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他走在人間 > 第八十八章:走一場吧,走不了了
        這座江湖,的確不再是杜三爺那座江湖了,潮起潮落中,也沒幾個人認識當初的杜三爺,如今的杜山姜。

    當初那座江湖,杜三爺是站在湖上劃船的人,如今的杜山姜是流落在江河里被大浪推動前行的人,但是,江還是那條江,湖還是那片湖,規矩還是那個規矩。

    如同杜若所料想的那樣,一個誤會,給了都不愿意大打出手的禹辰和蒼狼兩方一個臺階。

    蒼狼不知道是真不知道那件事情還是假不知道,反正他是真的去詢問了一番,然后又回到橋上,拱手道:“禹總鏢頭,這件事情我已經了解了,的確是個誤會,你也知道,我們混江湖的,誰都講究一個面子,令師弟在監獄里的事情,確實是我蒼狼幫過了,不過好在沒有出大事兒,今日你也砸了我蒼狼幫幾個賭坊,權當在下賠罪,如何?”

    橋岸上,牽著馬的杜若突然皺了皺眉。

    他微微抬起頭,暗自猜測恐怕事情不能就這么算了。

    不管怎么說,誰都要掙個面子,雖然蒼狼的話說起來有道理,可他的賭坊確確實實被砸了,就相當于被禹辰給當眾打臉了,按照正常情況來說,即便以一個誤會雙方下臺,也不可能就這么簡單一句話揭過,畢竟,蒼狼幫的面子被刷了!

    不論如何,先給臺階的,應該是禹辰才對。

    橋上的禹辰也是微微一怔,有些疑惑,不過這時候,他也只能拱手道:“既然蒼狼幫主都這么說了,那肯定是個誤會,這件事情畢竟是我師弟不對在先,在下會替我師弟做出賠償,也希望蒼狼幫主賣個面子!”

    “好說!”蒼狼爽快道:“在下馬上就派人取賣身契,一點誤會,解釋開了就好……”

    一邊說著,蒼狼的臉色卻慢慢變得嚴肅了,目光緩緩落在了橋岸上的杜若身上,語氣也變得冷了下來,說道:“想來這位便是杜若杜山姜吧!”

    杜若輕輕放下韁繩,緩緩抬起頭,望向蒼狼。

    禹辰皺了皺眉頭,道:“蒼狼幫主還有何指教?”

    蒼狼轉過頭望向禹辰,說道:“禹總鏢頭,令師弟的事情,是個誤會,我蒼狼認了,”說著,蒼狼指向杜若,沉聲道:“可這位就不一樣了,他可是實實在在傷了我三個,殺了兩個我蒼狼幫兄弟,還有一個是我蒼狼幫的堂主,這件事情可不就是一句誤會就可以算了,這個交代,我蒼狼幫要定了,希望禹總鏢頭莫要多管閑事!”

    杜若微微一笑,抬腳走向石橋。

    他看明白了,蒼狼之所以這么快服軟,是因為知道忌憚禹辰的背景和實力,知道爭起來沒意思不劃算,但是,蒼狼幫的面子卻是需要找回來的。

    這個面子既然沒辦法從禹辰身上找回來,那就從自己這個沒背景的人身上找了!

    杜若緩緩走到橋上,望著蒼狼,說道:“這么看來,蒼狼幫主是對金陵府衙的決斷有疑議了?不妨可以去衙門告我一狀,你現在提出來,又是幾個意思?”

    “衙門!”蒼狼輕蔑一笑,說道:“衙門有衙門的規矩,但我蒼狼幫有我蒼狼幫的規矩,朝廷有朝廷的規矩,江湖也有江湖的規矩!”

    “是嗎?”杜若平淡道:“那不知道蒼狼幫主要講哪個規矩?”

    蒼狼直視著杜若,微微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殺人償命!”

    禹辰突然往前一步,拔出插在石橋上的長劍,將杜若護在身后,望向蒼狼,說道:“蒼狼幫主,你這就是與我為難了!”

    蒼狼一甩手負在身后,不悅道:“是禹總鏢頭與我為難吧?”

    禹辰說道:“杜兄是為我師弟出頭,蒼狼幫主要交代,大可來找我禹辰,杜兄的事情,我禹辰一樣擔下了!”

    蒼狼冷著臉說道:“禹總鏢頭,令師弟的事情,在下已經退讓一步了,這件事情你又要插一手,過界了吧!”

    禹辰手執長劍,杵在石板上,沉聲道:“杜兄為我師弟出頭,今日若是我禹辰不護住他,傳出去了,我禹辰恐怕要成為江湖笑柄!”

    “那我蒼狼幫兄弟被殺了,我蒼狼一聲不吭,恐怕更是一個笑話了吧!”蒼狼冷聲道。

    禹辰一揮長劍,說道:“杜兄的事情,我是管定了,既然蒼狼幫主非要交代,那這個交代就由我禹辰來給!”

    “那禹總鏢頭想要如何給?”蒼狼質問道。

    禹辰微微抬起劍,橫在胸前,說道:“既然是江湖人,那就江湖規矩,走一場吧!”

    蒼狼一揮手,攤開手掌,后面有一個蒼狼幫幫眾就扔出一把大刀,穩穩當當落在蒼狼手中。

    長刀出鞘,掠過一縷白光。

    蒼狼盯著禹辰,執刀拱手,道:“那就走一場,只是不知道禹總鏢頭這個交代夠不夠了!”

    禹辰輕笑,沒有作答,微微轉頭,對身后的杜若說道:“杜兄,你且退后。”

    杜若看了看蒼狼,點了點頭,說道:“好,禹兄,小心!”

    就在這時候,不知何處突然傳出一道冷冽高亢聲音:“住手!”

    這道聲音并不是很大,卻仿佛石塊丟入水里濺起漩渦一般不斷盤旋回蕩,仿佛從四面八方各個角落傳出,經久不息!

    禹辰和蒼狼都臉色一變。

    內力運用到這個地步,是高手!

    河流下游,有一紅衣女子踏著河水濺起點點漣漪,如同燕子抄水,掠在水面,眨眼之間便掠過十幾丈。

    這時候,杜若才看清楚,那女子腳下居然踩著一根竹竿,到了橋邊時,單腳一踏,激起千層浪,如同青龍出水,兩條長龍從河里竄出,俯沖向橋上的蒼狼和禹辰。

    橋上二人都快速舉起刀劍格擋。

    輕微撞擊,

    水龍炸開,濺起無數水珠,仿佛下了一場大雨。

    禹辰和蒼狼二人都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幾步。

    這時候,那紅衣女子才從天而降,緩緩落到石橋欄桿上,俯視著橋上三人,然后冷哼一聲,望向蒼狼,說道:“蒼狼,杜山姜的事情,是我親自處理的,你是要跟我過不去嗎?”

    金陵十二正旗捕頭,薛紅衣!
3分赛车计划精准 000001上证指数腾讯上海 重庆快乐10分走势 时时彩高手买总和大小 广东时时彩 福建时时开奖表 25选5 辽宁心悦麻将鞍山群 快速时时走势图 电竞比分直播电竞比分直播 重庆时时官方手机版 手机棋牌游戏平台代理 江苏11选5前三组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