘴閉嘴不怕死,你有想過,你死了她們怎么辦,你有考慮過他們的感受嗎”。
    馬鞍山冷輕哼了一聲,眼中帶著濃濃的鄙夷,“你這種人永遠不懂”。
    陸山民思索了片刻,點了點頭,“相比于你,我沒有老婆孩子,但仍然擔心自己死去會讓親人朋友傷心難過,所以無論面對怎么樣的絕境,哪怕只有一口氣,我也要活著,正是這股強大的求生欲讓我多次絕處逢生。說實話,要不是我已經身在棋局之中無法擺脫,陷入不進則退的僵局,說不定我連仇的可以不報,要不是我身上背負太多人的理想和夢想,說不定我連晨龍集團都可以拋棄。如果我像你一樣有老婆孩子,我想我寧愿帶著她們逃離華夏隱姓埋名,也決不讓自己處于危險之中”。
    說著淡淡看著馬鞍山,“所以,我確實不懂你這樣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不僅是你,還有柴正”,說著頓了頓,“柴正只是他的假名,我到現在都不知道他真正叫什么名字,還有佟梁,你們都是一類人,不僅不在乎自己的命,連父母妻子都不顧。讓人欽佩,也讓人不解”。
    說著笑了笑,“所以我才救你”。
    馬鞍山臉色蒼白,一雙鷹眼冷冷盯著陸山民,“為什么放他們走”?
    “我剛才不是說了嗎,我敬佩你,不能眼睜睜看著你死”。
    馬鞍山冷哼一聲,“你當我是白癡嗎!你明明可以徹底將兩人拿下,但最后你收手了,否則你以為我會出來嗎,我的出現不過是剛好給你一個順水推舟放人的機會”。
    陸山民無奈的笑了笑,“我有什么理由放他們走,這么好的人證,說不定能從他們嘴里吐出一兩個納蘭家的大佬,這可是我求之不得的好事情”。
    馬鞍山一雙鷹眼目不轉睛盯著陸山民,“什么理由?這正是我要問你的問題”。
    陸山民嘆了口氣,“馬科長,你中槍的部位是大腿,不是大腦,麻煩你過過腦子,我之所以上那輛出租車,就是想引出納蘭家請的殺手,順手抓住把柄。我要是故意放他們走,我今天壓根兒就不會上那輛出租車”。
    見馬鞍山眼睛閃爍了一下,似乎也在懷疑他自己的推斷,陸山民接著說道:“我再能打也是個凡人,是凡人就有力氣用盡的時候,那種激烈的交手,我只是停下來緩口氣。要怪就只能怪你,要是你不出來扯后腿,那兩人我早就交到你手上了”。
3分赛车计划精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