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道爺不好惹 > 第69章你在山里,我在城中
    這條剛封正了的柳仙聽懂了王長生的話,昂著蛇腦袋特別人性化的擺了擺,然后蛇尾巴一卷趴在地上就要游走出去。
    王長生皺著眉頭,似乎很不滿的說道:“我要是不拉他一下,從他嘴里說出來的可能就是你不過是一條蛇而已跟人有什么關系,他這一句話能頂你山中五百年的修行,不然你上五百錢可就白玩了,做人尚且知恩圖報,你們這種開了仙班的靈物自然更應該知曉了。”
    一旁的盧卡此時還是懵的,他不知道自己糊里糊涂的跟這條蛇有什么交集,其實腦袋里還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有點后悔了,自己剛才應該一砍刀下去剁了蛇腦袋,明天中午還能多上一頓烤的蛇肉吃。
    保家仙的說法一般都是在北方才有,南方很少有供奉這東西的,多數都是建立宗祠,沿海地帶會供奉媽祖或者神龕什么的,但其實說來效果和目的都一樣,就是祈求自家平安,富貴,不過供保家仙比較容易也很好請,相對來說也更靈驗一點,在北方供的最多的就是黃三太爺和太奶了,也就是黃皮子。
    還有個南茅北馬的說法,就是南方比較信茅山,北邊信出馬,你看港島的鬼片或者道士片都是以茅山為主,北面的出馬則多數都脫胎于胡黃白柳灰這五大仙。
    王長生想為盧卡求這個保家仙,是不想欠了他的人情,為他謀一份福氣,昆侖觀人比較在乎因果一說,這次盧卡帶他進山奔波來回得要十天半月的,他就覺得最好是別欠下什么情分就最好了,沒想到這柳仙有點不給面子啊。
    其實呢,仙家也有仙家的驕傲,不是說請就能請來的,主要還得看福緣有沒有,很明顯這條蛇覺得自己跟盧卡有點不搭嘎,根本就沒想著去給他做什么保家仙。
    王長生又接著說道:“這種事肯定是沒有強求的,都得你情我愿才行,你不愿意我自然也不可能硬綁了你去,這么的吧你若是答應了,我為你寫一道敬天地神咒,待你再過五百年歷劫之時,可以讓你少一分劫難,如何?”
    王長生這句話似乎打動了對方,那條長蛇剛游走之際,轉了個身就要爬回來了,再次揚起腦袋審視著他,王長生淡淡的說道:“你一個畜生,我有誆騙你的必要么?”
    這種五仙家想要一步一步的往下走,其實都挺難的,它們歷經幾次劫難最后才能一步一個坎的維持著自己的仙班,這有點像是電視里演的,成了精的妖怪想要成仙飛升就得歷天劫,比如蛟若成龍就得受九次雷劫全都挺過去了以后,才能一遇風云變化龍,但實際上沒有那么復雜,這種仙家首先要保證的就是安然無恙的活下去,然后積累功德,等到積攢夠了以后,跨過幾次劫難差不多就能成了。
    復雜倒是不復雜,但想安然無恙的走下去可挺難,因為畜生畢竟是畜生靈智還是欠缺了一些的,這個時候有的仙家就會選擇有福緣的人去給他當保家仙,說白了就是相輔相成吧,五仙保這戶人家平安,富貴,家中不招臟東西或者沒有大禍臨頭什么的,而這戶人家呢則是給仙家上供,維持住香火,同時也做一些善事把自己的功德轉移過去,如此一來算是各有所贏了。
    只不過在這位柳仙好像沒太看得上盧卡,主要也是因為一點,盧卡早年喪父,再過兩年又得喪母,家中又挺清貧的,這實在算不上什么有福氣的人家,這柳仙當然不愿意了。
    但是,王長生的后一句話,將他的所有顧慮都給打消了,一道敬天地符比他去給皇上當保家仙都要有用得多。
    盧卡正要開口,王長生沖著他搖了搖頭,那條柳仙爬了過來蛇頭在他的腿邊嗅了嗅,感受著他的氣味,王長生低聲說道:“稍后幾天你和我分開以后,這蛇會去你家中,你若看見了也別慌,隨便它去哪呆著,等我回去后再說”
    盧卡茫然的問道:“那是怎么了?”
    “給你一道福緣……”
    柳仙走了,聞著盧卡的味它會一路走向同南村。
    蛇走了,剩下了狐疑不解的盧卡,他躺在草地上睜著眼睛準備小睡一會,后半夜是王長生來守夜了。
    幾個小時后,天邊泛起了魚肚白。
    王長生和盧卡再次啟程,翻山越嶺,深入苗疆福地。
    路上的時候,盧卡說道:“苗疆很大,太大了,那山連著一座又一座的,從來都沒有人將這些山都走過,有些地方人跡根本也到不了,我阿公說的那個苗寨,應該就是在這種地方”
    苗疆,那些與世隔絕的村寨很多都是建在高山上的,遠遠的你也許能看見山頭上的村落,但可能當你想著要爬上去的時候,卻怎么也上不去了,四周不是懸崖峭壁,就是湍急的河流,也許有路但一定很隱蔽。
    王長生皺眉問道:“難不成,就真的沒有人去過哪里,根本就不知道在哪么?”
    “也許有,但至少不是我們同南村里的”盧卡說道:“那個村子有點邪,我們苗人沒有愿意接觸他們的”
    王長生說心中嘆了口氣:“其實我也不想,但都是被逼的”
    一晃過去了幾天,王長生和盧卡已經翻山越嶺的,不知走了多遠,總之是是再沒見過什么人煙了。
    這時候的年,已經味淡了不少,過初五該忙起來的人也該忙上了。
    長安城處的禹王村,這天又來了兩輛車,停到了王家門外,車停下后,走下幾人,其中一女子特別的顯眼,穿著打扮一看就富貴的很。
    這女子從車里拿出不少的禮品,然后抻著脖子看向王長生的家,小心翼翼的跟身邊人說著,你們等會我進去說幾句話就出來。
    王長生的家中此時只有扶九在,幾天了他人一直都沒有離開等著觀里的小七回來。
    看見院外停了兩輛車,又有人下來走進院中他就從屋中出來,只聽一道脆生生的動靜說道:“麻煩問下,這是王長生的家嗎?”
3分赛车计划精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