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言情小說 > 金鳳華庭 > 第七十章 旨意(一更)


    京中的風吹草動,自然瞞不住皇帝。安華錦充當顧輕衍的小隨從跟著他去吏部丁卯的消息,第一時間就有內衛稟告給了皇帝。

    皇帝這些日子把這件事情都給忘了,他覺得他既然有心取消婚約,就不能再讓他們整日里待在一起培養感情了,再培養下去,拆都拆不開了。

    就算培養感情,也應該是讓她與楚硯。

    帝王很少有后悔的事情,促成安顧聯姻這件事情就是他最后悔的事情。

    于是,皇帝很快就吩咐張德,“你去顧家傳旨,就說吏部不同于翰林院,讓他不準再帶小安兒去吏部了。”

    張公公應是。

    皇帝想了想又說,“小安兒畢竟是女兒家,為了最好地讓她融入京中女兒家的圈子,你再去安家老宅告訴她一聲,讓她多參加些宴席。朕會給長公主傳話,讓長公主赴宴時,帶上她。”

    “是!”

    張公公想著,陛下給七公子和安小郡主各自安排了事情,頭一步是分隔二人,這下一步,應該就是等機會解除婚約了。

    彼時,天色已黑,張公公出宮后沒去顧家,直接去了安家老宅,覺得七公子每日都在安家老宅陪安小郡主用膳,此時應該還沒離開。

    張公公到的時候,顧輕衍果然還沒離開安家老宅,與安華錦剛吃完晚膳,在喝茶。

    聽了張公公傳的旨意后,顧輕衍眉梢挑了挑,淡笑,“聽陛下的。”

    安華錦也沒意見,左右她去吏部也是看書,在哪里看,都一樣。

    張公公順利地完成了旨意后,看著顧輕衍,似有話要與顧輕衍說。

    顧輕衍微笑,“公公說吧!小郡主不是外人,有什么話,在安家老宅說,也不會外傳出去。”

    張公公點頭,但還是習慣性地壓低聲音說,“自二皇子死,三皇子受毒茶案牽累勢弱,其他幾位皇子,有暗搓搓想起頭的架勢。近日來,雖風平浪靜,陛下有意立七殿下為儲君的想法,近日來沒藏著,露出了些,其余人有點兒坐不住了,七殿下面臨的壓力一下子就大了許多。”

    顧輕衍頷首,“不意外。”

    張公公繼續道,“今日,漠北鎮北王給陛下上了折子,說近日想讓鎮北王世子代替他進京看望陛下,以表忠孝。陛下準了。”

    顧輕衍瞇了瞇眼睛,“鎮北王世子?蘇含?”

    “正是。”張公公道,“據說這位鎮北王世子,能文能武,且容貌甚好,鎮北無數女子趨之若篤。他性子高傲,一個也沒看上眼,至今十九,婚事兒還沒定下。”

    “哦?”顧輕衍笑,“那他想娶一個什么樣的?”

    張公公瞅了安華錦一眼,咳嗽一聲,有些不好說地道,“據說,他被鎮北王和王妃逼急了時,曾經放出話,說想娶安小郡主這樣能把宸小王爺揍的三個月起不來床的。”

    安華錦:“……”

    她只是在一邊旁聽,怎么還扯到她身上了?

    顧輕衍轉頭看向安華錦。普天之下,能把楚宸揍的三個月下不來床的女子,也就她一個吧?可真會拿她做擋箭牌!

    安華錦立馬坐直身子表態,“我不認識他的,你可別因為這個跟我鬧脾氣。”

    顧輕衍彎起嘴角,溫聲笑了笑,“嗯,我知道你不認識他,放心,不因為這個跟你鬧脾氣。”

    安華錦松了一口氣。

    真是怕了他了!

    張公公瞧著二人,就憑這兩句話,他就聽的心里直樂,所謂這就是一物降一物?安小郡主天不怕地不怕,難道怕七公子與她鬧脾氣?真不知道七公子鬧起脾氣來,是怎么個模樣,這么溫潤有禮的人,很難想象怎么跟人鬧脾氣,他可從來沒見過。

    “蘇含進京,總不能是因為我在京城吧?”安華錦不想給自己臉上貼金,但還是覺得應該防患于未然,有一個楚宸看上了她,就夠煩的,別再來一個難惹的。

    “和美人是漠北鎮北王妃養大的孤女送進宮的,八皇子、九皇子、十皇子都是和美人所生。八皇子早就被封了敬王,是一眾皇子中獨一份,今年八皇子十六,也到了該選妃的年紀。他雖然早早被封王,但也不代表就與帝王無緣了。鎮北王府也許會有別的心思也說不定,所以打發蘇含來京探探情況。”

    安華錦放了心,不是因為她就好,是別的一切都好說。

    張公公不敢耽擱的太久,說了幾句話,便回宮復命了。

    顧輕衍依舊坐著喝茶,對安華錦說,“每日早晚,我還過來陪你用早膳和晚膳,就算有陛下的旨意不準你跟我去吏部,但我們總還是有婚約在身,陛下也不能明示不讓我來安家見你陪你用膳。”

    “嗯,行。”安華錦點頭。

    “陛下除了減少你與我相見外,大約還有一個想法,就是想讓你鍛煉與京中各府的夫人小姐們打交道,為你嫁給楚硯,將來做太子妃鋪路。看來陛下是下了決心一定要找機會取消你我婚約了。”

    “你若是滿足現狀的話,就千萬別給陛下機會。”安華錦覺得如今他們兩個是一條線上的螞蚱,共同的目的,就是維持婚約現狀。

    “嗯。”顧輕衍點頭,“我會的。”

    他沒說的是,若是到了維持不住的時候,他用盡手段,也得讓她嫁給他。當然,如今這想法,就不讓她先知道了,免得她心結還沒解開太排斥。

    第二日,顧輕衍比往日更早地來了安家老宅,安華錦為了配合他早起丁卯上朝的時間,比往日早起了大半個時辰練武,然后陪著他一起用早膳。

    “今日讓你比往日早起了,會不會太辛苦?”顧輕衍問。

    “這算什么辛苦?練兵時,夙夜不睡時也有過。”安華錦不當回事兒地擺手,“你快去吧!既然回了吏部恢復了上早朝,就別晚了。”

    顧輕衍點頭,出了安家老宅。

    顧輕衍離開不久,果然長公主府來人,說長公主要帶她去禮國公府赴宴,陛下的旨意。

    安華錦為著一句“陛下的旨意”也不能推脫說不去,便簡單地收拾了一下自己,坐了馬車,去了禮國公府。

    禮國公府夫人早就跟著眾人一起對安華錦下過帖子,不過被安華錦扔在了一邊沒管,從中挑出來一個善親王府,還因為顧輕衍從中作梗陛下召見沒去成,其余的也就更沒想去了。

    如今陛下有旨意,她也就聽話地前往了。

    她這些日子已經漸漸地習慣坐馬車,坐在馬車里想著,江云彩很怕見到她,今日她去了她家做客,真是難為她招待了。

    長公主知道安華錦出發的時辰,掐著點從公主府出發,與安華錦差不多時間到了禮國公府。

    今日禮國公府辦的是春茶宴,因禮國公夫人有一片陪嫁的茶園,里面種了各種春茶,所以,春茶如今正鮮嫩地放葉,正是摘的時候,她每年都邀請與禮國公府交好的府邸賞春茶。

    禮國公府小郡主江云彩也會邀請幾個要好的小姐妹過府玩耍。

    安華錦下了馬車,長公主正好也下馬車,她見到安華錦后,笑的很開心,“小安兒,我早就想帶你出來赴宴了,但皇兄有旨,讓顧七公子陪著你,我不好耽擱你們培養感情,就沒有了用武之地,如今顧七公子回了吏部,事情多起來,正好給了我機會。”

    長公主沒女兒,只生了兩個兒子,本身又是一個顏控,所以,她很喜歡長的漂亮的小姑娘。但前提是,這個小姑娘得干干凈凈,不能邋里邋遢。如今的安華錦,不騎馬奔波了,沒有一身風塵了,整日里干干凈凈漂漂亮亮,她就更喜歡了。

    安華錦聽著這話,想著看來陛下還沒將他取消婚約的打算告知長公主,否則長公主忙活做媒半天,空茫一場,估計很該是會受不住的,也沒心情赴宴的。

    她笑著上前挽住長公主的胳膊,“只要好玩的宴席,您只管喊著我,不好玩的就算了。陛下的旨意,只是想讓我在京期間不無聊,肯定不是讓我每日都圍著宴席轉,豈不是得累瘋?”

    “是是是,你只管放心。”長公主笑著說,“禮國公府的春茶宴,從來都不會無聊的,好玩的多的是。”

    安華錦笑,“那我就放心了。”
3分赛车计划精准 哪个应用能玩国标麻将 52吉林麻将手机版下载 nba比分直播迅盈 集乐库影视网-在线观看最新热门影片 澳洲幸运10开奖 台球比分网 黑龙江p62 福建36选7开奖号 球探比分网即时比分新闻 快播下a片 杭州麻将都有哪些app 创业板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