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都市第一仙帝 > 第20章 【設局】
    葉辰的這句話直接把所有人都驚到了!

    這一刻,葉辰成功的成為全場的焦點!

    “葉,葉先生,這樣不好吧……”方天要在背后點了點葉辰,極力的壓低聲音說道,身邊的吳師傅也是滿臉懼色。

    葉辰剛才只是對林大師不敬,也便算了,畢竟林大師是大師級的人物,面子上并不想撕破臉的與你為難!

    這下好了!你不僅得罪了林大師,還得罪了秦昊!且,你還說江凌風父親若是帶上那串佛珠,連三天都活不到!這簡直就是在詛咒江凌風父親早點死!

    一句話,直接得罪了三個勢力!

    你想死,也不是這么個死法啊!

    方天耀看著葉辰的背影,那真是想直接把葉辰拉出去,如果可以,他希望他今天沒有請葉辰過來!

    “你說什么?”江凌風面色一寒問道。

    “我說你是蠢貨。”

    葉辰搖了搖頭,一臉淡定的看著他說道:“這么簡單的局都看不出來,你不是蠢貨,誰是蠢貨?”

    “更不用說你眼前的這串沾染了無盡陰氣的佛珠了,若是真的帶在你父親身上,能活三天,已經算他命長了!”

    “所以,你真的是一個蠢到家得蠢貨。”

    “我讓你死!”江凌風直接一拳朝葉辰胸口轟去,葉辰巋然不動,手掌只是輕輕一撥,便直接將他扔飛了出去,后者在地上打了兩個滾之后,方才緩緩停下來。

    “沒看出來那小子還是個練家子啊。”秦昊冷笑了一聲,對身邊的保鏢揮了揮手。

    “慢著。”林大師突然坐起來,目光看向葉辰,怒道:“小子,在你臨死之前,我給你一個解釋的機會,也免得讓別人以為我林某人欺負弱小。”

    “你的意思是,我在故意欺騙江公子?你這樣分裂我與江家的關系,是何居心?”

    “是何居心?”

    葉辰摸了摸下巴,淡淡道:“沒有任何居心,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大膽!”

    秦昊暴怒不已,陰測測的看著葉辰喝道:“剛才林大師已經親自跟我們展示了這件法器的神奇之處,而且林大師也親自激活了這件法器,我們這里的所有人都相信它是一件真正的法器,你卻說他沾染了無盡戾氣!你這般信口雌黃還敢說自己實話實說?我看你今天就是過來搗亂的!”

    “哦?”葉辰呵呵一笑,直接看向林大師:“你的意思是,你們所謂的林大師,其實當不得悠悠之口?”

    聲音落下,林大師臉上肌肉不由跳動起來,冷哼一聲說道:“我林某人行走世間,以信字為本,從來不行欺詐之事!”

    “好!我現在就給你一個機會!你不是說這件法器有問題嗎,那你說說看,問題在哪?以及,你有什么證據說它沾上了無盡戾氣!”

    “證據當然有了。”

    葉辰淡淡一笑,雙手掐訣,一道道凝念的真元迅速朝指尖匯聚,帶著呼嘯的風聲,直接射向托盤中的佛珠,便在真元與那道佛珠接觸的瞬間,佛珠之上頓時形成一片火海,緊接著一道道黑煙從佛珠內鉆出,竟是形成了一個陰森恐怖的面孔,在面孔的最下端,有兩根獠牙露出,看起來異常恐怖!

    那道由無數道黑煙組成的恐怖面孔,似乎非常痛苦,當下便要擺脫火海的束縛,但是卻直接被淹沒在火海之中,漸漸的變得模糊不清!

    眾人看到這一幕,當下都是忍不住驚出一身冷汗!

    躺在地上的江凌風看到這一幕,更是嚇得渾身顫抖!

    他哪里見過這種畫面啊,這特么簡直是活生生的恐怖片啊!

    “葉,葉先生,怎么會這樣?”方天耀在一邊驚駭的問道。

    “我說了,這串佛珠沾上了無盡陰氣,剛才那張面孔便是陰氣所化。”葉辰淡淡的解釋道。周圍的大老板迅速圍到葉辰身邊,仿佛只有站在葉辰身邊,心里才能有安全感一樣。

    “啊?可是剛才那個林大師,不是激活了那個佛珠了嗎?我們剛才看到的明明是靈光啊!”一名老板疑惑的問道。

    “什么靈光,不過是一道最低級的術法而已,你們若是想看靈光,我也可以表演給你們看。”葉辰輕輕的打了一個響指,驟然間,他掌心猛的鉆出一道道精純的真元之力,在佛珠上方快速凝聚,形成一片片清晰可見的星光。

    “我去,這也太神奇了吧。”眾人看向葉辰的目光徹底變了,這是什么啊?彈指發光?

    躺在地上的江凌風,此刻微微醒悟過來,他捂著肚子,緩緩走到葉辰身邊,然后一臉凝重的看向葉辰,問道:“先生,是我冒犯你了,請你原諒!”

    “不礙事。”

    葉辰對他擺了擺手,淡淡道:“反正我剛才也扇了你一巴掌,扯平了。”

    那邊,林大師,秦昊,與主持展會的老者不知何時竟是站在了一起,低聲議論著什么,看到這種情況之后,江凌風徹底醒悟過來!

    難怪葉辰剛剛說他是蠢貨,中了人家的圈套還不自知!

    從當下的情況來看,今天這場古董展會,很有可能是林大師,秦昊,和那位老者共同為給他設的一個局!

    騙他錢財不說,還意圖整垮他父親!

    “秦昊!你真是夠歹毒的!”江凌風惡狠狠的看著秦昊喊道。

    秦昊本來還想裝下去,但是此刻心情已經被葉辰徹底搞亂,沒有耐心再裝下去,便直接說道:“呵呵,你自己蠢貨,還要怪我啊?你可記得,在三月之前,我秦家曾誠心想將你江家的產業兼并壯大?若你江家與我秦家合為一體,必然能夠讓我們兩方都從中受益,既然你父親不識抬舉,又怎能怪我起歹毒之心?弟弟,我只不過是希望你父親早點死,幫你盡快繼承家業而已,你應該感謝我才對啊。”

    “秦昊!你欺人太甚!”江凌風惱羞成怒。

    “呵呵,欺負你又如何?”秦昊呵呵一笑,對著遠處的劉大師打了一個響指,那劉大師旋即朝秦昊走去,然后對著他微微行禮!

    這一刻,江凌風徹底醒悟了!

    原來這個劉大師也是秦昊安插在他身邊的眼線!

    難怪劉大師一直要帶他來參加這次展會!

    “我告訴你,我秦家想特么欺負誰就特么欺負誰!”秦昊獰笑的看向葉辰和方天耀等人,冷喝道:“我今天不僅要欺負你,我還要把你身邊的那個小朋友一起欺負了,哦,對了,還有你方天耀,老子早就看你不順眼了,今天,你們就一起結伴下地獄!”

    “無關人等全給我退下!”

    “今天的事誰要敢給我傳出去,別怪我秦昊滅你全家!”

    聲音落下,眾人相互看了一眼,當下立刻如同潮水一般退去。

    秦昊這幾句話說的霸氣十足,而且,人家也確實有說這句話的底氣!

    他秦家,確實就是想欺負誰就欺負誰,這等格局從十年之前就已經開始了!

    “葉,葉大師……這是他們江家和秦家的事,和咱們沒關系啊,要不,咱們也走吧?”方天耀打了個冷顫說道,雖然秦昊直接罵他臉上了,但是他心中還是不愿意跟對方反目,畢竟秦家的實力擺在那呢。

    “呵呵,一個小小的秦家而已,看把你嚇的,你若愿意,未嘗不可可取而代之。”葉辰無語的看了方天耀一眼說道。

    聽到葉辰的話,方天耀已經不知道該說什么了,這眼看著天都要塌下來了,你居然還要我取代秦家!

    “葉先生,那個劉大師和林大師都是內勁高手,你不是他們對手,您的恩情,我江凌風今天記下了,麻煩你出去之后,幫我轉告我父,為我報仇。”江凌風看著葉辰認真說道。

    “你們去那邊坐著,很快的,最多兩分鐘我就搞定他們。”

    葉辰對著他們幾個微微一笑,隨后一步一步的朝著秦昊走去。
3分赛车计划精准 世界杯比分赔率 上海11选5 昆山百搭麻将 手机版 22选5今天晚上开 皇冠比分指数 江苏七星麻将最新版下载 无网麻将单机四人麻将 比较全面的电竞比分网站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t 上海百搭麻将手机版下载 pk10软件 18日世界杯比分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