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不一樣的惡魔人生 > 第55章 ??進入叢林
        奶娘拉了拉啞女的胳膊,“啞女,算了算了。”

    邊上的幾個男荒奴都低著頭,顯然不想參合啞女的事。

    荒奴們都是可憐的,同時也是可悲的,他們互相抱團取暖,但是卻只是在對方受傷的時候給兩句安慰罷了,沒人愿意替其他荒奴出風頭。

    啞女最終低著頭,不敢看欺負她的人。

    “荷,tui!”欺負人的荒奴咬了一口搶來的土豆,瞪了王重一眼,去邊上干活去了。

    “他叫什么。”王重冷冷道。

    “他叫老鼠,以前是侍從,后來因為偷他主人的東西,被貶為荒奴了,活該。”邊上一個女荒奴冷哼一聲。

    想了想,她不舍得掰下一小塊土豆給啞女:“這塊你吃了吧,要不然沒力氣干活。”

    啞女看了一眼王重,王重搖頭道:“啞女,吃吧,我沒干活,不餓的。”

    啞女這才紅著眼睛,吃了土豆。

    “誰要喝水的?”奶娘拿起一個竹筒。

    這是粗壯的毛竹節干制成的,被他們當成水器使用。

    幾個人依次喝水,只可惜水筒太小了,根本不夠喝,啞女自己也只喝了一小口,舌頭舔了舔干癟的嘴唇,朝奶娘指了指自己嘴巴,示意還渴。

    “大牙那邊水沒多少了,大家今天堅持一下吧。”奶娘無奈道。

    “奶娘,咱們部落里水沒有了嗎?”王重問道。

    “嗯,已經好一陣子沒下雨了。”奶娘憂愁的看著叢林那邊,“實在不行,就要去那里打水了,又要死人了。”

    王重點點頭,之前他了解到部落附近沒什么大的水源,大家喝水全靠下雨,雨水會被他們用挖好的水坑存儲起來。

    最近有一陣沒下雨了,王重自己都沒注意到,水居然沒了。

    休息了一會兒,啞女他們又開始干活了,王重一個人小心翼翼的從石碓里走了出來,朝山下走去。

    叢林雖然危險,但是他只是在外圍走走。

    光腳丫子踩在細軟的草地上,有些硌腳,不過王重習慣了。

    走的時候,他觀察著四周,有過幾世經驗的他在尋找著一切可以吃的東西,目前來說,只有食物,才能讓他強壯,才能改變以后的生活。

    可惜這里是石頭大山,山上只有表面一層才是泥土,下面都是堅硬的石頭,根本挖不出泥鰍這類的食物。

    所以王重只能把目光放在了叢林。

    王重朝著叢林邊緣走去,朝著幾顆參天大樹看去,想尋找鳥蛋的痕跡。

    可惜外圍處顯然被人搜索過了,不少鳥窩都被破壞,沒有任何有價值的東西。

    “吼!”

    這時候,叢林深處傳來一聲巨吼,一大群鳥兒如同驚弓之鳥朝天空飛去。

    “果然有野獸么,聽這個聲音,體型還不小。”

    王重知道,越是古代,無論哪種生物體型越是龐大,因為含氧量高,比如恐龍時代,空氣中二氧化碳含量極低。

    尋思著若是深入進去,以自己這個小身板,恐怕討不了好,他只能在外圍走動著。

    這時候,一顆掉光了樹葉的大樹引起了他的注意。

    樹葉掉光,意味著這顆樹得病死了,成了死樹。

    這種樹十有八九得了蟲害。

    一念至此,王重跑過去搜尋了起來,果然在樹干上,發現了好幾個密密麻麻的小洞,隱隱約約的能夠看到里面米色的樹蟲躲在里面。

    “這可是好東西啊!”

    王重神色大喜,野外生存最關鍵的食物之一,除了蚯蚓之外,就是樹蟲了。

    這東西甚至比蚯蚓還干凈,挖出來直接生吞,含有高蛋白,一小碗樹蟲絕對管飽。

    于是王重拿著一塊尖銳的小石頭挖了起來。

    他這時候肚子其實很餓了,所以一下子吃了二十幾條。

    這時候他也有些口渴的慌,他注意到,在林子里面有一種他從未見過的植物,這種植物葉子很大,數不清的葉子上面,還有著早晨的露水。

    這可比那存儲在坭坑里的雨水干凈多了啊。

    王重壯著膽子步入叢林,這里只是外圍,剛剛的吼聲離他還很遠。

    將葉子上的水喝了之后,王重這才摸了摸有著飽腹感的肚子,尋思著以后出來,就不用擔心啞女他們口渴了。

    “木頭,木頭!”這時候,外面傳來了一個荒奴的喊聲。

    王重連忙跑了出去,只見啞女和幾個荒奴正找著自己。

    “我在這。”王重跑了過去。

    “你這孩子,怎么瞎跑,被老虎叼走怎么辦?”奶娘責怪道。

    “是啊,你是大牙的荒奴,你要是丟了,我們要受罰的。”一個荒奴有些埋怨。

    王重奶聲奶氣道:“我找到了一個有水的地方。”

    “這孩子,胡說八道什么。”

    “是真的,就在這里,我剛剛喝了。”

    王重拿走了奶娘手里的竹筒,“跟我過來。”

    “阿巴阿巴!”啞女拉著王重,連連擺手,看她這么緊張的樣子,王重知道她是擔心里面有危險。

    “別怕,我不走遠。”

    王重走進去,在眾人驚愣的目光中,看著王重將葉子上的露水倒入竹筒里。

    “這葉子上怎么會有水?”奶娘撓著頭不解。

    其他人也是一臉奇怪,對這個年代的人來說,他們連文字都沒有產生,更不要說去理解露水是怎么產生的這種問題了。

    最終,眾人覺得,這水是這種大葉子植物生的。

    “這里大家別說出去,免得以后咱們不夠水喝。”奶娘年老成精,馬上反應過來,想了想,朝王重道:“木頭,以后取水交給你。”

    “知道了奶娘。”

    王重點點頭。

    回去的時候,剛到部落門口,大鳥這七歲小孩,帶著三個荒奴突然沖了出來。

    “啞巴。”大鳥一聲大喝,指著旁邊的王重喊道:“好哇,你們偷我的羊皮。”

    “大鳥,你說的什么羊皮啊?”奶娘討好的說話,沒辦法,對方是侍從的兒子,他們荒奴和他惹上沖突,肯定吃虧。

    “還不承認,這羊皮分明就是我的。”

    大鳥走過來,想要抓住王重,不過王重連忙躲開:“你說你的就是你的?有證據么?”

    “你這個賤奴還敢頂嘴,我抽死你。”大鳥怒吼一聲,打了過來。

    
3分赛车计划精准 亿客隆彩票首页 36码特吗大包围本期必中 2013六合彩曾道人玄机 7m.cn足球即时比分网 27号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股票行情素材 2019重庆时时开奖时间 如何通过微信用风水项目赚钱 北京麻将免费版下载 福建11选5 浙江快乐时时开奖号码走势图 时时彩走势图