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言情小說 > 農門惡女是團寵 > 第395章 毛之不存,皮將焉附
    “你個臭小子渾得很,有什么好寵的,本官和你祖母一樣,要寵也是寵草兒這樣嬌滴滴的女孩兒。”

    喻縣令一臉嫌棄給失落的喻潤澤補一刀,然后美滋滋執起酒杯跟顧會長他們炫耀:“我喻某人以后也是有女兒的人,你們這些做叔叔的,吃了我喻家這頓飯,回頭要將見面禮補上了。”

    喻潤澤:“……”

    這是他親爹嗎?

    瞬間失寵的喻公子,只小小的失落了一下,頓時又高興上了:“玉寧兄,一銘兄,以后草兒就是我喻潤澤的親妹妹,我也是有妹妹的人了。”

    像個二傻子一樣,跟著喻縣令一起炫耀完,他高興的沖蘇草道:“你哥我那兒也有很多好玩意兒,妹妹看得上的只管拿去,還有,在家里多住幾天,不對,妹妹現在是我喻家的人了,也該有自個的院子,祖母,咱們收拾一個院子給妹妹住。”

    “還是不對,整個喻家我住的院子最好,我那兒騰給妹妹住,我搬個小一點的院子……”

    蘇忠賢一陣傻眼!

    認個干孫女兒,怎么就變成喻家的人了?

    那他還是不是草兒的爹?

    沈里正和沈大山他們,也全懵住了,草兒果然是個有福運的。

    還以為喻家老太太一時興起認個干親,看這架式,又是讓挑東西,又是騰院子讓住下來,對親孫女也不過如此吧!

    最后,還是蘇草左推右推,又答應喻老太太在喻家住下來陪她幾天,還說陪在她身邊才好親近。

    喻潤澤才被勸住了,答應蘇草陪喻老太太住,沒有執意要將自個的院子給騰出來了。

    離縣衙不遠的客棧,姬小公子捻著一顆棋子遲遲不落子,聽到夜七回來的動靜,他這才將子隨意落在了棋盤上。

    夜七一進門,他站直了身子:“怎么樣?打聽到姐姐什么時候回杏花村了嗎?”

    “怕是沒那么快!”

    夜七將隱身在喻家暗處打探到的消息如實稟報:“喻家老太太認了臭丫頭做干孫女兒,非得留著她在喻府,她要在喻府住幾天才能回杏花村去。”

    姬小公子不開心,很不開心。

    一屁股坐回凳子上,然后捻了棋子在棋盤上一陣橫沖直撞。

    姬墨知道他為什么不開心,不緊不慢開口:“遙兒這盤棋不下了,還是想自殺?”

    “小爺要自殺,小爺就是想自殺。”

    姬小公子委屈得不行:“那是小爺的姐姐,怎么成了喻家那個二傻子的妹妹?氣死小爺了,總有人跟小爺搶姐姐。”

    “還有,遙兒不相信阿墨了!”

    姬小公子氣鼓鼓道:“阿墨你說想得到的東西,抓得太緊抓不住,然后你一直在背后籌謀,結果白白替沈童生做了嫁衣。姐姐當堂釋放了,沈童生都能陪著姐姐,憑什么小爺和阿墨你不行?”

    “那個姓侯的瘋狗煩死了!”

    姬小公子手上抓著的棋子扔棋盤上:“這天下姓軒轅,不姓侯,憑什么小爺要躲著他?等小爺回到京城,要稟明父皇,抄異姓王府的家。毛之不存,皮將焉附?看沒有異姓王府,姓侯的瘋狗還敢不敢咬小爺的姐姐。”

    
3分赛车计划精准 手机上有百搭麻将吗 60万股票融资可以融到多少钱 宝石探秘财富加倍 快播a级片网址 琼崖海南麻将官方网下载 北单比分3串1过滤模式 澳洲幸运5开奖体育彩查询 竞彩足球专家预测推荐 福建11选5走势图 乌拉圭对葡萄牙比分预测 快乐10分走势图 东北麻将胡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