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民科的黑科技 > 第47章 分贓不均
    電池是被叫做陳德福的工人給偷走的!

    根據呂老板的說法,陳德福先前是他廠里的小工,剛進廠里沒多久就把生產線的設備給搞壞了,氣得他當天就把人給辭掉。

    沒想到的是,這個陳德福反咬一口,想要向他索要幾個月工資做賠償。

    對于這種無理要求,呂老板當然不會答應,他花在修復生產線的錢可不止那幾個月工錢,更不用說因此丟掉的訂單損失了。

    這件事原本的園區保安的處理下,陳德福想進來都難的,一直都沒有鬧出什么大事。

    可是這家伙竟然伙同廠里的同鄉,開著貨車冒充送貨的人騙過保安,然后把生產線上的電池給搬運一空,說是拿來抵著遣散補償費。

    “他們不僅把您的電池偷走了,就連我給菲律賓那邊訂做的貨也都偷走了!”

    呂老板苦悶地抽著香煙,連連哀聲嘆氣。

    “那趕緊報警抓人啊!”李茂業催促道。

    “唉!這可就有點難辦了。”呂老板搖頭道:“我那批貨……咳咳!我那批貨不是正規渠道能出去的,這個你應該懂吧?要是我報警的話,警察先要抓的就是我了,所以……”

    李茂業這才算明白了,原來陳德福那些員工,也正是抓準了呂老板這個弱點,才敢膽大包天在鵬城干出這種事情來。

    在灰色地帶混的人,身上怎么都不可能太干凈,要是引起警方注意,把呂老板以前犯的事情全都查出來的話,那就不是錢能解決的問題了。

    “李老師,那5萬塊錢我也敢不收了,另外再賠償你5萬塊!你看可以不?”

    呂老板看著李茂業的臉色,小心翼翼的說出解決辦法。

    遇到這樣的事情,李茂業還能說些什么呢?不過,他還是比較慶幸偷電池的人不是CIA、SIS、摩薩德等這些有關部門,要真是被這些特工組織給盯上,那他就得要考慮如何保證安全的問題了。

    現在看來,只不過是個小學水平的農民工偷走了電池,這其中的危險性幾乎可忽略不計,說不定這陳德福連電池容量都搞不清楚,更不用說從中追查到李茂業身上來。

    對于呂老板的歉意,李茂業接受了,不過賠款就算了,反正都是小本生意人,他也不好讓人家貼錢幫他做事。

    不過,新電池還是得要制造的,只不過需要等幾天時間,讓李茂業重新做出電池液才行。

    呂老板對于這樣的處理結果,自然是感恩戴德,說是等多少天也是應該的,誰讓他把事情搞砸了呢!

    ……

    鵬城關外,一家陰暗的蒼蠅館子里。

    兩名漢子和一個戴眼鏡學生模樣的青年圍在在飯桌前,聊天喝酒吃飯,他們一邊大口吃菜,一邊舉杯慶祝合作成功順順利利。

    “咳咳,我說這次得要多虧觀魚出謀劃策,不是他想出這樣的好法子的話,我們恐怕拿那黑心老板沒辦法!”陳德福喝的滿臉紅光,血氣不斷往頭上涌去。

    “沒錯,觀魚侄子不愧是讀書人,腦子就是活絡,想得比咱們多許多!”另一個漢子也非常熱情地贊道:“還好德福你找觀魚來幫忙,否則這錢鐵定要不到手。”

    陳觀魚微微一笑,扶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鏡,謙虛地道:“這也是為兩位叔叔出口氣,我才出此下策,不過大家回去還是少向外人說起這件事,畢竟拿人家貨物抵工錢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陳德福點點頭,心里卻毫不以為意。

    唯有另一個同鄉卻緊張地問道:“觀魚,你覺得這呂老板會不會報警抓人呢?”

    “肯定不會!”陳觀魚斬釘截鐵地回答說:“他屁股那么多屎,不想被抓進去做上幾年牢的話,就得乖乖的閉嘴不吭聲!”

    “那就好,那就好!”

    “不過……”陳觀魚把話一轉,有幾分警告地說道:“我怕他會找道上的人來找你們麻煩,要是沒什么事情的話,你們最好先離開鵬城去其他地方躲一躲,等風頭過了再回來也不遲。”

    陳德福哈哈笑道:“怕個鳥!他有朋友,我難道就沒有兄弟嗎?大不了干他一場,看誰先慫!”

    他們的同鄉卻沒這種膽量,悶著頭喝了一杯白酒,突然問道:“既然要躲風頭,那這批貨怎么處理?這可是價值十萬塊的電池呢!”

    陳德福剛想說些什么時,就被陳觀魚搶先回答說:“這些貨見不得光,而且還是些仿冒產品,當然賣不出十萬塊來,我看頂天了也只能賣個五萬塊!”

    十萬變五萬!

    這……算了,只能忍他們叔侄兩人一回!

    “五萬也可以,什么時候能分錢?”同鄉再次問道。

    “貨還沒出手呢,拿來的錢分啊?”陳觀魚拒絕道。

    “好了好了!”陳德福總算出口打圓場,拍著胸脯說道:“大家都是自己,何必分得那么清,我知道你急著要錢救老婆,錢我先幫你出!”

    同鄉臉上露出感激的神情:“謝謝德福哥!我就知道德福哥夠仗義!”

    接下來就是如何分錢的問題,五萬塊三個人要怎么分?平分的話,那就是每人一萬六這樣子,不過陳觀魚卻不太同意這樣的分法。

    他拿起筷子在桌子上虛劃了幾道,解釋說:“出貨的那人應該多分一些,畢竟這是要承擔風險的,要不你們誰有渠道出貨,那就把貨拿走去,錢也能多拿一份!”

    同鄉憤憤地說道:“觀魚侄子,你別說那么多有用沒有用的了,直接告訴我能拿多少就好了!”

    陳觀魚舉起一根手指,平靜地說道:“1萬塊!”

    辛辛苦苦的幫人把貨從廠里偷出來,這才只得一萬而已?那還不如留在廠里,幫呂老板多干幾個月拿工錢呢!

    他們的同鄉自然不愿意只拿一萬塊走人,他要不是因為老婆生病急著用錢救命的話,還不肯幫陳德福出頭呢!正是因為聽信了他們叔侄兩人的蠱惑,認為把貨偷走呂老板不會報警抓人,而他也能夠分到幾萬塊拿去救命,這才參與進來。

    沒想到,剛把貨運出園區就被人過河拆橋!

    這怎么能讓他再忍下去?
3分赛车计划精准 股评人排名 浙江快乐彩 怎么样判断股票涨跌 东京热色片 北单比分开奖赔率查询 春安配资 创达盈配资 福建快3 巨牛盈配资 七星彩 陕西十一选五 黑龙江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