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都市第一仙帝 > 第1章 【重回少年】
    “看來我真的回來了。”

    “我其實已經隕落在蒼冥星了。”

    “現在的我,是重生之后的我,我重生回了地球歲月的年少時期。”

    2012年,傍晚,江市第一高級中學,塞納江畔。

    葉辰注視著煙波浩渺的江面,神情恍惚,足足用了十息的時間,才終于確定了一件事——他真的重生了!

    葉辰本是蕓蕓眾生中的一名普通人,機緣巧合之下,被游歷地球的蒼冥仙尊帶到了蒼冥星,從此便踏入了修行之路。

    他天賦異稟,僅用五百年就修煉成為渡劫期的大修士。

    是時,他戰遍蒼冥仙域,未嘗一敗,一身玄奧莫測的術法,縱橫寰宇,橫壓萬族,被看作是十萬年以來,最有希望踏足神隱境界的天選之人。

    然而天才的道路總是曲折的。

    為了飛升神隱,葉辰選擇進入危機四伏的史前末法遺跡尋覓機緣,傳說遺跡中有上古神祗在其中交戰過,遺痕萬載不滅。

    可最終,在葉辰抵達遺跡最核心區域時,卻遭遇了一道未知力量的襲擊。

    那是一道裹挾著寂滅之意的萬丈雷光。

    在那道恐怖的雷光下,葉辰未來得及做出任何的反應,便湮滅在其中,化為了虛無。

    “可是我為什么會重生呢?”葉辰面露茫然。

    “算了。重生之事,事關時空法則,宇宙起源,恐怕不飛升神隱就不可能知曉其中緣由。重要的是我已經重生了。”葉辰快速的接受了重生的現實,同時凝神感應著體內的修為情況。

    “沒想到我一身足以毀滅星系的絕世法力現在已全部消失。”

    “我回來了,卻無法把之前的修為帶回來。”

    “現在的我,就是一個凡人……”

    葉辰皺了皺眉,嘴角閃起一抹苦笑。不過他倒沒因此特別沮喪,沉吟間他嘴角的苦笑漸漸散去,眼中反而是憑添了幾分亮色。

    “如此也好。”

    “修行一途,越是到最后越是講究根基牢固。”

    “如果當時我鑄成無上道基,就算將那道雷光煉化也未可說。”

    “這一世,我五百年內不渡劫,穩住節奏,爭取把每一個小境界都修煉到圓滿。”

    “對了,現在的時間是2012年3月10日,下午5:35。”葉辰掏出手機,掃了一眼時間,眼底倏的閃現一片暗色!

    “糟了!”

    前世,在高考倒計時第一百天時,葉辰的父母因車禍不幸去世。

    也就是說,雖然葉辰重生了,但是重生的時間點卻很不湊巧,他的父母已經去世了三個多月。

    “爸,媽,對不起,我回來晚了!”

    葉辰緊緊的握著拳頭,心如刀絞,足足經歷了十幾分鐘才平靜下來。

    “前世在父母去世之后,我渾渾噩噩好幾年,最終心生死志,跳樓輕生。也是在那時,被我師傅蒼冥仙尊救下,并將我帶到了蒼冥星。”

    葉辰凝望著江面,前塵往事如過電影一般迅速在腦海中閃現。

    前世,葉辰在江市長大。

    他的家庭只能算一個普通的小康家庭。

    他父親葉正國本是臨州人,卻不知為何遷移到了江市居住,母親夏慧穎則是來自帝都的一個頂級大家族——夏家。

    一個是江市的小康家庭,一個是帝都的頂級家族,兩者之間的差距,可以說是隔著一條鴻溝。

    夏家自然是看不起葉正國的,夏父曾千方百計的阻撓兩人的感情。不過當時兩人感情已深,夏慧穎最終還是選擇了和夏家決裂,陪在了葉正國身邊。

    葉正國精通醫術,于是兩人就開了一家小診所,雖說生活不是很富裕,但也不需要為錢發愁。

    “我父親精通醫術藥理,為人本分且嚴于律己,怎么可能荒謬的酒駕?”

    在獲知父母去世的消息后,葉辰極度懷疑,父母的死很可能是被人陷害的!

    當時葉辰努力的調查父母死因,但是在調查的過程中,無論明處暗處都存在著一種不可抗力,時刻阻礙著他的調查。

    在那段時間里,葉辰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父母的靈位前黯然神傷。

    后來葉辰自覺人單力薄,無力查明真相,萬念俱灰下懷著最后一絲希望,去了一趟帝都夏家,希望從夏家得到一絲幫助。

    雖然夏家極力反對父母的婚姻,但是他相信對方應該不會太過絕情,畢竟血濃于水的親情是客觀存在的。

    然而等待他的卻是各種冷言冷語,和,人格侮辱。

    他清晰記得他大舅夏洪亮將他扔出夏家大門的那狼狽一幕。

    “我早就聽說你是江市出了名的廢物,凡脈凡體,無法修武,這么垃圾的天賦,居然有臉來認門?”

    “還有那個和你一樣廢物的葉正國,真以為懂了點醫術就有資格攀附我百年夏家?”

    “哪怕他是全華夏最有名的醫生,在我夏家眼里,也不過是賤命一條!呵呵,準確的說,我夏家的一條哈士奇都比你父親高貴!”

    “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你父親當年為了攀附夏家,不知道用了什么卑鄙手段才將我妹妹騙到手,如今你父親死了,哦,你這個小廢物又想玩這一招?”

    “不可能!”

    “除非我夏洪亮死了,不然你永遠別想踏進夏家的大門!”

    “我夏洪亮也絕對不承認有你這么一個廢物外甥!”

    “你更別想在外面借夏家的權勢為自己謀利!”

    “你頭上的這塊門匾,由純金打造,它的高度,離地五米還有余,整個華夏敢這樣掛牌匾的不會超過一手之數,其中深意,你應當明白。”

    “今天我看在你母親的面子上,就饒你一次,你若還不識趣,繼續死皮賴臉的糾纏,它,就是你的下場!”說完,夏洪亮對著身邊兩米多高的石獅猛拍一掌,巨大的石獅轟然炸開,夏家門前頓時變得煙塵滾滾,亂石穿空。

    矗立在漫天的煙塵中,葉辰不屈的昂著頭,目光緊緊的盯著夏家的門匾,門匾上,夏府兩個字,金光燦燦,與他灰暗的心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當時的葉辰,雖然年幼,卻是懂得,沒有實力的吶喊沒有任何的意義。所以,最終,他暗暗咬牙,一言不發,在一片嗤笑中,轉身而去。

    ……

    回想起這段屈辱的往事,葉辰嘴角忍不住劃過一抹玩味冷笑。

    “我從小就沒得到過外公他們的疼愛,我放下自尊,走進夏家,連我外公的面都沒見到,就直接被扔了出去。”

    “我大舅的話更似一把把鋒利的匕首,斬斷了我對夏家唯一的親情。”

    “以夏家眾人的眼界,以為涉足武道便有了傲絕當世的本錢,殊不知,地球上的武道傳承,連修行的起點都談不上,如此的鼠目寸光,現在想來,也是好笑。”

    嘴角的冷笑漸漸散去,葉辰面上浮現了濃重的冷漠與決然。

    “這一世,我總要再去帝都。”

    “那時,必將拆了你夏家的牌匾,砸爛你夏家的大門,燒了你夏家的府邸,讓你們知道,什么叫做今天的我你高攀不起!”

    “帝都夏家,等著。”

    “還有那些參與陷害我父母的仇人,阻撓我查明真相的幫兇,我不管你們是誰,也不管你們是什么目的,這一世,我葉辰一定要讓你們一一的還回來!”

    在回想起這段往事時,饒是以葉辰五百年的修行心境,也無法保持平靜。

    繁雜的怨氣在心田積重,不知不覺間他已握起了拳頭。

    很明顯,前世的他在少年時期經歷了太多的失意,遭受了太多的譏諷,因而擾亂了道心,心魔橫生。

    現如今他帶著五百年的修行記憶重回少年,必然要快意恩仇,放蕩不羈!

    “百年已過,滄海桑田,這一世,我有何懼之。”淡淡一笑,葉辰徑直朝前方走去,天時漸晚,金色的霞光照映在他單薄的后背,一如猛火在熊熊燃燒。

    (新書求支持!)
3分赛车计划精准 甘肃十一选五的开奖 足球比分捷报比分 玩麻将赚微信红包 大众麻将的玩法和规则 pc蛋蛋 江苏十一选五目前遗 皇冠比分8.99822 黑龙江6+1 龙江风采22选5 日本联赛比分直播 淑女派对 星悦福建麻将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